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六十回 李大嘴入室成劫匪 佟湘玉狠心弃情郎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六十回 李大嘴入室成劫匪 佟湘玉狠心弃情郎【文字剧本】

第六十回 李大嘴入室成劫匪 佟湘玉狠心弃情郎

 

出场人物(括号中为简称)
佟湘玉(佟)——闫妮
郭芙蓉(郭)——姚晨
白展堂(白)——沙溢
吕秀才(吕)——喻恩泰
李大嘴(嘴)——姜超
莫小贝(贝)——王莎莎
祝无双(双)——倪虹洁
燕小六(六)——肖剑
小米(米)——张青
南宫残花(南)——胡小庭
丐帮兄弟——邱晨
食客甲——画晓晨
食客乙——袁宇

 

(大堂,昼,佟、白、吕、郭、贝、南)
南宫正在吹笛子,白下楼

白:(奔到南宫面前把阻止她吹笛子)别吹了,难听死了!

南宫刚准备拿起笛子,又被白阻止

白:我问你,你确定这火能消下去吗?
郭:(玩着扫帚)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白和莫回头看郭

郭:(吓得跑到南宫旁边)呃,你是这个意思吧?
南::是是是,再好的人参,(郭走到白后面,吕走过来)它也有过劲儿的时候啊。
白:可那万一要是人参精呢?你忘了?咱那人参已经长成人形了!(除南宫外众扮人参)
南:(把众扳回来)哎呀,不怕不怕,只要有耐心,总有云开雾散那一天!
郭:哎,那三五天之内有没有希望嘛!
白:就是。
佟(突然出现在楼上):希望,只有在准备的人们手中!(快速下楼走过来)
郭:哇,掌柜的,你你你不睡了?
佟(站着):睡,但不是现在。我算过了,如果我能活到七十岁,每天睡八个小时,那么我浪费在睡眠上的时间就长达二十万个小时。如果我每天只睡三个小时,那我

节省下来的时间,就长达十二万零八千小时,约等于五千三百天,也就是十四年零六个月,这相当于什么你说!(指秀才)
吕:(缩着脑袋)你能多活十四年?
佟:(笑笑)聪明,十分非常以及Very的聪明!
郭:那你要一分钟都不睡,你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啊?(白瞪郭)
佟:我也希望如此,但是身体不允许,人的一生,如此短暂,我不要求自己像太阳一样照耀四方(伸出双手转一圈),最起码也要当一个火把,为迷途的人指引方向。

(举着手做拿火把的模样)
白:可是我们不走夜路啊。
佟:(瞪)嗯?
白:呃,当然了有个火把更好。
众:呵呵……
佟:(严肃地)所以说不能再等了,原订计划从现在开始,小郭,我希望你能像爱护这个店一样爱护这个镇,整条东街就交给你了(给郭递“火把”)。如果让我找到

一片落叶,这个月的月钱减半!
郭:呃,喂喂喂,你有没有搞错啊。(扔“火把”)
佟:小贝灭火!(小贝往后倒了碗水)
吕:掌柜的,你放心,这个事儿我会监督她的。
佟:哎,不不不,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扫盲工作,势在闭行,一个月之内,我希望本镇的居民都能够顺利的背诵三字经,还要通过六级托福,雅思,JRE考试。

不要求他们全面发展,至少让他们懂得孰可为孰不可为,人生识字忧患使,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轻舟已过万重山。作为本镇(拍秀才胳膊)唯一的秀才

,你肩上(拍秀才肩膀)的担子不轻,扫盲工作任重而道远!
郭:不就一三字经吗,至于吗?
吕:啪~还有通过六级托福,雅思以及JRE考试!
佟:啊,我说过吗?
贝:三字经我会背,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佟:你的任务是散发环保传单,三天之内要让本镇居民人手一份,少一份要拿你是问!
贝:三天,那我还上不上学了?
佟:暂时不上了,嫂子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但是你想一想。有多少穷苦的孩子没有书念,有的甚至连饭都吃不上,为了他们美好的明天,牺牲你一个也值了。
贝:凭什么?
佟:不光你一个,还有咱大家,陪伴你的,将是同福客栈的每一位伙计。我知道这件事很难,但是我们绝不能因为它难就不做了,这是为什么呢,问你呢!(指向白和

郭的方向,白郭迅速偏身子,只有南宫没来得及)

南宫:我?这得问您呐!
佟:因为我的字典里没有难这个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该出手时就出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白:(拍桌)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往后院走)
佟:伙计们,不要慌不要怕,我们要向着自己的目标大踏步的出发,我说的出发是现在!(把郭拉出门,吕和莫伸手,佟对南宫)请把她的扫帚给她拿出去。

南宫立刻拿着扫帚跑出去,吕和莫又伸手,看了看佟,再为佟伸手,佟笑着走出去

(东街,昼,郭、双、嘴、贝、米)
莫在发传单,郭在扫大街

贝:(一边扔传单一边喊)环保搞不好,健康就难保!环保搞不好……(小米伸头看,莫给了他一份)给你一张,看着瓜子皮注意环保!(指地下,接着边走边扔)环

保搞不好,健康就难保……
郭:(看了看地下,全是散落的传单)莫小贝你给我回来!
贝:(跑回来)小郭姐姐有什么吩咐?
郭:(指地)我这刚扫完这一片,你把它扔得到处都是,你还环保呢!
贝:我不这么发怎么能发得完?(翻一大叠传单)我嫂子说了,三天之内必须全部发完呢。
郭:(想了想,拉着莫过来)来来来,姐姐教你一个好办法。你给小米一个馒头,让他帮你发。
小米:(高兴地跑过来)好好!
贝:(瞪了一眼小米)小郭姐姐,做人是要诚实的。我嫂子叫我发,我就得发,干吗给人家小米发?
郭:(冷笑)哼哼,小贝呀,姐姐送你一日本名。
贝:(乐得拍手)哎好的呀,好的呀!
郭:(依旧笑着)死心眼子。
贝:你……
郭:(推开莫)环保去吧!

莫做了个鬼脸,走开

贝:环保搞不好,健康就难保……

李拿着个包裹急匆匆地走过来

郭(边扫地边说):大嘴,手里拿的啥呀?
嘴:牛肉干,就剩这最后半斤了。

小米欲抢,被李打下手

贝:(高兴地跑回来,摊出手)谢谢大嘴叔叔!
嘴:这不是给你的,这是给那些孤寡老人的。(莫的手慢慢放下)掌柜的让我陪他们边吃边唠,唠完嗑了再帮人把饭做了。(小米又欲抢,李狠狠瞪了小米一眼,小米

不满地放下手。李走开)
贝:(也走开):小气!环保搞不好,小命就难保……
双:(走过来):什么就难保了小贝啊?(郭扫着地,祝被呛得挥着双手)哎呀呀~~干吗呀小郭,全是灰!
郭:无双,真是羡慕你呀,有个铁饭碗。
佟:(出来倒水,见祝叫道)哎无双,过来,帮帮帮忙帮帮忙!快点儿!(转身回客栈)
双:啊马上就来啊!你说我铁饭碗什么意思啊?
郭:(笑着)没什么意思,掌柜的叫你呢,赶紧去赶紧去吧~
双:噢~(进客栈)

(大堂,昼,佟、郭、吕、贝)
秀才正在帐台处写字,来了两位客人

佟:搭着抹布,热情地:客官请!来来,吃点啥呀?
食客甲:来一木须肉,再来一大盘鸡。(两人坐下)
佟:(擦桌子)好好好,坐啊!(祝进来,佟迎上去)你可算来了,赶紧下厨房给我炒个木须肉!少放点盐啊,快去!(推祝)
双:(回头)哎,我还在当班呢!
佟:就当是微服私访体察民情吧!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快去吧!
双:大嘴呢,还有我师兄,还有秀才呢。(左右看了看,找到秀才)
佟:哎秀才,你在干啥呢?
吕:(抬起头来)忙着备课呢!
佟:(快速走过去)不要再备了,现在就开始扫盲!时间可不等人啊伙计!还愣着干啥,赶紧扫去呀!(祝也跟着过来)
吕:(搁下笔)哦好~~(走到食客那边)
佟:哎呀无双,帮帮忙帮帮忙!(推着祝进厨房,两人出)
吕:(转悠了一会儿,对刚来的两食客,笑着)嘿嘿~吃着呢~
食客乙:菜都没上吃什么呀,吃你呀?
吕:(转身)赶紧的呀!嘿嘿~您认字吗?
食客乙:什么意思?
吕:就是说,您会背三字经吗(食客乙起身欲发火,食客甲赶忙拦住)
食客甲:不会背就不让吃饭是怎么着
吕:不不不,不可能,不背我教你,免费教,包教包会!
食客甲:用不着,不就三字经吗,过来我告诉你!(食客甲在秀才耳边嘀咕)

吕:我有病?你才有病呢!(食客甲抓住秀才衣领)哎,干吗!
郭:(从后院冲出)干什么呢,排山倒海~
食客:啊~~(瞬间大堂满地狼藉)

镜头从地下的所有碎盘子开始转到桌子上,站着佟、郭、吕,坐着莫

佟:教训呀,血一般的教训!
郭:是他们先动手的!
吕:芙妹是为了救我!
贝:(举手)我可以证明,整个过程那些客人都告诉我了,他们说是他们抓着秀才,(抓吕的衣服,做出打人的动作及语言。*实在是写不出来,各位见谅!抱歉!)

饿~(吐血状,舔了舔嘴角)A型B型AB型O型都有!
佟:胡说啥呢!不不不,发生这种情况最该怪的——(指吕、郭,两人躲,突然变指自己)就是我。
吕郭(惊讶地):嗯?
佟:是我误判了形势才造成这个局面。
郭:(本来在吕左面,走到吕右面来)掌柜的,你终于想明白了。
佟:我本来就不应该让你们俩离得那么近,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是我的字典里没有累这个字!从现在起,小郭去扫西街!
郭:拜托你啊,我连东街都没有扫完呐!
佟:那你跑到天井干啥去了?
郭:那我扫帚坏了,回来换一把!
佟:所以你就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整个一个上午连一条小街都没有扫干净,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江湖儿女啊?
郭:我拜托你啊大姐,你见过哪个江湖儿女去扫大街的呀!(走到佟后面)
佟:看来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一把抓住郭的手)
郭:哎~~你想干什么!
佟:怎么样,感觉到了没有?
郭:感…感觉到什么?
佟:从我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一股灼人的热度!
郭:(甩开佟的手)废话!你吃了千年人参我们又没吃!
佟:我说的不是人参,而是人生。每个人的人生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谓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多行不义必自弊,必有一款适合你,

你瞅准了,蓝天六必治,C~(做郭的经典八字动作)
郭:行行行,我怕了你了!西街是吧!
佟:你记住,你扫的不是地,而是你那颗蒙尘的心!(手拂灰状)
郭:(没好气地)哼,对,我们都是蒙尘的心,就你,出淤泥而不染,居茅厕而不臭!(拿了扫帚出门)

佟看着吕,一把抓过去,吕躲开没抓着,佟趴在桌子上

吕:掌柜的您放心,我知道你热血沸腾,我这就追赶朝阳去!(做骑摩托车状,摩托音乐响起,吕“骑”着摩托出门)

佟又看看莫,抓过去又没抓着,趴在桌上

贝:呵呵~嫂子你忙啊,我去开拓人生去了!(做骑马状,马蹄声响起,莫“骑”着马出门)

莫的叫喊声:走一走瞧一瞧啊……佟开始整理大堂的桌椅板凳,以及地上的碎片。*那手脚叫一个麻利啊~

(东街,昼,郭、莫、六、米)
小郭一如既往地扫大街,小贝也一如既往地发传单

贝:瞧一瞧,看一看,环保搞不好,小命就难保……(正好碰上小六)
六:过来过来过来……(捡传单)这发的嘛,谁让你发的,上面写的嘛?
贝:你自己不会看哪?
六:我不认字,你念给我听。
贝:保护大环境,节约水资源,环保搞不好,小命就难保。
六:这嘛意思?嘛是环保?
贝:环保就是保护环境,那什么……什么意思啊,小郭姐姐?
郭:问你嫂子去。六,来来来。(耳语)这些呀,都是佟湘玉的主意,跟我们都没关系。
六:行,我问问她去。
郭:快去快去!
六:佟掌柜要搞嘛呀这是……
贝:回来,千万别说我们俩告的密啊,要不然我们俩吃不了兜着都的。(小郭做斩首的动作)
六:明白,擒贼先擒王,即使算帐,也不找你们。
郭:说啥呢,谁是贼呀,想贼想疯了吧你?
贝:快去快去……(小米奔入)
米:不好了,不好了……燕捕头,出大事了,你快去看看!
六:慢点说,出嘛大事了?
米:槽大爷家来个大贼,又砸又抢的,咿呀,快出人命了,你赶快去看看吧。
六:哈哈哈哈哈……终于等到贼了!(冲锋,拔刀)帮我照顾好……照顾好你们自己吧,回头找你们算帐,曹大爷,我来了!(跟小米俩人一块风驰电掣而去)
(后院,昼,佟、白、双)
老白漫不经心的劈柴,无双从厨房出来

双:师兄,你怎么不在跑堂啊?
白:我跑什么堂啊,那人正在大堂激情燃烧呢,我躲还躲不及呢。
双:你就忍忍吧,过两天就好了。
白:我知道,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自打她醒了以后,我们俩连句悄悄话都没说过。(掌柜从屋里出来)
双:她现在这个状态,就是说了你也不爱听啊。
白:你说老天为什么这样呢,甭管你怎么努力,不管你怎么祈求,(急)就算求得再虔诚,它也不让你过上好日子。人生要是这样的话,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佟:(这段一直是普通话)你错了,(老白吓一跳)人生意义正在这里……
双:嗯,你们俩慢聊啊,我菜已经做好了,现在我要去巡街了。(溜)
佟:去吧,大胆地干吧,我看好你哟!
白:呃……湘玉啊,我去跑堂了。(溜)
佟:(拦住)展堂……
白:我真得去啦!
佟: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咱们俩确实好久都没有说过悄悄话了。
白:悄悄话指的是内容,不是音量。
佟:我知道,我这两天稍微有点反常。
白:有点?
佟:我知道,但是我很喜欢这种变化,感觉自己从里往外的焕然一新,(俩人绕着磨盘转圈)从里往外的充满干劲,说实话,我这种状态你喜欢吗?
白:还行……
佟:嗯?
白:挺喜欢的……
佟:嗯?
白:特喜欢……
佟:嗯?
白:(无奈)爱的就是你,现在就是不大习惯。
佟:Oh,Yeah……(老白更无奈了)那就赶紧习惯起来吧,反扒工作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白:快了。
佟:嗯?
白:我特想给本镇居民作点贡献,可是有人无双和小六呢,要我干啥呀。
佟:你是专家呀,贼的事情谁有你懂啊?今天你抓了十个小偷,明天就是十个强盗,后天就是十个江洋盗,大后天也许……
白:我就统一黑白两道!
佟:那正是我想看到的结果,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江湖一个机会,(激动)让你的热血跟我一起沸腾,用你的青春点燃人生的路灯,前途漫漫,是个人就会迷惘,跌

倒了没有关系,拍拍土站起来!(唱)我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老白躲,掌柜的追着唱)擦赶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我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

不要问为什么……

俩人一直唱到大堂,老白被掌柜堵在墙角

佟:怯懦是每个人都有的毛病,只要你能鼓起勇气,面对自己,就能哟战胜怯懦的那一天,千万不能得过且过,破罐子破摔……
白:(虚弱的)湘玉啊,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自甘堕落吧,就让我在黑暗中慢慢腐朽吧……
佟:巧了,我最拿手的就是化腐朽为神奇,让我用生命点燃火把,为你照亮前程……

作举火把状,被老白吹灭,小六牵着大嘴进来

六:别照了,已经有人掉沟里了,(对大嘴)进去!
佟:(恢复成陕西话)啊,咋了这是?
嘴:(瘸)没事,就是腿不小心让小六踹了一脚。
六:不是不小心,是故意的,(对掌柜)是你让大嘴陪曹大爷唠嗑的?
佟:对呀。
嘴:可不就是她嘛,非让我去,不去就扣我月钱。
六:那你们这谁做饭呢?
佟:无双做呀,有时候我也上,咋了,你当捕头还管这个呀,啊?
六:佟掌柜,你们到底安的嘛心思?
佟:人家一个老人家呆在家里没有人说话,陪陪他咋了?
六:你陪就陪吧,非得让人家老头啃牛肉干,你看这个。(手指头上顶着个门牙)
佟:这啥嘛?
六:曹大爷的门牙,这颗在我手里,另外一颗已经松了,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人家吃饭就指着这两颗牙了,你们到底想干嘛呀这是?
佟:哎呀,这个可不是我教的啊。
六:那做饭总是你吩咐的吧?
佟:是我吩咐的,咋了?给老大家打打下手这有错吗?
六:哼,要是光打下手,怎么会演变成入室抢劫呢?
佟:啊?抢劫?
嘴:做饭不得买菜呀,买菜不得掏钱哪?我正从曹大爷兜里掏钱呢,小六就进来了,二湖不说直接就那么一脚,结果不就这样了嘛。(瘸)我还是做饭去了我。
六:佟掌柜,你是不是嫌不够乱哪?你让我省点心,行不行,行不行?
佟:好好好,小六你放心啊,我慢慢的教育大嘴啊。行行行,恕不远送啊,谢谢你啊,小六。(其实是把小六硬推出去了)
嘴:(忽然又蹿回来)掌柜的,掌柜的,我想起来了,我这可都是按照你吩咐做的是吧,我这算不算工伤?
佟:哼哼,工伤?为了让你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决定好好的帮助你一下。
嘴:帮?
佟:(站门口喊)大家都听好了啊,今天打烊以后开会!

(大堂,夜,佟、白、吕、郭、嘴、贝、南)
大嘴可怜吧唧地坐在门口,相当不服,其他人懒洋洋的围桌而坐

佟:(变成普通话)你是什么样的人?
嘴:(满不在乎)可耻的人。
佟:有人说……记一下,(秀才记)有人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眼前这个人明明不孤独,但他可耻,这是为什么?(没人答茬)答出来有奖。
贝:(精神)因为他藏牛肉干,不给我吃……这说明他很自私啊。
佟:回答得很好,这是你的奖品。(其实是块牛肉干)
贝:嘿……切,就这么一点啊?
佟:后面还有选择题,大家想不想做他这样的人?想?不想?
众:(懒洋洋的)不想……
佟:(挨个发牛肉干)这是你的奖品,不要客气;这是你应得的;有觉悟才有进步,我相信你,你,还有你啊。李秀莲大嘴先生,你对此事有何感想?
嘴:(冷笑)我还有啥感想啊,你们爱咋说咋说,别扣我月钱就行了。
佟:看看看看,都到了今天这个田地,心里面还只想着钱,我再问你们一遍,大家想不想做他这样的人?
众:(懒洋洋的)不想……
佟:大声一点,用心灵去呼喊,想不想?
众:(吼)不想!
佟:听听,这就是大家的呼声,谁都会错怪你,我也会错怪你,但是大家不会,这是为什么呀?
贝:因为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佟:小贝我以你为荣,并且看好你哟。作为奖励,嫂子决定,亲自亲切以及亲密无间的拥抱你一下。
贝:还是算了吧,给牛肉干就行。
佟:给你,统统给你。(小贝迫不及待地接牛肉干)李秀莲大嘴先生,你能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你有何感想?(大嘴冷笑)你不要以为不说话就算完了,秀才,给他记

一笔,这个月的月钱扣光。
嘴:嗯?
吕:(小声)算了算了,认个怂嘛。
嘴:那啥……我知道错了啊,打明天起呢,我也撒丫子追赶目标。
佟:大嘴,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能哟今天这份觉悟,我真替你娘感到感性。
嘴:这事跟我娘有啥关系?
佟:嗯?
嘴:子曾经曰过……
吕:啊?
嘴:子不教,母之过,咋的了?(软)我替我娘谢谢你啊……
郭:(伸懒腰)啊——现在可以散了吧?
佟:可以,散了吧。(大伙纷纷逃窜)南宫师妹请留步。(南宫的脸立刻变得像十月的伦敦)来来来,坐坐坐,喝点茶吧。
南:别别别,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佟:今天你一天都不在,你去哪了呀?
南:我出去转了转,这个镇还真很不错。依山傍水,风景秀丽,街道很干净,民风也很淳朴。
佟:哼哼,不够,远远不够,我理想中的七侠镇应该是一个世外桃源,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最起码的。
南:这应该是知县操心的事吧?
佟:你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南:(无奈)好好……
佟:今天的情况你也都看到了,之所以会这样,归根结底就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
南:对对对……
佟:所以我想请你给我们大家,做一个小型的报告会。
南:好好……什么会?
佟:甭管什么会,反正你说好好好都答应了。不过你不要怕,所谓报告会呢,就是把大家找来,面对面的聊一聊,然后把你那个动物保护和主张素食给大家好好的宣传

一下。
南:哎,别别别,这合适吗?我脸皮薄,你还是换个人吧。
佟:坐下,坐下,你不要忘了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你有思想有主张,谁能比你更有说服力呀?不要再推了,闲着也是闲着,还是帮我做点事情啊,你不要忘了,你

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哪?这可是你将功赎罪的好机会呀。(南宫一脸茫然)

中场休息:洗衣记。郭、祝二美洗衣,秀才至,将衣托无双,小郭怒,自洗之,与无双眉来眼去,小郭亦怒,二美逛街,留秀才独洗。

(大堂,日,佟、米、南、众龙套)
众人跟开会似的坐成两排,一个个都跟葵花派的传人似的,葵花籽磕得劈啪乱响,掌柜和南宫进

南:(慌)这么多人?(跑出,掌柜追到厨房)不成不成,那么多人,开什么玩笑啊,我见那么多人紧张,我真的不能演讲,我丢不起那脸。
佟:哎?啥叫丢脸?你这是造福于大家同时教育你自己,这份工作光荣得一塌糊涂。
南:哎呀,师姐,我求求你放过我吧,行吗?
佟:我当初也是这么求你的,你放过我了吗?
南:我……哎呀,我真的不擅长演讲!人越多我越紧张,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佟:(普通话和陕西话穿插)哎呀哎呀,你不要唉声叹气的,演讲稿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你先顺一遍,来来来。
南:(没好气地拽过本子)这跟动物保护有关系吗?
佟:你不懂,先要励志,把气氛煽动起来,再将你那个动物保护,事半功倍。

转回大堂

龙套:怎么回事,还不开始?

转回厨房

佟:就来!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南:照着念就行了?
佟:不是念,是散播,散播真情散播爱,用你的热情去感染他们,用你的诚恳去打动他们,去吧去吧,(推)大家等着你呢。

南宫紧张地回到大堂,坐下,咳嗽一声

南:看时光飞驰我,回首从前曾,经是莽撞,(胡乱断句,掌柜失望)少年曾经度,日如年……
龙套:好!(鼓掌)
南:我是如此,平凡却,又如此幸,运我要说,声谢谢你……
龙套:说得好,比唱得还好听,可以上果盘了吗?
南:果盘?
龙套:你不是说听完报告一人发一果盘吗?
南:谁说的?
佟:我!(对南宫)没有事,你接着讲啊。(对客人)不要着急,听完就上啊。
南: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
龙套:我们的梦就是果盘,再不上我们可撤了啊。还剩多少,你干脆一口气念完得了。
南:还剩……七八五十六页。
龙套:不听了,不听了,为了果盘还不够累的呢,走走走。(众龙套散)
佟:还没完呢,小孟,小齐,不要着急嘛,哎呀……

众龙套跑得一个不剩

佟:我跟你说了,让你不要念,你你的真心去散播真情,这叫散播吗?多好的演讲稿,我对你太失望了,白白给我浪费了。
南:我就说这不是我的强项嘛。
佟:哟,那你的强项是什么呀?我觉得有句话说得特别好,叫天生我才必有用,一个人活在世上总有他的价值,但是你好象是个例外。
南:(大受打击)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佟:什么意思?你自己琢磨去吧,给你找来了这么多的人,要知道我自己上了。(上楼)

(大堂,日,白、吕、郭、嘴、贝、南)
南宫趴在桌子上哭得一塌糊涂,众人从后院进来

白:南宫,南宫?你怎么哭了?
南:师姐说,天生我才必有用,而我是个特例……
嘴:她为啥这么说你呀?
南:她让我做真情报告会,那又不是我的强项,客人都是冲着果盘来的,走了也不能怨我呀……
白:不怨你,事到如今,咱们再也不能这么纵容她了,走!(要上楼)
南:别去,师姐好不容易苏醒过来,还没有完全恢复好呢,她也是没有办法,再说她又补了千年人参,把元气都补乱了,所以情绪激动也是正常的。
嘴:(急)再怎么激动也不能这么折腾我们吧?啊,你说我都成啥了,我都成入室劫匪了我。
郭:你再看看我这个腰,扫地扫的都直不起来了!
吕:我这胳膊,这脖子,抓一道道红的。
贝:我都好几天没有上学了,再这么下去,免不了又是一顿手板。
嘴:我跟你说,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众:$%%@#$$%&*&……(乱成一团)

南宫无奈,开始吹笛,众人齐刷刷地堵耳朵

白:好了好了,别吹了,难听死了。这样,现在就上去,该说什么说什么。
吕:对!
郭:嗯!
白:都说啊,说不说?
众:说!
白:走!(众人上楼)
嘴:我跟你说啊,我第一个说,谁也别跟我抢!
郭:谁不说谁小狗!

(佟寝,昼,佟、白、吕、郭、嘴、贝、南)
掌柜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干涩,众人气势汹汹地进门
嘴:掌柜的!

掌柜睁眼,大家示意大嘴说话

嘴:你们……你们说话呀?
白:你不说你第一个说吗?
嘴:我说了。
白:说啥了?
嘴:掌柜的。
众:去!
白:湘玉,你到底要折腾到啥时候,你给句准话行不行?
佟:(虚弱的)咋了?
白:咋了,好好的你欺负人家南宫干啥呀?
郭:多善良的人哪,你骂人家是废物,她要是废物啊,那我……(喜滋滋的)我会扫地呀,嘿嘿……
佟:对不起啊,那个时候我的脑子好象忽然就失控了……
吕:失控?你这简直是高速逆行同时酒后闯红灯。
佟:高速公路上有红灯吗?(众人不满)我错了,是我不好,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展堂,把手给我……
贝:都这样了,还追赶朝阳呢?
佟:不追了,谁爱追谁追去吧,我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南:师姐,这是正常的,人参把你的元气都激发出来了,现在也耗费得差不多了。
嘴:没事,我屋里还有小半根呢。

掌柜的眼睛一亮,其他人对大嘴怒目而视

嘴:咋的了,我又说错话了?
白:你赶紧把那人参给我扔了,一根须子都不许留!
嘴:扔啥呀,那不白花钱了?
众:扔了!
嘴:扔就扔,这不糟蹋钱呢嘛。(出)
郭:行了,行了,咱们也先撤吧,让掌柜的跟老白单独呆会。
南:师姐,休息啊。(众人出)
白:(拍着掌柜的手)湘玉啊,你是不知道啊,这两天都要把我给烦死了。
佟:展堂,给我泡壶茶吧,嘴唇都裂开了。
白:行,茶放哪了?
佟:就在那个柜子里边,不是上格就是下格,你自己看啊。
白:(开柜子)咳,哪个盒子是啊?啊?哎呀,咳!你这里灰这么大,咳,也该擦一擦了啊。
嘴:(在楼下)掌柜的,掌柜的,你放手,你抢啥呀!
白:(回头,床上已经没人了)不好!(跑出)

(大堂,昼,佟、白、嘴、南)
掌柜的捂着嘴,大嘴和南宫在旁边惊慌失措

嘴:掌柜的,掌柜的,别吃,吐喽!快点,掌柜的,吐喽,掌柜的!别吃啊,掌柜的,掌柜的……

掌柜的噎得直瞪眼,拍了拍前心

嘴:(恐惧的)咽了……
佟:哈哈哈哈哈哈……我佟湘玉又杀回来了!
白:(下楼,恐惧的)大嘴,你别告诉我她又吃了人参……
嘴:这不能怪我呀,我刚要扔,她从楼上就下来了,小半根呢,就这么生咽下去了。
佟:胡说,我是嚼烂了才咽下去的。
白:湘玉啊,你这是为什么呀你?
佟:不为什么,我就是喜欢这种充满活力的感觉,这就是激情,这就是热血,这就是青春。(唱)青春啊青春,美丽的青春……
南:师姐,你多保重,我先走了啊……
佟:站住,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的话,那些可怜的动物怎么办?
南:让它们自生自灭吧……
佟: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太让我失望了!
南:对不起啊,师姐,这几天发生这么多事情,我脑子已经蒙了,看在同门的情谊上,你就让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废物吧,再见!(要逃跑)
佟:巧了,我的强项就是变废物为宝物,过来,帮我顺一下讲演稿……
南:诸位保重,后会有期啊!(逃走)
佟:展堂……(使个追的眼色,老白上楼)

(东街,昼,白、南)
南宫慌慌张张地逃跑

南:再见了,再见了……(老白从楼上跳下来,拦住去路)
白:你走了,你要求的我们怎么做到?
南:只能靠大家自觉了。
白:南宫,你这几天讲的都很有道理,但是我觉得,凡事都要有一个度。
南:对不起,我好象没听懂,
白:你这边请,崇尚自然,天人合一,这都没有错,但是你忘了一点,人类本身就是食物链中的一环,如果光吃素,这个食物链不就断了吗,那对自然有什么益处吗?
南:这……
白:我们驯服了野牛野马,饲养家禽家畜,这样既保证了食物链的完整,又没有破坏自然环境,从这一点上来讲,我们没有错,当然,滥捕滥杀另当别论。
南:你说得很对,那我下一步的主张,就是反对滥捕滥杀。
白:这就对了,
南:这段时间,我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替我给大家赔个不是,日后有缘相见吧。
白:再会。
南:再会。
白:你去哪?
南:我去可可西里,听说那里有许多藏羚羊。(走)
白:我看好你哟。

(大堂,昼,佟、白)
掌柜的在门口等着,手里还拿着讲演稿,老白进

佟:嗯?我师妹呢?没有追回来?白展堂?
白:你追人家回来干啥呀?非把人家逼疯了你才高兴啊?(掌柜摇头)把头抬起来……
佟:咋了?
白:流鼻血了,快坐这。吃,你可劲吃,回头我给你买二斤人参让你当萝卜啃。(拿纸团给掌柜的堵住)
佟:展堂,对我一个好那叫爱,对每个人都好那叫博爱,你选哪一样?
白:你要再这样,我一样都不选。
佟:(把纸团拔了)那就让我狂喷鼻血而死!
白:(又给堵回去)你干啥呀你!
佟:到底选哪一样?
白:我选博爱,逮谁爱谁行了吧?
佟:爱不是随便说说就可以的,反扒工作什么时候开始?
白:明天,明天一早,你赶紧睡吧,都所少夜没合眼了,你不累我还心疼呢。
佟:(瞪眼)我不困!
白:快点呢,听话啊。(推着掌柜的上楼)

(男寝,夜,白、吕、嘴)
秀才和大嘴睡得一塌糊涂,老白进

白:(拍大嘴)哎哎哎!醒醒,醒醒。
嘴:干啥呀,刚睡着,烦人劲!
白:这刚几点就睡了,太没追求了吧?我可跟你说啊,觉睡多了容易短命。
嘴:(起)敢情你不用干活啊,买菜做饭还不算呢,一天到晚还得给人当义工去,一不留神还让人把月钱给扣了,这日子你自己过过试试。(睡)
白:你说归说呗,吵吵什么呀,哎哎哎……(大嘴练无影脚)哎呀,小腿还挺灵敏。秀才,装睡是吧,我可拿凉水浇你了啊!(拿个茶壶,秀才没反应)嘿?我数到三

,一, 二,三。(秀才没反应)你以为我不敢是不是?
吕:(起)浇,浇,往这浇(指脑袋),浇,浇,浇!
白:这这这,怎么了这是?
吕:(坐到桌子旁边,朝老白比划了坐的手势)坐。(老白坐)我,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为的什么?就为了教人念三字经啊?她想扫盲她扫去呀,她又不是不识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点道理她不明白?
白:又不是我让你去的,你冲我激动什么呀?
嘴:(起)人家秀才再怂再面,人家大事上从来不带含糊的。
吕:嗯。
嘴:(凑过来)小郭再凶再横,遇到到事,还得听人秀才的。
白:那是因为小郭没主意,湘玉……唉!
吕:老白,老白,老白,我跟你讲……
白:什么老白呀,你白还是我白?你看你们俩穿得跟一对双似的。
吕:我跟你讲,你跟湘玉好好谈谈,实在不行,分手,对吧?
嘴:对。
白:你以为分手她就能听了?人家吃了人参,千年人参!
嘴:早知道就不给她吃了,让她一直睡着。(老白拍桌子)咋的,我说说气话不行啊?有能耐你当她义工试试。
白:你有能耐每天抓十个贼试试?
吕:到哪抓那么多贼去呀?
白:我哪知道,有就抓,没有,大不了扣工钱呗。
嘴:其实我倒觉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咱主动出击,没贼,咱雇个呗。(老白会意地笑了)

(东街,夜,白、米)
小米靠墙角睡觉,老白偷偷摸摸出来

白:(拍)起来!
米:干啥,现在啥时辰了?
白:关中时间,凌晨两点。
米:还没开工呢,早上九点之前,晚上五点之后,来访者恕不接待。
白:葵花……
米:(惊)哎!白大哥,你是特例,有啥事?
白:我对你咋样,你心里清楚吧?
米:清楚,差不多吧,(老白不满)特别好,(老白伸手指头)极其仗义,跟亲兄弟没两样。
白:那兄弟有难你帮不帮忙?(小米为难)有酬金!
米:那先说好了,犯法事咱可不干,咱可是堂堂正正的服务业者。
白:你啥时候成服务业者了?
米:你看,你给我一个铜板,买我一声大爷行行好,然后再送你一笑脸,你说买一送一,是不是服务业者?
白:好,这回大爷给你的可不是小数目,(拿出一摞铜钱)钱有的是,就看你帮不帮忙。(小米表示同意)其实事很简单,你给我找一些丐帮的兄弟,让我挨个抓住了

之后痛骂一顿,然后给他们每人三文,你,中介费两文。
米:有这么好的买卖?
白:兄弟,趁早改行吧,现在猎头业更吃香,(把铜钱扔到小米碗里)定钱。(回屋)
米:哎哟,我的天哪,现在盛传江湖人力资源短缺,看来不是空穴来风啊。(跑出)

(大堂,昼,佟、白、吕、郭、嘴、米、龙套)
掌柜的下楼,不过姿势不是风情万种,是风风火火

佟:(喊)开工啦——!开工啦——!(众人衣冠不整的跑出)
嘴:咋的啦?
郭:(困得东倒西歪)大姐啊,我洗衣服洗到半夜,刚睡下……
嘴:你以为我们都跟你似的,吃了千年人参了?
吕:我是想扫盲,这个点到哪扫去?
佟:人的一生如此短暂,时间可不等闲人呀,伙计们。(给小郭硬把腰带拴上)
郭:大姐……
众:$%$&*%*&……(再次乱成一团,老白带着一个丐帮弟子进)
佟:展堂,你这是干啥呀?
白:你问他自己!
龙套:我不就偷只鸡嘛!
白:今天偷只鸡,明天就给黄鼠狼拜年!(众人不解)拜完了一起偷嘛。
龙套:又没偷你们家鸡。
白:偷谁的都不行,这个镇就是我的家,只要有我在,就不允许偷鸡摸狗,胡作非为!
佟:鼓掌!(众人鼓掌)展堂,你干的漂亮。
白:都是你监督得好,你放心,我会继续努力,把反扒工作进行到底。
佟:展堂,为了庆祝你的开业大吉,把这个贼押送官府!(众人拦)
白:哎哎哎,使不得使不得!不就偷只鸡嘛,又没偷金库,是不是。批评一顿就行了,重在教育。
佟:那怎么能行啊,鸡虽然不贵,但他的性质很恶劣,正如你所说的,今天偷只鸡,明天就有可能偷鹅,后天就有可能偷钱,大后天就有可能偷人。
众:偷人?
佟:东街老王家的小孙子不是让人家偷着卖了嘛。
众:啊……这个偷人。
佟:(押着丐帮弟子)走!
白:湘玉,湘玉,你听我说,湘玉!

众人连推带拽到门口,被小米发现。
白:湘玉,你听我说,这人他心眼不坏。
龙套: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佟:这话你去跟娄知县说吧,不过不要怕,最多挨顿板子,这样也可以帮你长长记性,走!
白:别,湘玉,湘玉!
米:慢着!老白,你说好了,每次三文,只挨骂,不上衙门哪?
白:嘘!
佟:每次三文,啥意思?
米:你问他呀!(指老白)啥意思?
白:那个什么,这……我其实……
佟:你到底想说啥?
米:他负责给我钱,每次三文,我过来让他骂一顿,骂完走人。(老白推了小米一下)
佟:快跟我说,这不是真的。
白:这不是真的。(掌柜瞪眼)嘿嘿,你信吗?
佟:你骗我,你为啥要骗我,为啥?
白:这不都让你给逼的吗。
佟: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就骗我,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以为你会改,没有想到你非但没有改,反而变本加厉。
白:没那么严重吧?
佟:我不会怪你的,但是为了让你更好地认识你自身的不足,我决定要……
白:开个小会。
佟:请!(进门)
白:(指小米)给我等着你!(进门)
米:唉,这年头,还是服务业好混哪,中介费,不好赚哪。
(大堂,佟、白、吕、郭、双、嘴、贝)
老白跟文 革挨批斗似的坐着,胸前还挂个牌子,众人在旁边表情各异

嘴:这家伙,换个角度看这出,感觉就是不一样啊,看老白那怂样。
郭:去!(对秀才)我新里感觉毛毛的,像是要出事。
吕:呀呀呀,我也是这种感觉,你看这一身鸡皮疙瘩。(小郭还摸摸)
佟:俗话说,打是疼,骂是爱,我提醒大家注意,下面我再怎么骂,都与爱无关。眼前的这个人,想必大家都有一定认识了吧,对他的感觉,大家不妨说出来听一听。

(没人答茬)先说的有奖。(仍旧没人答茬)

掌柜掏银子往桌子上一拍,看样子有三四钱,大嘴要过去,被小郭咳嗽回来

佟:没有看出来,人缘还是不错的嘛,你以为这样就能混过去吗?(怒)抬起头拉!你胸前写的什么?给大家念一下!
白:咳,没谱的人……
佟:哼哼哼,为啥说你没有谱呢?(把银子揣起来了)问你话呢?
双:掌柜的,你就不要再折腾师兄了。
佟:错,折腾他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如果他没有犯错,我怎么会这样对他,疼他还来不及呢,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只能怪他自己。
白:是是是,都怪我,你一点毛病都没有。(众人示意打住)
佟:你们听听,他这什么态度嘛?
白:我就这态度,怎么了?(众人拦)你看看这两天,啊,你把大家折腾的,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无精打采的,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我知道,你出发点是好的,你想改

变周围不良风气,但是你不能胡来呀,咱这是个大工程,你得一步一步来,光有热情行吗?有口能吃成个胖子吗?你说呢?
佟:啥话都让你说了,我说啥呀?
贝:嫂子!
郭:老白说的确实有道理。
嘴:咱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
吕:再这么闹下去的话……
双: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佟:够了!白展堂,有一手啊,学会收买人心了。
白:切,你现在脑子不清楚呢,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佟:你是不是跟我以后没有办法沟通了?
白:你愿意说啥说啥,反正我跟你没话。
佟:既然如此,那就分手了。
众:啊?
佟:从今往后,我跟你一刀两断!

本回完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