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五回 李大嘴拒演凤求凰 燕小六假礼寄真情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五回 李大嘴拒演凤求凰 燕小六假礼寄真情【文字剧本】

第七十五回 李大嘴拒演凤求凰 燕小六假礼寄真情

【参加演出人员】
佟湘玉----闫妮饰
白展堂----沙溢饰
郭芙蓉----姚晨饰
吕秀才----喻恩泰饰
李大嘴----姜超饰
祝无双----淣虹洁饰
燕小六----肖剑饰
莫小贝----王莎莎饰

【秀才大嘴屋--日】秀才在给小郭按摩,大嘴半躺在床上看书
郭芙蓉:李大嘴,你看就看呗,你别添行不行?你舔完了人家还看不看了?
李大嘴:哎,子曰,读而不添非礼也,呵呵
吕秀才:这哪个子曰的?
李大嘴:李子,就是我说的,哈哈。
吕秀才:那你干嘛不叫大子或嘴子呢?
郭芙蓉:呵,还不如直接叫碎嘴子,李秀莲,别名碎嘴子。
李大嘴:哎,这名儿挺好的,一听就有历史感,一听就是个文化名人啊。以后就这么叫我得了。
郭芙蓉:(走向李)哎,大嘴,你今天好象特别的亢奋啊
吕秀才:有什么好事跟我们分享?
李大嘴:呵,有啥好事啊,我这人就是穷开心,越穷越开心。不过我这人心情一好呢,就想找点啥东西歌颂一下。春天好啊,春天太美了。(唱)春天在哪里,春天在

这里……(出)
郭芙蓉:三种可能,第一,喝高了。
吕秀才:不可能,他今天滴酒未粘,舌头不大影子不飘,一点都不像踩高跷
郭芙蓉:那第三,掌柜的偷偷给他涨了工钱。
吕秀才:impossible,店里最近生意冷淡,想涨没钱。
郭芙蓉:第三,大嘴又恋爱了,呵呵呵(二人恍然大悟)

【天井--日】无双在劈柴,大嘴凑近,无双突然回头,两人都吓一跳
李大嘴:无双,没出去巡街啊。
祝无双:还没,劈完就出门。(W)你以后不要老是偷偷摸摸的,小心伤着你啊。
李大嘴:我就想跟你闹着玩来的。来,我来帮你劈吧。
祝无双:不不不,还有几根,劈完了。
李大嘴:没事,没关系,你跟我客气啥啊,真是,我大嘴哥嘛,不是?
祝无双:那谢谢啊(欲走)
李大嘴:哎无双,你这就走了?
祝无双:你还有事啊?
李大嘴:没啥事,你走吧。哎那个,走之前到锅里吃点东西,现成的。
无双进厨房,吕/郭二人出
郭芙蓉:哇啊哇啊哇,大嘴,大嘴哥哥,怎么回事啊
李大嘴:什么怎么回事?
吕秀才:好端端的,无缘无故给人干活。
郭芙蓉:放着菜不烧,给人劈柴啊。
李大嘴:菜不就在锅里炖着嘛,再说勤劳质朴那是我的美德。
郭芙蓉:啊,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有这种美德啊。
李大嘴:去去去,边儿呆着去。我忙着呢,没闲功夫跟你废话。
吕秀才:哎哟,无双,你咋双回来了呢……
李大嘴:无双,你吃……(无双没来,二人大笑)跟我玩是吧,玩挺好啊。哎,今儿外面那么多客人你俩怎么不干活呢?跑来跟我这臭凭嘴。
吕秀才:此是不该我们当班。
郭芙蓉:走,看我绣的鸳鸯去。(吕郭二人出)
李大嘴:逗我,等我有功夫我逗死你们俩。(无双出)

【大厅--日】无双出
白展堂:哎,无双,你急忙慌上哪儿去?
祝无双:巡街啊,噢,午饭我不回来吃了。
白展堂:你站住,巡街咋不带刀呢?
祝无双:刀,我刀放哪了?
白展堂:你说你啥记性啊,这么大姑娘了做事咋丢三落四的呢?
祝无双:先把你们家湘玉姐伺候好再说吧,啊。
白展堂:哟,你还敢顶嘴了,你信不信我一指头我戳……
佟湘玉:(打断)展堂,人家好歹也是个捕快嘛。在姑娘的,给她留点面子嘛。
祝无双:还是湘玉姐明整理,(冲白嗔)走了啦!
白展堂:刀,你不带刀啊。
祝无双:哎,我前面是不是找刀来着?
白展堂:刀还是小事啊,你看看你这衣裳,这都脏成什么样了?
祝无双:不怎么样啊,脏了就卷进去嘛,反正我是巡街又不是逛街。哎呀,穿那么漂亮干什么?
白展堂:还有这鞋,这鞋底全是泥。
祝无双:谁鞋底没有泥啊。
白展堂:不要忘了,你学过轻功,鞋尖上有点泥这还说得过去,鞋后跟上都有泥这就说不过去了。
佟湘玉:哎哟,那能说明个啥嘛。
白展堂:说明她心散了。心散了,走路就会失去重心,鞋后跟就会着地。(对祝)你老实交待,你最近心里想啥呢?
祝无双:以后我的事你少管。
白展堂:你--(被佟扯住)
食客:到茶
白展堂:(从祝手里抢过她准备给自己倒的茶壶)人家喝茶呢?
佟对祝笑

【天井--日】郭吕询问大嘴
郭芙蓉:李大嘴,老实交代,说!从什么时候起喜欢无双的?
李大嘴:谁说我喜欢无双了?再说了,你说她除了长得漂亮身材好点外,她还有啥啊。
吕秀才:无双你怎么又回来了?
李大嘴:行行,别又跟我来这一套。她不就会点武功嘛,那还是三脚猫的功夫。她怎么当上捕快的,那是一二三它干不了她才当的。也不嫌寒碜。(越说越起劲,对吕

)哎,你坐,我跟你说。她不就做几手好菜了,那能咋的啦,动不动就放着我来放着我来,显摆啥呀,不就显摆她贤惠吗?(吕郭二人痛苦)她要真贤惠现在还能嫁不

出去!
祝无双:那是因为没有遇上合适的。
李大嘴:(怔住)无双,那个,我柴都劈完了,你还让我帮你干点啥。
祝不理他,从角落里拿出刀
李大嘴:(吓)哎,无双,你千万另生气啊,不值当,不值当
祝无双:你放心,再难听的话我都听过,我还不至于跟自己人置气。(出)
李大嘴:哎哎哎,她说我是自己人呐。
吕秀才:自己人嘛,也可以理解成是自家兄妹啊。
李大嘴:那又怎么的?
郭芙蓉:你会娶你自己的妹妹吗?
李大嘴:哎,第一,我没有妹妹,第二,我根本就没想娶她。就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死绝了。(二人警告)
李回头,无双在后面扮鬼脸
李大嘴:(无力)你咋还没走呢?
祝无双:我马上就要走了,哎你接着说啊,天底下女人都死绝了,然后呢?
李大嘴:然后,然后人类就绝种了,新的物种占领地球了,恐龙再次闪亮登场了,异形大战铁战士了,也就这些了。
无双出,大嘴目送背景
李大嘴:(对吕/郭)你俩就套我话吧,套你接着套吧(出)
郭芙蓉:哎,大嘴
吕秀才:该怎么办,啊
郭芙蓉:事已至此,只好使出杀手锏了。(吕秀才:杀手锏?)掌柜的,出事了……(二人出)

【湘玉房--日】
佟湘玉:无双,你知道我们一直很关心你啊,你师兄虽然嘴上骂你,心里其实关键着呢。
祝无双:这种事,急也急不来的。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掉。
佟湘玉:啊,难不成你的仇家要来啊。
祝无双:真是那样就好了。这件事比仇家来更麻烦。
佟湘玉:啥事啊,(无双欲言又止)不说也行,你只要说跟谁有关。
祝无双:小六,他前几天送了我一盒胭脂。(拿出胭脂,佟望无双,意味深长)
【湘玉房--日】
白展堂:最关键的是,你们确定大嘴对无双有意思吗?
郭芙蓉:确实一定以及肯定。
吕秀才:大嘴最近开始看书了。
白展堂:胡说八道呢,他认字吗,就看书。
吕秀才:看的连环画,边看边乐,有时候还哼哼。当初惠兰在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白展堂:那也不能说大嘴就喜欢无双啊。
郭芙蓉:昨天白天,他帮无双劈柴。主动要求的;昨天晚上还给无双送夜宵呢,遭到婉拒以后回来很生气吧,(对吕)是吧。
吕秀才:是,是。
白展堂:湘玉,你觉得呢?
佟湘玉:大嘴不敢肯定,但小六是肯定的。二虎相争必有一伤,以大嘴和小六的性格来看,有可能会两败俱伤。
白展堂:不可能,只要有我在,他俩绝对打不起来。
佟湘玉:怕的倒不是打,而是不打,啥都不说,闷在肚子里最后就是内伤。治都治不好(白点头)
郭芙蓉:要我说吧,这种事情最好是按需分配
佟湘玉:那你们觉得谁更需要啊?
吕秀才:那肯定是大嘴啊,(郭同意)惠兰走了,柳姑娘走了,一二不过三,再来次打击,肯定彻底完蛋了。
白展堂:那你这话说的,小六还是初恋呢,他就该受打击了?
郭芙蓉:实在不行就按劳分配,谁出力多呢就归谁。
白展堂:又不是养牛养马的,光靠力气就行了,我拜托你们二位说话做事之前能不能走走脑子啊?
郭芙蓉:你说我就说我,你说他干什么呀!(吕秀才:没事,没事)你是不是要看他们俩斗得两败俱伤你就高兴了。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你。
白展堂:谁唯恐天下不乱了,你说什么呢?
郭芙蓉:说就说,你急什么呐(吕/佟劝架)
佟湘玉:咱们说啥都是废话嘛,这件事情归根结底还要看无双他自己,(对郭)你急啥吗。
白展堂:是,问题是无双那性格她怎么可能跟咱说心理话呢?
佟湘玉:她不眀说,咱就用点计谋,且听我慢慢道来……

【大厅--晚】湘玉详昏在桌边,小六与大嘴均被点住穴。无双入
祝无双:掌柜的,怎么了掌柜的,掌柜的!(湘玉醒)
佟湘玉:我没有事,快快先救他们俩,都被点了穴了。
祝无双:点穴?
佟湘玉:噢,不是你师兄点的噢。
祝无双: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佟湘玉:你不管救人要紧先帮他俩解穴,快点去!
祝先解燕小六,再解李大嘴:掌柜的……
白出
李大嘴:老白
白展堂:回头再慢慢跟你解释啊,你先回屋歇会儿,秀才。(吕带大嘴出)
燕小六:老白,你嘛意思啊。
白展堂:没啥意思,就是给你们搞个演习,万一发生紧急情况后看你们怎么处理问题了。
燕小六:为嘛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佟湘玉:提前说了就没有意思了,来来来,坐下来喝杯茶先。
郭对着祝怪笑
祝无双:你干嘛啊,你笑什么?
郭芙蓉:无双,你为啥要先给小六解穴啊。(众人均感兴趣)
祝无双:这还用说吗?小六会点武功啊,解了穴之后,还可以帮个忙。
郭芙蓉:就因为这个,还有没有点其它的?
白展堂:其它想法。
祝无双:呵呵。(W)否则还会为了什么呀?
佟湘玉:有没有下意思的觉得应该先哪一个呀?
祝无双:下意识?(W)好像没有。
食客:结帐。
佟湘玉:打烊了,打烊了,明天再来,啊。
白展堂:(对燕)别吸了,打烊了,啊(后者在嗞嗞地喝茶)

【秀才大嘴屋--夜】
李大嘴:她真这么说的?
郭芙蓉:你先别着急啊,我觉得无双对你还是有意思。
李大嘴:咋看出来的呢?
郭芙蓉:你想啊,她先给小六解穴,她是想让小六去帮忙。换句话说,她不希望你去冒险。
吕秀才:还有一个可能性
李大嘴:没事没事,你说,我顶得住。
吕秀才:她给小六解穴,是为了跟小六并肩作战,奋勇杀敌。
郭芙蓉: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啊。我刚才一直在观察无双的神情,还有眼神,她对小六吧,眼神里充满了关心。但对大嘴呢?她对大嘴那个眼神里头,不仅有关心,还有

爱护。甚至还有一丝他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就这种感觉。
李大嘴:(笑)真的假的?
郭芙蓉:真的。
吕秀才:先别高兴太早了,这都是猜测,无双啥也没说呢。
李大嘴:那你们觉得,无双对我……
郭芙蓉:(打断)哎,她对你怎么样,暂且不提,问题关键是,你对她怎么样?
吕秀才:对她怎么样?
李大嘴:我对她,(害羞)哎呀,你们都知道还用说啊。
郭芙蓉:哎哎哎,你要老这么含含糊糊的我们怎么帮你嘛。
李大嘴:也没说非让你们帮啊。上赶子不是买卖,这种事得慢慢来。
吕秀才:再慢,连汤都喝不上不。
李大嘴:啥意思?
郭芙蓉:小六给无双送不盒胭脂,心形的啊(比划)。

【湘玉房--夜】
佟湘玉:说实话,你对他们两个的感觉,哪个更好一点?
祝无双:什么方面的感觉啊。
白展堂:各方各面,主要是感情方面。
祝无双:对不起,我拒绝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佟湘玉:确实挺无聊的,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变得更无聊。
祝无双:什么意思嘛?
白展堂:大嘴呢,好像是喜欢你。(白/佟朝她笑)
祝无双:呵呵呵,(苦笑不得)他今天早上还骂我来着,除不漂亮,啥都没有;天底下女人都死光不,他都不会选我。
佟湘玉:那是被小郭和秀才逼出来的,面子问题。
祝无双:啊,为了他的面子他就可以随意诋毁我啊。
白展堂:也就是说,你还是更喜欢小六。
佟湘玉:更喜欢小六?
祝无双:喜欢?不可能,我以后不会喜欢任何人了。这一点我跟湘玉姐说过的。
佟湘玉:(挽住白胳膊)那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单身吧。(白顺势握住她手)
祝无双:为什么不可能啊,现在这种状态,我很喜欢啊。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心无杂念,感觉很舒服的。
白展堂:那就行了,那我现在就去跟他们俩说,要他们俩死了这条心。
佟湘玉:也好,趁他俩还没有陷进去,捞出来最好。
白展堂:我跟你说啊,我一旦跟他们俩说了,你就真没下文了。
祝无双:我知道,这是我自己做的选择,我不会后悔的。
白展堂:那就行,无双你记着啊,机会可就掌握在自己手里,把握不住以后再叫苦可就没人管了。
祝无双:你放心,打断了牙我自己往肚子里咽,我会和大嘴说明白的。
【大嘴秀才房--夜】
郭芙蓉:人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每天一起巡街,再没感情,也日久生情了呀。(大嘴:喔)
吕秀才:你再不奋起直追真来不及了。(大嘴:喔)
郭芙蓉:你以前都吃过两次亏了,怎么还不长记性呢?噢,人都走了,你啥也不说,就等着蒙着被偷偷会哭,这算什么嘛。(大嘴:喔)
吕秀才:你别光老喔啊,你说点有用的啊。
李大嘴:那无双对小六啥态度?
郭芙蓉:喜欢(W)也不至于;讨厌(W)也说不上。
吕秀才:我跟你讲,现在这种情况比较微妙。小六已经抢占了先机,有用没用咱们先别管。至少人无双已经知道他的心意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再不action,来不及了。
李/郭芙蓉:喔。
郭芙蓉:你就会喔,你说,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李大嘴:不知道啊。
郭芙蓉:喜不喜欢你都不知道!
李大嘴:我真不知道,反正是不讨厌。
吕秀才:小六就喜欢,在这点上,你没优势。
李大嘴:(不屑)小六有咐优势?
郭芙蓉:小六会点武功,你呢?一比零。
吕秀才:小六人每月四钱银子,你二钱,二比零。
郭芙蓉:小六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你呢?三比零。
吕秀才:小六一心一意,你呢,没事老提惠兰,四比零。
李大嘴:那可是惠兰啊
郭芙蓉:又来了,你要么就好好等,要么就别想花花心思。一边想惠兰一边追无双,这算什么?脚踩两只船,就不怕掉到水里淹死啊。
李大嘴:我没想脚踩两只般啊。
吕秀才:那你对无双?
李大嘴:是你们说我喜欢无双的我又没说。
……
无双从外面进入厨房,听到了他们三人谈话
郭芙蓉:这样,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假设,惠兰已经嫁人生子再也不会回来了。你会像秀才对我那样对无双吗?
李大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跟你说,这两天我老梦着无双。还梦了好几天,梦里我俩还挺亲热的。一醒过来,啥感觉也没有了。弄得我现在也莫名其妙的,我也

不知道这感觉是真的还是假的。
吕秀才:(自言自语)这种感觉我也有过。(小郭一把掐住他耳朵)
郭芙蓉:说啥呢,说啥呢
吕秀才:那都是过去时了。(猛亲小郭的手)
李大嘴:无双是个好姑娘,这大家都知道不用说,可我自己也是稀里糊涂的,你们再怎么盘问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行行行行,要不这样吧,就当啥也没发生过。本

来就没发生过是吧。
郭芙蓉:现在先不要说这个,我就问你,当着面见到无双的时候,你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李大嘴:心里有点慌,有点痒痒的。
郭芙蓉:那除了慌和痒,有没有心跳加速?
李大嘴:应该有,但是还没有到那个限速区那份儿。
吕秀才:那你要是见不着她你心里会不会疼?
李大嘴:不知道啊,老在一块感觉不到,要不分开两天就知道了。
郭芙蓉:没那个时间了,这样好了,给你做个测试题,先把你眼睛闭上,把脑子的杂念全部清空。
李大嘴:清空了,我现在连脑浆子清出去了。
郭芙蓉:哎,脑浆得留下
吕秀才:否则不成白痴了吗?
郭芙蓉:我告诉你啊,这是选择题,回答之前千万不要过脑子。
李大嘴:你放心,这我拿手。
郭芙蓉:开始了。(快速)金子还是银子?
李大嘴:(快速)金子!
郭芙蓉:(快速)瓜子还是核桃?
李大嘴:(快速)核桃!
郭芙蓉:(更快)鸡肋还是鸡腿?
李大嘴:(快速)鸡腿!
郭芙蓉:(更快速)无双还是惠兰?
李大嘴:(斩钉截铁)无以!
大嘴惊呆了,秀才与小郭指着他笑。

【片花】魔术记

【秀才大嘴--夜】
接上回,秀才与小郭指着大嘴笑

李大嘴:这,这,这把不算,再来啊。
郭芙蓉:大嘴呀,你就不要再欺骗自己了好不好?
李大嘴:(急)再来嘛!
郭芙蓉:行行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金子还银子?
李大嘴:金子!
郭芙蓉:瓜子还是核桃?
李大嘴:核桃!
郭芙蓉:鸡肋还是鸡腿?
李大嘴:鸡腿!
郭芙蓉:无双还是惠兰?
李大嘴:(犹豫一下)惠兰!对就是惠兰!
郭芙蓉:这个答案你自己信吗?
李大嘴:我咋不信呢?说惠兰就是惠兰没人能比得过她。
吕秀才:那你刚才干吗要犹豫呢?
郭芙蓉:对呀。
李大嘴:我没犹豫啊,我一想起惠兰我就说出来了
厨房里,无双对这个结果显然很高兴。
郭芙蓉:行,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那我们就什么都不说了(欲走)
李大嘴:别别别,其实我对无双吧
吕/郭芙蓉:对无双?
李大嘴:我要是真能确定就好了,问题是,我真的。
郭芙蓉:先不说喜欢不喜欢这件事啊,你就说,是怎么开始的?
吕秀才:怎么开始的?
李大嘴:那天吧,柳姑娘走了之后,不是无双把我骂了一顿吗?把我骂醒之后,我就偷摸着又去找了一趟无双。

镜头回到那天:
【天井--日】无双在晾衣服,大嘴出
李大嘴:哎,无双,来,我帮你晾。
祝无双:不用不用,你帮这拧干吧。先洗洗手啊,这有清水。
大嘴抢着帮无双干活
祝无双:(笑)谢谢你啊。
李大嘴:其实应该我谢谢你。
祝无双:你谢我什么呀?
李大嘴:就那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事儿,你要不跟我说清楚了我这辈子都得糊涂。
祝无双:那你现在感觉有没有好点儿?
李大嘴:也没好太多,反正心里还是乱,还是忘不了。
祝无双:忘不了,你忘不了惠兰还是柳姑娘啊?
李大嘴:柳姑娘倒好,她一走了吧,我就忘她长啥样了。主要是惠兰,这心里面老想着。
祝无双:这也很正常啊,喜欢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就忘掉的。那个时候我也忘不了秀才,离开这里一个多月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在梦里哭醒。后来实在熬不下去了,

我就想了一个狠招,没过多久就解脱了。
李大嘴:真的,那啥狠招你也教教我呗。
祝无双:这个,你确定你要忘掉惠兰吗?
李大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不然我这辈子就完了,我家九代差单传就指我传宗接代了。
祝无双:那好,你把我想象成惠兰。
李大嘴:干啥啊?
祝无双:这就是我说的狠招啊。找一个你讨厌的人,然后尽量把她想象成你喜欢的那个人,你就会越看越不顺眼,越看越不顺眼,对她的好感就会慢慢地消失了。这招

真的很灵的。
李大嘴:这行吗?
无双准备晾衣服,大嘴制止了
李大嘴:那行,咱现在赶紧试试来?
祝无双:那好,你必须先把眼睛眯起来,注视着我的眼睛,然后一点点聚集……
李大嘴:(打断)等等,啥叫聚集啊?
祝无双:就是你注视着我的眼睛,其它东西都尽量让它模糊掉,哎,我以前学过几天的催眠,这个是最快的入门办法了。
李大嘴:还是不行,我又不讨厌你这咋整啊。
祝无双:哎呀,你尽管想嘛,其它的都交给我。我会让你想办法讨厌她的。
大嘴眼睛一点点聚集,眼前出现了惠兰,大嘴激动得与她跳恰恰舞,二人唱:自我在同福客栈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心窝里,我要轻轻地告诉你,不要把我忘记,恰

恰恰
李大嘴:(激动)惠兰,真的是你!
祝无双:(幻象中的惠兰)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大嘴:惠兰啊,你可算回来了。
祝甩了大嘴一个耳光。
李大嘴:(高兴)惠兰,这可是你第一次亲手扇我。
杨:哎,你难道不想问这是为什么吗?
李大嘴:你要让我问我就问,为啥扇我?
杨:以后啊,别老口口声声说我想我。你不配,当情圣还得有点本钱啊。
李大嘴:啥本钱啊?
杨:你帅吗?(大嘴摇头)有钱吗?(继续摇头)有前途吗?(很肯定地摇头)那凭什么说想我啊。
李大嘴:凭我这颗真心啊!
杨:哎,拜托啊,这种虚招子,骗骗那十七八风的小姑娘还差不多。
李大嘴:那你想要啥,想要啥我给你啊。
杨:钱有吗?
李大嘴:(立即从身上掏出钱)虽然只有八文,但这八文钱可是我的全部身家了。我跟你讲,以后等我赚了钱我都给你啊
杨:好,没有钱?首饰?你说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一件首饰都没有。
李大嘴:只要你肯嫁,你要啥首饰我都买给你,只要我买得起。
杨:好,没有首饰,胭脂水粉总得有一盒吧。
李大嘴:(激动)胭脂水粉有,我明天上街给你买去。我没钱我借钱给你买行不?要不,我现在我找秀才借钱去啊。我找秀才借钱去,你等着我啊……

镜头回到大嘴秀才屋:
【大嘴秀才屋--夜】
郭芙蓉:哎哎哎,当时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无双啊?
李大嘴:当时吧,不知道,但是事后想明白过来了,我再去找无双,无双已经出门了。
吕秀才:也就是说,以后你之所以会梦到她,是因为你把无双当成惠兰了。
李大嘴:当时是这样的,但是之后就不会了。
吕秀才:那你前几天干嘛要问我借钱呢?
郭芙蓉:啊
李大嘴:你说你这人,借你钱等我发了工钱我就还给你嘛。你说你至于现在就管我要嘛?
郭芙蓉:别跑题,你不会真的去买胭脂了吧。
李大嘴:我能那么糊涂吗?(W)我是拿钱换的
吕秀才:(对郭)拿钱换的,(对白)拿钱换的跟买有什么区别嘛!
李大嘴:买是先交钱后拿货,换是先拿货后交钱。拿了胭脂水粉之后,我这心里就开始别扭了。
吕秀才:怎么个别扭法?
李大嘴:你想,这个胭脂水粉是惠兰管我要的呢还是无双管我要的?(吕秀才:无双啊)那我是想把这胭脂水粉给惠兰呢还是给无双呢?(吕秀才:惠兰呀!)还是的

,你想,听起来是一个人,可实际上是俩人。
郭芙蓉:呀呀呀,什么乱七八糟的嘛,挺简单的一个问题怎么就给弄复杂了呢?
吕秀才:不复杂。无双之所以会这么说啊,就是因为她认为大嘴抠门,肯定舍不得花钱,而且还会认为惠兰爱慕虚荣,眼睛里只有钱,没想到他对惠兰还挺大方。
郭芙蓉:噢,可怜的大嘴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搞不清楚啊。
李大嘴:哎呀,就这么简单的道理啊,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你知道吧,想得我脑瓜仁都疼了,后来我拿了胭脂水粉我就去找了趟无双,我想先问明白了,我再决定最

后送还是不送。

【天井--日】无双在教小贝练功,大嘴进
李大嘴:呵呵,正练着呢。
莫小贝:有什么事儿吗?
李大嘴:没啥事,跟你没啥事,我找无双。
莫小贝:你没看见啊,我们俩现在正在练功呢。
李大嘴:要不你先回避一下,回避一下,回头我给你做好吃的行不行?(推小贝)
莫小贝:凭啥,什么人啊?
李大嘴:无双,那个……
祝无双:小贝你乖,先回屋,我们马上就好的,乖点乖点。(小贝出)
李大嘴:无双啊,你那个狠招不管用啊。
祝无双:我没有想到你对惠兰感情那么深吗?
李大嘴:那我还有救吗?
祝无双:一次不行就再试一次吧,试多几次总会有效果的。
李大嘴:(急)行行行,那你现在有时间吗?现在?
祝无双:现在?(不太情愿)
李大嘴:我跟你说,你可得帮我,我这两天脑子乱透了,你得帮我整理一下,不然的话我真的变成精神病了你说。
祝无双:那好吧好吧,你先把眼睛眯起来,哎,先说好了啊,我不说走你可不准走,不要再像上次那样!
李大嘴:你放心放心,对,还有一点,无双,这回别老抽我脸行吗?我这还肿着呢。
祝无双:(笑)好了好了,集中注意力啊,action。
大嘴眼前又出现了惠兰。
李大嘴:(激动)惠兰你又回来了?(抓住惠兰手)
杨:有事说事啊,别动手动脚的,咱俩还没熟到那份上呢。
李大嘴:对,你上回说想要个胭脂水粉……
杨:你真的去买了?
李大嘴:还没有,主要是有个问题我想问个清楚点儿。
杨:什么问题啊?
李大嘴:你觉得,咱俩还有可能吗?
杨:(一字一顿)没---有。
李大嘴:你不用回答那么快,你可以稍微考虑考虑。
杨:不用,老实说啊,我对你毫无兴趣。
李大嘴:你不用说得那么直接,你稍微婉转点也行啊。
杨:没问题啊,我对你啊,基本没有兴趣。
李大嘴:再婉转一点儿。
杨:我对你呀,有那么一点兴趣。但咱俩是不可能的!
李大嘴:为啥呀?
杨:我前一阵子都已经嫁人了,的孩子都可以上街打酱油了。
大嘴心痛,眼眶湿润了
李大嘴:那孩子他爹?
杨:他爹,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李大嘴:不是,我就想知道,知道他是干啥的,他跟我比起来咋样,要不然我老不死心呢。
杨:他又帅,又有钱,而且武功盖世,名盛江湖。这都是小问题,最重要的是,(注意到大嘴的眼睛)你眼睛怎么红了?
李大嘴:噢噢,没事,没事,风刮的,你说。
杨:你真的那么喜欢惠兰吗?(李大嘴:啊)我觉得啊,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而她又不是名花有主,你不一定非要放弃的。
李大嘴:(痛苦)我没想放弃啊。
杨:哎呀,算了,这招啊,对你似乎没什么用。就这么着吧,把你的眼睛眯起来。
大嘴眼睛聚集,惠兰变回了无双,大嘴吃了一惊
祝无双:你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吗?(大嘴摇头)我的情况和你的有些不太一样,秀才是因为有了小郭,所以我不得不选择放弃,但对你来说,等待虽然是辛苦的

,但未必就是条死路。
李大嘴:可我不能再等了呀。
祝无双: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老实说,刚才惠兰拒绝你的时候,你的眼神真的很让人心疼。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你不可能真的忘掉惠兰,除非是她亲口拒绝你,否则

你是不会甘心的。
李大嘴:(痛苦不已,语无伦次)那,那我,那我……
祝无双:大嘴,你不要太难过了吗,刚才只是虚拟的场景,惠兰未必她会那么绝情的
李大嘴:不会的,不会的,她要不绝情她不会走,我跟你说,她走之前跟我说那话,比你跟我说的婉转不到哪儿去。
莫小贝:(出)你们俩怎么回事啊,说了这么长时间,有完没完到底。
李大嘴:(怒)行行,大人说话,小孩一边呆着去
莫小贝:哼,呀哼,再来劲小心我点你啊。
李大嘴:(气)点啊,你点死我,你点死我,点点点!
莫小贝:葵花点穴手!(大嘴点住,小贝乐坏)哎,无双姐姐,我成功了!耶!谢谢你啊。(对李)大嘴啊,您不是挺狂的吗?啊,嘻嘻嘻。服不服啊,你如果服的话

呢,你就眨巴眨巴眼,不服的话呢,那你就在这儿呆着吧。(大嘴拼命眨眼)这不差不多,葵花解穴手!
李大嘴:莫小贝我逮着整死你!你站住,别跑,站住(追小贝出)

镜头回来:
【大嘴秀才房--夜】
李大嘴:经过那事之后呢,我就再也没跟无双说过话了。
吕秀才:也就是说那胭脂最终没送成。
李大嘴:想送来着,想送给无双,谢谢人家,结果一措兜没了,找半圈没找着
郭芙蓉:那一盒胭脂也没多少钱嘛,(吕附合:算了算了)我问你啊,那你对无双,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李大嘴:她要是不变成惠兰吧也就那么回事了。
郭/吕秀才:喔
吕秀才:原来如此,其实他喜欢的是惠兰,他对无双那样,无非就是把无双当成惠兰了
李大嘴:现在想起来吧,还挺对不起人家无双的。
郭芙蓉:为啥要说对不起啊。
李大嘴:你说,人家帮咱忙活了一大顿,咱没说谢谢人家还在背后说道人家……
无双入
祝无双:没关系啊,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
三人:无双,无啊
祝无双:行了行了,你不用解释了。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他们都说你喜欢我,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李大嘴: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不,但不是那种喜欢啊
祝无双:你这算安慰我?
李大嘴:没有,反正这事就这么着了,这么着,以后你有啥事你尽管来找我,咱俩就是亲兄妹,啊。
祝无双:你能这么想我感到很开心。(欲出)
郭芙蓉:无双你去哪儿啊
祝无双:我把胭脂退给小六,然后再跟他说清楚啊。
李大嘴:你那胭脂能让我看看吗?
无双给他,看了看后
李大嘴:这不我的嘛咋成了小六的啦。
三人惊,郭芙蓉:这种胭脂满大街都是,你能买人小六不能买?
李大嘴:你看你看,你看上面刻得啥?(拿给三人)
吕秀才:圆圈,汤圆,洞,到底是什么吗?
李大嘴:李子,李大嘴的李,是我自己亲手刻上去的,你看,啥时候成小六的了,你说

郭芙蓉:那怎么会到小六手里?
吕秀才:为啥?
祝无双:我想想啊,那天我正好出门巡街,然后小六就来了……

镜头转到:35.2
【大厅--日】无双准备出门,小六进
燕小六:哎,等会儿,等会儿,你先别着急走,我喝口水,老白,沏茶。
白展堂:自己倒,壶在那,水在厨房,茶叶在帐台上。
燕小六:懒成虫了你,就你这模样好意思当跑堂你。
白展堂:我不好意思当跑堂,我都想死来着。(燕小六:切)后来我一想,我死啥,还有人好意思当捕头呢。
燕小六:捕头怎么的了,我很不称职吗?有嘛问题你可能直接说吗。
大嘴与小贝追跑着进
李大嘴:站住!
莫小贝:过来,过来
李大嘴:我今天(胭脂掉地上了)……
白展堂:大嘴,干啥呢,客人都在呢。
李大嘴:也不知道谁教这孩子点穴啊,没啥事儿她点我玩,(燕小六捡起了胭脂)还让我服她,不服不给我解穴。我今天非抓住你,你等着……
莫小贝:你还不服是吧,小心我点你啊。(挑衅)你来啊,你来啊,来啊。(二人出)
白展堂:怎么样,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教什么都行,就是别教点穴!
祝无双:现在不学以后就来不及了嘛。
白展堂:行,那你就教吧,等回头出了事,你看湘玉怎么收拾你!(白出)
燕小六:无双无双,这个点穴这个,现在要不学,以后真来不及了是吧。
祝无双:那也不一定,学武功主要还是要看天赋。
燕小六:那你看我的天赋怎么样?(作点穴状)
祝无双:你还是先把刀功练好吧,啊。
燕小六:哎,先别着急走啊,无双,其实我这手指头,那也挺灵活的其实
祝无双:(调皮)你是在……求我吗?
燕小六:(装酷)当然不是了,我求你干吗?
祝无双:人家小贝当初可是拜了师的,三叩九拜五体投地,你做得到吗?
燕小六:咳,不学就不学,三脚猫的功夫,有嘛好学的?
祝无双:噢,那我走了(欲走)走了啊,我真走了啊,真走了……
燕小六:哎呀,无双无双,你等会儿,这个送给你(拿出刚刚捡到的胭脂,无双惊呆)给你就拿着呗,作为你唯一的上司,一直以来,对你也没嘛表示。(深情)你放

心,胭脂虽小,情深意重

镜头回来:
【大嘴秀才房--夜】
祝无双:这几句话,吓得我一身冷汗,赶紧走人,一整天都没敢跟他说话。
李大嘴:拿别人的东西给自己送人情,什么人呐这是?
吕秀才:借花献佛呗
李大嘴:我还借鸡生蛋呢,不行,这事我得找小六问清楚。
祝无双:不用了吧。
吕秀才:你就不想问问小六,他到底为什么要送你胭脂呀?
三人:对对对。
祝无双:这个,我想我已经知道了。
郭芙蓉:哎,光知道还不够,必须得确认一下下。(跑到门边)燕---小---六---!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我七舅姥爷和他三外甥女!
边喊边拔刀,进来,眼光落在大嘴手上,手里拿着那盒他送给无双的胭脂。
燕小六:的胭脂。
郭芙蓉:胭脂,是你送给无双的吧。
燕小六:是我,不允许吗?
郭芙蓉:那你为啥要送呢?
燕小六:上级对下级表示关心,不允许吗?
李大嘴:允许,那你也不能拿别人的东西送人情吧。
郭芙蓉:对呀。
燕小六:别人的东西,你嘛意思?
吕秀才:这胭脂是大嘴买的,大嘴要送给无双的
燕小六:那我帮他转交一下,不允许吗?
郭芙蓉:哎,燕小六,你作为一个捕头,做不到拾金不昧也就算了,人脏并获你还拒不认罪。你说得过去吗?
燕小六:大不了,我再买一块还给他呗。
祝无双:不用了啦,我只是想知道,你送我胭脂,是不是想学点穴啊。
燕小六:不是,我学那干嘛,我有刀,我学那干嘛
郭芙蓉:不想学点穴,那就是喜欢无双啰?
燕小六:我喜欢,我就喜欢她。上级对下级表示关心,不允许吗?
祝无双:那,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郭芙蓉:快说快说
燕小六:说就说!(摩拳擦掌,深情地)无双……
祝无双:(笑)说吧,我听着呢
燕小六:(哭腔)其实我真的很想学点穴,我求求你教教我行不行?我求求你了。
众人表情各异,无双很失落

【屋顶上--夜】无双孤身一人,佟上
佟湘玉:哎呀,就知道你在这儿,披件衣服吧,大冷天的,就不怕冻着了?
祝无双:不用了,我马上就睡了
佟湘玉:呀,今天的事情我都听他们说了啊
祝无双:这样的结果挺好的,一身轻松,否则我今后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呢。
佟湘玉:一身轻松啊,就没有一点失落?
祝无双:当然没有。(W)真的没有。
佟湘玉:呵呵,那你大冷天的,一个人坐在屋顶上吹冷风呀
祝无双:要换作是你的话,你会不会有点失落啊?
佟湘玉:会失落,但不会难过的。如果大嘴和小六要你硬选一个,你会选谁啊
祝无双:我,我说不清楚。
佟湘玉:那就用小郭的办法试一下吧
楼下,李、燕、吕、郭正在等着听结果
佟湘玉:把眼睛闭上,听好了啊,菊花和牡丹。
祝无双:牡丹
佟湘玉:棉布和绸缎
祝无双:绸缎
佟湘玉:大嘴和小六
祝无双:大嘴
大嘴喜,众人姿态百样。
大嘴从小六那拿了银子,还给吕秀才
李大嘴:(高兴)哎呀,胭脂算是我送的,银子小六出的,这买卖不亏啊。哎呀,这破事总算完了,我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郭芙蓉:那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啊
李大嘴:你说你说
郭芙蓉:你说你既然不喜欢无双,那做题的时候,你为啥选的是无双而不是惠兰呢?
大嘴变色
郭芙蓉:那你慢慢想啊,祝你做个好梦。

【小郭与秀才离间出来】
吕秀才:冬天已经来到了,春天还会远吗?(音乐起)可是无双的春天,在哪儿呢?
镜头一个个切到无双碰到的男子:

镜头一:
白展堂:谁说我不想娶你……
佟湘玉:(咬牙切齿)白展堂!
白展堂:这是你逼的
祝无双:掌柜的,掌柜的
佟湘玉:你听我跟你说啊。
祝无双: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掌柜的,你的大恩大德无双一定会记得的!
佟湘玉:(急)无双,他那是吃了吐
……
镜头二:
祝无双:(对秀才)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跟定你了!(欢跳着跑进房,留下秀才不知所措)
……
镜头三:
祝无双:(对掌柜说起佟石头)我就见过他一面,不过,他是我见过的最侠义(画面切到石头作假举石锁)最豪迈(画面切到石头作假能喝酒)最有男子气概的男子汉

!(画面切到石头自我辩解:都是他们出的主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信你问他们)
……
镜头四:
展侍卫:我展堂对天发誓,此生若有负祝姑娘,就让我天打……
祝无双:(制止)不要说
……
祝无双:(放殷十三前)为了展大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
镜头五:
佟湘玉特写:可怜的无双,你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来呀?(持续音乐)

【本回完】
【下回书】莫小贝街头遭绑架 燕小六智擒假绑匪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