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五十八回 小师妹现身七侠镇 大师姐难解心头愤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五十八回 小师妹现身七侠镇 大师姐难解心头愤【文字剧本】

第五十八回 小师妹现身七侠镇 大师姐难解心头愤

本集编剧:宁财神

场景:大厅

李大嘴(带着枷锁):六儿六儿,你带我去哪儿啊,你带我去哪儿啊,六儿六儿,你先跟我说清楚,你要带我去哪儿。
燕小六:李大嘴你放心,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绝对不会让你吃太多的苦(欲带大嘴走)
白展堂:小六小六
燕小六:走着
李大嘴:(猛一转身,险些打到掌柜的)掌柜的,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带走啊。
佟湘玉:(走向小六)小六你听我说,有什么是咱俩可以慢慢商量,好吧
燕小六:佟掌柜,这可是一变态杀人狂啊
李大嘴:谁杀人了?我杀谁了?(众人帮腔)你凭啥说我是变态杀人狂啊?
燕小六:这个测试题,答对五题就是变态,答对十题就是杀人狂,你答对十五题就是变态杀人狂!(手指大嘴)
大嘴面向老白,老白刻意避过脸
李大嘴:老白
白展堂:(小声)误会,误会
李大嘴:啥啥啥玩意儿?
白展堂:我不知道那是个反测试题。
李大嘴:你你你你这不是坑我呢吗?
白展堂:(委屈)不知道啊。
李大嘴:六啊,我跟你说啊,这答案是老白给我的,就他给的。
佟湘玉:(喊)李大嘴!
李大嘴:就是他逼我背的我跟你说,我背不下来他打我手心呢。
佟湘玉:(打李大嘴)什么人呢这是
(老白手指着大嘴)
燕小六推开大嘴,向老白走去
祝无双:小六
佟湘玉:小六小六,咱有啥事可以商量
白展堂:(向后退)六啊,还没吃早饭呢吧。(佟湘玉帮腔)弄点饭去啊。(向厨房走)
燕小六:站住!(老白站住,转身)答案是哪儿来的?(利用声音虚张声势)
祝无双:这事不要怪我师兄你要怪怪我好了。
燕小六:一边儿去,现在不是你假仗义的时候。
祝无双:(喊,微怒)我是真仗义,这明明是人家店里的私事,你偏要跟着瞎掺和,(怒气等级提升)人家已经告诉你大嘴是装疯了,你还要

做什么测试题。你没事找事嘛。
燕小六:我我我我没事找事?(拔刀向大嘴)
李大嘴:(害怕)你你你有事找事,有事找事。这是她说的(指着无双)不是我说的。
燕小六瞪无双
祝无双:(中怒)你看看你把人吓成什么样子。(极怒)你不要忘了,你是个捕快,你不是恶霸!怎么了怎么了?你反驳我啊!你有本事反驳

我啊!
燕小六:(极怒)我就是恶霸,我就是恶霸怎么的了!你不想干捕快是吧?有的是人想干捕快!
二人对峙
祝无双:(将刀交于小六)这把官刀还给你
白展堂:她不是那意思
燕小六:(接过刀)希望你以后别后悔!(往外走)
李大嘴:哎哎哎哎六儿六儿,我这枷你给我
燕小六:自己想办法(出去)
李大嘴:(追出去)哎六儿,六儿(小六拔刀向大嘴)小六你慢走啊,有空常来玩啊。路上注意安全,别出什么交通事故
燕小六收刀,出去。到最后大嘴的枷还是带着呢。

于是大嘴开始找人开锁……

场景:后院

白展堂正在劈柴,大嘴进来。
李大嘴:老白,你咋躲这儿来了呢你看
白展堂:上一边呆着去啊,我可怕了你了。
李大嘴:不能这么说啊,老白,都是自家兄弟,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吧。
白展堂:让我救你啊,咋救啊?
李大嘴:老白,你看这枷上有个锁没?
白展堂:要我帮你撬啊
李大嘴:你撬也行砸也行,反正你随便折腾,溜门撬锁那不是你强项吗?
白展堂:(撂下斧子)会不会说话啊,怎么就成我强项了?
李大嘴:别装了,盗圣哥哥(极其膈应人)
白展堂:(举斧欲劈)上一边去(大嘴退),我告诉你啊,首先,我已经退出江湖很多年了;其次,我是飞贼,我只翻窗户。溜门撬锁这种买

卖,你找土贼去。
李大嘴:我上哪儿给你找土贼去呀?
白展堂:我还没说完呢,就是你找着人家土贼人家也不能开。
李大嘴:为啥呀?
白展堂:你知道这是啥锁吗?
李大嘴:啥锁呀?
白展堂:这叫官锁,私开官锁,等于劫狱,不抓着则已,抓住就是砍头,根本就不跟你商量。
李大嘴:不是老白,你给我想想招啊,你得帮帮我,(白展堂出后院)老白。老白你不能见死不救,老白……
(老白出了后院)
李大嘴:(变得意)你不帮就没人帮了?

场景:掌柜房间

李大嘴跪下,求掌柜开锁,此时掌柜的背对着李大嘴坐在椅子上化妆:
李大嘴:掌柜的,我求求你救救我吧。
佟湘玉:起来起来,叫人看见像个啥样子
李大嘴:我不,你要不答应我,我就这么一直跪着
佟湘玉(转过身来):好,你就跪着吧,需要垫子吗?
李大嘴(装出无所谓):不需要,地板就挺好,反正我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把膝盖跪坏了你养我一辈子。
佟湘玉: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李大嘴(赔笑):掌柜的,我我我以后再也不敢装疯卖傻了。
佟湘玉:那件事回头再说,我生气不是因为你装疯,而是因为你太不仗义了!(指大嘴,站起来)大家都是真心实意地想救你出来,你倒好,

当着面就把展堂给卖了。
李大嘴:(含糊)我,我知道错了
佟湘玉:知错不改,还不如不知,好好跪着吧。
李大嘴:那我还得圭多长时间那?
佟湘玉:啥时候悔过了,啥时候再说呀。
李大嘴:我已经悔过了。
佟湘玉:那就写份悔过书。
李大嘴(站起来,气愤):掌柜的,头先那事是我不地道,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对待我啊!
佟湘玉:我,我咋了?
李大嘴:你明知道我不认字,你还让我写啥悔过书,你这不成心欺负人吗?啊?这破锁不开就不开了,我跟你说,我李大嘴知识没有,骨气,

还有!
(大嘴出房间,但是由于带着的枷太大,被门卡住两次,于是侧着身子和枷锁方出去)
佟湘玉:哼,还学会借题发挥了。(被气到了,坐下,没好气地弄化妆盒)

场景:女寝

小郭在写字,大嘴坐在床上求小郭

李大嘴(哭腔):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你说老白不管我也就算了,掌柜的也不管我,这日子没法过了。(倒在床上吵吵,哭)
郭芙蓉(站起来):哎哎哎李大嘴你不脱鞋就上床,你给我起来(打李大嘴)
李大嘴(恢复为坐姿):你这不废话吗,我带这破玩意儿我咋脱鞋啊?我这么跟你说吧,我这两天都没好好吃顿饭(又转动枷锁,小郭躲避)

你看我这肚子眼瞅着下了一圈儿。
郭芙蓉:你得了吧你,压根没看出来。(坐到床上)你呀,这就叫报应。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装疯迷窍。
李大嘴(又装出无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呀,算了我还是找无双去吧(要出去)
郭芙蓉:哎哎哎,找无双干吗呀?
李大嘴:无双多好啊,温柔,贤惠,热心又乐于帮助人。这么好的姑娘我不找她找谁呀?
郭芙蓉:你给我站住!过来(李大嘴回来),坐下!(李大嘴坐下)
郭芙蓉(摸了摸锁):这锁这么结实,怎么打开啊?
李大嘴(赔笑):你不是芙蓉女侠吗?我相信你。你肯定有别的办法。
郭芙蓉:少来这套,行,等着啊(出去)
(过了一会儿)
小郭拿一支强大的铁棍要帮大嘴从枷锁中间的放脖子的孔撬开。
郭芙蓉:准备好了吗?
李大嘴:好了。
郭芙蓉:稍微忍着点儿不会很痛的,走你!
(李大嘴大叫)
郭芙蓉:我不是叫你忍着点吗?
李大嘴:你硌着我锁骨了!
郭芙蓉: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李大嘴:谁不小心啊?
郭芙蓉:对对对,那我下次注意。
(小郭往手上吐唾液加强手的摩擦力,但是手在李大嘴的脑袋上,于是吐了李大嘴一脸)
李大嘴:往哪儿吐呢?
郭芙蓉:准备好了吗?
李大嘴:好了。
郭芙蓉:稍微忍着点儿,不会很痛的!
(新一轮的撬开始了)
李大嘴:啊!!!!!!!!!!!!!
郭芙蓉:我还没有走你啊!
李大嘴:别别别,小郭,这事儿我想明白了,我锁骨不大结实,你下手又没轻没重的,你把硌折了咋办呀?
郭芙蓉:折了就折了呗
李大嘴:说啥?
郭芙蓉(醒悟):咱撬的是板子不是锁骨啊
李大嘴:你才知道啊?
郭芙蓉:换个方法。
(小郭摆一个pose,想到办法)
郭芙蓉:有了,拿着。(把撬棍给大嘴,出寝室)
(小郭拿了把大锤子进来,但是锤子很重,于是她行走很吃力)
郭芙蓉:大嘴
李大嘴:哎哎哎(吓得往角落里跑)小郭,你干啥玩意儿?
郭芙蓉:拿锤子帮你砸碎。
李大嘴:这可是铁锤啊
郭芙蓉:废话,那么沉能把你脑袋砸碎了。
李大嘴:说啥玩意儿?
郭芙蓉:把你脑袋下面那木板砸碎了(继续吃力行走)
李大嘴(惊恐):别别别,(跑到床上)救命啊!救命啊!(跳到床下跑出屋子)
郭芙蓉:别走啊

场景:后院

大嘴跑到后院,无双正在打水。
祝无双:干吗呀?急急忙忙的,谁追你?
李大嘴:没谁追我咱屋里谈去,屋里谈去啊。(跑进厨房)

场景:厨房

李大嘴、祝无双进厨房。
李大嘴:关门
祝无双:干吗呀?谁追你呀?
李大嘴:嘘——我跟你说啊,这儿还不安全。咱还是到外面去吧。
祝无双:不不不,我不去,万一碰上小六呢?
李大嘴:我就是要找小六啊。
祝无双:你找他干吗呀?
李大嘴:无双呀,这枷你没戴过你是不知道,十多斤呐往脖子上这么一挂,那是啥感觉啊?
祝无双:我知道你很辛苦,不过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李大嘴:谁说的,小六不是最听你的话吗?
祝无双:今天早上,你又不是不在。
李大嘴:无双你听我说啊,只要你肯认错是吧,小六肯定是会回心转意的。
祝无双:你不要说了,叫我认错是不可能的。你要是脖子实在不舒服的话,我教你个办法。
李大嘴:嗯?啥啥啥办法?
祝无双:我练过几天缩骨大法,你可以试试啊。
李大嘴:缩骨法能把这枷给撤了吗?
祝无双:呃……这倒不太可能,但能让你脖子变细点儿,减少摩擦的话,你会戴着舒服点儿。
李大嘴:那行,咱练吧,咋练啊?
祝无双:你扎个马步,把眼睛闭起来。
(李大嘴照做)
祝无双(坐示范):然后气沉丹田……
李大嘴:气成丹……丹田在哪儿?
祝无双:丹……你要这样,光吸气不要吐气,然后感觉哪里胀呢哪里就是丹田。
李大嘴:吸气是吧?
(李大嘴照做)
祝无双:吸对,不要吐气光吸,吸,吸,吸……很好,用力吸,胀不胀胀不胀?
李大嘴:胀胀,不光胀还疼呢
祝无双:疼?
李大嘴: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用胳膊肘触自己肚子)这儿,这儿是丹田吗?
祝无双:这不是
李大嘴:那为啥疼啊?
祝无双:这儿疼……说明你岔气了……
李大嘴(蹲下)哎——呀!
祝无双:大嘴,大嘴

场景:男寝室

秀才推门进来,大嘴戴枷锁躺在床上哼唧。
秀才:大嘴,你肚子疼啊?
李大嘴:不光肚子疼,脖子,腰,后背,哪都疼。经过这事我算看明白了,啥兄弟,啥朋友,啥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全是扯蛋。
秀才:这都是你自己闹的。你得反思哟。
李大嘴:你出去你出去,我好好反思反思。
(秀才到大嘴旁)
秀才:真的很疼啊?
李大嘴:不疼我装的,你看我演技多好啊!我流眼泪我都不用眼药水……(流泪)
(秀才用手弄下一滴眼泪,一尝,咸的。
秀才:真的是眼泪啊。我可以帮你,帮你开锁。不过你得保证……
李大嘴(转过身来):我保证。
秀才:我还没说完呢。第一,以后睡觉不许打呼。
李大嘴:这我咋保证啊?(秀才作势要走)哎哎,行行,我保证我保证行不行?以后等你睡着了我再睡啊。
(秀才回来)
秀才:第二,把上个月借我那五十文还我
李大嘴(凑过来):你一手开锁,我一手还钱。
秀才(拍桌子):第三……

……

(N长时间以后,大嘴蹲着,秀才坐在床上)
秀才:第九十五条……
李大嘴:行行行,你别说了,你说啥我都答应你行吧?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的东西……
秀才(着急打岔):还是我的东西。
李大嘴:就这么定了,开锁吧。钥匙呢?
(秀才从桌子下拿出一小物件)
秀才:不用钥匙,这个就行。
李大嘴:啥玩意儿?
秀才:铁丝。
李大嘴:啊?
秀才: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先秦古书,叫做百锁通志,专门讲怎么开锁的。我偷偷地试过,一捅就开一捅就开。肯定灵的,真的,你等着。
(秀才将铁丝插入锁孔,开始摆弄)
秀才:呀。
李大嘴:咋的了?
秀才:铁丝在里面断了,卡住了。
(李大嘴要吵闹)
秀才:别着急,一定有办法。
(秀才又取出一根铁丝)
李大嘴:这又是啥玩意儿?
秀才:还是铁丝。
(秀才又试)
秀才:呀。
李大嘴:又咋的了?
秀才:我想用这根铁丝把前根给钩出来,结果这两根铁丝在锁眼里面纠缠起来,像面条一样,越缠越紧,越缠越紧,就把这个锁眼堵住了。
李大嘴:那那那那想招啊你!
秀才:别急,还有办法。
(秀才又取出一物件)
李大嘴:哎呀妈呀,你就别再拿铁丝了。
(秀才不理,继续试着开锁)
秀才(笑着摇头):铁丝也没用了,锁眼彻底堵死了。
(秀才像超人往外跑)
李大嘴:我掐死你!
(掌柜的进来)
佟湘玉:干啥呢这是?
李大嘴:掌柜的你可来了
佟湘玉:进来!
(秀才进来)
李大嘴:就那个死秀才,他说帮我开锁,结果把锁眼给我堵死了,你看。
(佟湘玉看锁)
佟湘玉: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李大嘴:好好好消息。
佟湘玉:我刚才出门给你找了一个锁匠,求了人家半天,好不容易才答应过来给你开锁。
(秀才鼓掌,大最高兴)
李大嘴:那坏消息呢?
佟湘玉:前提是锁眼不能堵上。
(李大嘴瘫坐在床上)
佟湘玉:节哀
秀才:顺变
(李大嘴想说话却又说不出)

场景:男寝室
大嘴躺着,佟湘玉、秀才、小郭检视,老白坐在另一张床上。
李大嘴:啊——————
佟湘玉:节哀,节哀。
李大嘴:节啥哀呀?你们都活得好好的。
吕秀才/郭芙蓉:哎,怎么说话呢?
佟湘玉:大嘴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快想想办法啊。(走向老白)
白展堂:没办法,回头把锁弄开了以后,他再把我给卖了。
李大嘴:老白,我保证啊,如果小六再问起来,打死我——(佟湘玉看大嘴)我也尽量不说。
白展堂(面向掌柜的):你看着没有?一点诚意都没有。开锁,你等着吧你!
李大嘴:哎,老白,那你想怎么的?我对天发誓行不行?
白展堂(起来):那倒用不着,这个锁我可以给你开,但是有个前提条件。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杨蕙兰这三个字!
李大嘴:为啥呀?我家蕙兰招你惹你了?
白展堂:尤其是喝完酒啊,回回都那几句,给我都快听疯了。
佟湘玉:起老茧了都。
李大嘴:那行,不提就不提,我在心里默念。那啥,老白赶紧开锁,开锁。
白展堂(对佟湘玉):去烧点开水。
佟湘玉:烧开水干啥?
白展堂:我打算利用物理学中热胀冷缩的原理
佟湘玉:我的神呀,学问还不少。
白展堂:这块木板被热水一泡,他脖子上这个洞就会扩大,这样就有足够的空间,咱们再使上撬棍铁钩一掰(拍手)齐活了。
李大嘴:(强烈蛮横语气)哎呀妈呀那还等啥呀?赶紧给我烧水去呀!
(众人不满,瞪大嘴)
李大嘴:我我自己烧去。
佟湘玉:算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呆着吧。万一烫着又不知道折腾多久。
(过了一会儿,热水出现在寝室中,众人将大嘴上枷锁往水里弄,老白一边观看)
佟湘玉:大嘴,感觉好点了吧?
李大嘴:好,好像有点紧啊
白展堂:那说明水还不够,再浇。
众人:再浇再浇
李大嘴:不是不是,等会儿,我真是觉得越来越紧了(说话费劲)
白展堂:不可能,热胀冷缩自然规律小贝都知道。
李大嘴:不是不是我跟你说,真得越来越紧了,刚才还能喘气,现在喘不了气了(哎,老白,不懂装懂害人那)
白展堂:这说明你心里作用,忍着点,浇!
(李大嘴叫唤,说不出话)
秀才:声音怎么都变了呢?
郭芙蓉:大嘴青筋都爆出来了。
白展堂:这怎么可能呢?(猛然醒悟)不对呀
佟湘玉:咋了?
白展堂:我好像记反了
郭芙蓉:不对吧,我记得也是热胀冷缩啊。
白展堂:是,木板一受热一胀,它向外胀它也向里胀啊!所以这个洞就越来越小了。
(大嘴叫唤!)
秀才:那就是说应该用冰了!
白展堂:对,用冰。
李大嘴(几近说不出话):赶紧凿冰去呀!!
佟湘玉:咱没有冰块儿,我去弄点儿冰水去。
郭芙蓉:大嘴大嘴,你没事吧你……
(大嘴呻吟着,呼唤着!)
场景:大厅

几经周折,枷锁终于恢复原型……但是大嘴非常冷!!!!!
掌柜的、老白、无双、小郭看着
郭芙蓉:大嘴,你别装了,刚才不是把你放在灶台旁边烤了半天了吗?衣服都干了,有那么冷吗?
白展堂:是呀
佟湘玉:去!(对大嘴)大嘴,你感觉好点儿了没有?
李大嘴:冷,浑身发冷,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无双、掌柜的帮大嘴搓手)
郭芙蓉:哎哟,那你想不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做好了。
李大嘴:你做那么难吃,算了吧。
郭芙蓉:切。
祝无双:要不我给你做去,你好坏吃点儿补充一点儿能量,回头感冒了怎么办呢?
李大嘴:不用了,我现在啥也不想吃。我就想见见蕙兰。
白展堂:不咱不说好了不提蕙兰的吗?(老白呀,你都没开开锁,还好意思说?)
(大嘴昏)
白展堂:哎哎哎,好好好,提提提,随便提(向外叫)蕙兰,蕙兰。
(大嘴醒)
李大嘴:如果你们见到蕙兰,麻烦替我告诉她,我一直在等她,一直在等她。
佟湘玉(流泪):大嘴你不要再说了,我对不起你啊。
李大嘴(笑、哭):掌柜的,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大嘴心里有数。还有你们大家,谢谢。我就是下辈子,也忘不了你们。
众人(流泪):大嘴……
李大嘴:掌柜的,我最后还有一个请求。
佟湘玉:你说,只要我能办到。
李大嘴:我想请几天假,回去看我娘最后一眼。
佟湘玉:你不要胡说,有我在你永远都不会死的。我这就陪你去,走走走大家一起去。
白展堂:走走走,都去,都去,都去。
(小六进来)
燕小六:干吗去?戴着个枷满街乱窜,不想活了是吧你!(用刀鞘打枷)
李大嘴:啊!
(众人怒)
佟湘玉:大嘴还剩最后一口气,你要是识相就闪远点!不识相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燕小六:怎怎么搞的?白天不还好好的吗?
祝无双(怒):让你铐,你接着铐,你有种把我们全铐上!(打小六)铐死一个算一个了。
燕小六(拿钥匙):我给他打开,我给他打开还不行吗?
白展堂:打不开,锁眼已经彻底封死了。
燕小六(放下钥匙):那就用锯子锯呀!
众人:锯?
李大嘴:(恢复正常)哎呀妈呀,(走向小六,小六赔笑)还是小六机灵啊。(面向众人)赶紧找锯子给我锯去,快点。
(众人惊异看大嘴)
李大嘴(又呻吟起来):你们别误会,我刚才是回光返照……
(众人不屑,无双小郭捋起袖子要打人)

追贼记
出场:白展堂、燕小六。

场景:大厅

李大嘴:一,二,三,走!
(老白+小六卸下大嘴的枷)
李大嘴:舒服了,舒服了!
燕小六:李大嘴,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
李大嘴:我绑我自个儿到衙门去,行不行?无双,赶紧给燕捕头沏碗茶,完了我去杀只鸡去。
佟湘玉:到门口杀去,把鸡血洒到门口,这两天被铐过咱去去邪气啊。
李大嘴:请好儿吧您。
祝无双(倒茶,之后把杯子重重砸到桌子上):燕捕头请。

场景:门外大街

(李大嘴到门口要杀鸡,这一幕被南宫残花瞧见)
南宫残花——胡小庭
南宫:住手!(客栈内的众人往外看)你干什么呢,你干什么呢?(手指着鸡)
李大嘴:你自己不会看呐。
南宫:这把刀,如果砍在你自己的脖子上,你是什么感觉?
李大嘴:我又没犯法砍我干啥呀?
(众人凑到门口)
南宫:你没犯法,那鸡犯法了吗?
李大嘴:你啥意思啊?
南宫:万物皆有灵,鸡也有血有肉,也能感觉到痛苦,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它绝望的呻吟吗?难道你没有感受到它痛苦的挣扎吗?
燕小六:你嘛意思啊,你谁呀你?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姓嘛叫嘛,赶紧说。
南宫:我是谁你甭管,今天只要我在,你们就休想残害这只可怜的鸡。
李大嘴:是吗?那就瞧好了啊。(要杀鸡)
(南宫残花取出尖刀,逼住自己脖子。)
南宫:你敢杀这只鸡,我就杀我自己,你看着办吧。
众人:别别别别别,有话好好说……
郭芙蓉:这人绝对是个疯子。
佟湘玉:小六试试
众人:试试试试
燕小六:(拔刀)哇呀呀呀……
祝无双:放着我来(对众人小声)测试一下
祝无双:这位姑娘,我问你一个问题啊。
南宫:你说。
祝无双:小明带着女友去河边散步,女友落水,小明去救,捞了半天,什么也没捞见,小明就哭着回家了。过了两年他故地重游,遇见河边有

两个老头在聊天,一个说:“水清则无鱼,这条河里没有水草,所以没有鱼。”小明听后,当场精神失常跳水自尽,请问这是为什么?
南宫:我怎么知道?
祝无双:你仔细想一想,你要是回答上来呢,我们就把这只鸡给放了。
众人:对对对
南宫:也许是女友死后,小明过度伤心
燕小六:为嘛当时没事儿?
南宫:有些事情是越想越伤心啊
众人:噢——(笑)
燕小六:既然是装疯那就好办了
南宫(笛子指燕小六):你什么意思?是谁装疯?
燕小六:哼,少废话,我是本镇的唯一捕头燕小六。
祝无双:我是本镇唯一的捕快(手摸刀,刀不在,小六忙把自己的刀放到无双手忠)捕快祝无双
燕小六:胆敢放肆一切后果自负。
南宫:我南宫残花自打走上这条路,就没打算回头。
佟湘玉:(推开众人,到南宫跟前):南宫残花?你小的时候是不是在汉中呆过呀?
南宫:你是?
佟湘玉:佟湘玉,就是龙门镖局的那个。
(两人欣喜)
南宫:大师姐?
佟湘玉:小师妹!
(两人拥抱)
南宫:你怎么在这儿啊?
佟湘玉:自己人自己人,这个南宫是我的小师妹,我俩小时候一块儿学过琴。我弹琵琶,她吹笛子,人称天才小姐妹,对不对呀?
(众人进店)

场景:大堂
李大嘴:哎呀妈呀,这这大水冲了龙王庙,那行,你先坐着,我把鸡杀了再来啊。
南宫:住手!今天只要有我在这儿,你们就休想对它下毒手,把鸡给我。(抢鸡)
李大嘴:干啥,不给。你干啥,不给!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点住南宫)没完没了了你还。
(李大嘴杀鸡)

场景:门外街道
(南宫捧着一堆鸡毛发呆,佟湘玉在一边)
佟湘玉:鸡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便吧。
(两人进屋)

场景:大堂
南宫:能给我一把锹吗?尘归尘土归土,每一个生灵都有回归大地的权利,我想亲手埋了它。
李大嘴:切,您的爱心也忒泛滥了吧?
(佟湘玉手打大嘴)
李大嘴:(手捂脖子)啊!啊啊啊。
南宫:脖子疼就不要乱扭,这瓶药膏你拿去抹一下吧。
佟湘玉:九花玉脂膏
李大嘴:啥,啥膏?
佟湘玉:这可是南宫家传的绝世好药,我小的时候调皮从马上掉下来,后脑勺着地,差点死了。后来拿这个药膏一抹,三天就可以下地了。
李大嘴:是不是啊,这光抹不用吃啊?
南宫:哪儿疼抹哪儿,别抹太多,你这个伤不重,一晚上就好了。
李大嘴:哎呀,谢谢啊。
(大嘴回去)
佟湘玉:南宫,你不是一直帮家里照看医馆吗?咋跑到这儿来了呀?
南宫:说来话长啊,还记得这个吗?(将笛子递于佟湘玉前)
佟湘玉:这不是我送给你的吗?这么多年了,你还留着呢?
南宫:是的,我在笛声中感知到了自然界的真谛。你也弹过琴,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你能理解吗?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