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六十八回 祝无双诚觅心上人 辛普森设计娶贤妻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六十八回 祝无双诚觅心上人 辛普森设计娶贤妻【文字剧本】

第六十八回 祝无双诚觅心上人 辛普森设计娶贤妻

出场人物(括号中为简称)
佟湘玉(佟)——闫妮
白展堂(白)——沙溢
吕秀才(吕)——喻恩泰
郭芙蓉(郭)——姚晨
李大嘴(嘴)——姜超
祝无双(双)——倪虹洁
莫小贝(贝)——王莎莎
燕小六(六)——肖剑
辛普森(辛)——陈智彬

 

(女寝里,小郭、小贝围着一袋珠宝首饰,无双进)
小郭:无双你喜欢什么随便挑啊,(从小贝手里抢首饰),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啊。
无双:小郭你这是干吗。
小郭(软):无双,你帮我那么大的忙(把无双拉过来),要没有你我跟秀才就完了。你随便挑。
无双(看着首饰很高兴):我也是随口说两句吗,没有什么的。
小郭:你那我当外人是不是,无双,是姐妹你就挑,发生我的首饰多的是,挑挑挑(笑)。
小贝:无双姐甭跟他客气,这是你应得的嘛。
小郭:对,小贝说得对。
无双(笑着):那,那我要这个吧……
小郭(抢):这个不行,这是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有特殊意义的…
(小贝笑着看)
无双:那是那是……(又拿起一件)
小郭(又抢):这个也不行,这是我外婆送给我娘,我娘又送给我的……很漂亮吧,有历史价值。
(小贝又看,不笑了)
无双(又挑):那这个是……
小郭:这个更不行了,这是秀才送给我的第一件首饰,(软)有纪念意义的……随便挑
(小贝又不笑了)
无双(又挑):我要这镯子……
小郭(又抢):这是掌柜的打赌输给我的,有文献价值呦,挑挑挑……
(小贝瞪眼)
无双(又挑):那这个……
小郭(又抢):这个事我从左家庄淘回来的,国外进口的冒牌货中看不中用啦

(把簪子甩了甩)
(小贝皱眉头)
无双(抢):没有关系的啦,只要心意在就可以的啦。
(两人用尽全力抢簪子)
小郭(边抢边费劲地说):这个真的不太适合你,无双……
(无双最终没抢过小郭)
小郭(虚弱):这个真得不太合适……
无双:那就算了,算了
(无双挥挥手,欲走)
小郭:你挑嘛,你随便挑嘛……
小贝(教训小郭):你到底什么意思,愿不愿意送给人家吗。
小郭:我怎么不愿意送给人家了
(挑来挑去,哪个都想送,哪个都舍不得,最后挑中一个镯子)
小郭:无双,上好的翡翠镯子,虽然裂了个小口(比划),这样戴就看不见了嘛……
无双(推):不用了不用了,我哪天要巡街万一镯子给碎了(摇手)那就不太合适了。
小郭:碎了我再送你一样嘛,从今以后,(给无双戴镯子)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除了秀才啊。
小贝(讽刺):小郭姐姐你可真仗义呀
小郭(没听出来):这就叫姐妹,(笑看无双)好好看啊,行,戴上镯子美去吧!不要说谢谢,否则我跟你急,去吧去吧(把无双推出去),小心镯子啊,还挺美啊
小贝:人家给了你一辈子幸福,你到好就给了一镯子,而且还是破的,什么人呐(把被一甩)睡觉!
(笑过转过身来呆坐,想,起身出去)
(后院,无双投抹布,秀才打哈欠出来,看到无双,走了过去,干咳一声,无双笑)
无双:你怎么还没睡呀
秀才:你不也没睡嘛
(无双瞪大眼睛瞅秀才,指着他下巴,欲给秀才擦,小郭从大堂进来,见此情景,忙退一部观察,无双擦完)
无双:好啦,我明天还要早起你也早点睡吧(秀才点头,无双转身端盆,小郭忙躲)
秀才:have a nice dream
(无双回头,小郭皱眉头)
无双:你说什么?
秀才:没什么,晚安!
无双(笑点头):晚安!
(无双转身进屋,关门,秀才微笑,小郭生气从后面走出来,秀才欲走被小郭揪住耳朵拉回来)
秀才:疼疼疼……
小郭:你刚才跟他说什么呢?
秀才(想把小郭手拿开):没说什么呀
小郭(喘气):没说什么?我再问你一次(指着无双那屋,发狠)你到底在说什么!
秀才(疼得受不了,一口气咕嘟出来):他问我怎么还没睡 我说你不也没睡吗 他就说晚安 我说早点休息
小郭:不要避重就轻,中间那句…#¥%#%@!%^*¥…就那句洋文什么意思?
秀才:have a nice dream 祝你做个好梦呀!
小郭(终于放手):真的么?
秀才:真的,有字典不信你自己去查
小郭:少来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比划)他为什么要摸你下巴,还色咪咪的……
秀才(摸自己下巴):是墨水呀,你真是冤枉死人了,她要是对我们有恶意的话,她昨天就不会帮咱们了,你说是不是
小郭(一时语塞,指秀才):好,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跟她眉来眼去,小心我(做动作)……
秀才:把眼珠子挖出来当灯泡踩!
(小郭欲打秀才,秀才躲,蹲在井边)
小郭:行了侯哥,我今天心里特别烦(坐到井口,秀才也坐上去)脾气有点暴躁
秀才(温软):烦什么嘛
小郭:没什么,回去休息吧(秀才摇头,想波楞鼓)还不快去!
(秀才吓跑,小郭转头来瞪着无双地屋子,站起来指着无双地屋子)
小郭(小声):帮个忙,帮个忙你就能随便摸人下巴了,你什么人呢你,这个人请我一定换你,否则我一辈子还太不起头了我!(八字形景点动作)问题是我怎么还哪


(第二天早上,佟掌柜、小郭在大堂)
掌柜(惊讶):相亲?
小郭(热情):对呀对呀,这是我从东接宋媒婆那借来的乡亲手册!
掌柜(笑):是无双说她要相亲了吧……
小郭(自豪):那怎么可能呢,这是我的主意!反正啊甭管好赖,成是最好,不成,就当开拓眼界丰富人生了呗!
老白(从柱子后探头出来):我觉得成(走过来)无双现在老大不小的了,在不嫁那就成圣诞树了!
掌柜:圣诞树?
老白:啊~(对小郭说)女人只要一郭二十五,长得再漂亮那也成问题了,心里着急了
掌柜(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二十五咋了?是个人就得老,或不到二十五那叫夭折,还什么圣诞树,老女人就没人要了?(开始发火)老女人就得跳楼打折大甩卖,一

块钱三把随便挑呀
老白:我没说你,你急什么呢你看你
(无双进,笑)
无双:我回来啦
老白(迎上去,热情过度):无双,来来来快坐下,正说你呢……
小郭:哎无双
老白:来选一个
(小郭把本递过去)
无双:选什么呀?
小郭:这是情感测试题啊,无双,你要认真回答奥
无双(明白):啊哈哈哈
小郭:你的梦中情人是难得还是女的呢
掌柜;说(无双挠头)
老白:说什么呀说
小郭:厄呵呵,是男的呵呵,翻至第四页,阿,找到了找到了,你喜欢已婚的还是未婚的呢?(无双皱眉)当然应该是未婚的吧,厄,翻至第八页,啊哈哈,找到了找

到了,你喜欢文的还是武的还是文武双全的呢?
老白:废话,文武双全的!
小郭:无双选夫,有你啥事儿?
无双(惊讶):选夫?
小郭:厄这个“夫”字就是个感叹此而已,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呀,选夫选夫,就是选呗选呗
老白:哎……
无双:我喜欢文的,文的
小郭(想到秀才):文的,文的,(被白和佟推,嘟囔)为啥选文的……文的那就翻到二十页……那你喜欢好静的还是好动的,还是动静皆宜的呢?
无双:我喜欢好静的
老白(接):静的~
(小郭渐渐瞪眼)
无双:厄,算了算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好动的
小郭(咧开嘴笑),喜欢好动的呀,好啊好啊,翻至第二十五页……
(过了N长时间,掌柜算账,老白靠着无双睡觉)
无双(无聊的说):喜欢有见识并且有野心的
小郭:第一百八十九页……啊,最后一个问题(一脚踩在凳子上)喜欢……(白展堂梦中被吵醒:“哎呦小点声”)阿,喜欢…(拍书)…这个问题我帮你答就行了吗

……
无双:什么你就帮我回答了?
小郭:喜欢多情的还是专一的,你当然是专一的拉……
无双:没有啊,我喜欢多情的
小郭:啊?
(老白醒,掌柜抬头)
无双:怎么啦?
掌柜:喜欢多情的呀,那下半辈子得收多少苦啊
无双:下半辈子?不是说只是一个普通的情感测试吗?
小郭:厄…………
掌柜:那也不能喜欢多情的呀。
小郭:厄……你不用搭理她,这种事情要听自己的,你想怎么选就怎么选,没有人会怪你,呵呵
无双:那我还是喜欢多情的好了
小郭(笑):呵呵好好好好
无双(伸手拿书):让我看看答案……
小郭:厄……这个答案让我整理出来以后再告诉你,厄厄你是不是还有事,巡街好了
无双:哎,我看看……(把她推出去)我回头再告诉你啊(无双走)拜拜啊
(秀才进来)
小郭:伙计们答案揭晓了,当当当当……
秀才:辛普森?
小郭:你认识啊?
老白:认识啊?
秀才:认识!小时候我念私塾,和他在一起学过几天洋文呢
老白:是吗?
掌柜: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呀?
秀才:小时候看上去挺老实的,长大了我就不知道怎么样了,那时候他爹经常去西域做买卖,十几岁他就走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抢书,没抢着)
老白:别打岔
小郭:掌柜的,你觉得这个人行吗?
掌柜:光看着画像怎么看得出来吗,长的倒是浓眉大眼的啊(抬头问秀才)不知道这个真人怎么样
老白:成不成反正是无双选的,把真人叫来看看不就行了么?
(大堂,小郭去拿酒给客人,辛普森进)
辛普森:excuse me,请问哪位找我。
秀才(指):辛普森!
辛普森(普通话极差):阁下是……
秀才:吕轻侯
辛普森:猴子?,look at you!
老白:(问秀才)说啥呢?
秀才:老天呐,瞧你这德性!……你看他那德行……翻译他的话
辛普森:过来让我看看你,都长这么高拉
秀才:你的变化也很不小阿
辛普森:dear god,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能在这见到你,u know what's that it's destiny
秀才(翻);你知道吗,这就是命运呐
辛:come on man give me a hug!
秀才(翻):来把哥们,给个拥抱
(拥抱)
郭:干啥呢这是
辛:猴子呀,这个客栈是你开的?
佟:不是他,使我开的
吕:这是我们佟掌柜
辛:nice to meet you!(抓起手欲啃,被老白点住)
白:这怎么回事?第一回见面就啃手指头,这不成熊瞎子了么?
秀才:礼仪,礼仪
老白(把一个碗塞道辛普森嘴下):礼仪让他拿这个,葵花解!(辛普森瞪眼)误会阿,误会,这样,小郭你跟他说
郭:啊哈哈哈,(学洋腔)辛先生你好!
辛:不要叫我先生,my name is simpson
郭;什么森?
辛:a,simpson,请跟我念一便:simpson
郭:阿,simpson
辛:注意我这个p,但拎出来念p
郭:p(降调)
辛:是p不是屁了
郭(洋腔):p先生,使我把你找来的
辛:这位姑娘请你好好说话,我视听得懂的
郭:那我就长话短说好啦,恩,其实我找你来呢也没有别的意思,恩,就是想……(指佟)还是你说好了
佟:不不不,还是你说,(咬耳朵)我又没有做过煤
郭;那我也没做过呀
佟:这事可是你提出来的
郭:哼,那你是掌柜的,无双的事你不操心谁操心……
辛:两位女士,如果是投资(鸡)的事情的话,那就到此为止了
众:投鸡?
辛:澳,我手上确实有些闲钱,也在寻找一些投资的项目,但非常抱歉,我对客站的业务并不了解,所以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郭:谁让你投机了?
辛:我在你们国家我学会了一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众人:哎等等,你们国家?
辛:偶对了,忘了告诉大家,我已经入了外籍(w)不是我不爱国,实在是生活所迫,不瞒大家,我入了外籍之后,心中愧疚难当,不止一次的梦见过长江主江松花江
白:这么多地方都去过呀?
辛:我也没去过,只是梦到过,每次从梦中哭醒,眼前总是雾蒙蒙的,每当此时,耳边都萦绕着一个凄怨的声音,come on music,回家,马上回家,我需要你……欧~~

(男高音)
(客人跑,白、秀才、郭追)
佟:不要再唱了,听着怪慎人的,我的银子
辛:sorry,我有点失态……请问盥洗室在哪里?
众人:盥洗室?
辛:这么大的客站,连个盥洗室都没有么?i just wanna洗把脸
秀才:a,要洗脸十吧,后院有跟我来
(后院,辛普森、秀才,辛普森洗完脸,秀才把水泼到地下)
辛:哎呀,猴子呀,你这样子很不卫生的,弄得满地都是泥
吕:由泥才叫地嘛
辛:What ever,总之这次能见到你真得很开心
吕:me too ,me too
辛:那便能出去么?
吕:阿?你要走啊?
辛:我说过了,盲目的投资我是不做的,我是个商人,不是慈善家,ok?
吕:没人叫你投资呀
辛:不投资我来干什么?
吕;乡亲呀!
辛(尖叫):what?……oh,sure,我想起来了,我刚回国的时候,的确给了一些 资料给那个媒婆,怪不得(掌柜、芙蓉进)
郭:嗨,小辛
辛(高兴):那位相亲?请允许我猜一下
佟:不用猜了,乡亲的人还没有来
郭:小新呀,oh,阿不对,p先生
辛:simpson
郭;阿,普森啊,你在国外呆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回来呀?
辛:不回来怎么办呢?这是我的故乡,师生我养我的地方,lisen
佟、郭:恩?
吕:听着
辛:天空中,而是的声音在不断的回响,look!
佟、郭:恩?
吕;咱看着,看着
辛:草丛里,洁白的野花千里飘香,dear god,这就是我梦想中的hometown

always,永远,也是唯一的hometown,oh,sorry,我又失态了……
佟(推小郭过来):这人行么?我咋看着怪怪的?
郭:我觉得人家挺好的,多爱国阿,一提起故乡就哭,这是什么感情
佟:问题是,哭得太频繁了,不到一刻钟就哭了好几次
郭:哎呀你不懂,这就叫赤子之心,就冲他真挚的泪水,怎么找也得给他一次机会
(晚饭前,大厅,众人)
莫小贝:烦死了烦死了,什么时候开饭嘛
佟:咋回事情嘛,咋还不回来呀(转身)阿,普森你坐阿,你不要着急他一会就会来啦
辛:我倒是不着急,只是我这个肚子……
郭:饿了吧,那咱先开饭,大嘴,上菜……
(大最老白跑来)
嘴:可下开饭了
白:今天多丰盛阿
辛:wait
众人:喂谁呀?(郭:胃疼)人饿坏了
秀才;什么胃疼,wait是英文叫咱们等等
佟:哎攸,还学会心疼人了……没有关系,给无双留过菜了……
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样子会不会不太卫生阿
嘴:不不会,上菜之前我把盘子洗的可干净了
辛;我知道,我们能不能分餐制呀(众人奇怪)你看,现在看起来挺干净的,但是筷子往上一夹,往嘴里一送,占伤口水再往盘里一夹,这不久等于互相吃对方口水嘛

……
(众人恶心)
佟:好好好,(学辛)分餐制(记),大嘴,那盘子来
嘴:不就各个(自己)吃各个(自己)的么 (递过盘子),老辛
(辛拿个餐巾放自己身上,手抓住两个鸡腿,正要吃,看到众人异样的眼光)

辛(把刚才抓的鸡腿拿起来给众人):这是鸡leg谁感兴趣呀?
嘴:这不是鸡肋,这是鸡腿,鸡肋在这呢
秀才:leg英文就是大腿
众人(恍然大悟):阿,大腿亚
辛:跟我说一便,"l" "e" "g" ,leg
众人:"l" "e" "g",leg,哈哈
(辛撕扯着鸡腿,狼吞虎咽)
白(小声):这都上手了,咋不觉得不卫生呢
佟:慢点吃,不要噎着了,(镜头,辛普森的嘴巴撕鸡腿),没有人跟你抢
无双声音:我回来啦
(辛普森看着众人,然后回头,看见无双穿红衣服拿着刀,眯着眨眼睛笑,辛瞪眼)
(随即切换成白画面)
辛普森(拿根手杖,身着西装,带个大礼帽,跟魔术师似的,摇头摆尾走来,在镜头中间转身面向镜头,把手杖杵在地上,摆了帽沿摆炮死):有时,她是一种渴望…


(镜头挪到辛普森的礼帽上,再挪下来,无双穿着嫁衣,手拿着小镜,旁边摆着大镜子和梳妆盒,画完妆,朝着镜头狂抛眉眼)
(镜头又切,白场景)
辛普森(又走出来,摆炮死):有时,她让人心神荡漾……
(又切换镜头,白场景,无双穿着嫁衣,捋着头发扭来扭曲,做害羞状,辛普森拿着一束花,从背后递给无双唱:"When I fall in love,It will be forever"无双

唱:'Or I'll never fall in love"边唱边向辛普森抛眉眼,靠在辛普森身上,辛普森说;“在百分之五十一的男人眼中他代表着一生的理想……”)
(镜头又切,这次无双穿着朴素的蓝衣服,抱着孩子那红纸鹤逗孩子)
(镜头又切,无双背着孩子,带着一个朴素的紫帽子,拿着一把大笤帚扫院子,洗衣服,搓苞米,提水,把水放下擦汗,擦手,接着提水……)
(镜头切成黑色,暖色调大字:花好月圆,百年好和)
(镜头又切,辛普森和无双在像框里,无双又抛眉眼,辛普森把手搭在吴双身上说:“祝吴双,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吴双又向辛普森抛眉眼,拿出两只金杯

子,互相说:“cheers",喝交杯酒,眯眼对笑,拍照……)
(镜头中与切回大堂,众人都愣住,佟湘玉站起来)
佟:你咋才回来呀,我们巴巴的等你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无双:等我?
(众人围到无双旁边)
郭:我给你介绍一下下,这位就是……
辛:哦,simpson.nice to meet you(说着又要拉住无双的手亲,无双手被众人拉回来)
嘴:别米了,刚吃完鸡腿还没洗挺油的
辛:哦,姑娘请坐
佟:普森你也坐……
白:都坐都坐……
祝:这是谁亚?
郭:秀才同学,从国外回来的(吴双呵呵笑)特爱故乡……
佟:爱滴一塌糊涂,一提故乡就哭就激动,劝都劝不住
辛;故乡,deargod!o~(又开始哭)sorry……
白:那壶不开提哪壶……
众人:今天都哭第十回了……
佟:感觉咋样?
无双:服了服了
郭:我跟你说阿,这人特有钱,这次回国就是搞投资的,小本买卖人家都没兴趣,专挑风险大的投,赔多少钱都无所谓
白:有钱呐!
郭:吴双阿,你要满意咱就继续谈
祝;好啊继续谈
(众人兴奋拍手)
无双:俄~谈什么呀?
郭:结婚生孩子呀!
祝:结婚,谁根谁结婚?
郭:你跟他呀!前提是你得愿意,不过你也不可能不愿意,这人符合你对男人的所有要求
祝:你怎么知道的?
郭:上午那个情感测试最终结果就是他
白:就这小子
(无双晃脑袋,秀才跑过来那鸡腿)
郭:普森人呢?
吕:哭着呢
郭:为啥?
吕:饿的
(无双脸上表情怪)
佟:哭啥捏嘛?
嘴:你也饿了?

中场休息,裁衣记,大嘴给掌柜的量体裁衣,一顿降龙十八剪,裁出一件……

(西街,夜,佟、白、吕、郭、嘴、双、贝、辛)
无双逃跑,老白在后边追

白:站住,站住!(无双被包围)人都来了,你一声不吭的就走,我们怎么办哪?
双:那是你们的事啊,谁请他来的谁就跟他相亲好了。
郭:无双,我们也都是为你好嘛,再说,人也是你自己选的。
双:我哪知道你是……懒得跟你们说了,皇帝不急急太监。(逃)
白:(这场景老白的话一直有点急)你给我站住,你再走一步我看看?你再走一步?(无双愣住)
佟:哎哎,额来额来,无双,额们也都没有恶意,这你也似知道滴吧。
白:就是。
双:我知道啊,可好心也有办错事的时候吧?
白:不是,你这孩子?(无双拔刀)你干啥呀,还敢砍我是不是?
双:我我我我……
白:你你你什么你?来来,往这砍,往脖子上砍,砍?(被众人拉回)不就是个相亲嘛,又不是要你命,不识好歹,走。
双:我莫名其妙给你安排相亲,你不生气呀?你们要是嫌我累赘,想赶我走,直说好了,用得着拐弯抹角的吗?
白:谁嫌你累赘想赶你走啊?行,你爱相不相啊,以后你这破事没人管你。
双:哟,那我还谢谢你呢?我替我们全家谢谢你啊。(辛普森和秀才从东街溜达过来)
辛:Dear God,还是故乡的女孩子好,知书达理秀外慧中的。
嘴:你从哪看出她秀外慧中的?
辛:自己谢还不够,还要替全家人谢,这就叫礼多人不怪吧?(大伙尴尬)这位姑娘……(无双拔刀,被辛普森抢过)这是给我的见面礼吗?我这里有个玉佩,成色一

般,但是我戴了十几年了,拿去吧。(无双不知所措)
佟:哎呀,人家送滴,你就拿着。成不成的,先接触一下再说嘛,千万不要伤了人家爱你的滴心。

(房顶,夜,双、辛)
无双坐房顶上看月亮,辛普森拎着个文明棍上来,俩人干笑了几声

辛:你细抓小偷的吧?
双:啊……你是干嘛的呀?
辛:做点小生意,就是把国外的珠宝,换成国内的西绸,然后从中间赚点小差价,养家服口嘛。
双:哦,那你经常出国了?
辛:那当然。
双:国外都有什么好东西呀?
辛:嘛嘛得了。
双:都有些什么呀?
辛:挤南针啊,火药啊,印刷术,造挤术,还有钟表唉。
双:这些国内也有啊。
辛:那都细从国外传过来D。
双:是吗?
辛:哎,你看。
双:看什么呀?
辛:那月亮不细圆D。(我踹死你个丫挺的!)
双:嘿,那不是圆的还能是方的呀?
辛:你挤细看看,那个月亮细多边形的,都带棱角的。
双:我看它挺圆的呀。
辛:你再挤细看一看,把眼睛眯上。
双:嗯……是不太圆啊。
辛:国外就不一样了,月亮都细正圆形的,那个叫圆哪。
双:正圆形的?
辛:Sorry,我有点西态了,每逢起习,我心中只有一句话,I love my hometown。(砖,砖!)
双:什么意思啊?
辛:就是我爱我的故乡,来,跟我念一遍,I love my hometown
双:I love my hometown……
辛:对对对,我再教你一句,I love you。
双:I love you,这句又是什么意思啊?
辛:这句就是……你七了吗?在国外很多朋友见了面之后,都会对你说,I love you,然后我就会对他说,I love you too,就是七了吗,(无双表示理解)来说一遍


双:I love you。
辛:I love you too,要深情一点。
双:深情一点?
辛:表示友好嘛。
双:嗯,I love you 啊。
辛:I love you too。(无双笑)

(佟寝,夜,佟、双)
掌柜的和无双促膝而谈

佟:没感觉?你撒意思嘛?
双: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你对他有感觉吗?
佟:额对他有感觉,那展堂咋办?
双:所以嘛,你都对他没有感觉,更何况是我呢。
佟:啥叫额对他没有感觉?那可是你自己挑的人啊。
双:没有啦,做测试的时候我撒谎了。
佟:你为啥要撒谎?
双:小郭问你喜欢文的还是喜欢武的呀?我一说文的她马上就翻脸,她又问,你喜欢好动的还是喜欢好静的呀?我说喜欢好静的她都快要吃人啦。所以我做的选择,都

是跟秀才截然相反的。
佟:怪不得。
双:其实那人也不错,各方面条件都挺好的,可是我跟他没可能了。
佟:理由理由理由?
双:我一喜欢上谁就要倒霉,以前我喜欢师兄的时候,下场你看到了;(掌柜不悦)后来我又喜欢上秀才,下场又是什么;好不容易喜欢上你弟,又是什么结果;还有

那个姓展的锦衣卫……(掌柜笑)我一定是受了谁的诅咒了,哼,还是赶快断了念想。
佟:无双?
双:好好好,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明天呢,你就帮我去推掉他,以后啊,不要再搞这种事情了,缘分是不能够勉强的。
佟:好吧,你哪天要是改变主意了……
双:我一定亲自委托你给我找下家。

(大堂,昼,佟、白、吕、郭、双、辛)
掌柜的和小郭愁眉苦脸

郭:拜托你呀,有没有搞错嘛,她让你推你就推?
佟:你懂个撒?这种事情还得尊重人家自己的意愿。
白:推是可以,问题是有没有可能是无双不好意思,怕咱笑她?
吕:不可能,辛普森那个样子,你们又不是没见过,无双怎么会呢。
郭:人家哪样了?别的不说,就冲人家那份对乡土的眷恋,(拍秀才)你有吗,(拍老白)你有吗?
双:(下楼)早啊!
白:早!
双:我去巡街啊。对了,掌柜的,那件事就拜托你了啊。
佟:放心,去吧。
辛:(进门)这么早上哪里去呀?
双:我去巡街。对了,I love you 啊。(秀才懵了)
佟:我踩着你了?
辛:I love you too,早去早回啊。
双:再见啊。
佟:普森,来得正好,额找你有事呢。
吕:(小声)掌柜的,掌柜的,我跟你说,你知道无双刚才跟他说什么吗?I love you 就是我爱你呀。
众:啊?
吕:那个辛普森说 I love you too 就是我也爱你呀。
郭:啊!
白:我说啥来着,我说啥来着?我双就是不好意思,我打小看她长大的,她脾气我能不了解吗?
佟:这个无双……普森你坐啊。
白:坐坐坐!
辛:我已经坐上了,不过我还细想郑重的站起来告诉大家,我这气细送聘礼来的。(大伙笑)

片刻之后,几个箱子已经搬到屋里

辛:这细礼单,你先点点。
白:好说好说。
吕:无双还没同意呢?
郭:人家都互道老虎油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少给我添乱。
白:别添乱!(跟小郭抢礼单)我没看呢,我没看呢。(被小郭咬住手)见笑,见笑。
郭:(念)波斯国的蓝宝石……等会,普森,这个是什么呀?
辛:这细阿拉伯数记,这细一,这细零,后面两个零,就细一百,三个零,就细一千,四个零,也就细一万,以起类推。
郭:那多麻烦呀,直接写一万不就得了嘛。
白:就是。
辛:Sorry,这是国际上最流行的一个计算方式。
吕:现在在国外做大买卖都是用阿拉伯数字。(接过礼单)波斯国的蓝宝石,一百颗。
佟:额万能滴神呀……
吕:锡兰国的纯金戒指,二百枚。
佟:(想)额果然是个穷人。
吕:爪洼国的翠玉镯,三百对。
佟:(想)这日子没有办法过了。
吕:苏门答腊的玛瑙项链,四百串?(老白同样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佟:(想)杀了额,现在就杀了额……
吕:古里过的白银,五千两?
佟:(虚弱的)不要再念了……(强装镇静)一共就这么点啊?
辛:不够还有,我可以马上回去准备。
白:够了,够了。
辛:如果细这样的话,就麻烦你在这个收据上面签个记。
白:好说好说。
辛:商银嘛,方便入账。
吕:当然当然。
辛:还有,另外帮我转告一下无双,等我订完酒席机后,我马上过来娶她过门。
郭:好,好啊。
佟:不着急啊,你慢慢准备着,(大舌头)慢走,到时候千万别忘了请我们啊。
辛:一定一定,那我先走了,See you。

(大堂,夜,佟、白、吕、郭、双、六)
无双看着满屋子的聘礼不知所措,小六在旁边装思想者

双:就为了这两箱东西,你们就把我给卖了?
白:(小声)这是问咱要台阶下呢。
佟:对呀,额们就是要把你卖了,怎么样?
白:怎么样?
郭:无双,你就知足吧,俗话说的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白:嗯……
六:住口!(客人吓一跳)没你们事,吃着喝着。这不是钱的问题。
白:我们说话呢,有你啥事啊?上一边呆着去。
六:你给我一边呆着去,无双是本捕头的人!
白:什么时候成你的人了?谁答应了,谁同意了,谁允许了?
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老爷……(要拔刀)
双:(拦住)够了!(沉痛的)师兄,小郭,掌柜的,我真没想到你们是这样子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白:这这?(无双走)你给我站住,站住!
双:你放手,你不放手我对你不客气了!
白:葵花点穴手!(biu biu 无双定)
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老爷!
白:葵花点!(biu biu 小六定,客人要跑)没没事啊,你们该吃吃啊。(对无双)无双你给我老实点啊,要不然我还点你,葵花解穴手!(pi pi)
双:(哭)你点死我好了,点死我!
佟:无双,额闷接受聘礼也都是因为你呀。
双:因为我?我让你接的?昨天晚上是谁答应帮我推掉的?不是你呀?
佟:是额呀,但你今天早上是不是跟人家说过I love you?
双:说了又怎么样?我见了面,打个招呼不行啊?
佟:哟,打个招呼,这也太热情了吧?
郭:嘿嘿嘿。
白:太热情了。
双:热情?I love you 的意思就是你吃了吗?(大伙看秀才)
吕:相信我,I love you 的意思绝对是我爱你,不信查字典。
双:我……爱……你?(众人点头,无双看看门口,小六还张牙舞爪的在那点着,进来个客人,吓跑了)

(大堂,昼,佟、白、吕、嘴、双、六、辛)
大伙跟谈判似的,这边一群,那边就一个辛普森
辛:退聘?
佟:你先坐啊,这是无双的意思,额们也没有办法,这些聘礼麻烦你拿回去吧。
辛:Wait,无双在哪里,我要见她。
白:无双不想见你,你别着急啊,你看你条件这么好,找谁不行啊?
辛:Shut up!
嘴:吓大的?我告诉你,我们全是从小吓大的,怎么着你?
白:全是!(要动手)
吕:吃力吧,吃力吧?人家说的是住口。冷静点,慢慢说。
辛:人人都说,在你们这里做买卖最讲信用,But today,我看了眼界了。
佟:普森,这种事情不是做买卖呀。
辛:怎么不细?一个买,一个卖,不细买卖细什么?
白:那你要非得这么说,我们也没啥好说的,大不了你把东西拿走。
辛:我不远万里回到借里,难道就是受你们的窝囊气吗?
白:你干啥?
佟:不要点,不要点,坐坐坐。额们确实不是有意滴,这中年感事情还要尊重人家当事人的意愿嘛。
白:就是。
辛:I don`t care!
嘴:Whatever!别老以为就你会英文,我跟你说,旺德福泰瑞宝我也会,你老瞎显摆啥呀?
白:说正事呢,你别老跟着插嘴。
辛:我对无双是真心的。
佟:但无双对你不是。
辛:我不信!我要她亲口对我说。

片刻之后,无双和小六也来了,小六竟然很关怀地给无双扇扇子

双:你回去吧,真的,我们的确不合适。
辛:可是你对我说过 I love you,难道你都忘了吗?
双:那是你骗我说的。
辛:可细你还细说的,昨天晚上那一幕,到现在为挤,还在我脑海之中不断的重现。
双:那你就回去慢慢重现吧,恕不远送啊。
辛:不急,先让我点点先。(开箱子)不对吧?
嘴:嗯?
白:怎么不对呀?
辛:我机前送来的可是波西国的蓝宝习呀,你这是什么呀,蓝玻璃,习文钱一大把。
白:不可能,你这箱子抬进来,我们从来就没有打开过。
辛:我不管,我挤想要回我原来的东西。
佟:这就是你原来的东西。
辛:不可能,我机前送来的可细锡兰国的纯金戒指,这什么呀,铜的,还有这个,这个可是爪洼国的翠玉镯,这什么呀,大理石的,还有这个,苏门答腊的玛瑙项链,

你们给我换成松香的了,还有这些银挤。
众:这什么呀?
辛:我怎么看着像细锡的?
嘴:啊,和着你小子在这等着我们呢。
辛:生意人嘛,防人机心不可无啊,更何况你们在这礼单上面,已经签过记了。
白:对,礼单上的字是我签的,怎么样了?
辛:我听说在你们这里欺诈罪判得很重吧,习两银挤就细八习大板,这么多东西,不知道要挨多少板子啊,不过你没关系,练武之人嘛,慢慢挨吧。(老白要动手,被

大伙拦住)
佟:用不着吓唬额们,娄知县明察秋毫,铁面无私,岂能中你的奸计?
嘴:他是我姑父,那个,低调,低调啊。
佟:高调高调!
嘴:我是娄知县的侄!
辛:不着急,这样吧,我给你一天的习间慢慢考虑,细交人,还细交东西,你们看着办吧,See you。(出)
六:我看看去。(出)
双:师兄,我们现在怎么办?
白:你忘了师兄以前是干啥的了?不就礼单嘛,我就不信他能藏到地底下去。

(大堂,夜,佟、白、吕、郭、嘴、双、六、辛)
大伙等老白的消息,大嘴爬桌子上睡得天昏地暗的,老白进门

郭:老白?
白:倒水。这事啊,他真藏到地底下去了,我在他家翻了个底朝天,硬是没找着啊。
佟:实在不行,就跟他上衙门辩论,额还不信就没有王法啦。
吕:没用的,娄知县这个人你们是知道的,很讲究证据的,礼单落在那个人手里,肯定没戏了。
郭:早知道,我就不出这个馊主意了,无双……
双:我有个办法。
众:说……
双:还是不说了吧。
众:你说呀!
双:我先答应他,然后趁他不注意,把礼单给偷回来。
辛:(进门,小六在后边跟着)好主意,不过你们还是晚了一步,我已经提前把礼单送到衙门去了,娄知县已经看过了。
嘴:姓辛的,你咋不讲信用呢?
辛:Sorry,细你们先违约的啊,不过没关系,挤要无双肯嫁,我马上撤诉。这些聘礼不都是你们的了吗,别再考虑了,没用的,你们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
郭:我排死你算了!
嘴:降龙十八掌!
吕:子曾经曰过……
众:去!
双:放着我来……
郭:排山倒海……
白:葵花点穴手……
六:照顾好我七舅……老爷……
双:够了!如果我答应嫁给你,你愿意放过他们吗?
白:无双你说啥呢?
辛:Of course,别忘了,我们曾经互相说过 I love you 的。
双:好,你回去准备酒席,不过先说好,我没有嫁妆。
辛:洒洒水嘛嘛得,麻烦麻烦没问题。我要的就是你,也只有你,怎么样,我的大舅哥?
白:好,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们再通知你。
辛:Ok,未来老婆,好好享受你最后一个单身之夜吧,See you。
郭:我排……
嘴:别整没用的,人都走了你排谁去?
佟:展堂,现在怎么办?
白:还能怎么办,我这就把礼单偷回来。
六:娄知县已经看过了,偷回来也没用。
双:师兄,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还有你们,谢谢大家。
吕:写别急着谢,我仔细想过了,这个事情应该还有解决的余地。(摆造型)

字幕: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

无双正坐着等得不耐烦,辛普森进门

辛:怎么样,老婆?轿子就在外面,跟不跟我走?
双:我也很想跟你走啊,可是他们不答应啊。
辛:为什么?
双:他们说你太假,人品很成问题呀。
辛:你也这么认为吗?
双:嘿嘿,首先呢,秀才委托我纠正你几个错误,你所说的指南针,印刷术,造纸术和火药,都是中国发明的,还包括钟表,在唐代的时候已经造出历史上,第一个使

用擒纵器的时钟,它的最大误差不超过三十秒。
辛:那又怎么样?
双: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很爱故乡,可是你连四大发明都不知道,这有点说不过去啊。
辛:你细在拖延习间吧?
双:嗯,不好意思,下面切入正题,你所钟爱的阿拉伯数字,的确很科学,不过呢……
辛:不过什么?(大伙从厨房出来)
吕:不过用于书面记录,很容易通过改变小数点改变它的具体数额。
辛:什么意西?
白:什么意思,昨天晚上你刚走,有的人就去了衙门,在每一项数字的零之前,加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数点。
佟:这样一来,礼单就变成了如下内容,(大舌头)波斯国的蓝宝石1.00颗也就是一颗。
郭:嘿嘿,锡兰国的纯金戒指,两枚啊;爪洼国的翠玉镯子,三对呀;苏门答腊的玛瑙项链,四串哪,古里国的白银,五两哟。喔唷,怎么会这么一点点银子,普森你

怎么拿得出手呢?
辛:阴谋!
佟:跟你学的。
吕:可以预见,数百年后,人们记账,除了会用上阿拉伯数字,还会用上咱们大写的汉字。
辛:这次我认输了,山不转水转,我们后会有期。
六:(进门)先生留步,不好意思,小弟刚刚接到左家庄的投诉,说有人在这制假贩假却没有证据,经过我彻夜调查,我认为,这个箱子里装的就是证据!连你的身份

都令人怀疑,跟我走一趟,走!
辛:放手,你不要推我!你们改我的礼单,我要告你们!(被小六押出去)
众:撒撒水嘛嘛得,麻烦麻烦没问题。
佟:哎呀,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郭:吃一堑张一智啊,无双啊,那怎么继续吧?
双:继续什么呀?
郭:新一轮的情感测试呀。
双:又来?(逃跑)
郭:(追)不要走嘛!这是我从西街的王媒婆那借过来的,这次的问题很有意思啊,你喜欢吃蒜的男人还是不吃蒜的男人,反正秀才是不吃蒜的……

(本集完)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