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三回 柳星雨夜遇莽郞君 李大嘴情定美娇娘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三回 柳星雨夜遇莽郞君 李大嘴情定美娇娘【文字剧本】

第七十三回 柳星雨夜遇莽郞君 李大嘴情定美娇娘

【参与演出人员】
佟湘玉----闫妮饰
白展堂----沙溢饰
吕轻候----喻恩泰饰
郭芙蓉----姚晨饰
祝无双----淣虹洁饰
莫小贝----王莎莎饰
柳星雨----宋阳饰
柳月云----王佳佳饰

【清晨】
【大厅】 四周很安静,详和,传来一阵鸡叫,老白从梦中醒来……
【湘玉房】 湘玉正美滋滋地对镜顾盼生辉
【小郭小贝屋】 小郭,小贝尚在梦中
【天井】 无双已起床,正洗脸
【秀才大嘴屋】 大嘴正在睡觉,一妙龄女子倚在床边小寐,大嘴无意中睁开眼睛,看到她惊醒
李大嘴:哎,你是谁啊
女子:你终于醒了,讨厌,一点正经都没有(掀过大嘴的被子)起来,我要叠被!
李大嘴:(挣扎)哎哎哎,我还没穿……(一摸身上,发现衣服没有脱,纳闷)哎,我啥时穿上衣服的?
女子:你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脱衣服,(害羞)还是我给你盖的被子呢。(用力铺被子)闪开!
大嘴不解地起开
女子:(铺好被子后,拿一块毛巾对李)被子都已经叠好了,哎,去洗个脸(转身)我去跟你煎鸡蛋,你是要单面的还是双面的?
李大嘴:(小心翼翼地)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女子:你真讨厌,这种玩笑开一次就够了,老开有什么意思啊
李大嘴:(一脸无辜)谁跟你开玩笑了,真的我认识你吗?(秀才躺在床上装睡,睁一只眼睛眯大嘴)
女子:你想不想来了?(大嘴:哎)(女子坐到桌前,用手指着自己的脸)你仔细看看?
李大嘴:那,那我就仔细看看了啊,(仔细看女子)哎呀妈呀
女子:(高兴)想起来了?
李大嘴:没想起来(女子生气)你先别着急啊,我这人脑子不大好使,要不你稍微给我个提示?要不然我真记不起来。
女子:李大嘴,你真的假的呀?
李大嘴:(惊异)你咋还知道我叫啥呢?
女子: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李大嘴:你叫啥啊?
女子:柳星雨啊
李大嘴:柳星雨,没印象
柳星雨:昨天晚上,月光,美酒(李摇头),缘分(李继续摇头),你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呢?
李大嘴:你先别急,昨天晚上是吧,我想想,昨天晚上

【头天晚上】大嘴回忆
【大嘴秀才屋】小郭与秀才在练字
吕秀才:我跟你讲啊,着急是这个手随心劫,字随手成,知道吗?你看你这个勾啊,勾得太大了,像个脚丫子似的
郭芙蓉:讨厌
吕秀才:你说谁讨厌?
郭芙蓉:你呀
李躺在床上无聊地吃东西,听着干咳几声
吕秀才:(朝李)大嘴,你的喉咙没事吧
李大嘴:没事儿,就是你俩稍微注意点啊
郭芙蓉:注意啥啊
李大嘴:这大晚上的,当着人你俩就在这儿腻腻歪歪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干笑)
吕秀才:我们学文化,写字不可以啊
李大嘴:那你俩就写呗,你俩哼叽啥呀?(扭身子,装娇柔)讨厌,你才讨厌呢,就是讨厌,你最讨厌,你讨厌
郭芙蓉:(忍无可忍)住口!李大嘴(走向李)请问你是在向我挑衅吗?啊
李大嘴:(害怕)没有没有,我说得玩儿的,你俩慢慢讨厌啊,我出去转转(李走出去)

【天井】
大嘴来到天井,无双正在教小贝练功
祝无双:可以啦,啊,扎好马步,气沉丹田,(作点穴状)指如疾风,势如闪电!
莫小贝:(学点穴状)指如疾风,势如闪电
祝无双:嗯很好,再来一遍……扎好马步,气沉丹田(李在一旁也开始学样)指如疾如,势如闪电
李大嘴:(小声)指如疾风,势如闪电,指妯疾风,势如闪电
无双发现了,示意小贝,小贝干咳
李大嘴:(边做动作)没事儿,你俩接着练
祝无双:不好意思啊,你在我们没有办法练
李大嘴:为啥啊
莫小贝:偷学武功在江湖上是最大的忌讳哟
李大嘴:跟我还忌讳啥啊,好像谁稀得学似的
莫小贝:你不稀得学,那还赖着不走?
李大嘴:哎,我真想找葵花点穴手,我还不如找老白去呢,你知道吧
祝无双:好啊,那你去找我师兄啊(莫祝对李)去啊,去啊,去
李悻悻地走开

【大厅】佟正在给老白按摩
白展堂:舒服

佟湘玉:你倒是舒服了,我呢?就知道空口说白话,哎,行了行了,换我了啊
白展堂:来,你躺下,我给你捏两下
佟湘玉:哎呀
正欲躺下,忽然看见李,赶忙坐起
佟湘玉:找我有事吗?
李大嘴:没事,你俩该干啥干啥,我就随便转转,我那屋让小郭和秀才给占了
佟湘玉:那你就到院子里转转
李大嘴:那个无双正教小贝练功呢,她说不让我靠近,说江湖上忌讳这个,人说跟我有啥忌讳的
白展堂:大嘴啊,你要实在没地儿去,就上屋顶坐会儿啊
李大嘴:你俩咋不去呢?你俩以前不都可喜欢上屋顶吗?
白展堂:你不胖吗?
李大嘴:我胖我就该去啊
白展堂:你看,这楼上楼上一跑不正好减肥了吗?
李大嘴:谁爱去谁去,我不去
白展堂:(走向李)大嘴啊, 我那儿还有一瓶老白干,你拿去喝去吧,光吃花生米多没劲呐,小酒一喝,小花生米一吃,小风一吹多舒服啊,走走走
推李一楼,佟继续躺下要求按摩

【屋顶上】大嘴孤寂地独酌
李大嘴:都不要我,没关系(干笑)我一个人儿挺好,这么多酒我一人喝(灌了几口酒,对天)老天爷啊,你要那么不待见我,你就别让惠兰出现在我面前,你让她出

现你又不让她喜欢我,耍一人好玩是怎么的(长叹)

【镜头回到大嘴秀才房】
李大嘴:(对柳)就这样,一杯一杯接一杯,喝着喝着我就晕了,晕着晕着我就睡了,之后的事我就再也想不起来了,我对天发誓。
柳星雨:你--!
秀才继续半睁着眼睛看热闹
柳星雨:(哭)你真是太过分了,好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对不起,打扰了。(欲走)
李大嘴:哎,你等等,你等等,我就想知道,昨天晚上咱俩到底发生啥事了?
柳星雨:李大嘴,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在酒的身上,你不觉得,你不觉得可耻吗?
李大嘴:我,我可耻,我就算是可耻,可是你也得让我知道我为啥可耻呀?
秀才猛地坐起
吕秀才:停停停,我都听得烦死了!(对柳)你可千万别不明不白就走了,这事一定要弄清楚!否则他以后怎么做人呐?
李大嘴:是啊,你先坐,先坐啊。你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啥事了是吧?你说清楚,咱俩想想招,看能不能给弥补一下
柳星雨:我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的了,你打算怎么补?你拿什么补?
李大嘴:(害怕,对秀才小声地)秀才------
吕秀才:干什么?又不是我问伤了人家的心了,再说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就算不是家务事,我也不是当事人
李大嘴:你不是有招嘛,你帮帮忙
吕起床,对柳星雨:等着,姑娘,我给你找一个能主持公道的人去!
李大嘴:秀才……
吕头也不回地走出去,大嘴追,柳留在房里

【大厅--日】大嘴可怜兮兮地坐在门口,等候大家的训斥
佟湘玉:(拍桌子)李大嘴,出息了啊。(低声)还学会酒后乱来
李大嘴:(无辜)掌柜的,我没有,我真没有
柳星雨:(哭)他的确没有
李大嘴:(对柳作揖)谢谢谢谢
柳星雨:(哭)但是他比乱来更加严重(李大嘴:啊)李大嘴,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跟你搭讪的
佟湘玉:是你主动跟他搭讪的啊
柳星雨:这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我以为,我以为他(号啕大哭,众人安慰)
佟湘玉:不哭不哭啊,有我在,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啊(对李,严肃)看什么看,低下头去(李老实地低下头)
郭芙蓉:(冲李)跪好了!(李吃惊地望着她)哎,直起腰,装可怜对我们没用啊
祝无双:这位姑娘,我是本镇唯一的捕快祝无双,你心里要有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天理公道自在人心,我们绝不会因为跟他很熟揖徇私枉法
柳星雨:(哭)李大嘴,他是,他是世上最卑鄙最无耻的(泣不成声)衣冠禽兽
吕秀才:(拍椅子)连禽兽都不如(老白转过头冷静地看了他一眼)那叫两栖动物,比如蛇和蜥蜴啥的
柳星雨:(对吕)住嘴,不允许你这么说我嘴哥
众人:嘴哥?
柳星雨:在我的心里,他的嘴并不大,所以我叫他嘴哥
郭芙蓉: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啊?(对李,怪声)嘴…哥
柳星雨:这是我一个人的专利,只有我一个人能叫他嘴哥,在我的心里,他曾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那些都是假象,他是一条披着狼皮

的羊!(众人不解)噢噢,披着羊皮的狼!
白展堂:行了,姑娘,别光人身攻击了,说点儿具体的
柳星雨:昨天晚上,我一个人在路上走得好好的

【镜头回到头天晚上】
柳星雨一人在路上走,突然屋顶上掉下来一块瓦片,她拾起瓦片,抬头看到大嘴躺在屋顶上,口里嘟嘟囔囔:不公平,不公平,你以他们比对我好,他们都是成双成对

,我也想成双成对,不行,你得给我发个媳妇过来,还得跟惠兰一模一样的,不然我拿瓦片拍死你
柳星雨:果然是你
李大嘴:你谁呀,你别过来,过来我叫人了啊
柳星雨:我在下面走得好好的,你干吗要拿东西砸我呢?
李大嘴:(头痛)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那啥,没砸坏吧,我给你揉揉
柳星雨:(抓住大嘴手反手一扭)我问你为什么要拿东西砸我!
李大嘴:我不是冲你我是冲……(怔住,不好说下去了)行了,我真不知道你在底下,我要知道你在底下打死我也不敢往下扔啊(拿过一块瓦递给柳)要不这样,你拿

这拍我,别砸脑袋,怎么拍都行,来,拍吧
柳星雨:(拿过瓦片准备拍,李躲在一旁,柳想想扔掉瓦片)算了吧,你要碰到难缠的,就等着赔钱吧,你以后小心一点我告诉你!
柳准备走人,大嘴继续端起酒壶灌酒,柳看到忍不住回来
柳星雨:老天爷真的对你很差吗?
李大嘴:他对我不差我没事喝酒啊,他对我不差我一人跑屋顶上干啥?
柳星雨:我也有心情特别差的时候,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看着月光,我的心情就会慢慢变好起来。(叹气)我觉得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我喜欢走夜路。
李大嘴:(唱)月亮走,我也走……(对柳)这歌你听过吗?
柳星雨:(望着月亮)没有
李大嘴:喝酒吗:
柳星雨:我不会喝
李大嘴:好歹喝点,你说江湖这么大,咱俩能见个面聊两句那也是缘分,来,呵呵
柳星雨:好
柳接过酒壶,喝酒,却被呛了几口:这个酒好辣啊
李大嘴:(笑)你也挺辣的,别别当真,我这人喝完酒就胡说八道
柳星雨:我姓柳,叫柳星雨
李大嘴:李大嘴,幸会啊(与柳握手)
柳星雨:幸会
两人坐在一起继续喝酒

【镜头转到大厅】
柳星雨:我俩越聊越投机,越聊越投机,聊了整整一宿,像是认识了一辈子
李大嘴:那,那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呢?(众人警告他)哎呀,看来我这脑子确实是出问题了。那啥,那我都跟你说啥了?
柳星雨:你娘,你的这帮朋友,还有你的惠兰,还有那把玄铁菜刀,正面是旺德福,反面是泰瑞宝
李大嘴:哎呀妈呀,看来咱俩还真是聊过
柳星雨:你想起来了?
李大嘴:还是没有,那咱俩聊完之后,没干啥吧
白展堂:(对无双)终于说到正题了。
柳星雨:(对李)我们俩一直聊到天亮,然后你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转身对众人)然后,我就把他扶进了屋子(众人感兴趣地听)帮他洗完脸,我又帮他洗完脚,

轻轻地给他盖上被子(语速变快,哭腔)后来我洗洗涮涮一直忙到现在都没有合眼呢……
郭芙蓉:这我就有点听不明白了,那你俩光是聊天的话,你恨他干什吗?
众人附和
柳星雨:他出尔反尔啊,他说他要娶我的
众人恍然大悟
李大嘴:(急)我啥时候说娶你了?那就算是我说了那也是酒活,不作数的,妹子
柳星雨:酒话是吧,那你喝就喝好了,(哭)你干吗还要亲我呢?
众人起哄
白展堂:李大嘴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呢?
李大嘴:我没有,我真没
柳星雨:你还说没有,你---(大嘴哭丧着脸)
柳星雨:(对众人)我的脸啊,到现在还是红的
众人:看得出来
柳星雨:(对李)你亲就亲好了,还要赌咒发誓说今生非我娶我,不娶我就不得好死(对众人,哭)我的个心啊,到现在还是疼的。
李大嘴:(苦丧)我还发誓了?(抽自己耳光)我这臭嘴!老天爷老天爷,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朝你扔东西了,我求求你饶了我。
接下来,小郭,老白,秀才轮番上阵,对大嘴进行教育
郭芙蓉:(生气地指着大嘴)演演演,我看你再敢演点啥,李大嘴你要是条汉子就要勇于承担责任,我排死你
白展堂:说得出你就要做得到,否则你就别当爷们儿
吕秀才:李大嘴我跟你讲,我跟你讲,这事儿,不是装个傻充个楞就能结束的,我跟你讲(作打耳光手势)霹霹!
佟湘玉:说这些都没有用,好好想想,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李大嘴:(哭腔)啥咋办啊,你说我咋知道咋办呐
柳星雨:(对大家)实在为难就算了,给大家添麻烦了,后会有期(欲离开,众人拉住)
佟湘玉:哎,不要着急啊,这件事情还有的商量
郭芙蓉:大嘴他还糊涂着呢,我跟你说,等他清醒了一定不会耍赖的
祝无双:是啊,大嘴脑子是不太好,可他心很好啊,绝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啊
柳转头望李,李把脑袋埋进手心里
柳星雨:我看,我看,我还是走吧(哭)免得招人烦!
白展堂:姑娘留步
佟湘玉:你要是不留以后招人烦的就该是他了
白、郭附和:对啊,而且是一辈子,被我们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用下辈子来偿还他一时的罪过!

【大嘴秀才房】
李用枕头垫着,不停地以头撞柱,念念有词:老天爷,老天爷,老天爷……
白与吕进,赶忙劝阻
吕秀才:哎哎,大嘴(李继续撞)大嘴,干吗呢,干吗呢?
白展堂:甭管甭管,让他撞(李停住)你要真后悔就给兄弟撞出点儿血来
大嘴把枕头一丢,使劲朝柱子上一撞:砰!李大嘴:哎哟!
白展堂:你个傻玩意儿你真撞啊,让我看看?
李大嘴:见血没?
白展堂:没有
李大嘴:接着来
又欲撞,白把他拉住 :行了,你再撞我就点你啊,躺好了!
李大嘴:老白,你说我这是造的啥孽,我招谁惹谁了,你说
白展堂:大嘴啊,我认为做人得知足
李望白,不解,又望秀才,秀才点头同意,李仍不解:啥意思啊,我咋就不知足了?
白展堂:你看呐,你老抱怨老天爷,这回老天爷一开眼给你一个漂亮媳妇,你还死活不要,我还正想问你你到底是啥意思呢?
李大嘴:那我要的是惠兰啊?那别的再漂亮也不行啊
吕秀才:你不要人家你抱人家,一抱抱好几个时辰,还亲人家,你干啥呢?
李大嘴:那你还亲过无双呢,你要了吗?
吕气,白将他扯开:行行行,你说不过人家,一边去(对大嘴)我问你啊,首先这个柳姑娘长得怎么样?
李大嘴:长得人到是挺漂亮的,气质也还行,身材没敢细看,估计差不多。
吕秀才:非常差不了(W)我猜的
白展堂:这么好的条件你还想怎么着?
李大嘴:那再好有啥用啊,她不是惠兰啊
白展堂:好,现在是第二个问题,您那惠兰啥时候能回来?
李大嘴:不知道啊,你说我要是知道我至于这么难受吗?
白展堂:一边是个漂亮媳妇,啥都不要就要你,一边是贪慕虚荣,对你没有任何兴趣的江湖骗子,啥都要就不要你,哪个更适合你,你自己掂量办吧,(对吕)走!
李坐到床上,比划着双手,似乎在进行比较,突然左右手各打自己一个耳光,拿过枕头,继续撞柱子:老天爷,老天爷……

【客房】佟、小郭、无双领柳进入
佟湘玉:来来来,你先住到这个屋啊,不管你俩以后成不成,饭钱和房钱我都全免了
柳星雨:那多不好意思啊
佟湘玉:来,跟我就不要客气呢,没准以后咱们还能成为一家人呢
郭芙蓉:不是没准,是肯定,大嘴以后要是不娶你啊,我活拔了他的皮
柳星雨:没有那个必要了,强扭的瓜不甜,我是不会强迫他的
佟湘玉:你也不要这么悲观,你俩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柳星雨:你不用劝我了,我也不是第一天闯荡江湖,从他的眼神里边,我已经看到结果了
郭芙蓉:那也未必,你想,你俩都是单身,而且对彼此都有好感喽
柳星雨:那是曾经,曾经有好感,也许这就叫有缘无分吧
郭芙蓉:这样好了,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都喜欢他什么呀
柳星雨:他诚实,豪爽,最重要的是他心地善良
郭芙蓉:噢,呵呵
柳星雨:(对其他人)哎,这些不是假象吧
祝无双:不是不是,大嘴确实是一个好人
佟湘玉:不是一般的好,从他那个长相你就能看出来吧(嘟囔着嘴)特别有安全感(小郭忍不住笑,佟对郭)笑啥

郭芙蓉:(对柳)那个他要是直娶你,你会嫁吗?
柳星雨:(点头)啊,怎么了,有问题吗?
祝无双:你们俩刚认识一个晚上,而且就只是聊聊天,你就以身相许,有点不太能理解啊
柳星雨:这就更加说明了,我跟大嘴的缘分是天注定的,最关键的是,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我不是一时的冲动,总之呢,他娶,我就嫁。他不娶,我就走。大不了孤独

一生,反正这一辈子我是不会嫁给别人了
三人疑惑地望着柳……柳眼神空洞,望着前方……

【片花】打岔记

【湘玉房】小郭,佟,无双聊天:真邪门了……老白与秀才进
佟湘玉:你们俩来得正好,长话短说,这件事情,打算怎么办?
白展堂: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大嘴要是想娶那他就娶,他要不想娶,咱总不能赶鸭子上架吧
吕秀才:这事儿,得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郭芙蓉:当事我,是指酒后失德的李大嘴,还是无辜受骗的柳星雨啊
吕秀才:你这什么态度啊,又不是我酒后失德了(小郭作势打他)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祝无双:可柳姑娘说了,非嘴哥不嫁,否则就孤独一生啊
白展堂:这不是逼着李大嘴逃婚呢嘛
郭芙蓉:他敢,小柳哪配不上他了,他不就是一厨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以为他谁啊
白展堂:又不是我要逃婚,你干什么呀这是?(W)但是我确实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一见钟情也就罢了,见了第一面就哭着喊着要嫁,这确实有点猛,别人我信,李大


郭芙蓉:大嘴怎么啦,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连你都有人要(佟干咳,老白气,一拍桌子)当没说过
佟湘玉:无双,你觉得呢?
祝无双:别的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柳姑娘太可怜了,一个人孤零零地闯荡江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结果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像汪洋中的一

条小舟,在惊涛骇浪中颠沛流离粉身碎骨,她那颗脆弱的心像被无数双大手轮番摧残着蹂躏挤压(突然停住)
白展堂:接着挤呀,你当是挤牛奶呢?
祝无双:可柳姑娘真的很可怜呢,我还有师兄罩着,她连师兄都没有,被人骗了,也不知道找谁哭诉去(吕威胁她)也当我没说啰
佟湘玉:要不先这样啊,我跟展堂先去打探一下,如果柳姑娘确实是出身清白,咱们再做大嘴的工作也不迟吗。(众人同意,拉过老白)走

【客房】柳在房里练功,老白与佟湘玉进
佟湘玉:柳姑娘(柳起身)没事没事,你坐啊,你在这住得还习惯吧
柳星雨:他一定不肯对不对?
白干咳,佟支吾:啊,没有
柳星雨:他一定是不肯,不然你们不会是这种表情。我就知道,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本来想蹭顿盒饭,结果连白开水都得自己买单
白展堂:柳姑娘你先别激动啊,我们俩还啥都没说呢。
柳星雨:你不用说了,他不肯就算了,当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后会有期
拿起行李准备走,二人急忙拦住
佟湘玉:哎,我还没有说完我呢,大嘴倒不是不肯
柳星雨:那他就是肯喽
佟湘玉:呃,也不是肯
柳星雨:那到底是肯还是不肯呐
白展堂:不是不肯也不是肯,现在这是肯不肯的问题啊,只要我们肯,他肯也得肯不肯也得肯
柳星雨:那到底是肯还是不肯呢?
白展堂:#¥%,呵,现在咱先不说这个啊,我们俩这次来啊,主要是想问问你,天凉了,需不需要加被褥啊。嫌冷就说话啊
佟湘玉:(白了老白一眼)呵,柳姑娘,你是打哪儿来呀
柳星雨:你,你是想探我的底?
佟湘玉:哎没有呀,我只是随便的问一问,不要太敏感啊
柳星雨: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人怀疑我,你们爱怎么怀疑就怎么怀疑,这是你们的权利,江湖险恶,不得不防啊。(开始哭)江湖这么大,何处是我家(哭唱)我想

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哭,说)我,我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你说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掌柜姐姐
佟湘玉:你还是叫我湘玉姐,大家都这么叫
柳星雨:湘玉姐姐,我真的好苦啊(哭)湘玉姐姐,我的个心啊,还是疼的呀
佟湘玉:噢,不疼不疼,啊,女人嘛,在得到幸福前总得很经受这些考验,否则,怎么是女人呢,啊

老白一直在冷眼旁观

【天井--日】小郭在洗衣服,老白劈柴,湘玉偷偷跑进来
佟湘玉:小郭,来来来,赶紧帮我把这洗了吧(脱下绿色披肩给小郭)
郭芙蓉:你,这咋湿了一大片,什么呀
佟湘玉:眼泪,柳姑娘的,她哭得到是高兴,堵着楼道死活不肯放人,我说饿了去弄点吃的才逃了出来,快帮我洗一洗啊。
白展堂:哎哎哎,你俩聊这么久,就抱头痛哭来着?
佟湘玉:正事也聊了,比如说身世
白,郭芙蓉:身世?
佟湘玉:她的身世一点也没有说,我的身世倒被她打听得一清二楚
白展堂:事到如今,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柳姑娘身上,绝对有猫腻儿
佟湘玉:(给白让座)你说你说,坐下来
白展堂:我跟你们说啊,这柳……(柳星雨掀开门帘,走了进来,小郭与湘玉赶忙给老白使眼色)干啥呢,你们俩,我知道你们俩不爱听,不爱听我也说,大嘴的幸福

是其次,大家的安全才是第一啊,你们发现没有,(低声)这柳姑娘走路没声
柳星雨:那是因为我练过轻功
白展堂:(假笑)这不柳姑娘吗?啥风给你吹来的?
柳星雨:没关系,你继续说啊,你不把话就清楚,嘴哥也不会娶我的,说吧
白展堂:柳姑娘会轻功是吧
柳星雨:曾经练过,不过没有你强,我走路都是惦着脚走的,你不惦着脚也可以不发出声响,真是高手中的高手啊
白展堂:(干笑)呃,柳姑娘来的时候是夜里吧
柳星雨:是啊,我喜欢赶夜路,因为一抬头我就能看到月亮。明亮,皎洁的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我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对我来说,它就是一个忠诚无比的守

护者。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地关心着,爱护着我,我相信,在每个女孩子的心中,都藏着这样一个守护者
佟、郭感动了,佟湘玉:柳姑娘,你说得太好咧,我小的时候,我就以为月亮是跟着我走
郭芙蓉:只要坚持只要努力,你一定会找到新的守护者,相信我,没错的
三人抱头痛哭,老白继续冷眼旁观

【天井--日】湘玉使劲洗衣服,柳星雨在旁边使劲地哭,左顾右盼发现旁边没人
柳星雨:还是我来洗吧,是我弄脏的
佟湘玉:不用,你哭你的,你是客人嘛
柳星雨:我不是客人啊,你不是说跟我是好姐妹的吗?难道你是骗我的?
佟湘玉:不是,你想洗就洗吧,以前洗过没有啊
柳又号啕大哭
佟湘玉:好好好 ,你坐到这儿,我不打搅你了,你忙啊。
柳继续哭,佟走,欲回头看一眼,柳大声哭,佟赶紧逃走。柳等佟走后,从口袋掏出一包东西,走到井旁边,正欲投进去,小郭从房里走出来,柳一惊,那包东西掉到

地上--是一包白色粉未
郭芙蓉:柳姑娘,你在干什么?
柳星雨:噢,我在打水
郭芙蓉:我帮你打好了,(走到井边,看到白色粉未)你刚才洒的是什么东西啊,好难闻
柳星雨:是,是治嗓子的药,我爱哭嘛,嗓子哭坏掉了,所以就拿它来润润嗓子,我刚刚正准备喝着,然后就洒掉了
郭芙蓉:那对不起以示起啊,那个,柳姑娘,我这两天嗓子也不太舒服,你那儿还有没有
柳星雨:最后一包了,不过没有关系的嘛,我再去配,这是最普通的药了。
郭芙蓉:那好那好,你把药方给我,我帮你配
柳星雨:不可能,这是祖传的秘方,不可意思
郭芙蓉:你刚才不是说是最普通的药嘛
柳星雨:哎,这个药材是普通的,但是配方是绝秘,我可是对祖宗牌位发过誓,如果说出去,就天打雷劈
郭芙蓉:那算了算了算了,那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啊,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啊,那你慢慢洗
郭走后,柳赶忙把白色粉未用泥土掩盖,跑到胡同里,招呼同伴,出来一黄衣女子(王佳俊饰),冲她喊:姐。
柳星雨:你那包迷魂散呢?
妹:没啦,我这次出来就带了一包,你那不是还有一包嘛
柳星雨:(急)你那包用哪儿去了?
妹:嗨,刚才路上几个人冲我吹口哨,我一生气我就……
柳星雨:哎呀,有没有搞错,二十两银子哎,你把它用在路人甲的身上,你钱多得没地方花了是不是
妹:急什么呀,我们不是马上就要发大财了吗?
柳星雨:嘘,现在情况很麻烦,而且相当麻烦
妹:那我们就回家好了,哎呀,回家前可以先到九寨沟玩两天,听说那儿来了个新的马戏团,走走走
柳星雨:哎呀,站住!来都来了,就这么走了
妹:你不是说很麻烦嘛,这钱是永远赚不够的,为了这么点钱,冒这么大的险值得吗?
柳星雨:你知道这个店里有多少钱吗?喜欢看马戏是吧,干玩这一票,你就可以买一个马戏团
妹: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是更想开个首饰店
柳星雨:随便随便,只要熬过这两天,你可以拥有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妹:包括自由?(柳瞪她)你不是说过总有一天让我单飞的吗?
柳星雨:现在还不是时候
妹: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去看戏吧
柳星雨:(拉住妹)好好好 ,只要干完这一票,就让你去单飞,啊。
妹:那你需要我干嘛呀?
柳星雨: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本来我是想用迷魂散把他们搞定,结果出了一点岔子,现在,你帮我弄两样东西,第一是迷魂散,第二证件,你是上黑市买也好,还

是伪造也好,反正呀,能证明我的身份就行了
妹:证件是没问题,这迷魂散
柳星雨:好好好,你先去弄证件,迷魂散,过两天再说,啊,快去快去

【天厅--日】柳星雨往门外张望,湘玉从楼主跑下
佟湘玉:柳姑娘,你在等人呀
柳星雨:没有没有,你找我有事啊
佟湘玉: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
柳星雨:你呆会就知道了。
佟湘玉:嗯?
柳星雨:我的意思是说,(支吾)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你们说
佟湘玉:这个(望望老白,笑)还用想吗?
柳星雨:湘玉姐,你不是我,你不能明白,这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觉,(扑到湘玉怀里,哭)湘玉姐
佟湘玉:好好好 ,不疼不疼啊,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没有关系的啊,不哭了。
佟走,柳欲对老白哭
柳星雨:白大哥
白展堂:别动,这招对她管用,对我没用
柳星雨:你什么意思啊
白展堂: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柳星雨:我不明白
白展堂:水缸旁边那一摊白色粉未小郭说是你洒的
柳星雨:是又怎么样?
白展堂:如果有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就是传说中的九香边魂散吧
柳星雨:错,那是我治嗓子的药
白展堂:是吗?那好,我这儿有一包你拿去尝尝,(柳拆开小包装)放心,这都是面上的一层,一点都不脏
柳星雨:你凭什么怀疑我?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堪吗?我看,我还是走算了,免得在这儿受这份窝囊气,你转告嘴哥,我和他,来生再见
柳跑,郭过来掐老白展堂:你看你干的好事
柳到胡同里,妹拿着证明早已等候在旁,赶紧给她,郭追出来:柳姑娘!柳姑娘你不能走!你听我说,他怀疑你是他的事,我们不怀疑你
柳星雨:就凭你这句话,我故意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你。
柳从怀里掏出了伪造的证明,老白接过,上面赫然映着“六扇门”三个字,老白把证明一扔,吓得摊坐在地:六扇门
小郭捡起
柳星雨:对, 是六扇门,那包白粉的确是迷魂散,我要嫁人了,留着它也没有什么用,所以(W)这两天我一直吞吞吐吐的就是因为这个,你们现在满意了吧。
郭芙蓉:(对白)满意,满意了吧,六扇门啊。

【大嘴秀才房--日】众人转在大嘴面前
李大嘴:六扇门
佟湘玉:而且是重案组的,专查大案重案,一般的上毛贼人家连看都不看
白展堂:说白了是冲我来的,先把大嘴搞定了,然后再慢慢地搜集证据
祝无双:可她要真是卧底的话,为什么要把真实身份告诉你呢?(老白摇头)这不明白着打草惊蛇吗?
白展堂:去,该干啥干啥去!
李大嘴:我觉得无双说得有道理啊,甭管她是不是卧底,至少人是冲我来的
白展堂:大嘴啊,麻烦你找个镜子照照自己(众人讪笑)你现在就上楼跟她说你跟她不合适让她赶紧走人
李大嘴:(激动)对不起,人既然来了,人既然来了咱就不能撵人走,男子汉大丈夫那就敢做敢当,既然答应娶她了咱就不能出尔反尔,惠兰,惠兰没办法,既然老天

爷这么安排了咱也没辙
白展堂:大嘴啊,跟你不合适,她长得太漂亮了。
李大嘴:(激动)漂亮就跟我不合适,凭啥啊
白展堂:她是个条子
李大嘴:(激动)条子怎么的,我又不是贼我怕什么条子呀?
白展堂:兄弟,我求求你了,你再考虑考虑,不行我给你跪下行不行
李大嘴:(激动)你爬都没用,我告诉你,柳姑娘我娶定了
白展堂:这是你说的
李大嘴:(激动)我说的,怎么的,我就娶她了,我告诉你,谁拦我跟谁急啊
老白坏笑,众人含笑
白展堂:好,你现在就上楼找她去!
李回过神来,众人不住地坏笑,李装腔作势吓唬他们,回头对白展堂:她真是六扇门的?
白展堂:那又怎么样?我有免罪金牌我怕啥呀?为了你的幸福,担点惊受点怕不应该的嘛(W)兄弟啊,以后再决定问题,三思而后行
李大嘴:(对众人)他这不害我嘛
佟湘玉:哟,人家柳姑娘出身清白,人又漂亮,兴许还很贤惠,哪里配不上你哟
郭芙蓉:禁止说不是,我们经过讨论一致认为,她很适合你哟。
李大嘴:不是,这……
祝无双:(抢过话题)这是上天的恩赐你应该心怀感激
李大嘴:不是……
吕秀才:(抢话题)还愣着干啥啊,quickly, hurry up(大叫)麻利点!
李大嘴:不是,不是
众人友善地:快去,快去!
大嘴离开房屋

【客房--日】柳在整理东西,大嘴进
柳星雨:嘴哥(W)你是来赶我走的吧
李大嘴:不是
柳星雨:那天晚上的事情,你真的一点点都想不起来了?
李大嘴:柳姑娘,你听我的,我先坐,你先坐啊,我跟你说,我这人脑子不是特别好使
柳星雨:我也不是很聪明,要不然的话我怎么会看上你的呢?
李大嘴:我还穷呢,我不是一般的穷啊
柳星雨:没有关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一日三餐粗茶淡饭我别无他求啊
李大嘴:可我还是个没前途的厨子
柳星雨:我还是个即将退役的条子呢
李大嘴:条子,这是黑话吧
柳星雨:嘴哥,什么都不要讲了,只要你愿意娶我,受再多的委屈吃再多的苦我都愿意李大嘴:你也知道,我心里有别人了
柳星雨:忘掉她!(W)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你彻底地忘掉她,相信我
大嘴脑海里出现与惠兰跳恰恰的一幕: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就象那春风吹进心头里,我要轻轻地告诉你,不要将我忘记,恰恰……
李大嘴:(跳起来)不不不,柳姑娘,我这人脑子一根筋呐,没有惠兰我宁可一辈子不娶
柳星雨:她有什么好的吗
柳追着靠近李
李大嘴:(躲闪)我也不知道啊,哎,停停停,实在对不住啊(朝柳鞠了一个躬)抱歉,抱歉
李逃出客房,柳遗憾地叹气

【大厅--日】湘玉拉着柳的手从楼上走下
柳星雨:这两天麻烦大家了
佟湘玉:柳姑娘要不你再多住两天,也给我们点时间好好劝劝他啊
众人附和
柳星雨:不用劝了,他都已经决定了,婚姻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别人再帮忙,得到了,心里也不会舒服的,各位保重吧,后会有期
众人:慢走啊,柳姑娘保重啊
大嘴拿一包食物从厨房走出来:哎,等等(走到柳面前)嗯,这有包干粮,你拿着路上吃吧
众人一字排开,观望
柳星雨:只有干粮啊
李大嘴:啊,对,我这还有十文钱,你拿着,千万别跟我客气啊
柳星雨:只有十文钱?
李大嘴:(从袖袋子里掏)啊,对,我这还有最后八文钱了,给你凑个吉利数,十八要发
柳星雨:就只有这么多了吗?
李大嘴:哎呀我跟你说,(耳语)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要不我给你打个欠条?最多不能超过二二二钱了
柳哭着扑进大嘴怀里
柳星雨:(心理)死胖子,抱都抱了,还想怎么着?难道真的是我魅力不行,事到如今,只好用绝招了,老娘就不信,搞不定你这个(大嘴一直摊开两手,怔在那)嘴

哥,天凉了,记得多盖床被子,你要是病了,我会心疼的。(转身走)
李大嘴:哎,等等(柳高兴地转回身)你干粮忘拿了
柳星雨:(生气)你自己留着当夜宵吧
众人恨铁不成钢,个个咬牙节齿,大嘴带着哭腔走进大厅:十八文啊,我得攒多长时间呐(对无双)你说这是不是桃花劫,啊(无双不理他,对秀才)你说这是不是叫

桃花劫?(秀才不理他,对小郭)十八文呐,你说这得攒多长时间(小郭做势甩他一耳光,对白)老白你说我攒得多不容易啊,一下子就全都没有了,啥事儿啊

【大嘴秀才屋--日】大嘴在床上津津有味地吃花生米,老白与秀才拿着黄瓜边吃边走进
李大嘴:哎哎哎,给我半根来
白展堂:(不好气)想吃自己洗去,没功夫伺候你
李大嘴:你也真是,你说她生我气应该的,你们生我气那犯得着吗?
吕秀才:(对白)这么好的媳妇他不要,不知道他寻思啥呢?
李大嘴:哎,兄弟我还就是除了惠兰谁都不要
白展堂:不要就不要呗,以后当一辈子王老五也没人管你
李大嘴:当就当,我的事不用别人操心
吕秀才:大嘴,我问你啊,就她刚刚抱你那一下你有感觉吗?
李大嘴:没感觉,我有感觉吗?
吕秀才:又没抱我,我有啥感觉?
李大嘴:我是说无双抱你那次
吕秀才:(吓)嘘嘘嘘,我还想多活两天呢!
李大嘴:你就说有没有感觉吧
吕秀才:没有(极小声,快速)那是不可能的
李大嘴:还是的,明明有感觉还不能在一块儿,那跟我有啥区别。
白展堂:那以比吗?人家跟小郭啥关系,你跟惠兰啥关系!
李大嘴:人都走了就这有啥用啊
白展堂:你现在追还来得及,再不追可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大嘴从脑门口袋拿出一枚铜钱,欲扔钱决定
吕秀才:你不是说没钱了吗?
李大嘴:最后一文了,这么着,我扔了钱,要正面朝上我就去追,那要背面呢,那就只能怪老天爷没给咱这缘分了
白展堂:扔扔扔扔扔
李一扔,背面朝上:背面
白一把扯过李大嘴:刚才没说清楚,三局两胜,接着扔
吕秀才:再来
再扔,还是背面朝上,李大嘴:背面,还是背面
无双冲进来:不好了,不好了,柳姑娘出事了,赶紧出去看看!
众人跑出去
本回完
【下回书】:柳月云夜投迷魂散 祝无双怒斥冷面人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