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二回 佟掌柜假意改前非 白展堂答错选择题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二回 佟掌柜假意改前非 白展堂答错选择题【文字剧本】

第七十二回 佟掌柜假意改前非 白展堂答错选择题

参与人员:
佟湘玉----闫妮饰
白展堂----沙溢饰
吕轻候----喻恩泰饰
郭芙蓉----姚晨饰
莫小贝----王莎莎饰
祝无双----淣虹洁饰
燕小六----肖剑饰

【大厅--日】
佟湘玉从楼上欢快地跑下,边跑边说
佟湘玉(开心):金小姐回去了!
白展堂:回去了。你说你也是……
佟湘玉:(拔开白)让开让开,挡着路干啥吗?
白展堂:你说你也是,人家大老远来了,还是特意来看你的,临走临走,你也不出去送送
佟湘玉:哎呀,真正的友情是不需要这些虚招子
众人不以为然地笑
佟湘玉:(对众人)哦,我连最后一坛女儿红都送给她了,还想咋
郭芙蓉:哦,对了,湘玉姐说让你有空就去她那儿玩,她那儿有最好的竹叶青
佟湘玉:湘玉姐,请您注意您的称呼好吗?(众人不解)我主要是害怕引起误会
李大嘴:那咱就定个规矩,以后说起湘玉姐就指那金湘玉,啊
众人点头
佟湘玉:她叫湘玉姐,那我呢?
李大嘴:掌柜的,这以前不都不么叫吗?
众人讪笑
佟湘玉(正色):以前是以前,以后只有一个湘玉姐那就是我
众人面面相觑
佟湘玉:我知道,跟她比,我还有做的很多不足的地方(瞪李)咋了,你看我干啥,有啥意见你尽管提嘛
众人围成一圈,分析湘玉
白展堂:这一招叫引蛇出洞,一扭脸她就打击报复,千万别上她当
佟湘玉:哎哎,你们说啥呢,有啥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呢
吕秀才:我们一致认为啊,您就别改了
祝无双: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意见
郭芙蓉:你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我们都已经很满足了
莫小贝:湘玉姐说了……(众人提醒)金小姐说了,说你是个好人
佟湘玉:哎哟,那她不说我就不是好人了,那她要是说我不好,你是不是就不认我这个嫂子了,哎你们是不是就不认我这个掌柜的了
白展堂:你看你看,你跟孩子置什么气啊
佟湘玉:我吃饱了撑的,这种解释你满意了吧。
祝无双:掌柜的……湘玉姐,师兄不是这个意思
佟湘玉:你们啥都不要说了,这事不怪你们,也不怪她,要怪只能怪我,做得不够出色嘛。当然了,作为掌柜的,以及湘玉姐,我有权利有义务帮我自己变得更完美,

你们有啥意见尽管提,我保证改
白展堂:我们对你真的没有意见(众人附和)
佟湘玉:少废话,每人至少一条,现在没有,一边干活一边想去,干活去……包括小六啊,不要再喝粥了,稀噜稀噜的。(对秀才,后者正在给她扇风)行了,行了,

你也不要再装了。(上楼)
郭芙蓉:真能吃啊,小六
燕小六:炒得嘛菜,给我来盘咸菜!
郭芙蓉:一文
燕小六:小气劲儿的,当初我师父在这儿吃吃喝喝,你要过钱吗?
郭芙蓉:这你得问我们掌柜的去了,规矩都是她定的(佟从楼上跑下来)正好,你自己问她吧。
燕小六:佟掌柜,你先前说的那个提意见,现在可以提吗?
佟湘玉:提,尽管提。只要你提得出来,我马上就改
燕小六:那我的意见就是,你对我实在太见外了。
佟湘玉:胡说啥呢,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人
燕小六:自己人吃点咸菜还要钱?钱是小事,一文钱谁没有啊,因为这点钱伤了情感,这就不太好了吧。
佟湘玉(思考一下):哦,小郭,去给小六拿两碟小咸菜,再拿一碟花生米,以后这些小菜对小六,统统免费
燕小六:等等等等等,要有凉皮也给我来两盘,最好有(相声口气)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鸽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晾肉香肠这些就算了先把咸菜

花生给我上来吧
郭芙蓉:掌柜的,你来
拉佟到柜台前
郭芙蓉:不允许他蹭吃蹭喝,这是他师父特意嘱咐的
燕小六:咸菜呢,粥都凉了。
佟湘玉:就来啊,小六已经长大了嘛,你瞧那个块儿,那个气势,早就应该放宽限制一视同仁,去吧(郭走),小六,以后要是有啥对我不满你尽管提啊。
小六吃完饭后
佟湘玉(边送):小六慢走啊,路上小心啊。不要磕了,磕着也没有关系过来找我,我这儿有药,统统免费(小六逃走)
燕小六:知道了,知道了。
佟湘玉(笑):呵呵呵,哎呀,改跟不改就是不一样,感觉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充满爱心,从里往外都焕然一新
吕秀才:那是幻觉
佟湘玉:对我有啥意见就提嘛,你不提我怎么能进步呢?
吕秀才(见大嘴出来):大嘴对你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
李大嘴:哎哎(吕跑开),掌柜的,你别听他胡说,我觉得你挺好的,真的
佟湘玉:你不提就说明我的缺点太多了,已经挑不出重点了,难道我就这么不堪吗?
李大嘴:没有,没有啊,那行,那行我提,你最大的问题吧,就是……
佟湘玉:说,没有关系,不管你说啥,我绝对不会打击报复的啊
李大嘴:你,你最大的问题吧就是太小气了……
佟湘玉(打李头):我小气,李大嘴,我看你是不想涨月钱了。
李大嘴(苦丧):掌柜的,你不是说不打击报复嘛?
佟湘玉:好吧,我要怎么做才能够不小气?
李大嘴:其实很简单,你给我们涨月钱就行了……这可是你自己说要改的啊
佟湘玉:没有问题,涨就涨,那边的厨子每个月多少钱?
李大嘴:八钱银子,还不算奖金呢。
佟湘玉:好,从现在起,我每个月给你涨一文钱。
李大嘴:一文,那你还不如不涨呢……
佟湘玉: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李大嘴:别别别,涨涨涨,一文就一文呗。那也比没有强啊,不过你这么改跟不改有啥区别啊

【天井--日】
小郭在晾衣服
佟湘玉:小郭,
郭芙蓉:小郭,小郭
佟湘玉:不要再装了,你的意见想出来没有?
郭芙蓉(学佟口音):哎呀,我的意见,就是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要意见呢。
佟湘玉:算了,不说也罢,别人这样对我我也认了,连你都烦我。
郭芙蓉:哎呀,又来了,你这哀怨口怎么随倒随有啊。
佟湘玉:换成你你不哀怨啊,要是忽然来了个芙蓉姐,上天入地,左右逢源,是个人就喜欢她,连正眼都不瞧你一眼,你说话别人就跟没听见一样,连秀才都管她叫芙


郭芙蓉:我拍死她,但,但湘玉姐不一样啊
佟湘玉:有啥不一样啊,她是少个鼻子还是多个眼睛啊,行行行,就当我啥都没有说,小郭,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提一条意见,一条就行,一条我就走
郭芙蓉:好好好,让我想想,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呢,就是,太没有人性……
佟湘玉(气):我咋太没有人性了
郭芙蓉(自卫):干什么,干什么……
佟湘玉:好好好,你接着说
郭芙蓉:本来就是嘛,那么多活都让我一个人干,从早干到晚,从白忙到黑
佟湘玉:好,从现在开始,你的活我可以帮你干一部分
郭芙蓉:哎哎,这可是你说的
佟湘玉:是我说的,以后所有的床单被褥
郭芙蓉:你都帮我洗了……
佟湘玉:洗还是你洗,我可以帮你晾,不要客气啊,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哎,你都晾完了,那就下一次吧。(边跑边唱)锵锵切锵锵切,要向上看不向下看,向前看

不向后看……
郭芙蓉:什么人呐这是
吕秀才:哎呀,我都听到了,我那意见提不提啊
郭芙蓉:提啊,为什么不提?我跟大嘴输就输在没有把话说清楚,只要把话说清楚,不,写下来,看她还怎么抵赖。
吕会意。

【大厅--日】
佟边说边进
佟湘玉:吕大侠,你的意见想出来了没有?
吕秀才:哎呀,我就是说啊,要是跟你提了的话你肯定能改吗?
佟湘玉:只要我能办得到
吕秀才:好好好,我觉得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你,缺乏求知欲。
佟湘玉:哎呀,秀才,听到现在只有你这条意见最靠谱,你说吧,怎么改
吕秀才:多读书,读好书
佟湘玉:我到你的屋里拿书去
吕秀才:别别别:回来回来,我跟我说啊,你必须自己买,这样才能显得出你的诚意
佟湘玉:好了好,买就买,你有啥推荐没有啊。
吕秀才:准备好了,这是我开的书单,西街有家书店进在打折,买三送一,我打听过价钱了。这么多书带包装一两银子,要嫌不够再给你开一张……
佟湘玉:哎,不用了,这些书看完就不错了,去了啊
吕秀才:赶紧去啊(目送佟走出店门)呵呵呵,有人赞助就是不一样,以后要看书,不用自己花钱(学老邢的笑)
书买回来了
吕秀才(拿过书念书名):贤内助指南
佟湘玉:就是教你怎么样做一名称职的全职太太
吕秀才:胭脂宝典
佟湘玉:这本是专讲化妆的,主要是讲胭脂,还有水粉宝典,今天没有到货,明天下午我去拿
吕秀才:这是什么?芥末坊?
佟湘玉:这可是牡丹亭的姊妹书,现在特火,年度最佳女性读物,听说钱夫人也买了一本
吕秀才:知也读
佟湘玉:就是知音与读者的合订本,全是教你做人的道理,在京城流行了七八年呢
吕秀才:心灵老鸭汤,怎么做的?
佟湘玉(笑):这可不是菜谱啊,里面全是感人的小故事,回来的路上我就翻了两页,差点没有哭出来
吕秀才:这这这不是跟你开了书单了嘛。
佟湘玉:人家说你那些书太深了不适合我。
吕秀才:那也不能瞎买啊
佟湘玉:谁说的,买了书之后,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求知欲。(对食客)是吧,尊贵的客人,你们想吃什么我很想知道喔。
吕秀才:掌柜的,好好看,慢慢看
佟湘玉:秀才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一定的。
吕秀才:加油!
佟上楼
吕秀才:天下真没有白吃的午餐

【小郭小贝房--日】
小贝正做作业,佟拿着一串糖葫芦进来
佟湘玉:哎呀,小贝真乖啊,拿着,(小贝正准备拿)做完功课再吃啊
莫小贝:嫂子,有话直说,我有点不习惯,你,没事吧
佟湘玉:我没有事啊,给你就拿着啊
小贝接过糖葫芦
佟湘玉:你的意见想出来没有?
莫小贝: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
佟湘玉:糖葫芦还给我
莫小贝:有有有,有有有,我想想啊,你这人太唠叨
佟湘玉:我唠叨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你要是够乖我为啥要唠叨?你这个孩子太没有良心了,我真是好后悔啊,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到这个地方来,如果我不嫁到这儿

我的夫君也不会死,如果我的夫君不死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如果不是沦落到这么一个伤心的地方,怎么会碰到你这样一个……(望着小贝,小贝也怔

怔地望着佟)对不起啊,小贝
莫小贝:是你自己让的提意见的
佟湘玉:好吧,以后我尽量不管你了啊
莫小贝(惊喜):真的?
佟湘玉:你觉得可能吗?
莫小贝:切,人家湘玉姐说得出就做得到……
佟湘玉:我也做得到呀,不就是不唠叨,少说多做,谁不会呀,以后你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我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决不唠叨
莫小贝:这可是你说的啊,那你要反悔怎么办?
佟湘玉:啊,我要是反悔一次就罚一根糖葫芦,五根起付。
莫上贝(拍手):耶!(往外跑)
佟湘玉:上哪儿去啊,这是关心,必要的关心,不是唠叨吧
莫小贝:少废话,一根糖葫芦
佟湘玉:你把功课做完再走
莫小贝:两根
佟湘玉:这孩子
莫小贝:三根
佟湘玉:你不要太过份哦
莫小贝:四根
佟湘玉:莫小贝,我警告你不要欺人太甚
莫小贝:五根,满了,嫂子你对我太好了。哈哈(佟正色望着她)不给就算了,就当我没提过意见,以后这种事,别再找我。(把糖葫芦还给佟)
佟湘玉:小贝(小贝不理她)
佟扭身走出

【大厅--日】
佟入,嘴里不停嘀咕
郭芙蓉(笑):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佟湘玉:跟你有关系吗?干你的活去!
郭芙蓉(对李):还说要改呢,还不如不改,比原来更凶残,更没有人性
李大嘴:说是要涨月钱,一个月才涨一文钱,那跟没涨有啥区别?整这些形式主义有啥意思?
吕秀才:得了吧,你还涨了工钱,我呢?认认真真开书单,结果怎么样?
郭芙蓉:现在看出区别了吧
吕秀才:看出来了,十八里铺那湘玉绝对不会这样
李大嘴:你就知足吧,咱这湘玉能做成这样那就不错啦。
佟湘玉:你们嘀嘀咕咕地说啥呢,
郭芙蓉:学您一句话,跟你有关系吗?
佟朝小郭走来,边走边撸袖子
郭芙蓉:掌柜的,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佟湘玉(边擦桌子边赌气):从今往后,桌子我帮你擦,地我帮你扫,碗我帮你洗
郭芙蓉:掌柜的,湘玉姐,我好像不太习惯呢
佟湘玉:你就慢慢习惯吧,以后我就一直这样了,能够分享你的劳动,我感到很荣幸。十分非常以及极其的荣幸
【大嘴秀才屋】
佟进
佟湘玉:秀才,这些书都是按照你那张书单买的,你看看。我记得你还有一张书单,给我吧
吕秀才:不用了吧
佟湘玉:给我吧
吕秀才:没关系,随便写的
佟湘玉:这几本你先看着啊,等我干完活就帮你把另外几本买回来。省得你说我没有求知欲
李大嘴:咋还转了性了,这唱的哪出啊这是
佟湘玉:秀才,你出去一下,我跟大嘴说几句话
吕秀才:你请你请(出去)
佟湘玉:大嘴,没有关系,你坐着。以后跟我别要那么讲究,这些银子你拿着吧
李大嘴:啥意思
佟湘玉:你在我这儿干了两年多,就算三年吧,每个月二钱银子,一共是七两二钱银子
李大嘴(把银子还到佟手上):咋的,掌柜的,你要开除我啊
佟湘玉(继续交银子给李):不是,这是给你涨的工钱,要涨就从头开始涨嘛,省得你说我小气,过去的帐就算清了啊,从现在开始,每个月四钱银子啊。以后你要是

对我有啥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一分钟都不带耽误。
佟走,李感到不解
李大嘴:这咋回事啊,这是

【小郭小贝房—日】
小贝正在踢键子
莫小贝:锵锵切,拿出勇气让我看看……
佟拿装糖葫芦的盆子进,小贝赶紧收起键子。
佟湘玉(笑):不要藏呢,从今往后,你爱咋玩咋玩,爱玩啥玩啥,嫂子不管你了啊
莫小贝:我没玩
佟湘玉: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啊,这五串糖葫芦是我欠你的
莫小贝:嫂…嫂子……
佟湘玉:你怕啥嘛 ,给你就拿着赶紧吃啊,就说了一遍,没有再唠叨了吧
莫小贝:哎……对
佟湘玉:行了,你赶紧吃吧,啥时候想吃给嫂子说啊,马上出门给你买

【大厅--日】
湘玉忙着擦个不停,众人在帐台前观望,老白出
白展堂:啊,今儿太阳打北边儿出来了
佟湘玉:你来得正好,我的意见你想出来了没有
白展堂:来,你最大的问题就是-- 不爱喝酒
佟抹布一摔,拿起酒坛子仰头灌酒,白赶紧跑过去,抢下酒坛
白展堂:湘玉湘玉,你干啥呀你
佟湘玉:从今天开始,我每天喝一斤酒,我当然知道一斤不算多,但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白展堂(捧过佟的脸):湘玉你没事吧
佟湘玉:对我还有意见没有?(白回答:没有,无双与小六进)无双,来的正好,你的意见呢
祝无双:我没意见啊,哎,怎么啦
佟湘玉:你对我的意见啊
祝无双:我没意见啊……好吧,你最大的问题就是-- 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白轻拍佟肩
佟湘玉(对众人):你们想要啥我就给啥这样不好吗?蹭吃蹭喝随便,我也不缺那点吃的。涨工钱涨就涨,我也不缺那点钱;干活没有问题,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买

书,喜欢就买啰,反正也没有几个钱;不唠叨,更容易,我本来就不想唠叨……谁不想做好人啊,每天吃吃喝喝玩玩闹闹的当然开心了。(哽咽)我要不是掌柜的,鬼

才懒得管你们
白展堂:湘玉,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喜欢那个湘玉是因为她纵容我们
佟湘玉:否则还会因为啥啊,当然我也没有她漂亮,那是因为我没有她会打扮;没有情趣没有品味,不会作诗也不会喝酒,不会炒菜也不会拉二胡,那又怎么样?(哽

咽)我可以学,可以改嘛
白展堂(拿过佟的手):改了就不是你自己了
李大嘴:可不咋的,人跟人不一样,各有各的好,啊。
燕小六:她有她的长处,你有你的短处吗(众人嗔怪)你也有长处
吕秀才:我们喜欢她,并不表示我们不喜欢你呀,对不对?
莫小贝:对啊,她再好,那也不可能是我嫂子,永远不可能的。
祝无双:你对我们来说,是亲人,是整个生活的组成部分
郭芙蓉:而她,充其量不过是朋友,关系再好,那也不可能成为家里人嘛
白展堂:我给你打个比方,她好比是好酒,你是白饭,酒再好,不管饱,饭再淡,一顿都少不了,明白吗?
佟湘玉:我明白了,谢谢大家啊。(众人笑:没事没事)既然这样,那就拿来了
李大嘴:拿啥啊
佟湘玉:我那七两二钱银子啊,大嘴?
李大嘴:哎呀,妈呀,想吃啥我给你,我给你做去啊。
佟湘玉:小六,不好意思,麻烦你把我的菜钱给我结了。
燕小六(对祝):无双,干嘛呢,还不巡街
佟湘玉:秀才,把那些书赶紧退了去
吕秀才:呀,一笔帐没算清楚,满脑子糊涂帐咋的
佟湘玉:小贝,把那些糖葫芦交出来
莫小贝:小郭姐姐,我做功课了啊
郭芙蓉:好好好
佟湘玉:小郭,那些桌椅板登你不会擦,你不要跑嘛,我还没有说完呢,你跑啥呢,跑啥呢,我跟你说,这个缝里头还有看不见的地方,你都要好好的擦,你听见没有

?我要是不擦我才知道你擦得这么不认真……(在她们追逐的过程中,老白把佟喝剩的酒一口喝光……)

【片花】
传话记

【大厅--夜】
老白正准备睡觉,佟从楼主下来,拿着一床被子
佟湘玉:等一下,加一床褥子,现在夜里凉
白展堂:我不冷,等冷了再跟你说
佟湘玉:冷了就该感冒了,闪开。你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回头冻病了,谁有功夫伺候你(褥子铺好了)试度
白展堂:哎呀,这褥子这么暖和啊
佟湘玉:我连夜缝的,给我续了好多棉花,睡吧,啊
白展堂(含笑):等等,这就想走啊
佟湘玉:不走,你还想干啥啊
白展堂(轻):聊会儿。(佟笑着答应,坐到床上,老白抱过佟)湘玉啊,你说我哪儿修来的福气啊,摊上你一个这么好的媳妇?
佟湘玉:呸,谁是你的媳妇?
白展堂:你!光洞房都进了两次了,还不是我媳妇?
佟白甜蜜地笑
佟湘玉: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啊(白展堂:问吧)如果当初你同时碰到我和金湘玉,你会选谁?
……

【大嘴秀才房】
秀才正在练字,大嘴在一旁睡
吕秀才:哎
李大嘴:咋的啦,又写废一张了?
吕秀才:本来写得好好的,就差最后一笔了,突然一下感到一种逼人的寒意
李大嘴:寒意,这门窗都关着呢,哪有风啊
吕秀才:不是风,是一种感觉,是一种油在火上随时爆炸的感觉

【大厅--晚】
佟湘玉(撒娇):哎呀,说吗说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想这么久?
白展堂:换个问题行吗?
佟湘玉:不行,你必须得说,而且必须实话实说。要敢骗我,不得好死啊
白展堂:那先说好了啊,我选完以后你不许翻脸。
佟湘玉:我发誓绝不翻脸,否则头发掉光……(撒娇)你说吗你会选谁啊
白展堂(与佟十指相扣):我会选金镶玉,(W)你说过你不会翻脸的啊
佟湘玉:我没有翻脸啊,如果当时你同时碰到我和展红陵,你会选谁啊
白展堂(不加思索):我会选展红陵(继续拿着佟的手)这你不能怪我,是个男的都得这么选
佟湘玉:为啥啊,我比她差在哪儿?
白展堂:不是你差,是你综合指数最高,你门门都是八十分以上,是当老婆的最佳人选。但是他们偏科,他们大部份都不及格,但有两门是满分,这多吸引人……
佟湘玉:哼,满分,吸引人,知道咧,谢谢啊。
白展堂:湘玉,你说过你不翻脸的。
佟湘玉(边扯褥子边说):我没有翻脸啊。这个褥子是你的吗?(白展堂:不是)那我凭啥不能拿走?
白展堂:湘玉
佟湘玉:你放心,我说不翻脸就不翻脸,吵架是小孩子玩的把戏,我们是大人了,绝不吵架啊。
白展堂: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我选你还不行吗?
佟湘玉:哼,好好笑,你要是那么有幽默感,为啥不去写情景喜剧呢?
白展堂:我还是比较钟爱有追求的职业,譬如说跑堂的
佟湘玉:那就慢慢跑吧,在下失陪
白展堂:湘玉……
佟拿着褥子上楼,白懊悔不已

【大厅】
第二天日,佟在白床前看着他,白惊醒
白展堂:哎呀,干啥呢,你……
佟湘玉(笑):你终于醒了,我在你旁边看了半天了,就是不忍吵醒你
白展堂:不生气啊
佟湘玉:啊,生气,为啥要生气啊,又不是小孩,你这个人呀
白展堂:哎呀你不生气了就好,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早上了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以后咱再也不这样了,多伤感情啊
佟湘玉:这么容易就伤感情了,那咱俩的感情也太不值钱了吧。
白展堂:那倒也是啊,你说,咱俩都经历了生死了,这点事算啥呀。(准备下床)哎,我靴子呢?
佟湘玉:啊,我刚才帮你洗了
白展堂:洗了?你洗了我穿啥啊。
佟拿出一双新鞋子
白展堂(高兴):新鞋子
佟湘玉:喜不喜欢啊

白展堂:喜欢,还是湘玉知道疼人。
佟湘玉:穿之前必须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许脱下来。
白展堂:我才不脱呢,好不容易有双新鞋。(边穿边说)真好……不行,这鞋有点小
佟湘玉:哎呀,新鞋都小,撑撑就撑大了,来来,我帮你穿(用尽吃奶的力气帮白穿好鞋)这只这只,来来来,使劲。(白痛苦:小啊)挺漂亮的。
白展堂:不行,不行,实在太小了。小我也穿,绝不辜负你一番心意。
佟湘玉:那就好,好好穿着啊,千万不要让我看见你偷偷的脱鞋。
佟走上楼,白捧着脚痛苦不已:太小了,疼啊,老天保佑,再也别有后招了
【大厅】
佟捧着一饭过来
佟湘玉:来吃饭了吃饭了,小贝过来,过来(小贝蹦蹦跳跳过来)你还学会跑堂呢。展堂,(白展堂:哎)吃饭呢
白展堂:噢,来了(一瘸一拐的进大厅)
佟湘玉:鞋穿得还习惯吧。
白展堂:习惯,刚开始穿有点挤,现在咋更挤了呢?
佟湘玉:哎哟,我忘了告诉你了,这双靴子有点缩水(白吃惊)汗出得越多,靴子就越小,所有你千万要注意啊,不要让你的脚丫子出汗,啊
白(吃惊):啊!那我注意吧,来来来,吃饭吧
众人正准备拿馒头
佟湘玉:等一下,今天有一个小节目,我特意准备的。
莫小贝:那就赶紧的,再不出门可就迟到了。
佟湘玉:听好了啊,在你最饿的时候,面前有一盘白面馒头,还有(往柜台走,拿出窝头)一盘馊了的窝头,你会选哪一个?
众人捂住鼻子,恶心
莫小贝:肯定是……白面馒头了。(小郭、大嘴、秀才、无双纷纷选择白面馒头)
佟湘玉:展堂……
白展堂:馊窝头
佟湘玉:为啥啊
白展堂:因为没有白面馒头了
佟湘玉:那你心里面想选哪一个啊
白展堂(马上接口):那跟他们一样,白面馒头呗
佟湘玉:我劝你慎重啊,选择正确答案能够获得脱靴子的机会
白展堂(一拍桌子):馊窝头,就它了!
佟湘玉:太好了,一个都不许剩下啊,否则就前功尽弃了,吃吧
众人不怀好意的笑,老白望着窝窝头,开始唱
白展堂(唱):手里呀捧着窝窝头……
众人(唱):菜里没有一滴油。
老白艰难地咽下一口口的窝窝头,众人一个劲地吃菜,“白面馒头香啊”
【大厅】
老白胃痛,痛苦地跑堂
佟湘玉:哎呀,展堂,胃里还难受吗?
白展堂:刚刚吃的全吐了(佟朝他走去)我不是故意想吐的。
佟湘玉:我知道,一口气吃了那么多还是馊的,真难为你了啊。
白展尝(痛苦):行了,废话别说了,我这靴子能脱了吗?
佟湘玉:想脱就脱吧(白赶忙准备脱靴)反正我以再也不会送东西给你了
白展堂(停止脱靴,满脸委屈):你不是说了吗?选择正确答案就可以脱靴子
佟湘玉:正确答案是馊窝头啊
白展堂:那……
佟湘玉:只要你不疯不傻不聋不瞎,每个人都会选白面馒头,只有你会选那种答案。(白无奈)哎呀你的品味还真够怪的,我这个正常人确实不能够理解
走到柜台前,记帐
白展堂(跟着走):湘玉,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早知道这样打死我我也不选馊窝头,我也不选她们了
佟湘玉:你真的知道错了?
白展堂:知道错了,大错特错了
佟湘玉:你还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啊
白展堂:同类错识绝不再犯,我对天发誓
佟(相视一笑):想脱就脱吧。
白如获大赦,赶紧脱靴。佟拿过他的靴子朝楼主走
白展堂:那一会我穿啥啊?
佟湘玉:要么穿这一双要么光脚,你自己选吧
白展堂(小声):……鞋拿来吧

【大厅--日】
食客:来壶酒!
白展堂:(虚弱地)哎,来了
老白一瘸一拐地走到食客面前,大嘴拿着新买的菜回来。
白展堂:哎,大嘴!
叫过大嘴往他菜篮里翻东西吃。
李大嘴:哎哎哎,干啥呀
白展堂:(楚楚可怜地)咋的啦,吃你根黄瓜都不行了
李大嘴:老白啊,你真不能怨我,掌柜的吩咐过,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食。(低声)包括我在内
白展堂:(望楼上,对李)她不在啊,兄弟,我一天都没吃饭了
李大嘴:谁说你没……一盘窝头不都你吃了吗?
白展堂:全吐了,现在饿得我直抽抽,赶紧的……(朝李菜篮里翻)
佟站在楼主,咳嗽一声:咳
老白与大嘴赶忙装无辜
白展堂:那个,一会下锅前洗干净,注意卫生
李大嘴:哎哎(李拎着菜篮朝橱房走,白继续一瘸一拐地跑堂)
白正在给一客人倒酒,突然想起了什么
白展堂:(对客人--陈小雷饰)陈公子吃着呢
陈:是啊,有什么事儿吗?
白展堂:没事,(望菜)哎呀点这么多菜,能吃得了吗?
陈:吃不了我打包啊
白展堂:你净扯,这干菜能打包这汤汤水水咋带呀
陈转身拿出一锅子
陈:看见没有?我带了一砂锅,怎么啦,还有什么问题吗?
白展堂:没事,您接着吃吧
看见另一食客点了很多菜,忙走过去
白展堂:(对客人--周 饰)周掌柜,吃得挺香啊
周:嗯,这菜不错,跟大嘴说一声,最近手艺见长(看到老白一幅垂涎三尺的样子)怎么,怎么着,坐下吃点儿。
白展堂:多不好意思啊
周:咳,跟我还客气啥,坐坐坐
扯老白坐下,老白半推半就,满心欢喜正准备用餐时,小六进
燕小六:(对周,此时老白正夹菜准备往口里送)哎哟,周掌柜,好久不见,病好点没有?
周:肺痨早好了,刚得了肝炎,没什么大病,死不了人
老白把筷子一扔,赶紧起来
燕小六:陈公子,吃好喝好,吃好……
白走到饭桌前,小六拿了一包东西放在上面
白展堂:六啊,手里拿啥啊,这是
燕小六:桂花枣泥云片糕,邱员外的小外甥,特地从苏州给我带来的。
白展堂:(使劲咽了咽口水)六啊,我记得你不爱吃甜食啊
燕小六:是,我吃完甜食牙就疼,(对白笑)所以拿来特地给你们的
白展堂:(感激)谢谢,还是六儿你仗义
老白手忙脚乱正准备扯开包装,听到佟一声咳嗽,朝楼上看,佟欢快地从上跑下来
佟湘玉:谢谢小六,(对白)拿来吧。(白递给她,接过)哎呀(对白)想吃吗?(白点头)做梦都想吃(白不停地点头)那就继续做梦吧,啊。(抱着盒子朝楼上走


白饿得身子一软,小六扶起他
燕小六:老白
白展堂:六啊,我要发财了
燕小六:怎么的
白展堂:满眼都是金花了
燕小六:那赶紧坐这儿歇会儿吧,站都站不稳了(扶老白坐下)慢慢点儿

【大厅--日】
佟要把糕点给老白吃
白展堂:真的假的
佟湘玉:(假装关心)哎呀,你都饿了一天了,再不吃点东西,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
白展堂:(激动)湘玉……
佟湘玉:不要废话了,快点吃吧,啊
白展堂:哎
老白拆开包装,拿起糕点就往嘴里塞,佟含笑望着他,白突然感觉不对劲,跑出去吐
佟湘玉:咋呢
白展堂:呸,这啥玩意儿?
佟湘玉:云片糕啊,邱员外给小六的,小六又送给咱们的呀
白展堂:谁家云片糕是咸的啊,咸死我了
佟湘玉:忘了告诉你了,给你吃之前,我往上面洒了点盐
白气极,瞪着佟
佟湘玉:(收起糕点)不吃算了(白正准备喝点水,佟拿过壶)客人还要喝呢
白气得一甩,大嘴屋里,秀才又被一阵凉意袭到
李大嘴:又咋的啦?
吕秀才:昨天晚上那种寒意又来了,而且比昨天晚上的还要厉害(李大惊:不至于吧)相信我,要出事,而且是大事
镜头回到大厅,老白继续拿碗敲桌子,佟走过来,撒娇
佟湘玉:不要生气嘛,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是糖呢
白展堂:这么大人了,盐和糖你分不出来?
佟湘玉:对不起啊,我到厨房看到两个罐子,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里面都是白花花的,我一不留神,就做了一个错误的,让我后悔终生的选择
白展堂:湘玉,你说过不翻脸的
佟湘玉:我没有翻脸啊,我翻脸了吗?
白展堂:行,这回我认了,以后你休想从我这儿得到一句真话!(东西一甩)不伺候了,回屋躺着去
佟湘玉:你还有理了你,白展堂你给我站往,给我站住!
小郭走过来
郭芙蓉:哎哎哎,他又怎么招你了?
佟湘玉:(生气)跟你有关系吗?干你的活去!
佟湘玉:(长吁一口气)就是个假设嘛,开个小玩笑?
郭芙蓉:那你那么当真干什么呢?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和秀才的这段感情啊,不仅包含了我们两个人,也包含了我们俩走过来的路,一步一个脚印,每

一道脚印就象一道强索,把我们俩捆在一起,越捆越紧。而那些没有绳索捆着的人,一阵风吹过就什么都不剩了。什么是缘份,你自己好好想想啰
佟陷入沉思

【大厅- - 晚】
老白正在铺被子准备睡觉,佟抱着褥子从楼上走下来。
佟湘玉:哎呀,等一下,等一下。(替老白铺好被子)现在夜里凉,多加床褥子啊
白展堂:你这干…什么呢?
佟湘玉:展堂,昨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我不应该问那种愚蠢的问题。(关切地)你的脚还疼不疼呢?
白展堂:(警惕)你干什么你就直说
佟湘玉: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脚嘛
白展堂:(冷淡)脚挺好的
佟湘玉:我以后再也不会捉弄你了我发誓(白瘪嘴,不信)哎呀,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嘛
白展堂:那行,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
佟湘玉:问吧
白展堂:如果当初我和老邢同时出现在你面前,你会选谁?
佟湘玉:老邢!
老白点点头,继续铺褥子
佟湘玉:我选的老邢,你不生气啊
白展堂:我生什么气啊,你又没选错,我是贼他是捕头,你不选他选谁啊
佟湘玉:那就说明你心里没有我
白展堂:我心里有你
佟湘玉:那我选的老邢你为啥不生气?
白展堂:你没有选错我生什么气啊?
佟湘玉:那就说明你心里就是没有我

【大嘴屋】
大嘴在睡觉,秀才写字
吕秀才:好了,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写得最好的字,明儿把它裱起来,给你当结婚礼物。
李大嘴:不用了,你还是留着给小郭吧
吕秀才:你不要,那给无双,无双肯定要
小郭悄悄进进
李大嘴:呵,你对无双还……(看见小郭,后者朝他瞪眼,忙改口)那个,没啥感觉了,啊
吕秀才:当然没啥感觉了,既然选择了小郭,就应该好好跟她在一块儿(小郭高兴)娶鸡随鸡娶狗随狗嘛(小郭听起来别扭)不过,如果能够再重新选择一次的话……
李大嘴:肯定还是选小郭,是吧
吕秀才:那当然选小郭了,但既然是假设,如果我当初两个都娶了呢?
郭芙蓉:(冷冷的声音从后面飘来)可以啊
秀才吓得大叫一声,跌倒在地

【大厅-- 夜】
白展堂:(对佟)我心里真的有你,永远都有(做亲吻状)这样行了吧
佟欲吻,忽听小郭大叫:排山倒海!秀才:哎呀!
佟抱过白头
佟湘玉:不要管他(欲继续接吻)
又听小郭“分筋错骨手!”秀才大叫:啊--!
白展堂:跟咱没关系!(欲继续)
正欲接吻,又听小郭芙蓉:“鸳鸯连环腿!”
佟湘玉:踢死人不管咱的事情!
欲接吻,小郭芙蓉:“铺天盖地揉心拳!”两人痛苦地摇头,秀才的惨叫一声声传来“啊----!”
李大嘴:秀才,你醒醒,醒醒,你不能走啊,你走了谁借我钱花啊,秀才---
佟湘玉:要出人命了
李大嘴:你醒醒秀才,掌柜的快来啊,来人呐
佟与白往后院跑
“来人呐”“秀才”……
下回书
柳星雨夜遇莽郞君
李大嘴情定美娇娘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