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六十九回 佟掌柜收到诅咒信 神算子梦断同福店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六十九回 佟掌柜收到诅咒信 神算子梦断同福店【文字剧本】

第六十九回 佟掌柜收到诅咒信 神算子梦断同福店

【本集编剧】
宁财神 程娇蛾

【出场人物】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祝无双——倪虹洁
韩娟——周冬齐
马卓子——哈哈

[大堂-日](小六进来)
小六:哎,无双呢?
小郭:啊?出去了,你没看见啊
小六:这无双,还等着她押犯人呢!
湘玉:(站在柜台后)哎,押什么犯人呀?
小六:就是那假洋鬼子,已经判下来了,没收所有非法所得,驱逐出境。我先不和你说这个,我去找无双去(刚要出门,转身,拍了一下脑袋)佟掌柜,有您一封信。

(掏出信,放桌子上。转身,走了)
小郭(笑嘻嘻的):新鲜,竟然有人给你写信。
湘玉(走过来,笑着拿信)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一个朋友都没有。额从小到大人缘好滴很,想额滴人多滴很(拆开信,看着看着脸色就变了,把信放下。小郭好奇

的往信上瞅。)
小郭:怎么了?(过去看)天黄黄,地黄黄,我家有个夜哭郎。
湘玉:你看这一段。
小郭:三日内请将此信转发七封,括号,必须是最亲近的人,括号,否则你将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最爱之人死于非命,韩娟.(惊奇)哎?不会是上次来跟你攀比那个韩娟吧?
湘玉(夺过信)这么难看的字除了她还能有谁呀(把信揉成一团)

[湘玉房间-日]
小郭:(坐在床上)你的人缘还不错嘛。(湘玉转身看她)我是说真的,我就收不到这种信
湘玉:郭芙蓉(指她)
小郭:(起身)韩娟跟你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湘玉:好好,好她还给额寄这种信(摔信)
小郭:(拿起信)估计她也是转发的呗,你看你看,这括号里写的说,必须得是最亲近的人,说明你是她最亲近的人,你要为此感到高兴的呀,我看好你呦!
湘玉:额好高兴,好高兴(盯着小郭)
小郭:那你慢慢高兴啊,我先下去干活了(要走)
湘玉:站住,额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忍心扔下额一个人不管吗?
小郭:我怎么管吗,咒的是你又不是我。
湘玉:那你,哼,(坐下)额这是造滴什么孽呦,怎么摊上这么一个朋友.
小郭:实在不行你也转发一个呗.
湘玉:额转发,额转发给谁呀?
小郭:谁最亲近你就发给谁呗。(湘玉又盯这小郭看)除了我。
湘玉:小郭,额亲爱滴小郭郭(拉她的手)
小郭:(颤音)你还小蚂蚱呢。
湘玉:那咱俩也是拴在一个绳子上的.额就问你一句,你一定要说真心话,你是额滴好姐妹吗?
小郭:(摇头)不是。(湘玉一直看她)不好意思,我们家就生了我一个。
湘玉:那你总算是额最好滴朋友吧。
小郭:也不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喵喵.
湘玉:喵?
小郭:我养的波斯猫,脸贼大眼睛贼亮,跟你一样哎,有空我抱给你玩啊(又要跑)
湘玉(拉住小郭):小郭,让额转发滴可是你呀。
小郭:我不是说了除了我了吗。
湘玉:为啥除了你嘛,给个理由先嘛。
小郭:理由就是-------(指湘玉后面)耗子!(湘玉尖叫着跑到床上,小郭乘机逃走.等湘玉反应过来,小郭已经没影了,湘玉生气的坐着)
湘玉:以为这样就能逃过额滴手掌心吗(冷笑,捋头发,用手支撑着下巴)

[大堂-日] (小郭从楼梯上跑下来,看了看楼上,心不在焉的擦桌子.)
秀才(正在算帐)芙妹,你看什么呢
小郭:(摇头)没事儿,对了(走到秀才旁边)一会儿掌柜的无论给你什么你都不许接
秀才:她会给我什么?
小郭:你就甭问了,反正不许接,打死也不接。
秀才:好,好。
(掌柜的从楼上下来,小郭偷偷跑向后厨)
秀才:掌柜的,有什么事吗?
湘玉:昨天滴帐算滴怎么样了呀?
秀才:啊,就剩郝掌柜还有七八两银子没结。
湘玉:到底是七两还是八两啊?
秀才:我算算啊。
湘玉:这有封信帮额看一下。(小郭出来,对秀才使劲干咳)
秀才:呀,你自己看吧,你识字的呀。
湘玉:额最近眼睛很不舒服你帮额看一下。
秀才:这牵扯到个人隐私。
湘玉:无所谓,额对你没有隐私,来嘛。
秀才:别别别,大白天的拉拉扯扯不好。

湘玉:(摔信)你到底是看还是不看呀。
秀才:我又没说不看。
湘玉:那就赶紧看。
小郭:(捂着肚子大叫)哎呦,我腿疼。
湘玉:你捂滴好像是肚子啊。
小郭:疼到腿了嘛,哎呦
秀才:(赶紧跑过去)芙妹,你是不是吃坏什么东西啦。
小郭:(朝他眨眼睛)对呀。
秀才:呀呀呀,我送你去看大夫去,走走走。(扶着小郭出去)
湘玉:走就走,额最亲近滴人又不光你们两个人。(走向后院)

[厨房-日](大嘴在炒菜.舀了一口汤喝,一抬头,发现掌柜的就站在旁边,吓了一跳).
大嘴:哎呀妈呀,掌柜的你吓死我了,(舀了一勺汤)正好刚出锅,你尝尝咸淡。
湘玉:(闻了闻)人间竟有如此美味啊,大嘴,我为你而自豪。
大嘴:我也是。
湘玉:你也为额而自豪?
大嘴:我为我自己自豪(嘿嘿的笑)
湘玉:这个,鉴于你最近滴良好表现,本掌柜决定。
大嘴;(握掌柜的手)掌柜的,啥也不说了,感谢,终于决定涨月钱了。
湘玉:去,额是说,给你写封表扬信。
大嘴:(失望)表扬信那,行,你搁那儿吧(继续做菜)
湘玉:表扬信呀。
大嘴;是,不就是夸我能干啥的吗,行了,我知道了,你就最上说两句就行了,不用整那不着四六的,啊,行了,我还干活呢,借光,你先出去吧.
湘玉:大嘴,本掌柜亲手写滴,你就不拆开来看一看吗?
大嘴:(扔勺子,转身面向掌柜的)掌柜的,你明知道我不认字你整这干啥呀,你嫌我文盲你直说,你说我就一厨子你说我不认字能怎么的,净整这景干啥呀?
湘玉:大嘴(把信往他腰带里塞,这时老白进来了,掌柜的把信藏在身后)
老白:(看见了这一幕,从他俩中间穿过,走到灶台旁边)哎!今儿菜炒得不错啊。
大嘴:哎,老白你来的正好,这封信你帮我念念(把信给老白,老白伸手去拿)
湘玉:(赶紧抢过来给大嘴)我跟大嘴说正事呢。你不要瞎掺和。
老白:谁掺和了,信里写啥呀(去拿信,湘玉轻轻拍了他手一下)
老白:人大嘴不识字,我给念念咋的了。
大嘴:别别别,掌柜的,咋回事儿呀,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啊,你说我不认字让老白给我念念咋的了(把信给老白)
老白(接过信):就是嘛。
湘玉:(抢过信,生气的走了)不跟你俩废话咧。
大嘴:她还生气了老白,他不就是嫌我没文化嘛。(开始围着老白转)
老白:我知道,把这盘子刷一下。
大嘴:不就是嫌我没文化嘛,你说我文盲我愿意啊,我不是小时候家里穷我念不起书,我不想多念书啊你说。
老白:大嘴,别絮叨了,她不是那意思。
大嘴:这事我还真得絮叨絮叨(跑去关厨房的门)老白,我的情况你事了解的你说是不是``````
老白:我我我了解,我特别了解。
大嘴:我妈眼睛瞎了,后来我在黄鹤楼做工,我跟你说,黄鹤楼的老板,老板从来没有说因为我不认字而瞧不起我,可咱掌柜的咋样,处处拿这说事我跟你说,我我```````
老白:(拿着木盆)大嘴,大嘴,麻烦你帮帮忙,帮我拿一下。(大嘴接过盆,还在不停的唠叨)点穴手(去开门,自己接过盆) 谢谢。(拿盆出门)

[大堂-日](湘玉站在门口,小六和无双巡街回来)
无双:累死了.累死了
湘玉:你俩可算是回来了,来来来,坐坐坐,喝口茶(倒茶)
小六:先不喝了,先给弄点吃的.(坐下)走了一天,这腿呀,站都站不住了(说着要脱鞋)
无双:不许脱靴子,人家还要营业来
湘玉:没有关系,想脱就脱,自己人嘛.到这就跟到家里一样,来来来,额帮你脱。
小六:(转身)佟掌柜,你有话直说。
湘玉:额跟你没有话,你这个人,警惕性也太高了吧.就凭咱俩这个交情,额就不能对你好一点.
小六:(摸脸)那算了吧,我还是回家再脱吧.
湘玉:燕捕头留步,(拿出信),这封信,麻烦你交给老刑.
小六;哦,(闻了闻信)呵,这信里说的嘛?
湘玉:哎呀,就是有日子没有见了,问候一下嘛
小六:那就带个口信呗,正好我明天要去趟十八里铺,要不然你跟我一块去.
湘玉:哎,不不不,还是写信比较好,写信比较正规.
小六:哦,那我师父不认字儿啊。
湘玉:又是一个?(展堂从后院出来)当厨子滴不认字就算了,你们捕快怎么也这样? (把信抢回来)
小六:(生气)佟湘玉,你可以侮辱我,但决不能侮辱我师父!!
湘玉:额咋污辱你师父咧,你不要胡说呀.额对你师父,那可是一片真情.(老白很惊奇.无双回了一下头)
无双:阿,少说两句,少说两句
湘玉:额说错啥了没有,额跟老刑,那是多年滴交情.说句难听滴话,要是展堂没有在滴话,额说不定就嫁给老刑了。
老白(生气):我要不在你就嫁给老刑。
(湘玉站起来,走到老白身边)
老白:这就是传说中的后备军吧.
湘玉(拉展堂的手)不是展堂,你听额说.嗯``````刚才说那个话不是那个意思。
老白:行了,你别解释了,我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了.
湘玉:不是。
老白:几位慢聊,我还得刷碗,给某些人干活去呢。(转身去后院)
小六:佟掌柜,那我先撤了啊.你的好意,我会转告给我师父的(出门了)(湘玉在椅子上坐下,叹气)
一食客:倒茶!
无双:哦,来了来了啊
湘玉看无双,又叹气)
(镜头一转,湘玉趴在桌子上,无双安慰她)
无双:没事的没事的你放心,我师兄的气量没那么小。
湘玉:(抬头)无双
无双:嗯。
湘玉:你是额滴好姐妹吗。
无双:嗯,当然是啊,你在我心里,比亲姐姐还要亲呢。
湘玉:那就行了,这封信你拿回去吧。(给她信)
无双:(拿过来看)什么呀?
湘玉:额滴一些真心话,拿回去慢慢看。(无双表情很异常)咋了这是,无双(把信拿回去)
无双:没没没,没事,我指是太激动了(夺过信)这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封信。
湘玉:不会吧。
无双(吸着鼻子)我从小没有爹没有娘,也没有什么朋友,师兄又太懒,他连张便条都没有写过给我.湘玉姐.
湘玉:哎。
无双:我以后就叫你湘玉姐好不好。
湘玉:好好好,你爱咋叫就咋叫。
无双: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这封信,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封信.它意味着,我从此不再孤单,还意味着,在这个世上,还有人会珍惜我重视我,把我,把我当成自己人.
湘玉:这封信你还是还给额吧(把信拿过来)
无双:湘玉姐(抢信,但没抢到)
湘玉:无双妹子,这封信额写滴不太好,等额重新润色一下,给你写一封更真挚点滴,哦!
无双:没有关系,有字我就很满足了。
湘玉:哎呀,额滴字太差咧,跟狗扒滴一样,(往楼上跑)额再回去练一练啊。(上楼)
无双:(追上楼梯)湘玉姐你把信还给我好不好,湘玉姐。
湘玉:过两天额重新给你写一封。(挣脱了无双,回屋了)
无双:(不小心摔到了,坐在台阶上)湘玉姐,(哭)我的信。(食客都看她)哦,吃好,喝好.

[秀才大嘴的屋-日](老白用手撑着身子,半坐半躺的在秀才床上。大嘴,无双,秀才进屋)
大嘴:老白,你真不吃点儿
老白;不吃,拿走.
大嘴:本来也不是给你的(老白坐起来看他)
大嘴:不是,老白,多少吃点.你说,要不掌柜的生气拿我撒气咋办呐。
老白:放心吧,我在她心里没那么重要。
秀才:哎!老白不能这么说啊,别说气话啦,啊!
老白:我说的气话?我问你,小郭要是说你一走她就嫁给老刑,你生不生气,你生不生气!
秀才:小郭不可能这么说嘛,这个,掌柜的也不会这么说的。
老白:不会这么说?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无双:这我可以证明,确实说了。
秀才:啊?
老白: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应该跟展红绫好好聊聊,(湘玉,小郭进来了) 说不定聊好了现在手拉手去唱歌去。
湘玉(干咳一声):唱啥歌呀
老白:分手总是在雨天(白了湘玉一眼)
湘玉:额跟展堂有话说,你们先出去吧(坐下)
老白:回来,(指湘玉)有啥话就在这说
湘玉:出去
老白:回来
湘玉:出去
老白:回来
湘玉:出去
老白:回来
湘玉:出去
老白:回来
湘玉:出去
老白:回来
湘玉:出去
老白: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
(众人就前后前后的转,像跳舞似的)
小郭:呀!行了行了行了,不就一封诅咒信嘛,至于折腾成这样吗?
老白:什么玩儿?诅咒信!
小郭:掌柜的今天早晨收到一封信,叫她三天之内转发七封,而且必须得是最亲近的人,(湘玉想拉住她)否则就会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最亲近的人死于非命.

大嘴:这。。。那掌柜的你的意思是,早儿起来也是给我这封信?
湘玉:不是,那主要是。。。。收到也没有关系,你还可以转发.
无双:湘玉姐那你给我的这封信?
湘玉:无双,你听额说。
无双:这可是我这辈子收到的第一封信啊,你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
湘玉:额知道,额。。。
无双:我,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不要再见到你了!(哭着走了)
大嘴: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走了)
湘玉:(对小郭)我也不想再见到你咧,话咋这么多呢。(小郭靠在秀才肩上哭了,大嘴回来了)
大嘴:这是我屋,你出去!(湘玉伤心的走了)
老白焦急的叫:湘玉,湘。。。

[屋顶-夜](湘玉独自坐在屋顶上发呆,不一会,老白上来给她轻轻的披衣服)
老白:天越来越凉了,老坐在屋顶感冒了谁照顾你啊。(坐下)
湘玉:(看她)展堂。
老白:(把手搭再她的肩上,轻轻搂过湘玉)我跟你说啊,无双和大嘴那边我已经帮你劝过了。
湘玉:他俩还生气吗?
老白:大嘴还好,无双气的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后来我就问她,我说如果你收到这封信你会怎么办,她就不说话了。这样,明天你再劝劝,给个首饰,赔个不是。

啊。
湘玉:额要早知道是这个样子,额绝对不会干那种傻事情滴。
老白:你也知道这是傻事儿啦。
湘玉:额当然知道,可额实在也没有办法嘛。明知道是迷信,可那话说的也太毒了。倾家荡产也就算了,最爱的人死于非命,这谁受得了嘛。
老白:他说死我就死了,她要有那本事,还写啥信,直接招呼呗。什么叫迷信,迷信就是先迷而后信。先把你吓迷糊了,然后让你不信都得信。这封信就是利用了人们

对未知的恐惧,而且大多数迷信利用的都是这一点。
湘玉:道理额也清楚,可额就是当局者迷。(两人轻轻的笑)
老白;我跟你说啊,(又轻轻的搂住湘玉)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啊,(帮湘玉把披的衣服拉好)一定记着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抗着,否则还要我干啥。
湘玉(幸福的说):嗯,你还记得那首歌吗?
老白(把湘玉搂的更紧了):当然记得。(湘玉幸福的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大堂-夜](白佟下楼)
老白:湘玉,赶紧回房谁吧,啊,我自己会铺床。
湘玉:那不行,我不在你自己铺,额在怎么能让你自己动手呢。以后洗衣服做饭这些小事你都不要管,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咧。
老白(拉过湘玉的手):我的事儿,就是保护好你,然后拉着你的手,一同唱着歌谣,白头到老(帮湘玉捋捋头发)。
湘玉:展堂。
老白:湘玉。(白佟准备接吻,门外传来敲门声)
湘玉(不耐烦):打烊了,谁呀?
门外:我。
湘玉;你谁呀?
门外:你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湘玉(看看展堂):额这么抠门,哪有好朋友。
老白:看看去。(打开门,韩娟站在门口)
湘玉:韩娟?
韩娟:正是在下。
湘玉:(关上了门,把韩娟关在门外。)这里不欢迎你,你哪来滴会哪去。
韩娟:你这是干什么。
湘玉:额警告你,再不走额就报官咧。
韩娟:佟湘玉,我招你惹你了。
老白:(把湘玉拉到一旁,小声说)过了过了,毕竟是你发小儿,从小一块长大的,哪能动真格的呢。再说了,这么黑的天,她一个女人,又不会武功,万一出点儿啥

事,你不得后悔一辈子啊。
湘玉:啊,额知道(去打开门)
老白:来,请进。
韩娟:你总算肯开门了。
湘玉:额开门是为了做生意呀,你在这儿留宿,每晚三两银子。
韩娟:三两?
湘玉:不爱住就不要住,从这儿往东十五里有家客栈,你住那儿去吧。
韩娟:(生气站起来)你!(坐下)三两就三两。
湘玉:先交钱,后住宿。(湘玉接过韩娟的钱,抢下展堂倒给韩娟的水)楼上请吧
韩娟:(上楼)帮我拿行李
老白:哎!
湘玉(拿起行李)自己拎吧,(把行李丢给她)本店不管这些破事情。(韩娟和湘玉上楼,老白去关门)

[客房-夜](湘玉推开门,两人走进来)
湘玉:就这个屋,饿了自己上厨房,想洗澡自己烧水。没有事就不要找额了啊。(拿着蜡烛准备走)
韩娟:哎,等等你连个蜡都不给我留吗?
湘玉:蜡?得另外加钱。
韩娟:我给你钱。
湘玉:三两一根,这半根算二两,谢绝还价。
韩娟:佟湘玉!!!(拍桌子)
湘玉:何夫人!!!(拍桌子)
韩娟:我能知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湘玉:都到现在了你还跟额装傻是吧。
韩娟:如果是因为上次我说了你的坏话,那我先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湘玉:啊?你说额什么坏话咧?
韩娟:就是上次回汉中,别人问我你过的咋样,我。。。
湘玉:你说啥了吗?
韩娟:就是,你这里也并不富裕,男朋友也就那么回事儿,当然了,我没有说他是小白脸,但别人那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湘玉:小白脸,你有没有搞错呀你!
韩娟:你先别生气吗,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嘴上也没个把门的。
湘玉:少来这套,不要避重就轻,接着交代!
韩娟:除了这个,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湘玉:你不知道咧,(拿出信,拍到桌子上)这封信,是咋回事情?
韩娟:(看信)这,这也太狠毒了吧。
湘玉:这封信?
韩娟:是我的字迹,但绝对不是我发的。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是我发的,全家死光光。
湘玉:这封信不是你发的,那还能有谁呀。
韩娟:谁发的你先甭管,那七封信你转发了吗?
湘玉:迷信活动,额怎么回会参加?再者说了,这种小把戏只有唬小孩玩,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说。

-----------------------
【片花】失眠记2
-----------------------

[湘玉房间-夜]
湘玉:怪了,不是韩娟那能是谁呀
小郭:(打哈欠)爱谁谁,不就一封信,不信不就完了嘛。
湘玉:(打哈欠)不是信和不信的问题。要光是诅咒,额倒也无所谓。这封信表明有人要害额。
小郭:(不耐烦)拜托你啊大姐,人家想害你,会用这么弱智的招数吗?(躺下)
湘玉:这也不好说,你不要再睡咧,你帮额想一下,谁跟额有仇?
小郭(起来):你的仇人那多了去了。
湘玉:去!(小郭又躺下了)
湘玉:(把她拍起来)你还是不是额滴好姐妹呀
小郭:(起来)你的好姐妹又不光我一个,再说你的仇人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你最好问无双。人家毕竟是捕快,而且脾气又好。
湘玉:额不是把她给得罪了嘛。(敲门声)进来!
韩娟:我就知道你没谁,有空吗?咱俩聊聊?
小郭:瞧这觉悟,主动请聊。快坐快坐。(打哈欠,倒茶)这才叫好姐妹啊。(对韩娟)喝茶,你俩慢聊啊,没事不要叫我,(对湘玉)有事也别叫我。(走了)
韩娟:你站着干吗,我又不是外人。快坐!(看着湘玉)就这样,别动。我给你捋捋头。
湘玉:大晚上滴,捋什么头呀。
韩娟:你忘了啊,咱俩小时候就互相梳头。那时候你的头发是又黑又亮,(拔一根湘玉的头发揣倒怀里)
湘玉(疼):哎呦哎呦,轻点儿,轻点儿,行行行额自己会捋啊。
韩娟:不梳头,我给你剪剪指甲。
湘玉:没有事儿吧你,韩娟。
韩娟:没事儿啊,我能有什么事儿,手给我。(给湘玉剪指甲)
韩娟:好了(把指甲放在手里)
湘玉:你这是干啥呀。
韩娟:哎呀,指甲多脏啊。回头我揣好给它扔出去。
湘玉:用不着,扔地上就行了,明天有人扫。
韩娟:哎呀,那多不卫生啊。你就甭管了,明天呐交给我就行了。(湘玉打哈欠)你困啦?那我就不打扰了,明天见啊。(韩娟推门出去了)
湘玉:(自言自语)就这么走了,那额滴仇人咋办呀。(站起来)小郭,小郭~~~(开门出去)

[大堂-日](小郭走向柜台)
秀才:哎,芙妹,你眼睛怎么那么红啊,昨晚没谁好啊?
小郭:别提了,昨晚被掌柜的抓壮丁,陪她聊了一宿。
秀才:都聊些什么了啊?
小郭:帮她想仇人呗。(韩娟从楼上跑下来)你这是要出去啊。
韩娟:对我出去一趟啊,回头你跟湘玉说一声不用等我吃饭了啊。(韩娟跑出去了)
无双:(从后院进来)哎,那个人是谁呀?
小郭:韩娟,掌柜的从小一块长到大的好朋友。
秀才(小声对小郭):哦,那诅咒信就是她写的啊
小郭:不要胡说八道啊,人家都说了不是,发过毒誓的。
秀才:对了,好姐妹嘛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
无双:戚,好姐妹就干不出这种事来啦。
秀才:那当然。
小郭:除非她不把你当好姐妹。
秀才:你别听她胡说。(小郭拍了一下桌子)当然她说的有点道理。
无双:哎,小郭啊,掌柜的那封信有没有给过你啊?
小郭:当然,(转变口气)她当时第一个就想到给我,被我严词拒绝。
无双:第一个?原来如此,即使是好姐妹也分亲疏内外啊,嗯,无所谓了,我本来就是孤零零一个人,就这样吧,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孤独算的了什么呢,读读佛经

,敲敲木鱼,转眼已是百年。(伤心的走了)
小郭:这都哪跟哪呀。
秀才:这种心情我能够理解。(小郭转过头瞪他)不是那种理解。
小郭:我告诉你啊,以后未经我允许,禁止正眼看她,禁止跟她说话,禁止吃她做的菜!!!
湘玉:(从楼上下来)要不要禁止跟她同处一室啊?
小郭:我们家的事你少管。
湘玉:哎,你是额滴杂役,他是额滴帐房,你们俩滴事情额不管谁管?
小郭:你还是先想怎么劝你的好姐妹无双吧。
湘玉:她还在生额的气,不会吧,展堂已经把她劝好了呀,咋回事情嘛。

[大堂-夜](老白和小郭坐在桌子前,小郭要夹菜,展堂用筷子打了一下她)
小郭:开饭嘛,开饭嘛,开饭嘛。
湘玉:(站在门口)不要吵,不要吵,等无双回来再吃,这是做人最起码滴礼貌。
小郭: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嘛,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湘玉:好好好,你吃你吃你吃,展堂给她拿个碗先盛点。
老白:(拿个馒头)先吃个馒头。
小郭:来一人盛一个丸子
湘玉:把筷子放下,碗也放下。(对小郭)额帮你盛,省得你把肉都挑光了。(无双进门)
小郭:我不要这么多白菜,你给我盛个丸子嘛。
湘玉:给你一个。
小郭:再要一个行不行。
湘玉:再给你一个。(大家一抬头看到无双)无双。
无双:正吃着呢
湘玉:都等你吃饭呢。(看了看手上的碗)这个碗是小郭滴
小郭:这个碗是掌柜的自己的,(拿起一个碗)我的碗在这里呀。
湘玉:(拍小郭)郭芙蓉,额回头再跟你算帐。无双你坐啊。(到柜台那儿)专门给你准备了蛋饺。
无双: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湘玉:在那儿吃滴嘛,咋不提前说一声。
无双:从今天开始呢,我就不在店里吃了。
湘玉:为啥嘛。
无双:我跟大家非亲非故的,又不是店里的伙计,又不是谁的姐妹,每天蹭吃蹭喝的。多不合适啊。
老白: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呢,昨儿不刚劝过你吗,快坐下吃。
无双: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
湘玉:无双,额错咧,额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事情发生了。
无双:其实呢,收不收信我都无所谓,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收到信的是小郭,而不是我呢(湘玉瞪小郭,小郭笑。韩娟进来了。)
韩娟:你也收到那封诅咒信了?
无双:是啊,不过很可惜,不是第一个。(起身走向后院)
韩娟:谁是第一个。
小郭:(举手)我,不过我没有收下,无双就收下了。
韩娟:湘玉,你跟那姑娘是不是很熟啊
湘玉:昨天之前,她还是额滴亲妹妹一样,你说熟不熟,吃饭!
小郭:吃蛋饺。
湘玉:蛋饺拿过来。
展堂:咱俩吃。
湘玉:给无双留着。

[湘玉房间-夜]
湘玉(对小郭)你也是滴,好好滴跟无双说这些干嘛。
小郭:我哪知道她会这么生气呀。
老白:你先等会,我怎么没明白啊,谁第一个收到信有啥讲究啊。
秀才:有讲究的,比如我,我把第一封信给大嘴,把你留到最后一个,你什么感受啊。
老白:(走到秀才旁边,拍他的肩膀。秀才咧嘴)哎呀,哎呀兄弟,太仗义了兄弟。
小郭:哎呀,男的跟女的不一样嘛。
湘玉:额没有想到无双会因为这种事情吃醋。
老白:吃醋?
湘玉:(拉开小郭)你不懂,我们女人之间的友谊,比你想像滴要复杂滴多。
小郭:我早就叫你拿点首饰给人家陪个不是,现在可到好,你把整盒都拿出去啊,都未必管用。
湘玉:你还有脸说,去去去,都出去。(大家都往外走)等等,都回来,把无双给额叫过来,额要跟她好好谈一谈。(大家出去又很快回来,后面跟着无双)
无双:佟掌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湘玉:什么为什么呀,你是说发信啊。
无双:这个时候了你还装傻。
湘玉:装傻,你啥意思嘛?
无双:韩娟是不是你发小儿?
湘玉:是呀,她咋咧。
无双:她来找我问我要我的头发和指甲,说是你要的。
湘玉:(看其他人等)额要你的头发和指甲有什么用嘛。
无双:做法喽,害人喽,这不是你的专长吗
湘玉:不跟你废话咧,韩娟人呢。(展堂摊开双手)
无双:她拿着我的头发和指甲就出门了。
湘玉(对展堂他们):还愣着干啥呀,还不赶紧给额追回来呀。(展堂出门。无双摔开湘玉的手走了。)

[大堂-夜](老白示意韩娟进去。)
湘玉:何夫人,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儿去呀
韩娟:这空气不错,出来走走,散散步什么的(坐下)(湘玉拍桌子,小郭拿了一根绳子。)
韩娟:(吓得站起来)说就说呗,你拍桌子干吗,吓唬谁啊(又坐下),你以为就你男朋友会武功啊。
湘玉:头发,指甲,还有诅咒信到底是怎么会事你说!
老白小郭:说!
韩娟:(一愣)嗨!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现在这个表情忒狰狞了。
湘玉(冷笑)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小郭,去把小六给我找来。
小郭:得令。
韩娟:(急忙阻拦)哎,谁是小六(小郭装出小六超人的造型)不明白
老白:本镇唯一的,也是十村八店最凶残的,最不近人情的捕头。
韩娟:我又没犯法,你找捕头干吗呀。
湘玉:你说呢?
韩娟:湘玉,我可是你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小郭:唯一的朋友?某些人不是对我说她人缘特别的好吗。
湘玉:你不要打岔。小娟,额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
韩娟:哎呀你这个人啊怎么死活都不肯相信人呢。
湘玉:小郭。(小郭往外跑,韩娟追出去)
韩娟:哎,我说我说,但你们得保证,绝不能外传,还有你(指湘玉)绝不能生气。
湘玉:好,你说说看先。
韩娟:那封信,其确实不是我发的,是我让丫环发的(湘玉要发火)哎你说好不生气的。
湘玉:好,额不生气,你写那封信是啥意思。
韩娟:我前些日子碰上个高人,说我是百年不遇的天煞孤星,命犯太岁,头顶乌云,(湘玉走到老白旁边挽着他的胳膊。)先克父再克母,继而克死老公,最后克死孩

子,我为了避免这一连串的悲剧发生,所以不的不发那些诅咒信了。
湘玉:那那个头发和指甲是咋回事情
韩娟:你们要是转发了那就啥事都没有,可你没转发,那就得倒大霉了。唯一的解煞方法,就是拿你们的头发和指甲,请高人作法,每次都得花5两银子。为了你跟无

双,我得多花十两呢!
湘玉:额滴神呀,你有钱没有地方花了呀。
韩娟:先生有大神通,我是亲眼看见的
湘玉:哎呀呀呀呀,有什么大神通?
韩娟:人家可以伸手下油锅,滚烫的油哎,(对展堂)你敢吗
老白:我敢,(对镜头)其实啊,这是硼砂在起作用,硼砂遇热,就会产生气体,把他放在锅里,看上去,好像是油锅开了,其实一点都不烫手。
韩娟:这不可能,人家马大师是高人,剑斩妖魔。你行吗?
湘玉:啥叫剑斩妖魔?
韩娟:就是拿一张白纸,把鬼给定住,然后一口水给喷出去,鬼马上就现形了。这时候一刀劈下去,鬼就给劈成了两半,你行吗?
老白:我行啊,(对镜头)其实这张纸事先经过处理,用毛笔,沾着碱水先画出鬼的形状,晒干以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然后再喷上姜黄水就会起反应,呈现出红的鬼

的形状,所谓剑斩妖魔呢,就是把这张纸裁成两半。
韩娟:不可能,人家高人还会干嚼鬼骨,把鬼定在碗里摔成碎片,然后把碎瓷片嚼碎咽下去。
老白:他嚼的根本就不是碎瓷片,而是他事先晒好的鱼骨头。(对镜头)这些把戏,已经很多年没人玩了。根本就不新鲜了。
韩娟:我有我的想法你有你的,我不干涉你请你也别来干涉我。
湘玉:哦哦哦,就是就是就是,你那个高人现在在哪呀。
韩娟:你想干什么?
湘玉:你放心,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就像是开开眼界嘛。
韩娟:算了吧,高人说过,除了自家弟子,其它一概不见。
老白:是不敢见吧。
韩娟:人家都能伸手下油锅有什么不敢的?
老白:那你就叫他来呦。我看好你哟。(做手势)
韩娟:那就来哟。明天一早我就让他来,我让你们都开开眼界。(伸出一个手指,湘玉给他收回去)

[大堂-日](湘玉、大嘴、无双在门口等着)
大嘴:掌柜的,你说那高人到底长啥样?
湘玉:什么高人。江湖骗子。咱们见得还少啊,上回那个算命的叫什么来着?
秀才:白眉。多亏了他,我和芙妹才有今天。
小郭:你是不是还要给他烧柱香下个拜啊?
秀才:这个败类,下次见一回打一次决不手软。
大嘴:掌柜的,他要真是高人,我能不能跟着也拜拜?
湘玉:你没病没灾的,拜他干啥?
大嘴:当年我在黄鹤楼打杂那会,我天天摆关公,结果没两年我就当捕头了。
老白:没两月又当厨子了,跟没拜一样。
大嘴:你净说这没用的。没厨子你吃啥,没厨子你咋开店?
湘玉:来了来了。(韩娟和马卓子出现在门口)
韩娟:这位就是我师父(马卓子给众人行礼)
马卓子:本人姓马,别号卓子
大嘴:哎,这不老马嘛,你啥时候成高人啦,啊~这衣服整得
马卓子:嗨~你谁呀,你谁呀~
大嘴:我李大嘴啊,你忘啦。咱俩当年不一块儿在黄鹤楼打杂嘛,我洗菜你抹桌子。
掌柜:怪不得叫马卓子。
马卓子:嘿~胡说八道,我打小就在终南山修炼,刚出来几天。黄鹤楼是谁呀,他谁呀,我怎么不认识。
大嘴:不不,老马,你这样没意思了啊,我跟你说,我真生气了,不,你...
老白:一边儿去,一边儿待着去。马大师啊,哎呀,久仰久仰。别理他,脑子有问题,甭跟他一般见识啊
马卓子:你们谁解煞啊?
无双:啊啊,是我,这是我的头发和指甲。
马卓子:你先拿着,起油锅。
掌柜;秀才,去把账结一下,关门了,打烊了,不好意思把账结一下(众人簇拥着马卓子进后院)谢谢啊,欢迎下次再来
(镜头转到后院,油锅已起)
(马卓子手里抓着硼砂准备放到锅里)
老白:(抓住他的手)哎,这是啥呀
小郭:什么呀
马卓子:这是定魂丹,你把这东西啊往锅里一放,小鬼,全定住。
老白:是吗,我怎么觉得这东西有点像硼砂呀。
马卓子:呵呵呵~~硼砂啥呀,我都不知道什么叫硼砂。
老白:那好,等油锅开了我帮你放。
(转眼油锅已经开了)
老白:开了吗
马卓子:开了(老白把硼砂倒到锅里)
老白:(拽着马卓子)来,往里伸,来。
马卓子:干什么干什么,我作法。最讨厌旁边有人打扰了。不弄了,不弄了,告辞。
众人:哎哎哎~~
韩娟:师父,咱不跟他一般见识,油锅不下,咱剑斩妖魔。
马卓子:行,我再使一招定心诀(拿出纸)拿着(递给韩娟)来碗水。
老白:来碗水(大嘴到井里倒了碗水)
马卓子:(接过水,含在嘴里,往纸上一喷,没显影,又喷了一下)啊~碱不出来了
老白:马大师,你是在找鬼影呢吧,来你看看这个(含了口水吐到手里的纸上)你看看这个(纸上出现了鬼影)你别害怕啊,刚才我扶你下油锅的时候,我掉了个包,

哼~
马卓子:岂有此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啊。
老白:哎,你不还有一招吗(把碗砸碎,捡起碎片)来,给咱干嚼个鬼骨,嚼啊,嚼。
马卓子:我嚼,你嚼吧(往外跑)
老白:站住,站住。
(追到大堂)
马卓子:(往门外跑,小六堵住门口)官爷,我把银子还给你,请你们原谅我,我这也是生活所迫嘛,你看,牙都没了。
老白:你是啥生活所迫啊?
马卓子:这不牙口都破了吗?吃不了肉了。
老白:你给我老实点!
韩娟:师父,是不是他们逼你这样做的?
马卓子:不是。我原来就是打杂的嘛。
韩娟:打啥杂啊?
马卓子:(用袖子在桌子上擦了两下)抹桌子的嘛。
小六:(特写)这么个马卓子。
马卓子:没什么指望了,想哄点小钱,喝点小酒,过过小日子,娶个小媳妇。
韩娟:你终于承认了,那你那些个大神通。。
马卓子:啥神通啊,那全是小把戏。装神弄鬼,跟变戏法差不多。
老白:行了吧,别糟蹋人变戏法的了。我问你,你能把那碗变没吗?(大嘴递过来一个碗)
马卓子:(拿起碗看看)我能把碗里的饭变没了。(众人不屑)
老白:你能从这墙穿过去吗?
马卓子:我能从这桌子底下钻过去。
小六:行行行了,使你自己个走啊,还是。。
马卓子:我自己走,我自己走,不用你背。爷,您这边请。回头等我到牢里,多让您关照我呢。
小六:走吧走吧。
大嘴:哎马卓子,抹布拿着。(扔过一块抹布)到里面接着抹吧。
马卓子:这回我一拿着心就踏实了。(出门后又跑到门口的茶摊和茶客打招呼,小六把他拎走)
韩娟:(失望地坐下)合着折腾这么久,都是瞎胡闹!
湘玉:吃一堑长一智嘛。展堂,你们先回避一下。
老白:为啥?好好好,你们聊你们聊。(大家都退出)
食客:倒壶茶。
老白:来了!
湘玉:归根结底啥叫迷信?先迷而后信。先把你给弄迷糊了,叫你不信也得信。比如说那封信,就是利用了人们对未知的恐惧。在就是那个障眼法,比如伸手下油锅。

大多数迷信活动利用的都是这一点。
展堂:(从门外进来)噢,怪不得让我回避了,这不都是我的话吗?现学现卖是吧。
湘玉:我自己也会说啊。要破除迷信只有一句话,不迷就不会信,不信就不会迷。这句话你说了没有?

[大堂-日](韩娟和湘玉从楼上下来)
韩娟:行了,你别送了。等到了家我给你写信。
湘玉:信?
韩娟:保平安的信。
湘玉:好吧好吧。一路平安啊。再见啊娟。
韩娟:(出门后回头)再见。
无双:掌柜的,她就这么走了,你也不送送她?
湘玉:多少年的朋友了,用不着臭讲究。无双,(掏出封信)这封信给你。
无双:(警惕地)你要干什么?
湘玉:你不是号称好久没有收到过信吗?这是第一封。放心吧,这回说的全是心里话。(把信放到她手里)
无双:(拿到信正反面看)除了我,你还给谁写过啊?
湘玉:(戳无双头)就你一个。就这一封我已经快累残了。行了行了,快点看吧。我到后院去转转啊。(湘玉去后院。无双坐下看信)(小郭端菜从厨房出来)
小郭:(端完菜之后,站在无双后面念)作为你最好的姐妹,我感到。。。
无双:(警惕地跳了起来,把信放在胸口)干什么?这是掌柜的专门写给我的。
小郭:她没事给你写什么信啊?
无双: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听说啊,只有我一个人有,也许这就叫做好姐妹吧。(拿着信跑了出去。小郭坐下)
湘玉:(拿着扫把从后院进来)小郭,去把后院扫一扫去。咋了?你脸色咋这么难看呢?(用手摸她头。小郭躲开)
小郭: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湘玉:咋了小郭?我找你惹你了?(她俩绕着楼梯转)有啥话就跟姐说嘛。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啊。小郭,给我说一说嘛,你不说我心里怪难受的。喂喂喂,小郭。。。

本回完

下回书 赛貂蝉沦为小丫环 佟湘玉卖店赎仇人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