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六十五回 小跑堂患上失忆症 老情人千里送相思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六十五回 小跑堂患上失忆症 老情人千里送相思【文字剧本】

第六十五回 小跑堂患上失忆症 老情人千里送相思

佟湘玉——闫妮
郭芙蓉——姚晨
莫小贝——王莎莎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刑育森——范明
展红绫----霍曼迪

[客房-日]
老白:(穿白睡衣在床上装病)有日子不装病了,其实装病的感觉挺好的。哎,还记得我上次装病吗?指如疾风,势如闪电!到了老邢拿筷子筒照我手指头“咔嚓”(

边说边做)给我砸折那回。。。。
[镜头回放,大厅-日]
刑捕头:(拿起筷子笼)别动,别动,(对准老白手指头,就是一砸)
老白:哇……(痛不欲生)
[闪回。客房-日]
老白:(端起瓜子罐开始吃)
小郭:(拿着抹布进来)哎,老白,吃瓜子哪,好些了吧。
老白:(边吃边晃头)头晕,想吐,就像吃点酸的。(嘴唇上还有瓜子皮)
小郭:(从罐里抓了一把)头晕就别吃瓜子了。
老白:(抢回来)跟你有关系吗?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小郭:嘁,抠门的样子!当然有事了,店里那么多活呢。你打算躺到什么时候啊?
老白:(边说边晃头)躺倒不晕为止。大夫说了,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就是躺下)
小郭:(学东北话)那是一般人儿。(坐下)你是谁啊,你会武功。
老白:(愤怒地起来)会武功就得遭歧视啊?会武功就不能有脆弱的时候?妈呀,头又晕了,等会儿
小郭:老白?
老白:等等等等,不光晕还失忆了。对了,你叫啥来着?(着急,捂脑袋)哎呀,咋想不起来了呢?(开始呕吐,小郭吓跑)头晕呢。(小郭走后继续吃瓜子还贼眉鼠

眼地瞄着门)
[大堂-日](大嘴和无双在玩筷子,小贝在做作业,湘玉在查账,小郭和秀才在柜台旁)
秀才:掌柜的掌柜的,记得吧记得吧,上次他手指头伤着了一直不肯干活,就是装病
掌柜:这次不一样,这次是脑袋瓜子震荡了,这不是开玩笑的啊
小郭:脑震荡,那还一斤一斤的磕瓜子
小贝:一天一天在床上躺着
大嘴:一宿一宿让我们陪夜
无双:还一次一次提出无理的请求
众人:恩?
无双:我是说捏肩捶腿啦
众人:嗨~
小郭:我还以为有啥绯闻呢
掌柜:想到哪儿去了
秀才:噼噼~(扇小郭)
掌柜:他是个病人嘛,大家就帮帮忙。熬过这一阵子呀,我给大家放大假,咱们到广阳府散散心
众人:哼~~
掌柜:咋了
小贝:又是AA制吧
掌柜:我出钱
众人:耶~
老白:我的杏儿~我的杏儿~
掌柜:哦,咱们镇上没有,明天我到十八里铺给你弄去啊(老白出屋下楼,一瘸一拐)
老白:一个病人,头疼欲裂痛不欲生,就这么点要求你们都不能满足
掌柜:头疼你脚咋瘸了
老白:太疼了,转移到脚上了(双脚健步如飞)
大嘴:哎哎哎~
掌柜:腿咋不瘸了
老白:(手上做动作)这不又转移到手上了吗
小郭:切~
老白:哎呀妈呀,都快成鸡爪了。啧,那胖子,胖子,说你呢(大嘴转身看老白)你胖你不知道啊,给我弄点鸡爪补补
大嘴:这么晚了,我到哪儿给你弄鸡爪去(掌柜拍桌)行行行,待会儿给你弄
老白:还有那个酷似书生那个窝囊玩意儿
秀才:啊啊,我...
老白:给我弄本挪威森林看看
秀才:我们这是什么朝代啊,哪有这么小资的书啊
老白:没有就给我写一本,我今天晚上入睡全指它了(老白走到椅子旁准备坐下,掌柜上前扶)别别别碰这手。还有那个挺漂亮的那个(小郭小贝立即站起身)没你俩

啥事儿,给我炖碗老鸭汤,炖老一点
无双:明天一早我还巡街呢(掌柜拍老白老白拍桌)马上就去了
老白:还有那个稍微可爱一点的(小郭站起身来)没你啥事,暂时没事了,但不许睡觉随时待命啊。(起立)都动起来啊,全都活动起来,像我这只手一样,(上楼)

快点儿的。
(湘玉关切地向楼上看,众人拿出看家本领对付空气中的老白)
小郭:(一个停止的手势)我收拾不死他我。
湘玉:哎哎哎,你们可不要乱来啊,他毕竟是个病人嘛。
小郭:放心,我自有分寸。他不是号称失忆吗?咱们也跟他玩失忆。(凑到掌柜的耳边)咱们设个套,折腾死他我。看谁玩得过谁?(冷笑)秀才!

秀才:(打个千)着!
小郭:去把我迷魂香拿来。
秀才:嗯哪。(去后院)
小郭:大嘴,去把小六叫来。
大嘴:哎
小郭:明天一早,我就让他魂断街头。(八字型手势,最后吐了下舌头)哼哼哼。。

[清晨-小巷里](鸡叫,大嘴拿稻草挠老白)
老白:哈楸~(醒来摸摸头)咋回事儿啊,我咋睡这儿了?
大嘴:呵~小伙子
老白:小伙子?
大嘴:老大爷?嘿嘿
老白:李大嘴,你没事儿吧你啊
大嘴:哎,你咋知道我外号呢,你谁呀?
老白:(拽住大嘴胳膊)你说我谁啊,你说我谁啊
大嘴:快来人救命啊,有人劫道(小六从巷子里跑出来)
小六:住手,你谁啊你,恩?
大嘴:小六我跟你说,这小子要绑架我(老白一头雾水)
小六:哪里来的小毛贼,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说。干嘛不说话,本捕快的话你听不明白是吧(欲拔刀)
老白:燕小六,你睡糊涂了你啊。我,老白呀
小六:老白?
老白:啊。
小六:姓老还是姓白
老白:白展堂,同福客栈跑堂的
小六:(转身问大嘴)有吗?
大嘴:没有啊,我们店没这人呐
老白:李大嘴!
小六:怎么的,还想恐吓证人是吧
老白:不是
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他三外甥女
老白:葵花点穴手(小六被点住)李大嘴你。。。
大嘴:不是不是不是(逃回店里)
(镜头转回大堂)
大嘴:哎,小郭小郭
小郭:咋了
大嘴:那那那...
小郭:嘿~(举扫把)来者何人
老白:闪开,没你事儿,大嘴
小郭:站住,你谁呀你,叫什么呀姓什么呀,敢在姑奶奶地头撒野(戳老白)你不想活了你,知道这店谁开的吗
大嘴:谁开的
老白:小郭,是我,老白
小郭:喔,确实是挺白的呀,你是用什么牌子护肤品啊(秀才从后院进)你跟我说一下下嘛,哦哟~哦哟~
秀才:芙妹,这是你的朋友吧
老白:秀...
秀才:幸会幸会,在下姓吕,双口吕,还没请教您?
老白:天呐天呐天呐,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这这(小贝从后院进)
小贝:上学喽!
老白:小贝,小贝...
小贝:(往外跑,停住)这人谁呀?小郭姐姐
众人:不认识啊
秀才:他怎么认识你的?
老白:你也不记得我啦
小贝:慢慢慢,我好象在哪儿见过你
众人:啊?
老白:肯定见过呀,你再仔细想想,你肯定能想起来
小贝:喔~~我想起来了
老白:想起来了
小贝:楚留香嘛
众人:喔~~楚留香?你见过他啊
小贝:见...没有见过呀,但是我想象中的楚留香应该就长他这样。
老白:别逗了,我长得比他帅多了
小郭:呵~人家可是传说中的盗帅啊。
老白:我还是传说中的盗圣呢!
众人:什么圣?
老白:不会吧,你们连这个都忘啦,盗圣白玉汤,偷九龙杯的那个。
大嘴:哎哎,没听说过,光听说有盗帅盗神啥的。
老白;盗神也行啊,姬无命,那我发小儿(众人吓一跳,拿扫把挡他)你们连姬无命都记得怎么就不记得我呢?
秀才:(挡在前面)不许过来,知道我是谁吗(掏牌)我是关中大侠,朝廷认证的。
老白:你把它掏出来想说明什么。
秀才:我武功高啊,不是一般二般的高。
大嘴:对对(掌柜下楼)
掌柜:咋了这是,有事冲我来,我是掌柜的。
小郭:掌柜的你不要下来,这个人是给姬无命报仇的。
老白:湘玉。
小郭:闪开,排山倒海!
老白:葵花点穴手!(点住小郭)
秀才:我跟你拼了!
老白:葵花点(点住秀才)葵花...
大嘴:英雄,英雄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你杀我一人就等于杀我全家呀。啊!(撞向老白,老白闪开)
老白:湘玉
大嘴:(一把抱住老白)掌柜的掌柜的,你快跑啊。掌柜的,你记得替我们报仇啊掌柜的。
老白:葵花点穴手(老白挣不开)葵花解穴手,葵花点~(点住大嘴)你看还有什么说的?
小贝:你你不要过来啊,我自己点我自己就可以了,嫂子,下辈子我还做你小姑子啊。葵花点穴手,这个姿势太难受啊,我换一个啊(趴在楼梯边上)行了吧(老白叹

了口气)
掌柜:这位英雄,姬无命是我杀的,跟他们通通没有关系。
老白:湘玉啊,你真不记得我了啊?
掌柜:我记得,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
老白:呵~你不记得我无所谓,但有些事你不会忘记的。你想想,你是怎么流落到这儿的啊。你想不起来无所谓啊,我帮你想,那天你穿着一件鲜红鲜红的红嫁衣

(镜头转到当时情形)(湘玉穿红嫁衣坐在客栈门口)
家丁:大小姐,您就跟我回去吧,老爷都不等了,您在这儿还等什么劲儿啊?走吧,我去雇马车。
掌柜:等等,等不到我的夫君,我死也不会回去的
家丁:都三天了,连个口信儿都没有,说出去…
掌柜:你不要再说了,要回你们回,我坚决不回
家丁:唉~~老爷那儿还有一大堆的事儿等我办呢,唉~~大小姐,您自己多保重(说完家丁转身走了)
掌柜:你回来,你回来,(喊)你回来~~,你回来~~…
(李捕头和邢捕快又远处走来,看见湘玉在街上大喊)
大嘴:快去问问,那女的嚎啥呢
老邢:哎哎哎,我们李捕头问了阿,你大白天你嚎什么呢
掌柜:你管呢,我愿意喊
老邢:哎?!在七侠镇还没有人敢你这么喊的,你回来,回来什么呀回来!
掌柜:你以为我想喊吗?你以为我不想回家吗?你以为我赶了一千多里地就为了坐在这儿瞎喊吗?你回来~~
大嘴:你还敢叫板了是不是?!小邢,把她给我逮到衙门去,重打四十大板
老邢:好,我告诉你啊,你这个…(转向李)你看,这样做有点儿不太合规矩
大嘴:是吗?
老邢:嗯嗯(点头)
大嘴:我让你逮就逮!天塌下来我顶着呢
老邢:不是,这个事情…
大嘴:咋的?!我是捕头,我话不顶用了是吧?!我把你从乡下调来,不是让你跟我作对的,你知道不?
老邢:好好好好…(回头对掌柜)新娘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走!
掌柜:我不走,我不走!我的夫君
(老白,小姬路过,老白欲上前,姬无命将其拉住)
姬无命:哎!你干吗去?
老白:你没看她身上有颗夜明珠嘛?
(这时,掌柜抵抗中咬了老邢一口)
老邢:哎呦呦…
大嘴:你给我放开,松手,松手
老邢:她咬着我呢
大嘴:松口松口,你不松口是吧?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阿?是你自找的!(说着抽刀要砍湘玉)呀~~~~!
老白:住手!
大嘴:来者何人?
姬无命:她的官人!
大嘴:官人?
掌柜:小宝,是你吗?(说着抱住了小姬,老白抓过掌柜)
老白:这儿呢
掌柜:哎,等死我了,干什么吗?我还以为你不想娶我了
(镜头回到大堂)
老白:打那以后,咱俩再也没分开过(抓着掌柜的手臂,掌柜躲开)你笑什么呀,你难道就一点都想不起来啦
掌柜:这个你恐怕是误会了,我当初留在这里是因为大嘴留我(老白转身看大嘴)
老白:这怎么可能呢,他一个小捕快,跟你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留你啊
掌柜:他留我是见我可怜于心不忍
老白:(指大嘴)就他?李大嘴?
掌柜:就是他,这样一个充满爱心一身正气的男人
大嘴:(笑)哈哈哈哈..
(镜头转到当时场景)
掌柜:(唱)山丹丹的那个开花哟,红艳艳,光脚丫的哥哥你啥时候来
小六:别别别唱了别唱了,大白天的不好好在家里待着,满街乱唱嘛
掌柜:你以为我想唱啊,我以为我不想回家呀,你以为我赶了一千多里的地,就为了坐在这儿唱小曲吗
小六:还还敢顶嘴,信不信我把你逮起来我
掌柜:你凭啥逮我,我又没有犯法
小六:你..你..叫板是不是,我问你,你姓嘛叫嘛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有没有人证物证身份证,答不上来,跟我衙门里走一趟(欲抓掌柜的)跟我走了(大嘴路过赶紧

上前)
大嘴:住手(小六立正,大嘴暴捶小六)姑娘受惊了,我本镇的唯一捕头,姓李(踩折小六骨头)
小六:啊~~~~~
大嘴:木子李(掌柜掀起头盖看了看)
掌柜:(掀盖头)好一个充满爱心一身正气的好男儿

(镜头转回到大堂)
掌柜:打那个时候起,我们的命运就被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老白:也就是说,我从来都没出现过
掌柜:这个...我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不是受过伤
老白:受过伤,前两天的事,有点脑震荡,怎么了
掌柜:这就难怪了,你很有可能得了失忆症。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肯放过我们,医药费我可以帮你你
老白:(抓住掌柜的手)湘玉,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再想想,再想想成吗
掌柜:你有话说话,不要动手(使劲挣开手)
老白:(紧紧的抓住掌柜的手)湘玉
掌柜:来人呐,非礼呀,非礼呀(无双从门外进)
老白:无双
无双:葵花点穴手,葵花解穴手(依次把众人解开)(老白动了)
小郭:哎,动了动了
老白:无双,他们不记得我了无所谓,你是我师妹你也不记得我?
无双:谁是你师妹呀,你什么派的
老白:葵花派呀
无双:你也是葵花派的,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啊
老白:没见过?好,没见过无所谓啊,你想一下你当初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无双:我就这么来的,你什么意思嘛
老白:没有我,他们能收留你,他们不收留你你怎么当上捕快的
无双:我,我是招聘来的呀,哎,小郭走了之后,他们招聘杂役,我就被当场录用了是吧
众人:啊~(老白转身看掌柜,掌柜点点头)
老白:好,我想一下啊,我想一下,有了,当时小郭来的时候是雌雄双煞吧
小郭:哎,是双侠耶~
老白:好,就算是双侠,当时店里没有人会武功吧,我要是不出手的话谁能把她制服
(老白转头看掌柜,众人做鬼脸;老白再转身看众人,掌柜做笑脸)想不起来,那好,那我给大家提醒一下啊,当时...
(镜头转到当时情况)
老白:(往下跑)救命啊杀人啦(小郭往下追)
掌柜:郭公子有话好好说吗你这是干啥
小郭:替天行道
大嘴:哎呀妈呀,这话咋听着耳熟呢
众人:雌雄双煞
小郭:是双侠,你们怎么知道
小贝:地球人都知道(小郭向下走)
掌柜:不要过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岸
老白:按佛家来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
大嘴:佛法无边普渡众生生
秀才:生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惧
小贝:惧据说明天有雨
众人:嗯?
小贝:你杀了我吧(瘫倒)
掌柜:站起来,要死也死的有骨气。
小郭:小姑娘我杀你干吗,你又没犯法。
掌柜:我们也没有犯法。
小郭:开黑店还不算犯法?
老白:早叫你别贪财这回遭报应了。
掌柜:去~你凭什么说我们这是黑店。
小郭:不是黑店,门前为什么不点灯?
掌柜:还不是为了防你。
小郭:不是黑店,你防我干吗?
掌柜:是黑店就不用防你了。
小郭:你说什么?
掌柜:我说展堂全靠你了。
老白:不行我发过毒誓以后再也不动手了。
掌柜:不动手用脚也行。
老白:不行,那我非把他踢残了不可。
小郭(仰天长笑)哈哈哈,来来来,朝这儿踢(指自己)千万别客气。
老白(走向楼梯)别逼我,别逼我。
小郭:接招。
老白(回身一跃):葵花葵花葵花点穴手(小郭被点住)

(镜头再次转回到大堂)
掌柜:不对不对,第一,当时没有你这个人,不信你问他们(众人打闹,老白转过身,众人立刻定住)
无双:没有。
大嘴:没有。
众人:真的没有,我们都不知道的(一致否认)(老白转身,众人接着打闹)
掌柜:第二,小郭是被我活活说服的。
老白:就凭你?(众人打闹,老白转身,众人停住)说服她?(指小郭)
众人:对呀。
掌柜:(拉拉老白衣袖)当天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镜头转到当时情况)
掌柜:郭公子有话好好说吗,你这是干啥
小郭:替天行道。
大嘴:哎呀妈呀,这话咋听着耳熟呢。
众人:雌雄双煞。
小郭:是双侠,你们怎么知道。
小贝:地球人都知道。
掌柜:郭公子,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小郭:为什么不对呀。
掌柜:因为暴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这个世界需要和平,需要和平,需要爱,啵~让我们伸出温暖的双臂,去拥抱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小郭:好吧,让我们手拉着手,心连着心,共同创造新生活(众人来到桌前,举起手臂)
小贝:(唱)轻轻的...
众人:(唱)捧着你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这颗心永远属于你,告诉我不再孤单。

(闪回)
老白:什么,这就完了?
掌柜:那还咋嘛,我说的还不够好吗?
小郭:(在后面蹦了一下)很好啊,哎,当时听完以后啊,我心里那份感动蹭蹭的往外冒,眼泪哗哗的。当场我就决定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作人。
老白:不可能,你们再想想,再想想...
掌柜:这位先生,你是不是因为脑震荡把脑子摔坏了。
老白:我脑袋确实撞了一下,但我第二天就好啦。
小郭:开什么玩笑,脑震荡诶,大哥,怎么可能说好就好呢。
老白:我当时第一天是有点头晕,第二天睡了一觉就没事了,我都到这个时候,我还蒙你们干什么呀?
众人:喔~~(众人乐)呵呵。
掌柜:你终于承认是蒙我们的啊。
老白:我...你们...
众人:我们...
无双: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老白:解释什么呀,有什么好解释的。
掌柜:某些人好象前两天刚发过毒誓,说这一辈子都不再骗我了。
小郭:往床上一躺,瓜子一磕,小曲一哼,快活得很哟。
众人:呃~~~
老白:我确实有点头晕,想吐呢。
众人:哎?
老白:但是,已经好了,呵呵,诸位,我错了,我确实错了,我要恕罪,大家有什么吩咐只管说(众人赶紧闪开)大家对我多好,怕我累着,没什么吩咐,我挺自责的

,真的。
小郭:老白,这把扫把你好好扫,落了灰我收拾你哟。
大嘴:老白,这把菜刀你给我好好磨啊,卷了刃我饶不了你哟。
秀才:老白,这帐本好好记,记错一笔拿你是问啊。
无双:师兄啊,这双官靴(老白扭头)你好好洗,洗不干净不要来见我啊。
小贝:白大哥白大哥,这本作业...
老白:恩?
小贝:呃~我自己做,回头你帮我交到书院里头啊。
老白:那都给我了,你们干啥呀。
掌柜:我们都说好了,等你恢复了,就放个假,去广阳府转一转。好好看家,我们三五天就回来,收拾行李,准备出发(众人欢呼,离开)
老白:(去拦)别别别,湘玉,不能留下我啊,诸位。(敲脑袋)晕了呢,真晕了,恶心,想吃点酸的,(倚在桌子上)来人呢,我晕了,(看镜头)真晕了,(看镜

头看出摄像机,模糊——清晰)妈呀,这回真的。(晕倒在桌子上)

[偷拍记]

[大堂-日](老白在劳动,又头晕了。众人从后院出。湘玉下楼,拿个小旗)
众人:(唱)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游。(走到门口停住)
小贝:白大哥,你真得不跟我们一起去了?
老白:白大哥不去了,广阳府虽说热闹,但人太多了。我嫌累。
小贝:(跑到老白身边)可是我真得很想让你去。
老白:(小声)那你就跟你嫂子说说。
小贝:怎么说啊?
老白:你就说白大哥不去我也不去了
小贝:没问题。(跑到湘玉身边)嫂子嫂子,白大哥让我跟你说,他不去那我也甭想去。
众人:哎!
老白:说啥呢你这孩子,别听她胡说,你们玩你们的,别管我啊。
湘玉:展堂,你好好看家啊。想要什么东西,我帮你带回来啊。
老白:东西就算了,你把自己带回来就行了。(煽情地走向湘玉)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众人浑身发痒)
湘玉:展堂~~
老白:湘玉~~(欲拥抱湘玉)
湘玉:(伸手挡住老白)这套对我已经没有用了,不管你咋说,都不会带你去。
小郭:老白,这就叫罪有应得。
无双:师兄啊,厨房里有汤圆,我连夜包的,你要是饿了就自己下点啊。
老白:看来看去,还是无双对我好。
无双:燕捕头那,就靠你帮忙了。耶!(往外跑)
老白:站住!合着你出去玩没跟小六请假是不是?
无双:他那个脾气,怎么能准我假嘛。师兄~
老白:(指责无双)你是个捕快,你有点责任心好不好。
无双:那我不去了啦。
老白:(拉过无双)哎,乖,在这乖乖的陪着师兄啊,有时间的话,咱俩切磋一下武艺。
湘玉:自己切去吧。(拉回无双)你管你去,小六那边我去跟他解释啊。(无双高兴)前往广阳府的游客注意了,广阳府三日游,现在开始出发!
众人:耶!。。。我们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
[门口-日]
湘玉:小贝,你慢点跑。(众人往前走,与展红绫擦肩而过,湘玉停住)
大嘴:咋啦掌柜的?
湘玉:(回头看)这背影好像在哪见过。
小郭:见过就见过吧,快点快点。
秀才:马车还等着我们呢。
[大堂-日](老白在擦桌子,展红凌站在门口)
展红绫:别来无恙啊。
老白:哎呀,你啥时候来的?(脸上晴转多云)你不是来抓我的吧?
展红绫:(往里走)除了抓你,就不行有点别的事?
老白:那你有啥事啊?
展红绫:你跟佟掌柜怎么样?
老白:挺好的。托你的福,呵呵。
展红绫:(往前走,坐下。白展堂也下得坐下)你就一定要跟我这么客气呀?
老白:有啥事你就直说行吗?(起身)我跟你说我一见到捕快我就。。(端茶倒水)你就别说捕快了,就你这身衣裳我一见了我都心惊肉跳的。
展红绫:(拍桌子起身)好,那我把衣裳脱了。(脱官服)现在好点了吧。
老白:(拍胸)好多了。(两人坐下)我听说你不是和六扇门的追风结婚了吗?
展红绫:你怎么知道的?
老白:他前一阵来过一回,差点把我给逮了。你俩现在挺好的吧。
展红绫:挺好的呀。
老白:啥时候要孩子?(展红凌脸色要变)不要也行,反正你们都是江湖中人忙,没时间带,是吧。我跟你说,你是没带过孩子啊,我们这有一个小女孩,五岳盟主,

衡山派掌门。那家伙把你烦的,有时候你恨不得。。。
展红绫:你爱过我吗?
老白:。。。光说功课吧。。。你说啥?
展红绫:你爱过我吗?
老白:不是,你问这干啥呀?
展红绫:我就想知道,你回答我。你爱过我吗?
[小巷-日]
湘玉:(往回跑)我想起来了,是展红凌。
小郭:(拉住她)是就是呗,你老一惊一乍的干啥呢?
湘玉:展红凌!
小郭:知道,不就是天下第一女捕头吗。
湘玉:她是展堂的初恋情人。展堂还给她写过一本书。
小郭:再拖下去,小贝要窜到十八里铺了。
湘玉:大家不要着急啊,我先回去看看,确实没有事,咱再走也不迟。(要回去)
小郭:(拉住她)你不要去,看他当然没事啦。
湘玉:你啥意思吗?
小郭:有些勾当,那得趁当事人不在的时候偷偷的干,是吧,秀才?
秀才:小贝咋还没回来呢?肚子有点饿了。天气还真不错。(从后面绕到小郭身边)
湘玉:小郭说的有道理,但是展堂不是那种人。
小郭:那就走吧。
湘玉:走你个死人头啊,不要出声。先过去看看,猫着腰。(五人猫腰接近客栈。)
[大堂-日](展红凌把白展堂逼到柜台)
展红绫:你就说,你爱过还是没有?你说完我马上就走。
老白:爱不爱的怎么说呢?(展红凌靠近他)别别别,光天化日孤男寡女的,这样不好。
展红绫:你怕人听见?(老白点头)你等等(去关门。老白要跑)你站住!(老白站住)(门外五人趴门缝)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老白:我说完你马上就走啊。
展红绫:对。
老白:好,我。。。我说不出口。
展红绫:那就是爱过喽?
老白:那你要非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展红绫:那你现在呢?
老白:现在?还行。
展红绫:什么叫还行?爱,还是不爱?
老白:不是,你都结婚了你这干啥呢?这有意义吗?
展红绫:我没结婚。
[门外](湘玉听说此话,要进去。无双点住了她)
无双:掌柜的,你先别急,捉奸要捉双,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要是真敢对不起你,我亲手砍了他。
[大堂]
展红绫:我本来马上要结了,可是我从婚礼上逃了出来。
老白:啊?(扶她坐下)
展红绫: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他,可是我没办法。婚礼之前连续几夜,我都只梦到你。
老白:展姑娘你听我说啊,结婚啊,是人这一辈子很重要的事。
展红绫:我当然知道。追风,他是个好男人。他很适合我,嫁给他,我这辈子都会幸福。
老白:那你为什么还要逃出来呢?
展红绫:我心里。。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住的。
[门外](秀才狂点头,小郭揪他耳朵,大嘴示意他们小点声,掌柜的被定住,以一种奇怪的表情贴着门缝)
[大堂]

展红绫: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你是个贼,不可以的(老白点头)可是我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想你。我。。。我砍死你

的了。
[门外](无双要冲进去,小郭拉住她)
小郭:安啦,舍不得动手。
[大堂]
老白:妈呀!(展红凌难过得哭了)大姐,挨砍的是我呀,要哭也该我哭啊。
展红绫:我。。。我该怎么办啊?
老白:湘玉房里有药,赶紧给我上点药,你非等我流血不止死了你才甘心是不是?(二人上楼)
[门外](祝无双解穴)
湘玉:白展堂,我跟你拼了!
秀才:老白可什么都没干呐。
湘玉:为了他,人家都逃婚了,还说啥都没有干?
大嘴:那也不是他让人家逃的。(湘玉打了他一下)当然了,他也别想往外摘。
湘玉:少废话,都给我闪开。
无双:掌柜的,等等等等,她喜欢师兄是她的事,师兄喜不喜欢她还不一定呢。
湘玉:人家把他砍了,他躲都不躲,还叫不喜欢?
秀才:那可未必,那得眼见为实。
[湘玉房间](展红凌给白展堂上完了药)
展红绫:还疼吗?
老白:砍你一剑你试试。
展红绫:我又不是真想砍你。
老白:不想砍你拔什么剑?
展红绫:我不拔剑怎么吓唬你呀?是你自己撞上去的。(门外的五个人走到二楼上偷听)(老白很疼,展红绫要哭)
老白:你除了哭你还会干啥?
展红绫:我知道我没用,我不会做饭,不会洗衣裳,也不懂情趣,就连抓贼的本领,都是从贼那里学来的。
老白:你个我打住啊。这话你跟追风说去,跟我说有啥用?我又不能哄你,我哄你,不成那啥了吗。
展红绫:你用不着哄我,你打我也行,骂我也行,最好一巴掌打醒我。
老白:这是你说的啊。(抬手要打,却很疼。展红凌忙站起来关心)疼!
展红绫:他从来都没有打过我。不管我做错什么,他连句重话都没跟我说过。
老白:这么好的人,你为什么要放弃啊?
展红绫:我。。我出家算了,省得心烦。
老白:(用受伤的胳臂拽她)你给我站住,站住。
展红绫:你放开我。
(门外的五个人下楼,躲到百年楼梯下面)
小郭:她想出家就让她去,还追她干嘛?
秀才:你懂啥,男人除了感情还要有责任心。
大嘴:就是,人家本来好好的,就因为你,把一辈子都毁了。你不内疚吗?
湘玉:就算你们说得都有道理,呆会他要说半句不合适的话,你们就都跟着倒霉。
(白、展二人下楼)
老白:你听我说,(展红绫拿起刀和官服)站住,站住。
展红绫:你放开我,让我走我求求你了
老白:行,要走也行,先喝一杯(拿酒)权当是给你饯行了。七十多年的女儿红,我自己都不舍得喝。
掌柜:(躲在楼梯边)那是我的女儿红,我的。
老白:什么声儿。
小郭:吱吱~(学耗子叫)
展红绫:(喝酒)喝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老白:啧,着什么急呀,来再喝一杯。从我们这往北啊,十里地,有一尼姑庵,全天候营业
展红绫:他就从来不会这么跟我说话
老白:他是兵,我是贼,这怎么比呀
展红绫:我俩头一次见面的情形,你还记得吗
(镜头转到两人头次见面情形)
(老白和展红绫屋顶摆出架势)
老白:行了。跟了那么久你不累我还累呢,我走了。
展红绫:站住,少废话,把贵妃镜交出来。
老白:你说你一美女当什么捕头呢?
展红绫:美女就不能抓贼吗?
老白:为了一个破镜子,跟了我三千里地。
展红绫:八千里也得跟,抓了你,我才能进六扇门。那是我梦寐以求报效朝廷的地方。
老白:多狠心的女人呐,为了自己的前途不惜把别人送进大牢。
展红绫:问题是把谁送进大牢。
老白:我
展红绫:你是贼,为民除害我有什么错。你图财害命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有一天会被送进大牢
老白:我只图财,绝不杀人。
展红绫:这些话留着跟判官说去吧,接招(以笔刺向老白,老白略微侧身,拿住展红绫手腕)
老白:(惊)判官夺命笔,你是开封展家的二小姐。
展红绫:好小子,有点见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

老白:葵花点穴手(将展红绫点住)跳舞我不行,打架你不行。打架讲究个稳准狠,整那些个花里胡哨的干啥呀,奔流到海,拿过来(展红绫欲哭)别别别,你别哭

啊。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葵花解穴手。
展红绫:(活动筋骨)你...你欺负人
(镜头转回大堂)
展红绫:那时候我觉得你好奇怪,明明有机会杀我,可是你非但没有动手,还帮我解穴,还为我写书。我当时就想,你要不是贼,那该有多好啊
老白:其实咱俩想得差不多,我当时是想啊,如果你是个贼那该有多好啊
掌柜:(躲在楼梯边)好,好的很
老白:什么声儿
小郭:吱吱~~~
老白:闹没完了你,回头我弄点耗子药毒死你。你说你的啊。
展红绫:本来,我已经快要把你给忘了。可是婚礼前,我跟他深谈了一次,他说要不是没有你的帮忙,我跟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在一起,我当时就蒙了。
老白:你别误会啊,我只是为了保命,没真想帮你们
展红绫:也就是说,你这么做是被逼无奈
老白:呃,不是,绝对不是,你们俩不是挺好的吗,挺般配的。
展红绫: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
老白:那好,我问你几个问题,你想好了再回答。你觉得幸福应该是啥样?
展红绫:他也这么问过我。我跟他说,幸福,就像入了冬的蝴蝶,哪怕天再冷,地再冻,江湖再险恶,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每天都会很开心。
老白:你跟他在一起不开心吗?
展红绫:我说不清楚,你让我想想。
老白:那你先想着,我给你下碗汤圆。
(镜头一转,老白已经做好汤圆)
老白:来,汤圆好了,吃汤圆。
展红绫:有了,你骑过马没有。那种野马,骑上去以后,一面担心摔下来,一面又不想下来,就想那么一直骑下去,心里一直跳呀跳呀。
老白:你忽略了一点啊,再野的马也有被驯服的那一天。
展红绫:可是...
老白:现在我们进行第二个问题,你觉得追风跟我比他差在哪儿。
展红绫:他比你强得多,各方面不是一星半点儿。
老白;可是他没有我那么刺激。
展红绫:刺激?(楼梯下众人表情各异)也许是吧。
老白:你知道你问题在哪儿吗,(展摇头)就是因为你把这种刺激误认为是爱情。
展红绫:不可能。
老白:你先别急着否认,现在我们回到第一个问题。你说幸福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每天都很开心,这一点我不否认。因为我和湘玉就只这样,我们俩经过了很多的磨难

,甚至于生死,前几天她把我给赶出去了,可是不管我在哪儿,(湘玉很是欣慰,小郭拍她)我心里明白,只有她能跟我走完这一生。
展红绫:你确定吗?
老白: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如果你不能肯定一定以及确定的话,那我们来作一个小试验。你把眼睛闭上,想象一下这样的画面,天空很蓝,上面飘着几朵白云(楼梯下

众人很感动的样子),下面是一片油菜地,长着几朵明黄色的小花。你站在田野里,耳边吹着和煦的风,你的心情很平和。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站在你的身后,在你的

头上插着宝蓝色的月季花,那个人,你希望他是谁?
展红绫:可是我已经逃出来了,他不会再原谅我了。
掌柜:他会的(老白跟展红绫被吓到)(众人缓缓走出)
老白:我的妈呀。
众人:呵呵呵呵。
老白:不是,你你们不是广阳府玩去了吗
小郭:老白,刚才的表现不错,值得表扬
老白:还行。
掌柜:展姑娘呀,虽然追风的脾气我不太了解。但是我知道,为你和你在一起,他违抗师命,就冲这一点,他也不会轻易放弃你的呀(小六忽然冲进客栈)
小六:不好了不好了,哇呀呀。无双,无双呢,正好你在这儿,出事了,出大事了(展红绫因职业本能立马转过头看着小六,小六揉揉眼睛,拍拍小脸,仔细看着展红

绫)呵呵呵~又没事了,又没事了。
无双:小六啊,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
小六:刚接到上面的通知,说展捕头突然间失踪了。四大神捕集体出动,正在到处找她呢。
展红绫:找我干嘛?
小六:我也不知道,但是每个衙门都发了一张纸(从兜内掏出一张纸来)说,要碰见你呢,就交给你,你自己看吧。
(展红绫,急忙打开纸条,看到上面的画一脸的幸福,画的是两只蝴蝶在丛中飞舞)
老白:亲爱的
众人:。。。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泪水滴到画上)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亲爱的来跳个舞,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大堂-日](展红凌拿起刀要走了)
小郭:嫂子,
展红凌:还没过门呢。
小郭:呵呵,对对对,嫂子你要是回去以后,我师兄敢欺负你,你就把这个给他看(掏出一样东西给展)
展红凌:什么呀这是?
小郭:尿片。哈哈,我师兄七八岁的时候还在尿床呢,所以他最怕人家说他这个,哈哈。
老白:来来来,一边去一边去,人俩人感情挺好的啊,不像你们两个。(转向展红凌)你赶紧回去吧,见到追风布头帮我问声好啊。
展红凌:好。各位保重后会有期。(大家向她挥手)你也保重。(老白表情复杂)
众人:广阳府。耶!
老白:都走吧,剩我一人,继续大扫除。(湘玉在旁边看着他笑)笑啥呀?赶紧走赶紧走,我一个人饿不死,不还有汤圆呢嘛。
湘玉:哎呀走咧。
老白:上哪去?
湘玉:就冲你刚才的表现,三日游算你一份。
老白:真的??呀哈哈。!!
大嘴:(从门外进来)你们还磨叽啥呢,小贝从十八里铺把马车又赶回来,正在街口那撒泼呢,快点吧。
老白:走走走,那我走了谁看家呀?
湘玉: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和无双把门关上,锁好)
老白:那我不管了。
(镜头在门外向上移动,显示出“同福客栈”的匾额,又向下移,小六和123在门口把守)
小六:凭嘛,他们都走了就留咱们俩人,这不欺负人吗?(拽狗链)你说是不是,123来握个手,(123跟他握手)难兄难弟。
下回书:郭蔷薇信口传谣言
燕小六夜祭123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