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回 赛貂禅沦为小丫环 佟湘玉卖店赎仇人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回 赛貂禅沦为小丫环 佟湘玉卖店赎仇人【文字剧本】

第七十回 赛貂禅沦为小丫环 佟湘玉卖店赎仇人

本集编剧----宁财神

参加演出(按出场顺序)
莫小贝----王莎莎
郭芙蓉----姚晨
佟湘玉----闫妮
白展堂----沙溢
祝无双----倪虹洁
小翠(原来的)----蒋卉
赛貂禅(原来的)----刘敏
李大嘴----姜超

【夜---小郭的房间】
小郭坐在炕上,心不在焉.小贝正在桌前写作业.
小贝:小郭姐姐,怎么今天一天都没见着秀才啊?
小郭:他到十八里铺收账去了,估计三五天才能回来,干嘛?
小贝:没事儿,我还以为你们俩又闹别扭了呢!
小郭:我跟他闹什么别扭.
小贝:那你生什么气啊?
小郭:我生气...我生气还不是因为你那个破嫂子!
小贝(走过来坐到炕上):哎...我嫂子招你惹你了?
小郭:她就招我了,莫名其妙给无双写什么信.(湘玉悄悄走进房间)写就写呗,光给她写不给我写,这算什么!
(湘玉用扇子拍了一下小郭的后脑勺,小郭和小贝这才发现了湘玉)
湘玉:背后说我的坏话.
小郭:那你还背后偷听人家说话呢!
湘玉:无双以前没有收到过信嘛!你要喜欢我也给你写一封啊!
小郭:切!(然后不屑地往后靠了靠)
小贝:小心眼.
小郭:说什么说什么!
小贝(靠近小郭,悄悄说):给你台阶下就赶紧下,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湘玉:小贝!
小贝:啊?
湘玉:写作业!
小贝:哦.
(小贝回到桌前写作业,湘玉坐到了炕上)
小郭: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吧!以后你要是给无双什么东西,你也照样给我一份嘛!任何东西啊!
湘玉:没有问题,就按你说的办!
小郭:那还包括信喔!你给无双写了多少?
湘玉:就一封,两篇纸.
小郭:那我要二十篇,明天一早当众交给我!
湘玉:二十?你当我是写作机器还是脑力民工啊!
小郭:那...那就十篇好了,少一篇都不行!信的内容嘛,主要就是赞美我!
湘玉:十篇纸全是赞美你?
小郭:除了赞美还可以歌颂嘛,善意的批评也是允许的,但是你要注意尺度!
小贝:哎,什么叫尺度啊?
小郭:就比如说,小郭啊,你要多注意休息,勤劳也是有限度的.就这样之类的话,反正呢就是要情深意切,字斟句酌.写得不好退回去重写啊,写到我满意为止!
湘玉:好,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写,等着啊!(起身离去)
小郭:哎等会儿等会儿(将刚起身的湘玉拉住,从湘玉头上抽出一根簪子),这个簪子...嘿嘿,先留在我这儿,写满十篇呢我就给你,写不满呢,就给我了.
(湘玉伸手去拿簪子,小郭将簪子摆来摆去,湘玉怎么也拿不到簪子)
......

【深夜----湘玉的房间】
湘玉(拿着笔边写嘴里边念叨):生命中有你...有你...啧,有你跟没有你有啥区别,光让我写你自己咋不写!(说完将纸揉成一团,扔到了门旁)
(老白推门进来)
老白:哎,咋的了?(说完捡起纸团)写的啥呀这是?
湘玉:跟你没有关系.
老白(扯开纸念起来):生命中有你...
湘玉:还给我!(将纸夺了过来)
老白(走过来坐下):哎呀,终于知道给我写情书了?
湘玉:谁说是给你写的呀!
老白:不是呀,那你生命中有谁呀?
湘玉:小郭!见我给无双写信,把她气的,非让我给她写.十篇!我又不是秀才,写字用不着动脑子.憋了一个晚上了,连一篇都没有写出来,烦死人了!
老白(起身走到梳妆台坐下):小时侯写作文啊,我们先生不要求质量只要求字数,所以在这方面,咱是专家啊!凑字数有这么几个秘诀,第一,字体一定要潦草,比如说刚才你

写到生命中有你时,写不下去了,你就一阵狂草,反正她也看不明白,到时候问起来呢,你就说忘了!
湘玉:好注意,还有呢?
老白:第二,一定要说圈话,就是一句话翻来覆去的来回说,就像喝醉酒了一样.到时候她问起你,你就说,当时写得太激动了,情绪失去了控制!
湘玉:哎呀展堂,你真是个小天才,淘气!(说完扭了一下展堂的脸)
展堂(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哎呦呦...
......
【第二天早上----大堂】
小郭在擦桌子,老白在照顾客人.
(湘玉拿着信从楼上跑下来)
湘玉(打了个哈欠):小郭,来,这是你的信.昨天晚上紧赶慢赶写了整整一宿.有错别字不要怪我,还没有来得及检查呢!
(小郭我型我素,对湘玉手中的信视而不见)
湘玉:哎,你拿着啊!
小郭:我现在没空,你呆会儿行吗?
湘玉:我还要到厨房去看一看嘛,拿着呀!
小郭(用抹布打了一下桌子):我说了没空就是没空!
湘玉:这人咋回事情嘛!(说完转身走向了厨房)
(这时无双从后院走了出来)
小郭(扔下抹布,冲向湘玉):掌柜的掌柜的!(拿过湘玉手中的信)哇噻,这封信真的是给我的吗?
湘玉:是给你的呀!
小郭(拆开信掏出纸):好厚啊,哇噻(数了数张数,凑近湘玉)喂,怎么才九篇啊?
湘玉: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赞美你的话一个字都憋不出来了!
(无双皱着眉头好奇地瞧了瞧她们)
小郭(拿出湘玉的簪子):那这根簪花呢?
湘玉:呃,簪花...(伸手想去拿,小郭将手一抽,还是拿不到)归你了!戴也好卖也好,我毫无怨言.(说完走向厨房)
(无双伤心地低了低头)
小郭:哎等等等等(把湘玉拉了回来)那既然归我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戴上?
湘玉:你自己不会戴啊!
(小郭做撒娇状)
湘玉(笑了笑):转过去!(随后将簪子插到了小郭的头上)
(无双又惊异地瞧了瞧她们,见她们亲热得很,忿忿地瞧了瞧别的地方)
湘玉:好看不好看?
小郭:谢谢湘玉姐啊,礼物虽小,情谊无价,小小的簪花代表着久久的牵挂.
无双(终于看不下去走向了店门,但走时哼了一声):咳!
湘玉(走过来):无双,吃了饭再走吧!
无双:不用了,我出去买两个煎饼裹着吃就行了(转身想走,但又转身回来)哦,对了,以后我的事情呢就不用你操心了.
(湘玉愣了一下,无双走出了店门,小郭在后面坏笑,湘玉打了它一下,她才收起笑脸)
湘玉:这下你满意了!
小郭:一般般啦!总算扳回来一局(走向桌子)以后啊,她,要不招我呢我就不招她,她要招我啊,哼哼,就休怪咱们心狠手毒(紧紧握拳状)哈哈哈哈!
湘玉:你你你,像个啥嘛(往帐台方向走去,右转去厨房)啥人嘛!
(小郭也离开大堂,蹦蹦跳跳向后院跑去)
老白:瞎折腾啥呀,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也不嫌累的慌!(客人要酒,急忙去倒酒了)
小翠(突然来到店门口):Ello hi!
(老白瞧了瞧她)
小翠(嗲嗲地说):展堂哥哥,你还记得我吗?
老白(走近点仔细瞧了瞧):你哪位啊?
小翠:是我.我!小翠,对面怡红楼那个!
(老白开始回想以前的事情,以下均为以前的事):
湘玉(从楼上跑下来):这位就是怡红楼的赛貂禅赛掌柜,来来来,给赛掌柜看茶!
(赛貂禅坐在湘玉吃饭事坐的位置上,小翠在她身旁站着)
赛:免了,我是来要钱的,拿钱就走!
小翠(应和着):一秒钟都不耽搁!
(湘玉走到老白身后)
老白:拿钱?拿啥钱?
湘玉(悄悄对老白说):小郭不是把人家店给砸了嘛,咱还欠人家五十两银子.
赛:你想赖帐是咋了?
小翠(应和):你是不是?是不是?(用手指着湘玉老白他们,渐渐逼近)
(老白做伸出手指,往前顶)
湘玉(分开两人):不是不是不是嘞.你看啊,咱们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嘛.
赛:你别废话了,要不然还我一千两银子,要不然就交人!
湘玉(坐到凳子上):你看,我上哪儿给你找人去嘛.
赛:啧,哎呀,其实啊,我的要求也不高,这个唱功好不好啊,她无所谓.
小翠(应和):无所谓.
赛:这会不会跳舞啊,她也无所谓.
小翠(应和):也无所谓.
赛:至于这个盘儿亮不亮条儿顺不顺...
小翠:无所谓.(身体往前摆手)
赛:谁说无所谓!要的就是盘儿亮条儿顺会来事儿,帮我顶过这阵儿就中!
(湘玉搓手)
赛:今晚之前,要不然就交人,要不然就交钱,否则啊,咱们公堂见!
(老白反应过来.接下去都是现在的事)
老白:哦哦哦,那...那个小翠是吧!
小翠:想起来了?
老白: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就对面怡红楼那小丫环,小翠嘛!那个,对不起,打烊了,请回吧!
小翠(扇着扇子走了进来):这还有这么多人就打烊了?
老白:本店新规矩,凡是叫小翠的都不让进!
小翠:哎...你这人,人家赶了几百里路,就是专门来看你啦!
老白:看我?
小翠:对啊,就是你!(更彻底地走了进来,刚才只是跨了门槛)展堂哥哥,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老白:去去!
(小翠边说边往里走,老白就一步一步退)
老白:你这这!
小翠:睡觉还磨牙吗?(继续往里走)
老白:啧,(推开小翠)你睡觉才磨牙呢!你睡觉还说梦话呢!
小翠:对啊,说梦话喊的都是你的名字!我每天晚上都梦见你!(又往老白身上凑)
老白(推开):别腻味人,你到底啥事儿,直说!
小翠:找老朋友叙叙旧,不可以啊?
老白:可以啊,可我们这儿没您的老朋友,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没有!
小翠:嘿!佟掌柜不是!郭姑娘不是!吕秀才不是!(把老白推向湘玉的位子)还有那个胖厨子,叫啥来着?
老白:李大嘴!
小翠:就是他,他做的饭我都吃过,那么难吃我都吃了,这还不算朋友啊!(望了望楼上)楼上有空房间没有?(边说边往老白身上粘)我比较喜欢总统套房!
老白(推开):注意点儿注意点儿!没空房了啊!别说总统套了,连通铺都没有!
小翠(往外走):那我住你那间!
老白:啥?
小翠(向客人们招手):Ello hi!
老白(站起来):说啥呢!
小翠(回过头):跟你开个玩笑!展堂哥哥,怡红楼都关门那么久了,我就是想害你,没有条件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啊,我早都不干了!
(小翠说完向店门走去)
小翠(往外面喊):小翠,翠儿!
赛:来了!
小翠:还磨蹭啥呢!(赛提着大包小包来到门口)赶紧进来!
(小翠走到店里坐下,老白惊异地看着赛)
赛:白大哥,好久不见啊!
老白:赛掌柜,你咋成这样了
赛:呃,呵...一言难尽呐!
小翠(走向赛,捏着赛的耳朵):你还在这儿跟人搭腔了!
赛:哎呀哎呀...
老白:别别别...
小翠(边捏着边走向店里):咋跟你说的,未经本夫人允许啊,严禁跟任何人讲话!
赛:可白大哥是熟人啊!
小翠:小翠,你是不是皮子又紧了!
老白:哎这这等会儿,她叫小翠你叫啥啊?
小翠:我嘛,赛-貂-婵!(抛眉眼儿)
老白:哎呀这小眉眼儿,你俩把名字换了?
小翠:不光是名字,还有身份喔!
老白:我今天才知道,真有山不转水转这一说.
小翠:这就叫命运,神奇而又无常的命运.(走到掌柜的位子坐下)哎,没来之前,我一直想着有朝一日回到这里会是啥感觉,现在终于知道了,故地重游,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在-心-头!(又开始抛眉眼)
老白:没切过来,白眨了,在那边!
(小翠换方向面对镜头抛眉眼)
赛:哈哈哈哈...
小翠(拍桌子):笑啥呢?你有啥感觉说来听听!
赛:没啥感觉.(小翠瞪了她一眼)呃...有一点儿亲切!
小翠:除了亲切呢?
赛:呃,还有,还有一点感伤,就一点点儿.
小翠:就一点点儿,小小年纪可别说谎喔!
赛:你到底想咋样嘛,你想听啥你说,我说给你听!
小翠(拍桌而起):过来,闪开!(推开老白)
(赛抽出身上的小细棍儿)
小翠(接过小细棍儿,拿在手上拍):你这算是跟本夫人顶嘴?
赛:奴婢不敢,奴婢知错了.
小翠:少废话,赶快把行李拎上去!我要跟展堂哥哥单独聊会儿.
老白:改天再聊,我先帮她把行李拿上去.
小翠:不用了嘛,让她拎嘛!否则白吃我那么多白饭了!(然后对赛说)愣着干啥呢,等着我帮你拎啊!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咋当丫环的,信不信我大耳光子抽死你!
(老白和赛拿起行李,上了楼)
小翠(在店里走走瞧瞧):哎,感觉是好!
【--客房--】
老白(推门):来,里边请!
(赛提着大包小包进来)
老白:行李我帮你拿吧!
赛(大叫):使不得!!
老白:干啥呀?
赛:使不得,这要是让夫人看见了,她又该抽我了!(走到炕前把行李放下)
老白:咋的,她真敢打你啊?
(赛撩起裙子,腿上是伤)
老白(一看):哎呦我的妈呀!
赛:这只是腿,还有别的地方!(说完要解腰带)
老白:别别别,别的地方自己留着看吧,快坐这儿!
(赛走到桌前坐下,老白也坐了下来)
老白:你们俩之间到底发生啥事儿了?
赛:当初怡红楼破产,我是负债累累啊,我就和小翠一起被卖到了关东.刚开始吧,我俩都当丫环,可没过多久.老爷就把她纳成小妾了.没过俩月,老爷的原配死了,她就成了

夫人了.
老白:你家老爷是不是审美有些畸形啊,放着你不娶,娶她呢?
赛:谁叫她会跳舞呢!长的又白,细皮嫩肉的,还会抛眉眼!
老白:那你看看这玩意儿.
赛:想当初,那跳舞还是我送她去学的.这就叫命运啊.
老白:那你俩这回回来是干啥来了?
赛:故地重游.对她来说,这是种乐趣,可对我...(吸了一下鼻子)
老白:没事儿,别哭,人嘛,谁能没个倒霉的时候是吧!
赛:可我不能这么倒霉吧!我好几次都想过要逃走,可是,可是我啥也不会呀!这逃出去,还不得活活饿死啊!
赛:我就这么熬啊,熬啊(湘玉来到了客房门口)可熬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老白:我理解,真的(伸手搭住赛的肩膀)其实我在这儿也不快乐.
湘玉:来客人了?
(老白急忙和赛分开)
湘玉:这位?
赛:佟掌柜,是我.
湘玉:呦,这不是著名的赛掌柜嘛!
老白(上前):现在叫小翠!
湘玉:我跟老朋友说话有你啥事儿?出去.
老白:咳...
(老白离去)
湘玉:赛掌柜,这回是专程来探望我的吧?
赛:佟掌柜,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
湘玉:你错了,我不是不喜欢你,我是讨厌你.
赛:这...这也太直白了吧.
湘玉:还有更直白的,这里不欢迎你,请吧!
(赛只好提起大包小包下了楼)

【--大堂--】
小翠坐在掌柜的位子上,老白在给她倒茶
老白(对小翠说):喝水.
(小翠看见赛和湘玉下楼,走到了楼梯口)
小翠:佟掌柜,好久不见了!是我,怡红楼的那个!
湘玉:少废话,这里不欢迎你们,另外找家客栈去吧!
小翠(以极凶的口气):小翠这是咋回事儿?
赛:人家说了,人家不欢迎咱.
(小翠走到赛面前,老白走到湘玉身旁)
小翠:刚才还好好的,咋忽然就翻脸了?是不是你又说错啥话了?
赛: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小翠:还敢跟本夫人顶嘴,看来不动点真格的是不行了!棍儿呢?
(赛放下包袱,把桌上的棍儿递给了小翠,小翠接过棍儿,开始追着赛打)
老白(护住赛):干什么!
湘玉(拉住小翠):啥意思嘛?
老白:这你还看不出来吗!风水轮流转,她俩调个了!
湘玉:你住手,你不要再打她了啊!
小翠:我自己的丫环,我想咋打咋打,想咋骂咋骂,你管得着吗你!哼!(说完又想上前打,湘玉拉住)
湘玉:好了好了,你们可以在这儿住下,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不要再打她了啊,否则我连你们俩一块儿赶出去!
小翠:没问题,还不谢谢佟掌柜!
赛:谢谢佟掌柜谢谢佟掌柜,您的大恩大德,赛...
小翠(瞪着眼):恩?
赛:小翠永世难忘.
小翠(走向赛):赶紧走,还磨蹭啥呢!把行李归置好了!然后把我的内衣跟袜子都洗了!烧两盆水,本夫人要洗个大澡!再弄两瓶老干妈辣椒酱,不辣看我咋打你!
(随后,赛提起所有行李,和小翠一起上了楼)
湘玉(坐了下来):我的神呀,这还是当初那个小跟屁虫吗?
老白:不是她是谁呀!你看那小人得志那样儿!
湘玉:我咋感觉这么不舒服呀,心里堵得慌.
老白:同情心又泛滥了吧!
湘玉:这要是我,沦落到这个地步,然后被小郭或无双用鞭子抽,然后还要给她们洗衣服做饭掐腰捶背,这得是什么感觉啊!
......
【--后院--】
赛在打水洗衣服,小郭打着哈欠拿着脸盆从屋里走出来,
小郭:不会吧,赛掌柜?
赛(看见小郭):哎呀.(提着装满衣服的木盆走了过来)
小郭: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赛(把木盆放在了地上):郭姑娘,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小郭:好好好,哇塞,你这身打扮太前卫了!
赛(挂着笑脸):你别取笑我了.
小郭:我哪有取笑你,真的真的,现在外面是不是很流行这么穿啊?我好久都没有出门有点跟不上潮流.
赛:跟不上...跟不上就别跟了!
小郭(伸手摸了摸赛的裙子):哎哎哎,你这条裙子在哪里买的?料子好特别啊!
赛:这,这就是一般的粗布,麻的!
小郭:麻的好啊,麻的透气而且手感相当不错的!这里面一定搀了丝我一摸就摸出来!
小郭(望向赛的头):那你头上插的这是什么?
赛:这,这就是一般的竹筷子!
小郭:哇塞,感觉不是一般的特别,现在是不是流行自然风?
赛:对,自然就是美嘛!(说完坐在小凳子上开始洗衣)
小郭(也跟着蹲下):哎哎哎,你脸上的这两团红晕是怎么弄上去的?感觉好自然呐!不会是胭脂吧?
赛:呃...应该不会是吧!
小郭:哎,我告诉你啊,我觉得你肤色也没有原来那么白了!现在是不是流行黄脸?
赛:我的脸真的很黄吗?
小郭:不但黄而且很粗糙!现在的流行我真是有点搞不懂了,现在是不是流行病态美?那我明天也去试试看,啧,但是我的脸形好象弄黄了不太好看!
(赛开始感伤)
小郭:哇塞,哇塞哇塞哇塞,你眼睛在泛光唉!该不会是戴了传说中的隐形眼睛吧?
(赛的眼睛开始湿润)
小郭:哇塞,你该不会是在哭吧?
(小翠来到了后院,看见了小郭和赛)
小翠:吭吭,果然是在聊天!(边说边拍手里的棍儿)
(小郭和赛站了起来)
赛:没有啊,真的没有!
小翠:我看你是欠打!
(说完,小翠又开始追着打赛!两人从后院直通店门口大街的木门跑了出去)
小郭:哇塞,现在这个也是流行啊?
......

【傍晚---大堂】
大家都在吃饭.
湘玉(拿着碗往里夹了点菜给无双):青椒肉丝,我亲手炒的啊!
小郭:咳咳...
湘玉(夹了一点菜放到小郭碗里):你也吃!大家都吃趁热吃啊!
无双:不好意思,我不爱吃青椒肉丝!
大嘴:你不爱吃给我吃呗!
(大嘴伸筷子去夹,被湘玉用筷子打了回去)
大嘴:咋咋咋的,我又说错话了?
小郭:你没错大嘴,不过我觉得吧,极个别人有点太过分了,连掌柜的亲手炒的菜,亲手给她夹到碗里,她都不吃啊,这算什么呀!甩脸子也得讲点章法吧!呵!
老白(将筷子甩到桌子上):你俩有完没完啊!啊?整天阴一句阳一句的,瞎折腾啥呢!
无双:谁折腾了,没有啊!我跟小郭...挺好的.
小郭:错,不是挺好,是极其特别以及非常之好!不是姐妹但胜似姐妹哦!是吧湘玉姐?
湘玉:那是!那是!
无双:湘玉姐,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湘玉:好好,你问吧!
无双:如果你只能认一个妹妹,你打算认谁啊?
湘玉:呃...这个问题会不会有点太狭隘了.
无双,小郭:到底认谁??
湘玉:展堂!
老白:人家没问我,你自己选呗!
湘玉:大嘴!
大嘴:掌柜的,你这菜炒得不错,手艺见长!
无双:湘玉姐啊,有些问题呢是不能回避的!
小郭:对,你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呗!输掉的那个,不许哭鼻子喔!
无双:也不许拿男朋友和同屋当撒气包喔!是吧湘玉姐?
湘玉:呵呵...
小郭:不要笑了,赶紧选吧!
湘玉:好,只选一个好姐妹啊?
(无双,小郭点头,赛正巧从楼上走下来)
湘玉:我会...我会选她!(说着指向赛)就是她,我前世修来的好姐妹!
(赛手中的脸盆掉了下来...)
赛(从楼梯上跑下来):佟掌柜,佟掌柜,你?(来到湘玉面前)
湘玉:不要叫我佟掌柜,如果你不嫌弃,以后可以叫我湘玉姐!
赛(激动):湘玉姐,我......
小郭:叫个声姐嘛,看她激动的那个样子!
(无双也做出不屑状)
赛(来到小郭面前坐下):你不知道啊,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孤孤单单,无依无靠,那是啥感觉...
无双: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恩...其实也没什么啦!孤独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的.
赛:岂止是孤独啊!那种悲伤,那种绝望,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天没明天呐!
湘玉:不哭不哭了,一起吃饭吧!
赛:我不饿.湘玉姐,我问你个问题中吗?
湘玉:你问!
赛: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是真的吗?
湘玉:这个...自己感觉呢?
赛:我感觉是真的,我从你的眼神儿里感觉到了!湘玉姐,我求你件事儿中吗?
湘玉:啥事儿?没有关系,只管说,只要我能办到!
赛(冲过去握住湘玉的手):湘玉姐,我求求你了,把我从小翠手里赎出来吧,这种日子我一天也过不下去了,再熬下去我非死在她手里不中啊,湘玉姐,我求你了!(说完跪了

下来)
湘玉:没有那么严重吧,快起来!(扶起赛)
赛:不信,你看!
(赛撩起裙子,腿上全是伤,大家都不忍心看了)
赛:有抽的,拧的,掐的.脚上,腿上,胳臂上,还有身上.不信我脱了你看!
(赛说完要解腰带,无双,湘玉上去拦,小郭急忙挡住大嘴和老白的视线)
湘玉:好好,不用看不用看了.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想办法的啊!
赛:不是想办法,是一定啊湘玉姐!(坐下)要不然,我下半辈子就没法过了,湘玉姐!
湘玉:好的好的,吃饭先吃饭!(说完拿了个馒头给赛)
(赛抽泣着啃起了馒头)
......

【--客房--】
湘玉和小翠面对面坐着
小翠:吭吭,想帮她赎身啊,先给我个理由啊!
湘玉:没有理由,就是觉得她这个人还不错.
小翠:为了吞掉你这个店,过来偷帐本,还挑拨离间差点把你们都送进衙门,这叫不错?
湘玉:这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相信,她已经改过自新了!
小翠:佟掌柜,你不了解她这我不怪你,可我是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
湘玉:那你还把她打成那个样子啊?
小翠:那她以前打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打抱不平啊?
湘玉:那是因为你没有跟我说过呀!
小翠:那我现在就跟你说啊!
湘玉:赛貂禅,咱俩不要再废话了,你就开个价吧!
小翠:那就三千两吧!少一个子儿都不成!要是没钱啊,就把你这店给我吧!
湘玉(拍桌子):开什么玩笑!
小翠(拍桌子):你不干算了!
湘玉:这样吧,除了这个店,店里所有的东西...
小翠:我都不稀罕!古董,我家老爷就是开古董店的!胭脂水粉,我家要多少有多少!珠宝首饰,拜托您老人家睁大眼看看,光我这头上就戴了多少件!
湘玉:你才是老人家呢,你也不嫌重得慌!
小翠:佟掌柜,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吭,一个小丫环忽然得势了,这叫啥,小人得志!
湘玉:恩...这可是你说的,我啥都没有说!
小翠:大家都是熟人,就甭这么客气了,其实不光是你呀,所有人都这么说,我家上到管家下到仆人,当着面儿都是客客气气的,一扭脸就指着人家脊梁骨,还有那心狠的人呐

,竟然扎小人咒我死!哼,结果咋样?本夫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得意到现在,哼,不好意思,有点激动,不说了.去把房契拿来吧!没有房契啊,一切免谈!
......

【--湘玉的房间--】
湘玉从柜子里拿出房契,走到桌子前坐下,老白坐在她对面.
老白:你真的要把店交给她呀?
湘玉:我还没有想好,你觉得呢?
老白(犹豫一下):还是你觉得吧!
湘玉:那就把店给她好了!
老白:把店给她了咱们怎么办啊?
湘玉:店是死的,人是活的,反正咱手头还有钱,到别处再开家店.我听说十八里铺老刑管辖的那片正有店要盘出去...
老白:湘玉啊,你可得想好了,那是赛貂禅!你忘了她以前怎么对咱的了?
(湘玉开始回想以前的事,以下均为以前的事)
赛貂禅拍着偷来的帐本站在楼梯上,湘玉和伙计们站在楼梯口.
湘玉:你把帐本还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小翠跑上楼梯和赛站在一起)
赛:哎呀,我好怕怕呀.
小翠(应和):我好怕怕哦!
赛:限你们今晚搬出去!
小翠(应和):搬出去!
大嘴:你说搬就搬,凭啥呀!
小郭:凭啥呀!
赛:不听呀,没有关系,我给你念两条,不过听的时候啊,你们一定把自己想象成娄知县,体会那种怒不可遏,欲先杀之而后快的心情
小翠(应和):的心情...
赛:听好了啊!
小翠(应和):听好了!
赛:三月二十六号,酒水十八两四钱,菜肴二十三两五钱,净赚二十六两八钱.税款...居然是零耶!
小翠(应和):税款是零!
(湘玉回想完毕,回到现实,以下均为现在的事)
湘玉:我知道,她以前是害过咱们,但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做人还得往前看嘛!
老白:向钱看你还管这破事儿!
湘玉:哎呀,我说的是前后的前不是花钱的钱...
老白:甭管哪个钱,反正你不能胡来!
湘玉:做人要厚道...
老白:你这是厚道吗?你这是假仗义!这个店虽然是你的,可是我们大家的心血都在里头,这么大的事儿你一个人说了不算!
湘玉:好吧,那就投票决定!
老白:好.
......
过了一会儿,大家都到了湘玉的房间,无双和小郭站在放脸盆的地方.老白和大嘴站在柜子前,小贝坐在椅子上,湘玉在大家面前走来走去.
(小郭拿着装瓜子的碗在磕瓜子,无双和大嘴也在磕)
湘玉:投票前啊,我先声明,我对赛貂禅没有一点好感!
大嘴:哪个赛貂禅?
湘玉:原来那个,我现在见了她还有一种大耳刮子抽她的欲望.
小郭:吭,也不知道是谁喊人家姐妹!
无双:而且还是前世修来的好姐妹耶!
小郭:呵呵...
湘玉:行了行了,还不是让你俩给逼出来的.我之所以想帮她赎身,并不是因为我有钱没有地方花了,而是因为她的情况大家也看到了,再这么熬下去迟早会被小翠给折磨死

,我希望大家想一下,如果你沦落到这步田地...
小郭:那我就认命,谁叫我以前作恶多端,这就叫报应!
湘玉:无所谓,你爱怎么想是你的自由!我决定投赞成票!
小贝:我赞成,不在这儿开店,咱们可以到别处开店嘛!这破地方,我早就呆腻了.
大嘴:我不赞成,你说咱好不容易在这儿把人头混熟了,要换个新地儿,那咱得多吃多少苦啊!
小郭:没错,我也反对啊,别人也就算了.赛貂禅!有没有搞错!
无双:我!赞成!
小郭:恩?(说完将无双手里的瓜子拍到自己的碗里,走到大嘴那边)
无双: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也希望有人来救我!
老白:我反对!(对小郭说)我是反对.(小郭拿过碗给老白一些)我主要怕她耍心眼!江湖险恶,不得不防啊!
湘玉:(走到无双身边)那就三票反对,三票赞成.要不.咱等秀才回来再说,好吧?
(大家同意)
......
【又一天早上---大堂】
湘玉坐在她的位子上,赛站在她身旁,小翠坐在湘玉对面.
湘玉:昨天晚上我们连夜开了个小会,三票赞成三票反对,还剩个秀才,他过两天才能回来.
小翠:对不起,我没这么多时间!
湘玉:最多两天,他要是赞成的话,我肯定把店给你!
小翠:佟掌柜,你真以为我想要你这店吗?脏!乱!差!我拿他来干嘛使啊!我提出这个要求就是想看看你的诚意,现在看来不过如此,你真以为奇迹会发生啊!
赛:你就再等两天吧,等他回来,不管他咋选择,我都认命了!
小翠:你早就该认命了!从我踩到你头上的那一天开始,你就不该再抱有任何幻想!
赛:小翠!!
小翠:我没听错吧,你刚才喊我啥呀!你是谁的丫环,给我站过来!
(赛忍气吞声站了过去)
赛:夫人,我求求你,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小翠:好啊,那你先跪下磕三个响头再说!
湘玉(跑过来扶住正要下跪的赛):小翠,你用得着这样吗?
小翠(拍桌而起):我跟你说过几遍了,我不叫小翠,我叫赛貂禅!
湘玉(把赛拉到自己身后):你以为你换了名字换了身份就变成她了?
小翠:我变成她?哼哼,开啥玩笑!她有啥好,我为啥要变成她?变成她对我有啥好处?你说你说你说啊!
湘玉:你激动个啥嘛,我说的又不是她,我说的是她,她她她,我的偶像.(说完扬起自己扇子上画的貂禅)
小翠(气愤):小翠,上路!
赛(走到掌柜的位子边):你自己走吧,我不跟你走!
小翠:哼,就等你这句话了,正愁找不着机会收拾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完小翠拿起棍儿又开始追打起赛来)
湘玉:展堂,小郭,出事了,展堂!
(老白,小郭从后院冲进大堂,分开了两人)
赛(万般逼迫之下拿出了剪刀):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小郭:好,好啊,有种你就动手!骗得了别人,你我还不知道!苦肉计,蒙别人,想蒙我,哼!(说完背过身坐下)
湘玉:小翠!!
赛:你,你!你走!(推开老白,将剪刀刺向了胸口)
老白:赛掌柜! 小郭:赛掌柜! 湘玉:啊!赛掌柜!!
(众人都急忙冲了上去,小翠也惊讶地走了上去)
小郭(用力推开小翠):你干什么你!!人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翠:我看她是不是装的!
小郭:我排山...
老白:小郭!!(走过来)装的,你能装成这样吗??(说完伸出带血的手)他是人,不是畜生.
老白(走回去):扶她上楼,慢点儿啊!
(众人搀扶着赛貂禅慢慢上了楼)
老白(对小翠说):你要敢跟上来,我就点你!
小翠一个人在大堂,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

【--湘玉的房间--】
小郭在帘布后面给赛料理伤势,赛靠坐在床上.
小郭(拍了拍手):行,好了,没事了,你动动看看.(走到脸盆旁洗手)只是一般的皮外伤,休息两天就好了.
赛:谢谢你啊!
小郭:没事儿没事儿,那你休息吧!
赛:诶.
(小郭端着脸盆出去,湘玉正好推门进来)
小郭:掌柜的,那我先出去了!
湘玉:啊好,好.
(湘玉关上门,走过来把帘布收到了一边)
赛:佟掌柜!
湘玉:你躺好,不要起来啊!有事就喊,我们都在呢!(走到床前坐下)
赛:那她也在外边?
湘玉:你不管,她要是再敢胡来的话,我叫人把她轰出去!
赛:那我的卖身契?
湘玉:你不要着急嘛,我已经决定了,不等秀才了,把这个店给她好了.
赛:湘玉姐!
湘玉:你不要误会啊,我对你没有好感,只是看着你可怜.
赛:仅仅是可怜吗?
湘玉(点头):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把你当成好姐妹了吧?
赛:我没有那么傻,我这辈子做了不少坏事儿,可就做过两件傻事儿.一件,就是不该与你为敌...
湘玉:不要说了,事情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赛:唉,你就让我说吧,好久都没有人愿意认真听我说话了.
湘玉:你在那个家就没有朋友吗?
赛:他们都知道小翠恨我,没有人敢靠近我,有时候还合起伙来欺负我,我当初真不该把她买进来,这就是我做的第二件傻事儿.
湘玉:也不能这么说吧.
赛:哎呀,你不知道,湘玉姐.她是父母双亡,当初她那个赌鬼舅舅前脚把她卖进青楼,后脚我就把她赎出来了.五十个女孩,我偏偏看中了她.赎进来以后,我就给她起了这个

名字,还花了五十两银子给她买了块翠玉,五十两啊,比她的身价还贵.进门以后,我好吃好喝好穿,还请人教她跳舞,我还亲自教她做人呢!
湘玉:哎呦,你教她做人,怪不得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赛:这不是我教的,其实小翠,以前挺淳朴挺善良的.当初我害你们的时候,她还劝我不要那么做.
(小翠在门外偷听)
赛:哎,没想到,一只羊变成了狼!这可能就是人性吧!
(小翠想推门进去,但想想,又走下楼来)
......
【--湘玉的房间--】
赛正在床上睡觉,小翠拿着一个瓶子悄悄走了进来,坐到了床沿上.
小翠:唉,你真是命好,做了那么多坏事还有人同情你,宁可倾家荡产来帮你.可我呢,你把我买回来,那是因为好心.别人不知道你,我还能不知道你!
赛(梦话):小翠!(小翠吓了一跳)小翠,口渴了.给我倒杯茶去!(小翠安下心来)
小翠:切!连做梦还不忘使唤我!你啊,真是无药可救!
赛(梦话):等咱挣够了钱,咱就回家,我给你找个好婆家.
小翠(靠前):小姐...
赛(醒来):啊!啊!来人呐!!
(老白,湘玉冲了进来)
老白:你要干什么!
小翠:这话应该我问你啊.
老白:手里拿的什么,给我拿过来!(说完抢过小翠手里的瓶子)
小翠:放心吧,这是白药,给她治病使的!
老白(打开盖子闻了闻):你有那么好心?
小翠:不是好心,那她死了,谁帮我拿行李啊!
湘玉(上前):她以后不会帮你拎行李了.(说着拿出房契)这是房契,她的卖身契呢?
小翠:对不起,我不卖了!(转身走到床前)小翠,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跟本夫人一起上路啊!(说完走出了房间)
(湘玉老白走到赛床前)
赛:佟掌柜,咋办呢!
湘玉:你不要着急不要着急,让我再想想,想想...
......
【早上---大堂】
小郭在大堂扫地,老白在整理被褥.
(小翠从楼上跑下来,跑到大门张望,又跑回店里,想去后院,小郭用扫把挡住,换个方向,被扫把挡住,再换个方向,还是被小郭用扫把挡住)
小郭:咦...扫地嘞!长没有长眼睛啊!
小翠:小翠呢?
小郭:小翠?哪个小翠?你不就是那个小翠吗!
小翠:我那丫环!你把她藏哪儿去了?
小郭:哎呦,我好怕怕哦!讲话要讲证据啊!小心我告你诽谤啊!
小翠:我还告你拐带人口呢!
小郭:你告去告去告去!看你个小人得志的样子!
湘玉(从楼上走下来):吵什么吵,大清早的,吵得人家客人都不敢来了.
小翠:佟掌柜,你可知道,拐带人口犯的啥罪!(说着走到桌前坐下)
湘玉(走到桌前):这话说的我咋听不明白.我拐带谁了啊?
小翠:小翠啊,赛貂禅啊!
湘玉:你不就是那个赛貂禅吗?
小翠:我是说原来的那个.
湘玉:原来的没有见过,你们见过吗?(问大家)
无双:对啊.谁啊?
大嘴:谁谁谁?以前那赛貂禅呐,不听说怡红楼倒闭之后,她给卖到关东去了吗!
小翠:你,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老白:我们还明人不说暗话呢!你自己的丫环你不看好了,偷着跑了凭什么赖我们!
小郭:就是,告到衙门你也不怕人家笑话你!
小翠:跟我来这套!
大嘴:对了,我们还就是黑吃黑了怎么着吧!
无双:想上衙门我带你去啊!
小郭:你想打架啊!好啊好啊,我正好有空啊!
众人:哈哈哈哈...
湘玉:去,想找人自己找去!没有工夫伺候你!干活!
(众人散开去各干各的活)
小翠:无所谓,区区一个丫环,跑就跑了.(走向楼梯,差点被小郭一扫把打中)就当丢了一条狗!
(小郭狠狠扫了一下,小翠上楼后,赛撩开后院的帘布悄悄看了一眼,小郭看见了,立马扔下扫把,跑过去把赛推了回去)
.....



【--大堂--】
湘玉在帐台后面算帐,小翠拿着行李从楼上走下来.
小翠:佟掌柜,如果再见到她,请帮我把这个转交给她.
湘玉(走过去):啥呀?
小翠(拿出翠玉):这块翠玉呀是我欠她的,还有她的卖身契就当是利息了.
湘玉:这...
小翠:有机会的话,麻烦你转告她.我其实啊并不恨她.
湘玉:那你还把她打成那个样子.
小翠:那都是还她了.
(湘玉拿过她的包袱,和她面对面坐下)
小翠:从小到大,她打了我三千六百七十五下,我还了她两千六百五十四下,她还欠我九百二十一下,哎唉,看来是没有机会还了.
湘玉:你光记着她打你,她对你的好你咋不记?
小翠:我都记得,一点儿都没忘!她对我好啊,只是像养小狗一样,开心的时候就哄两下,心烦的时候啊就拍两下,她对我越好这种感觉就越强烈,后来我得势了,第一件事儿

就是跟她换名字.我以为换了名字,心里就能好受一些.唉,可是我错了,无论咋换换成啥,我始终都是她买回来的,这是永远都换不过来的,一生的耻辱!
(赛从后院走了出来...)
小郭:没那么夸张吧!
小翠:你没当过丫环,不可能理解这种感受,无论如何,麻烦你转告她,我是人,不是小狗.
赛:我从来没把你当作小狗!
小翠:你!
赛(走过来):小翠,你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小翠:记得.
赛:五十个女孩,我为啥偏偏挑中你?那是我觉得你的眼神儿,跟我小时侯一模一样,热情,倔强,从不服输,我当时就想啊,你就是我妹妹啊!我把你带回来之后,我是打过你,

可是哪个姐姐不打妹妹啊!后来我破产了,我走到哪儿就把你带到哪儿,你以为我就是为了让你给我端茶递水掐肩揉背吗?我之所以恨你,不是恨你打我骂我欺负我,我是恨

你,这世界上谁都可以对我不好,就是你不行!因为,你是我妹妹啊!
小翠:小姐,你别说了!
赛:小翠!
(说着两人热泪相拥在一起)
......

过了一会儿,小翠和赛貂禅拿着包袱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白:走了啊!
小翠:行了行了,就别往外送了!
赛:走了啊!
小翠:以后有空啊,我们还会回来看你呢!
湘玉:看归看,以后可不许再打她了啊!
小翠:废话,这个就送给你了!(说着拿出小棍儿给了湘玉)各位保重,后会有期!
众人:再见啊!
小翠:姐,这边!
湘玉:赛掌柜,慢走啊,以后再来啊!
众人:再见!再见...
(赛和小翠走出了店门)
小郭:哎呀,瞧瞧人家这姐妹情,再瞧瞧咱们这个.
无双:湘玉姐啊,我上次问你的问题,你好象还没有回答我哦!
湘玉:那个问题暂且不提,你们俩过来.
(无双小郭上前)
湘玉:我先问问你们,一定要说老实话啊!
无双小郭:行,你说吧!
湘玉:你们俩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姐姐?
无双小郭(点头):有!
湘玉:亲姐姐?
无双小郭:对啊!
湘玉:那你们俩觉得,赛貂禅那番话说得好不好呀?
无双小郭:好!
湘玉:有没有觉得别扭的地方?
无双小郭:别扭?没有!
湘玉:我觉得赛貂禅说的最好的一句话就是,哪个姐姐不打妹妹的!
无双小郭:啊??
湘玉:为了当好这个姐姐,只好委屈你们俩一下了啊,看鞭!
小郭:飞碟!排山倒海!
无双:葵花点穴手!
无双小郭:嘿嘿嘿嘿...
小郭:以后再挑妹妹啊!
无双:千万不要挑练过武功的!
小郭:走着,咱姐俩逛逛花市去!
(说完,小郭搂着无双的肩欢欢喜喜出门去了)
湘玉(心理活动):有没有搞错啊,开个玩笑也不行啊!来人呐!救命呐!展堂,你在哪儿呀!(几个客人吃好饭跑了出去)还没有结帐呢!展堂,快把他们截住!!
......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