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四回 柳月云夜投迷魂散 祝无双怒斥冷面人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四回 柳月云夜投迷魂散 祝无双怒斥冷面人【文字剧本】

第七十四回 柳月云夜投迷魂散 祝无双怒斥冷面人

【参加演出人员】:
佟湘玉----闫妮饰
白展堂----沙溢饰
郭芙蓉----姚晨饰
吕秀才----喻恩泰
祝无双----淣虹洁饰
燕小六----肖剑饰
莫小贝----王莎莎饰
柳星雨----宋阳饰
柳月云----王佳佳饰

【湘玉房--日】柳晕倒,众人手忙脚乱地照顾她,李大嘴跑进来
李大嘴:咋的啦
佟湘玉:上吊,(手势)未遂,幸亏发现得畅
白展堂:你看那脖子,都让绳子勒成什么样了?
李大嘴:她她她咋说不清呢?我不跟她说了我心里有别人了嘛?
郭芙蓉:心里有别人,那你还跟人家喝着小酒,调着小情
祝无双:出了事就不管不顾的,把责任都往女孩子身上推,哎你有没有人性啊
吕轻候: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大嘴(大嘴感动:秀才)最多只能负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手势打李耳光)
柳挣扎着起来
柳星雨:不怪嘴哥,不怪嘴哥,都是我自己傻,是我,是我死缠着人家不放。(声音加重)这不是典型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祝无双:(对柳)你先躺好,没事了,大嘴他已经答应娶你了
郭芙蓉:对
李、佟、白愣
柳星雨:(惊喜)真的,我不是在作梦吧
李大嘴:我没有……
话没说完,被郭拉到一边,示意柳上吊了
李大嘴:你掐我干啥呀(小郭瞪眼)我又没说不娶。
柳星雨:嘴哥,你千万不要勉强啊,我不是想逼你的,我本来是想静悄悄的离开人世,我不想麻烦大家的(掉泪,佟爱怜地抚摸她)
白展堂:多好的姑娘啊,(要李坐到床边)你坐这儿听着
柳星雨:我下次一定小注意,我找个偏僻点的地方,再找个利索点的死法……
李大嘴:(制止)行了,行了,行了,差不多得了啊,我既然答应娶你了,我就绝不反悔,这辈子是福是祸是好是坏就这么着吧
柳激动地扑到李怀里,大家躲在一旁饶有兴趣地观看,李半是甜蜜半是尴尬……

【大厅--日】小六从客栈门外进来
燕小六:正好,你们大家伙都在呢,老白,过来说话。(对无双)来点水。(对大家 )最近有点不太平,大家伙一定要小心。
佟湘玉:咋呢,又闹山贼呢
燕小六:不是山贼,是乌贼,(小郭不解:乌贼)心肠比山贼还黑,最近四处作案,专挑大户人家下手。
佟湘玉:(轻松)怕啥呢,我们又不是大户人家(众笑)
燕小六:那你们也得小心,据受害者回忆,这是个女贼,手段非常高明,先利用美色谎称要嫁进来,骗取户主对其的信任,然后呢,再用迷药把所有人都放倒,最后,

把店里的东西洗劫一空。最可气的是,事后竟然没有人记得她的嘛模样
白展堂:这种迷药就九香迷魂散
燕小六:你怎么知道的?
白展堂:我这儿还有半包,要不你尝尝
小六奇猛地拔刀
白展堂:(怒)干什么玩意儿!不是个女贼吗,我是女的吗?
燕小六:据现场的脚印来看,她还应该有个帮手,不是你吧。
白展堂:是我,(燕的刀架到白脖子上)我不打自招我有病啊
佟湘玉:(对燕)先把刀放下,放下。你刚才说的那个女贼,很有可能就在我们店里
燕跳起,拿刀乱挥:在哪儿,在哪儿呢,在哪儿!
白展堂:坐下坐下,要抓随时都能抓,咱先搞清楚几个问题啊。第一,我们不是大户,她为什么要盯上我们,第二,她为什么要对大嘴下手;第三,如果她有同伙,她

的同伙在哪儿;第四,如果她真是贼的话,(对众人)咱们怎么向大嘴交待?
众人开始担忧

【湘玉房】大嘴给柳削苹果
李大嘴:(一块块削给柳)来,吃苹果,呵呵
柳吃苹果的当会儿,李拿起削出来的苹果皮吃起来
柳星雨:你怎么吃皮啊
李大嘴:以前都这样,我娘吃苹果我吃皮
柳星雨:看得出来你还蛮孝顺的嘛
李大嘴:以后我对你会像对我娘一样好的啊,呵呵,(叹气)哎呀,在没决定娶你之前呢,我一直拿不定主意,这下好了,你帮我把主意拿了。呵呵呵(众人躲在门外

偷听)实话说吧,在没决定之前呢,我心里一直很矛盾,这决定之后呢,一下子就踏实了。我觉得人生有目标了,不像以前那么没着没落的了,感觉非常旺德福
柳星雨:旺德福?
李大嘴:(拿出玄铁菜刀)正面旺德福,反面泰瑞宝,我身上最值钱的也就只有它了。这么着,过两天呢,把它给当了,当了之后呢,给你打两件首饰,啊。(众人继

续偷听)来,再吃一块
白展堂:看来大嘴这回动了真情了
郭芙蓉:早不动晚不动偏偏现在动。(对燕)我说你也是,燕小六,别喝了!你怎么不早就呢?
燕小六:我也是刚刚接到通知,再者说了,是你们自己个儿警惕性不高,怪得了谁
无双正欲反驳,佟湘玉:行了行了,先不要这个了,(对燕)你打算啥时候动手?
燕小六:这个……(对白)那女的武功怎么样?
白展堂:轻功不错,其它的就不知道了。总之比你强
门外走进一黄绿衣女子(柳月云,王佳佳饰)
白展堂:哎,客官,您打尖住店还是吃面?
女子:住店,有空房吗?
白展堂:有,要几间有几间,楼上请
白送黄绿衣女子上楼,下楼后
白展堂:这女的八成是同伙(众惊)她跟柳姑娘用的是同一个品牌的香粉,而且鞋的款式一模一样,最重要的是,她们俩练的是同一种轻功,走路都是惦着脚
燕小六:这回就行了。(拔刀)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和他三外甥女
众人扯往,大嘴走下楼
李大嘴:小六,大白天你拿刀干啥呀?
白展堂:小六一直不就这样吗?一惊一乍的?
燕小六:楼上那女的(白忙后住他的嘴)
白展堂:是大嘴他未婚妻,长得特漂亮(把小六推出门去)等结婚的时候别忘了过来喝喜酒啊
李大嘴:老白,老白,还没定呢低调,(不好意思)我娘还没看着呢,(对佟)掌柜的,那个我想明天请个假
佟湘玉:准假,行了,这边没有你啥事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李大嘴:行,那我先去了
燕又欲上楼,众人一把将之擒住
燕小六:你又怎么的了,你拽我干嘛?
佟湘玉:凡事都得讲证据,现在动手就等于打草惊蛇,弄不好就会鸡飞蛋打
燕小六:可我就怕她们给跑了!
白展堂:跑不了,她们既然来了,总不至于空手而回吧,(把燕推出门去)来来来这边这边,你先回去,没事啊,(小六欲反抗)你在这她们不敢动手!这样,有任何

情况我们都通知你,(W)向你汇报,行了吧
燕小六:这还差不多(燕走)

【湘玉房】柳对着削好的苹果发呆,她妹妹出现
柳月云:姐
柳星雨:你怎么来了?刚刚没有人发现你吧
柳月云:放心吧,我是来这儿住店的,就住在隔壁,随时准备接应你,(拿出一小包)这是九香迷魂散,十个人的量
柳对着九香迷魂散发呆
柳月云:姐,你怎么啦,没事儿吧
柳星雨:没事,你有什么事啊
柳月云:你不会是想打退堂鼓了吧
柳星雨:我只觉得这笔买卖不太好赚。
柳月云:这才叫挑战呢,你忘记了,这个机会,我们等了多少年啊。
柳星雨:可他们现在已经怀疑我了。
柳月云:你怎么知道?
柳星雨:直觉。(W)反正不能再干了,咱们换一家吧你想天下这么多有钱人家换谁家不行啊
柳月云:你是不是怕了盗圣了?
柳星雨:那可是贼祖宗啊。
柳月云:一碗迷魂汤喝下去我让他叫我祖宗,(W)等等老姐,你是不是心软了?是不是因为那个死胖子?
柳星雨:那个胖子,心肠真的不错,我就怕干完这一票,他以后不好做人了。再说,他已经够辛苦的啦。
柳月云:老姐,这笔买卖,它不光是钱的问题,这要是做成了,我们就名震江湖了,弄不好,还能名垂武侠史呢。
柳星雨:这些虚名真的对你那么重要?
柳月云:那当然了,要不然我为什么要干这行啊,别的就不说了,我们俩练那轻功吃了多少苦啊,这些年都白熬啦?就为了那么一个只会空口说白话的死胖子,值得吗


柳陷入沉思

【厨房内】大嘴做菜,柳进
柳星雨:没想到你刀功还不错嘛
李大嘴:你咋起来啊,(扶柳)快快快赶紧回屋躺着去。
柳星雨:没事没事
李大嘴:还说没事呢,你看脖子上红印还在呢。你找我心疼啊
柳星雨:现在啊,不碰就不疼了,疼我会告诉你的。我帮你做点什么?
李大嘴:不用不用,你嘴哥别的不行做饭还行,这点忙不用你帮,以后啊,所有的活都我干了啊

柳星雨:那我做什么?
李大嘴:你,你就逛逛街看看戏,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只要不干活啥都行
柳星雨:你不怕把我宠坏了?
李大嘴:你嫁给我本来就够苦的,你说我再逼着你干这干那的日子还咋过呀?
柳星雨:没想到你还是个模范丈夫啊
李大嘴:啥模范丈夫啊,我要真是个模范丈夫我就多赚好多好多钱,我让你想买啥买啥,想穿啥穿啥
柳星雨:不用了,我觉得现在这个样子啊,就挺好的了。
李大嘴:行了,你就别安慰我了,你先回去啊,想吃啥你提前告诉我啊。咱穿的跟不上,吃的管够。
聊天的功夫,菜做好了。
柳星雨:我来端过去
李大嘴:端一次成规矩,以后都得你端了,那帮人刁着呢,我来,早回去休息啊。
老白进,白展堂:(打趣)大嘴,还知道疼人儿了?
李大嘴:跟你有啥关系,该干啥干啥去。
白展堂:哎呀,哎呀,咋说着说着,还脸红了。(凑上前打趣)
李大嘴:你干啥呢,说啥呢(追打白出厨房)
柳趁这个时候把一包药放到了菜里……

【大厅--夜】众人皆被迷倒,两姊妹准备行窃
柳月云:(兴高采烈)不会吧,传说中的盗圣啊,这么容易就趴下了,说出去谁信呀。哎,哪位是关中大侠啊。
柳星雨:别废话了,我跟你讲,我们赶快动手,天亮之前必须撤!
柳月云:那从哪开始啊
柳星雨:你上楼,主要是搜佟掌柜那个屋,我到后面几间云搜,快快快
二人分头行动。待她们走后,众人起来
祝无双:怎么样,要不要动手,我去通知小六
佟湘玉:千万不要去,她知道展堂是盗圣,小六来了,逮回去一审,还不翻了天了
白展堂:先看看再说,我就是不知道她们是冲什么来了,如果冲钱咱这没有啊,冲有刚才就应该动手,太奇怪了。
李大嘴:会不会是冲我来的,(W)肯定不会,你说我说一破厨子,又老又丑又没钱,人家凭啥呀(惆怅)
吕轻候:哎哎哎,大嘴,你没事吧
李大嘴:(惆怅)我有啥事,我挺好的我没事。(激动)我就是真没想到她真是个贼啊
佟湘玉:嘘,先不要难过嘛,再坏的贼也有回头的可能。
李大嘴:掌柜的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个儿的份量。
白展堂:(对大家)嘘,有动静(白跑回桌子边,众人继续装昏)
柳没找到东西,气极败坏的走进来,从在嘴腰间抽出玄铁菜刀。
柳星雨:这死胖子,真本事没有,花言巧语倒是一套一套的。
柳月云从楼上跑下来:姐,你跟谁说话呢
柳星雨:自言自语,找到没有?
柳月云:那个屋子里边,除了几个古董花瓶,就只有这七八两碎银子,还有一些假冒伪劣的首饰
柳星雨:行了,撤吧
柳月云:要撤你撤,都进行到这份上了,难道前功尽弃啊
柳星雨:月云,真的算了吧,我不想让他知道的。咱们走吧,姐求你了。
柳月云:要走你走,这可是盗圣的宝藏,多少人做梦都梦不到,眼看就要到手了,傻瓜才会半途而废呢(欲打白,柳急忙劝阻)
柳星雨:哎,我的话你听是不听啊。
柳月云:好,我可以不动手,但是你必需告诉我,这个死胖子到底哪里好?
柳星雨:这个死胖子是不好,又穷又笨又丑……可是,可是他的心肠是的确好,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只有他赶忙对我好,而且他并不是因为我长得怎么样
柳月云:别逗了,如果你当初被毁了容,他还会对你这么好吗?鬼才信呢。
柳星雨:我信,只要他答应过,他就一定会
柳月云:好吧,这可是(拖哭腔)盗圣的宝藏呀(走到白跟前欲动手)
柳星雨:你想干什么?
柳月云:来都来了,拔根头发总可以吧,好歹也是贼祖宗。(拔老白头发)留个纪念吧,走
柳星雨:哎,那些银子不能拿的
柳月云:总共才七八两银子,光是迷魂散我们俩就搭进去好几十两,总得考虑一下成本问题吧。
柳星雨:你把这些银子拿了,他们会把这个帐算在他的头上(指大嘴),月云,我求你了,你把银子送回云吧,然后顺便把屋子收拾干净,姐陪你云啊,求求你了,走

走走
二人上去,众人起来

【大厅--夜】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姊妹收拾完毕,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大厅一个个都起来了,众人冲他们招呼:嗨!

柳月云:你们----醒了?
柳星雨:噢,你们刚刚喝了好多酒,我以为你们要睡到明天呢,(指着柳月云)这是我妹妹。
柳月云:大家好,我叫柳月云,请多多关照。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白、郭芙蓉:哎哎,站住
白展堂:别着急起啊,坐下聊会儿。
祝无双:坐坐坐
佟湘玉:柳姑娘,坐。你们俩刚才的话我们全听见了(二人吃惊)
白展堂:但是你们不用害怕,我不想跟你们动手
柳月云:切,是不想动手还是不敢动手?
老白一声葵花点穴手,把小郭点住;然后葵花解穴手,把她解开,二姊妹怔住了。
白展堂:还敢吗?(柳月云忙示弱)
佟湘玉:你姐在下药之前,展堂早已把迷魂散掉了一个包,真正的迷魂散在这儿呢(从怀中掏出小包)
柳星雨:(慷慨凛然)事已至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佟湘玉:先不说那些了,是谁告诉你们,我们这儿有盗圣的宝藏!
柳星雨:白三娘
众皆愣了,指着老白鼻子:白三娘啊
白展堂:你们认识我娘?
柳星雨:不认识,不过我听到他跟别人对话,说她儿子是盗圣,宝贝在这个地方。
白展堂:她原话是什么样的?
柳月云:她说‘老郭啊,见着我儿子啦’
柳星雨:(模仿郭巨侠)‘见着了,堂堂盗圣,名不虚传啊’
柳月云:(对老白)你娘又说了‘你闺女还是不肯回家呀’
柳星雨:(模仿郭巨侠)‘不回就不回吧,她的宝贝在那儿呢’
柳月云:(对老白)你娘又说了‘我儿子的宝贝,也在那旮旯呢
柳星雨:所以,我们就过来了。
众人长吁一口气,笑
白展堂:知道我的宝贝在哪儿吗?(走到湘玉身边,搂住她)就是她,你偷得走吗?
郭芙蓉:(扯过吕)我的宝贝啊,在这儿呢,你偷一个试试?(吕对二位笑:耶)我就是老郭他女儿(吕补充:小郭),耶
柳氏二姊妹恍然大悟,不好意思
柳星雨:原来是这个样子的,闹了个大笑话。
突然,燕小六冲进来: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
老白突然跳起,将柳氏二姊妹点住 :葵花点穴手!
燕小六:(检查)都点住了,带回衙门候审,走!
佟湘玉:小六六,呀,先不要着急嘛,喝杯茶再走
白展堂:(及众人)噢,对对以,喝杯茶,甜的。没事儿,喝吧喝吧
燕喝了以后,立马晕倒
白展堂:葵花解穴手(解开两位),放了你们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在一个月之内,你们把在全世界偷来的东西都给我还清。
柳星雨:否则……
佟湘玉:否则你一辈子都是贼,碰到再好的男人也不敢嫁,改邪归正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吧
白展堂:最主要的是你们已经露了相了,以后再敢做案抓你们跟玩儿似的
柳星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展堂:(对柳月云)你呢
柳月云:错了错了。

【大厅--日】众人送别柳氏二姊妹
佟湘玉:一路好走啊,路上小心,有时间再来,(对大嘴)大嘴送送,大嘴送送
柳月云:姐,我在前面等你。
大嘴送柳星雨出门
李大嘴:哎,(W)你以后还会再回来吗?
柳星雨:不会了,你挺好的,不过不合适我
李大嘴:你不用说那么诚恳吧,呵呵呵
柳星雨:你是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我祝你,早日找到惠兰。
李大嘴:希望,也祝你一路顺风,干粮你拿着,啊。(给她一包干粮)
柳星雨:又是干粮啊?
李大嘴:啊,对,(从腰间抽出玄铁菜刀)我这还有把菜刀,我已经身无分文了。也就这个还能送得出手。
柳星雨:我又不是厨子我要它干什么?
李大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呗,留个纪念。
柳星雨:我有纪念品,(从包裹里拿出苹果)从来没有人给我削过苹果,你是第一个,我希望不是最后一个
李大嘴:肯定不是,要不,你也拔根头发给我留个纪念?(柳正欲拔,李拦住她)哎呀不用,跟我开玩笑的,呵呵呵
柳星雨:嘴哥,我偷过东西(哽咽)我觉得自己的东西不干净,你跟我来(拉李到门外)你看那个月亮,(音乐起:明月几时有,把酒问清天……)它是我最宝贵最干

净的东西……归你了。后会有期……(音乐继续: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大嘴惆然的回过头,望月亮

【片花】 化妆记

【天井--夜】大嘴望井中的月亮,秀才与小郭谈笑着出来
吕轻候:下次我带你去那个地方,挺好玩的(看见大嘴)
李大嘴:好看吗?
郭芙蓉:好看,多凄美的井水呀。
李大嘴:除了水呢?
吕轻候:多沧桑的井啊
李大嘴:除了井呢
郭芙蓉:多透明的冷空气呀,你在看什么呢
李大嘴:月亮
吕轻候:月亮在天上你望井干啥呢?
李大嘴:望天上看我仰脖子多累啊
郭芙蓉:喔,人都走了三四天了大嘴,你觉得有意思没意思呀?
李大嘴:咱先不说那个,你就说,那柳姑娘对我,真有没有点那意思?
郭芙蓉:没有/吕轻候:有
郭芙蓉:不是,大嘴啊,你说你,人家都走了,你说你现在问这个有什么意义没有?你不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李大嘴:不是,我就想问清楚点儿,要不然我这心里不踏实。
吕轻候:我觉得有,为什么呢?人家为了你都金盆洗手了。
李大嘴:那她们为什么还走呢?
吕轻候/郭芙蓉:她们?
李大嘴:她,还有惠兰。她嘴上说得好听,你是个好男人,说完之后扭身就走,连个分手的拥抱都没有。
郭芙蓉:这就说明啊,人家本来就跟你不是一路人。
李大嘴:那你和秀才就是一路人呐?
吕轻候:我们情况不一样,我跟芙妹呀有很多共同点的。
李大嘴:比如呢?
吕轻候:比如芙妹爱练武功,我(W)爱写武功啊。(小郭点头同意)芙妹爱动手(W)我也爱动手……写字啊。
李大嘴:那我还爱动手做饭呢!
大嘴继续坐到井边看井底的月亮
李大嘴:(叹气)哎,这水里的月亮啊,漂亮是漂亮,(往井里扔一块石头)一碰就碎了。

【大嘴秀才房--夜】小郭和秀才在玩绳线,大嘴半躺在床上,百无聊赖
李大嘴:小时候啊,我喜欢我家邻村一姑娘,有一天一大早我就整了束花我去看她去,结果连面都没见着,人家隔门给我来了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郭芙蓉:(笑)我也经历过这种事儿。
李大嘴:感觉咋样?
郭芙蓉:感觉良好啊。(W)我是门里的那位,不好意思啊。
李大嘴:其实啊,经过那件事我就应该明白了。男女之间的关系,就跟你俩玩的游戏差不多。线在谁手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挑最后一根。
郭芙蓉:什么意思啊
李大嘴:谁主动谁就输呗。你就说那柳姑娘,一开始,哭着喊着让我娶她,我答应了,结果怎么样?
郭芙蓉:别逗了,明明就是两码事,人家原来就没打算嫁给你
李大嘴:我不跟你说了,跟你没共同语言。
郭芙蓉:好好你说你说,我们保证不打岔啊。
李大嘴:她,还有惠兰,为啥一个个都走了,都没留住?最大的原因就在我身上,兄弟归根结底还是不够坏。
吕轻候:这个坏具体是指什么?
李大嘴:冷漠,残酷,爱搭不理。你就说老白,他以前对掌柜的爱搭不理吧,结果怎么样?还有你,你以前对无双不也爱搭不理吗?结果怎么样?(小郭掐秀才)
吕轻候:大嘴说的不是我说的!
李大嘴:还是那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要想姑娘喜欢你,你就得坏。
郭芙蓉:照你这么说,你扇我两嘴巴,踹我两脚我就芳心暗许了?
李大嘴:不能够,朋友妻不可欺这我知道,再说,我对你这样的没兴趣。
郭芙蓉:那就无双好了,人家又漂亮又没主而且近水楼台哦。
吕轻候:千万不要乱来啊。(小郭掐秀才)试试是可以就是不能太过火了,(小郭继续掐)否则老白跟他急
郭芙蓉:大嘴,咱说好了,只要你能让无双给你做件衣服,我就输了,但前提条件是你不许向她要。
李大嘴:那我不向她要她咋知道送我衣服,她不送我鞋荷包啥的?
郭芙蓉:那鞋和荷包也行啊,只要是她亲手做的就行。我输了,无双就归你,还有这根簪子。
吕轻候:那要是大嘴输了呢?
李大嘴:秀才归你,(W)还有我那床被子。我要是输了,我亲手抱你屋去。
郭芙蓉:一言为定喽
李大嘴:一言为定!
吕轻候: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大厅--清晨】无双吃完早点准备走,大家都在忙
李大嘴:呵呵,无双,这么早就出门啊。
祝无双:是啊,小六还等着我呢,你有事?

李大嘴:(笑)没事咱俩就不能唠唠嗑啊。(干笑)
祝无双:你没事儿吧
李大嘴:一会有事,一会儿没事,咱俩除了事不能唠点别的呀
祝无双:别的?(左顾右盼之后)什么事?
李大嘴:(小声)你要是不忙的话你能不能帮我点小忙(小郭在厅里穿来穿去)
祝无双:(小声)什么忙,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帮。
李大嘴:(看到小郭在看他)你,你,你以后没事别老挎着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你知道吧。(大声)别以为你拎把破刀你就能吓唬住谁,别说你了,就是小六还有他

师父我从来都没怵过!我当铺头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衙门口冲哪儿开呢。
祝莫名其妙,小郭幸灾乐祸
祝无双:(走到大嘴面前,小声)大嘴,你没事吧。
李大嘴: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跟你说,我的话你听见没有?啊,你再跟我提瑟,小心我收拾你啊。(出)
白展堂:无双,这是怎么回事,啊?
祝无双:(无辜)不知道。我觉得大嘴是对我有意见。
白展堂:他对你有啥意见啊?
祝无双:老觉得怪怪的,要不你替我问问他。
白展堂:行,你等着啊。(出)

【厨房--清晨】大嘴在做菜,老白进
白展堂:我问你,无双怎么得罪你了?
李大嘴:没有啊,无双人挺好的。多好的姑娘啊,人见人爱的
白展堂:你说是不说,葵花点……
李大嘴:我说我说我说,(左顾右盼后)你就叫无双给我做身衣裳就行了,料子我出,她动手就行了,啊
白展堂:那你自己咋不说?
李大嘴:我跟小郭打了个赌,(小郭进)哎,牛肚跟猪肚之间的区别还是挺大的啊(白展堂:啊啊啊)就我个人而言呢我比较喜欢牛肚,炒着吃涮着吃都行。(小郭出

)我刚才说哪儿了?
白展堂:你跟小郭打了个赌。
李大嘴:对对对,我跟小郭打了个赌,具体情况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就让无双给我做件衣裳就行了。但必须得是她亲手给我做的,最关键的是,事后别人问起来,

她必须得说是她自觉自愿的。那……(小郭突然进)
郭芙蓉:呵呵,李大嘴,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啊
李大嘴:我,我,我没而赖,老白他……
郭芙蓉:(打断)少废话,姑念你是初犯,一张黄牌,三次黄牌直接罚下场!

【大厅--日】
李大嘴:哎哎哎,六儿六儿六儿,巡街呢?进去喝碗茶去吧
燕小六:我还没巡完街呢。
李大嘴:喝口茶吧,休息休息。(笑)哎呀,最近挺辛苦的是吧,累瘦了都。(倒水)哎,六儿啊,无双最近咋样啊?
燕小六:你指哪方面?
李大嘴:工作、学习各方面
燕小六:(赞许)要说这工作啊……(突然醒悟)你问这干吗?我凭嘛告诉你啊,你想干嘛?
李大嘴:没事,我随便聊聊。哎六,你这双靴子是无双做的吧。
燕小六:是,怎么的了?下级给长官送礼,不到规定限额,不能算行贿。
李大嘴:哎呀,你急啥啊,我又没说行贿那事,咱接着说这靴子啊。
燕小六:去去去,我把它脱了靴子省得你说闲话。
李大嘴:(急)别别别,你别脱,你一脱了客人都得跑了。(W)六儿了,我是说,你能不能让她也给我做一双?
燕小六:那你自个儿不能管她要啊?
李大嘴:我不是抹不开面嘛?
燕小六:那行,你等着。(对着街一顿猛喊)祝无双,祝无双(无双进,小郭近)李大嘴管你要靴子。
李大嘴:谁管她要靴子了,我有靴子我干啥管人家要啊。
燕小六:哎,你刚刚不是……
李大嘴:你听错了,我说的送是歌颂的颂不是赠送的送。
祝无双:(不解)歌颂?靴子?
郭芙蓉:歌颂靴子?(掏出黄牌)大嘴,你看我多大方,总共三张,又送你一张。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要好好珍惜啊。

【大嘴秀才屋--日】
吕轻候:你开什么玩笑?未经芙妹允许,我是不能单独和无双说话的。
李大嘴:我没让你单独,我不陪着你的嘛?是兄弟重要还是女人重要啊?
吕轻候: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李大嘴:哎,这不得了嘛。
吕轻候:兄弟如同蜈蚣的手足,女人如同过冬的衣服
李大嘴:你就这样,权当我没你这个兄弟!不就一床被褥吗我冻死得了。

吕轻候:待会儿她来啊,我就敲敲边鼓,具体事情你自己谈。
李大嘴:那行那行,那我叫人了啊。(叫)无双,有人找。(祝进)
祝无双:什么事啊
吕轻候:啊,最近天气挺冷的啊。
李大嘴:不是一般的冷啊。
吕轻候:天冷就得加衣裳了。
李大嘴:不加衣裳就得感冒发烧流鼻涕。
吕轻候:这年头又没康泰克。
李大嘴:只好用手绢了。(郭在门外窃笑)
祝无双:手……
李大嘴:手绢,布的,(比划)这么大方形的上面绣着花。
祝: 手绢啊,手绢我有,两条(郭在门外笑),自已绣的。
李大嘴:呵呵,真好看。
祝无双:好看吗?
李大嘴:好看。
祝无双:喜欢吗?
祝无双:想要吗?
李大嘴:想要
祝无双:上街买去!(W)西街布店正在打折,十文钱三条呢。
李大嘴:等等等,买的不如你绣的好看。
祝无双: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手绢是有特殊含义的。不能随便送人(欲走)
李大嘴:无双,那你有没有没有啥特殊含义的,(小郭进)只要是你亲手做的……(小郭芙蓉:啊?)你可得保管好啊,千万别丢了。哎, 回去吧,回去吧回去吧,

没事儿。你一个人在这呆着干啥呀,真是的。(无双不解:什么意思?)回去吧,回去吧,呵呵。
郭芙蓉:(冲李)呵呵,呵呵,(扯秀才耳朵)你还腆着脸问人要手绢了啊。
李大嘴:真是的,还熟读圣贤书呢。书都读狗肚子里边去了。(吕轻候:李大嘴)行行行,小郭你别整他了,我认输行吗?
郭芙蓉:你说的?耶
跑过去把李大嘴的被褥抱走:哎呀,卖被子啦,买一条被子赠送两枕头了!

【大嘴秀才屋--夜】由于没有被子盖,大嘴在床上冷得直哆嗦
吕轻候:哎,没事儿吧你,要不过来躺会儿。
李大嘴:(冷)不了,炕上还有热乎劲儿,要进你那被窝就出不来了
吕轻候:我就怕你把感冒传给我,我再传给芙妹。(无双进厨房,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李大嘴:传给她更好,让她病了,咱大家一块儿同归于尽。
吕轻候:这还不是你自找的吗?
李大嘴:谁能想到无双那么绝情啊。(听到自己名字,无双感兴趣)
吕轻候:无双那不是绝情,原来有后来没了那叫绝情,本来就没有嘛。
李大嘴:谁说没有啊,你说无双冲我动过手吗?
吕轻候:没有, 那说明什么呢?
李大嘴:她是点过你的穴吧。(吕轻候:啊)不有小邢,小六,老白,这客栈里所有男的都点过了,她就没点过我呀。
吕轻候:这也太牵强了吧
李大嘴:每次我在厨房碰到她,她还冲我微笑,还点头呢。
吕轻候:那是人家对你客气。
李大嘴:伸舌头也算客气?(祝哭笑不得)
吕轻候:(小声)她还对你伸过舌头啊。
李大嘴:那,那倒没有,但她冲我眨过眼睛啊。边眨还边流眼泪
吕轻候:那是被油类熏的。
李大嘴:错……切洋葱切的。呵呵呵,我跟你说,那天我冲她一甩脸子,立马就慌了,那家伙,找老白去问我到底咋回事,就怕得罪我呀,还是那句话,男人不坏女人

不爱,你对女人你就不能客气了,你要对她客气她立马上脸。
吕轻候:这么说,无双真的喜欢你?
李大嘴:那还有假啊。(门外偷听的无双拼命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我跟你说,我就是等着惠兰呢,我要不等惠兰就无双,我早把她拿下了。
吕轻候:哦,那她为啥连条手绢都不肯送给你呢?
李大嘴:怕羞,好面子,女孩子不都这样吗?你不信,你不信咱试试?
吕轻候:怎么试啊,你还想打赌啊。
李大嘴:这么着,明晚之前呢我让无双说喜欢,我输了呢,我把这身衣服给你,你输了,你把你被子给我。
吕轻候:行,这么定了。
李大嘴:哈哈哈,上当了不是,我说让无双说喜欢,又没有一定说是喜欢我,你说到时候我随便拿件东西问她,问她喜不喜欢,你猜她会咋说?
祝无双:(门外)一般般喽

【大厅--第二天早】大嘴在招呼客人,无双从楼主下来
李大嘴:无双,这么早就出门啊。
祝无双:是啊,大嘴……哥
李大嘴:无双,我这人嘴大胡说八道你也知道啊,昨天晚上我就是好面子,你别往心里去




祝无双:不是啦,女孩子才好面子呢。怕羞,一说话脸就红,你看我的脸蛋红。
李大嘴:无双,你就放我一马吧,你说这么冷的天,我就这么一件衣服,万一真是冻感冒了,把大家都传染不好是吧。
祝无双:感冒没关系,(拿出手绢)我这条手绢, 是送给你的。
李大嘴:真的假的啊。
祝无双:(含情脉脉)我一直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是刻骨铭心的那种喜欢。
李大嘴:(感动)无双……
李突然想打喷嚏,一个喷嚏打下来,才发现,原来是献柯一梦……
李大嘴:妈呀,幸好是个梦……干啥说幸好啊?
吕轻候:morning
李大嘴:morning,(W)我摸你干啥啊,秀才,你晚上做梦,梦到过无双没?
吕轻候:梦没梦到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问这干吗呀?
李大嘴:梦跟现实都是反的吧?
吕轻候:那得看什么梦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出)
无双进,拿一碗粥
李大嘴:哎呀,无双来了,赶紧坐坐,哎呀,你也起得这么早啊
祝无双:是啊,大嘴……哥
李大嘴:(不好意思)哎,呵呵,你这碗粥不是给我的吧。
祝无双:是啊,大嘴……哥,你趁热吃吧。
李大嘴:哎,那我不客气了啊
拿过粥一喝,猛的吐出来:你放了多少盐呐?
祝无双:不多啊,猪舌头是要用盐腌一下的,不然满嘴乱跑。
李大嘴:哎呀,无双,我这人嘴大,你也知道是吧。昨晚我那是胡说八道,你别往心里去。我求求你放我一马,回头我给你烧高香啊。
祝无双:我又没死,你烧什么高香啊。
李大嘴:行,我也不说了,说得越多错得越多,就这么着吧。
祝无双:站住,说了我那么多坏话,就这么完啦。
李大嘴:那你想怎么的?

【大嘴秀才房--日】大嘴上身脱光,瑟瑟发抖,大家看热闹
祝无双:准备好了吗?
李大嘴:准备好了。
祝无双:那就开始吧
李大嘴:不瞒大家说啊,我对无双还是有那么点感情的。
莫小贝:啊,哪方面的感情啊?
白展堂: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对李)哪方面感情?
李大嘴:就是类似于喜欢的那种喜欢。
佟湘玉:喜欢就喜欢,还类似于?
李大嘴:那就是喜欢,那个,我一直垂涎于无双的美貌与智慧。并妄图占为己有,还四处散播谣言。
祝无双:请用一句谒后语来形容你这种可耻的行为。
李大嘴:给个提示?
郭芙蓉:什么东西想吃什么东西的肉。
李大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小郭无双得意地击掌)
李脸色沉下来,秀才不平:行了行了行了,人衣服也脱了,罪也认了,that’s all ,stop吧。
郭芙蓉:开玩笑吧,无双没说就不算完,接着认罪啊,谁让你一宿一宿折腾我们啊。
李大嘴:行,怎么认你说吧(站起来)
祝无双:坐下。
郭芙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是吧。
李大嘴:不是
郭芙蓉:那你前两次的失败经历都说明了什么呀?
李大嘴:说明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呗,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郭芙蓉:(意识到李不快)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跟你开玩笑呢,大嘴!
李大嘴:你们是不是都这意思?
众人否认:没有没有(小郭,老白欲走近大嘴)
李大嘴:坐下,坐下!开玩笑?开玩笑?脱衣服给我脱了,被褥给我拿走了,枕头给我送人了。我冻得一身起鸡皮疙瘩,你说跟我开玩笑?(W)行,不开玩笑嘛,那

我把脱衣服脱了给你们开啊。(脱衣服,白吕赶紧劝阻)
吕轻候:别别别,大白天的吓着孩子。
李大嘴:那行那行,那咱后院脱去啊。今儿我高兴,让大家都高兴行不行?
吕/白展堂:大嘴大嘴(众人出)

【天井--日】接上,众人出
李大嘴:这这这,行不行?我脱了!
祝无双:你先把衣服穿上,别冻着!
李大嘴:用不着,癞蛤蟆耐冻,这么着,要不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冬眠怎么样?冬眠,看好了?(趴到地下)看着啊,好玩,像不像?
祝无双:(柔声)大嘴,你先起来
李大嘴:(起来)怎么的,你还想怎么的?
无双猛地扇大嘴两个耳光,大嘴惊了,大家劝阻:无双,过了。
祝无双:(正义凛然)你才失败了几次,你至于这样吗?
李大嘴:两次还不够啊。
祝无双:有一次是惠兰对吧,她对你是不怎么样。但至少把菜刀钱还给你了。
李大嘴:这又说明什么?
佟湘玉:柳姑娘虽然是个贼,但是为了你,她连盗圣的宝藏都不想要了是吧。
李大嘴:(喊)那本来就没有!
祝无双:可她不知道哇,你的感情经历看起来是失败了,可还不至于惨败,至少你还落着个月亮吧。受了点挫折你就自怜自哀把过错都推到别人的身上,你这样子有意

思啊。
李大嘴:我把过错推谁身上了?
祝无双: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潜台词就是怪对方有眼无珠看不出你的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又怎么样?首先你不是癞蛤蟆,其次那个不懂得欣赏你的你她也不是天

鹅。该说的我都说了,该做的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这个世上,不光只有你一个人没着没落的。(出)
郭芙蓉:大嘴,关于那个癞蛤蟆,对不起啊
李大嘴:真心的?
郭芙蓉:啊
李大嘴:那你把被褥还给我吧。再这么冻下去我非感冒了不可。
郭芙蓉:被褥我给老白了。
白展堂:给人了,你咋不早说呢?
李大嘴:给谁了?
白展堂:就从这儿走二十步蹲墙角那个。
李大嘴:行,我去要去啊。(W)那个要饭的小米?
白展堂:都拿走盖去了。
李大嘴:(怒)老白,你等我回来收拾你我跟你说!
众人大笑

【本回完】
【下回书】 李大嘴拒演凤求凰 燕小六假礼寄真情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