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六回 莫小贝街头遭绑架 燕小六智擒假绑匪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六回 莫小贝街头遭绑架 燕小六智擒假绑匪【文字剧本】

第七十六回 莫小贝街头遭绑架 燕小六智擒假绑匪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祝无双——倪虹洁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莫小贝——王莎莎
燕小六——肖剑
小米——--张青

【后院--日】

小贝从房间出来,掌柜的背身站着,被小郭看见,小贝示意不要声张,奔向客栈外。

掌柜的:这么早上哪儿去啊?(掌柜的转身)
小贝:(站住,转身,底气不足)上学呀。
掌柜的:上学需要带这么多的书吗?
小贝:(看看包,心虚)不多呀。
掌柜的:把书包打开让额参观参观。
小贝:没那个必要吧,请你尊重公民的隐私权。
掌柜的:请你尊重家长的监护权,额数到三把书包打开。
小贝:一二三先走了,嫂子回见。(说着就跑,掌柜的一把抓住,夺过包)你,佟湘玉,瞧你干的好事。
掌柜的:书包断了,额回头额帮你缝啊。(打开包)这都什么呀,乱七八糟的一堆,家规第三十二条咋说的?
小贝:禁止带刀上学校,可这不是刀,这是往鞋上绑的。
掌柜的:绑在鞋上你想干啥呀?
小贝:(拉着掌柜的)嫂子我跟你说,西凉河结冰了,我跟同学说,放学以后我们去滑冰。(小郭将冰刀绑在自己脚上)
掌柜的:滑冰?你不想活了呀?万一掉进那个冰窟窿里我找谁要人去?
小贝:嫂子你放心啦,那河上马车都能过了。
掌柜的:走火车也不行,冰刀没收,以后禁止参与这种危险的活动。
小贝:(看见小郭在玩她冰刀,走上前)不准踩,你脱了。
小郭:就踩就踩,不脱。
小贝:(上手把冰刀从小郭鞋上脱下)讨厌你。(走到掌柜的身旁,撒娇)嫂子。
掌柜的:(还在翻书包)少来,你是要嫂子还是要冰刀?
小贝:(恳求状)要嫂子也要刀,就这一次了,最后一次了。(小郭发出怪音)拜托了嫂子,我都跟同学约好了。
掌柜的:哪个同学?(冲小郭)干你的活去。(冲小贝)是不是那个邱小东?回头额要找她娘说道说道。书不好好念就知道玩,跳跳房子过过家家就算了。玩起还没有

个边儿了还。
小贝:葵花点穴手。(将掌柜的点住)
小郭:有没有搞错,莫小贝,你不想要命了你?(小贝兴奋的绕磨盘一圈)
小贝:(拿着冰刀,拿着书包)嫂子对不住啊,做人得讲信用,我得赴约的呀,嫂子对不起啊,回来我给你赔不是。(奔门外狂奔)
小郭:(追上去)喂喂喂。(没追上,回后院)掌柜的,我的指甲。葵花籽解穴手。老白,又出事了。

【客栈外--日】

小贝奔小道跑去,小米在那里要饭ing。

小米:佟掌柜早。(小贝跑回来)又惹你嫂子生气了?
小贝:跟你有关系吗?烦人劲儿,你那么爱管闲事为什么不去当包打听?
小米:包打听,俗俗俗,现在都叫信息咨询师。
小贝:懒得给你废话了,我先撤了,(刚要走,转身对小米)千万别跟我嫂子说你见过我啊。
小米:等等,需不需要我留意一下你嫂子的动向?
小贝:你有那么好心吗?(坐地上)
小米:我又没说免费。
小贝:我说呢嘛,想要什么?
小米:那得看具体工作量。
小贝:我跟你说,没什么工作量。就是让你帮看看我嫂子,能生气到什么程度。晚饭回来之前,向我通报。
小米:中,那你给我分配一下具体指标。然后我好根据她愤怒的程度来分级。
小贝:哦行,你看啊,第一级呢,应该是开始唠叨嘴里;第二级呢,满屋乱转;第三级呢,这个脑门血管都要爆出来了,而且能清楚听见,咬牙的声音;第四级,呆坐

着不动,阴沉着脸,(小米叹气)对对对,就像你这样喘粗气;第五级呢,就是开始笑。
小米:笑?
小贝:就是哪种冷笑,像我这样你看啊。(冷笑)
小米:怪慎人的,以前没有见过她这样?
小贝:今天晚上也许就能见到,如果达到第三级,你马上到我书院通报一声,让我有个心里准备,那要到了第四级,第四级,你呢,赶快给我准备点干粮,我好出去躲

两天。到了第五级,麻烦你跟你们葛长老说一声,我莫小贝愿意加入你们丐帮。

小米:那欢迎欢迎。(二人握手,小贝甩脸子)行,你先去吧。(小贝起身准备走)回来,回来,刚才还没有谈报酬呢,十文钱一天。
小贝:(哽咽)十文钱,那你还不如去抢呢。
小米:那给你打个八折,八文钱。先预付三文,你不会连三文钱都拿不出来吧?
小贝:谁说的,你等着,我给你拿,(蹲下)千万别把咱俩这次对话告诉别人。否则我有权拒付余款喔。(奔回客栈)
小米:五文钱还整个余款。累不累呀。

【后院--日】

老白来了。

老白:解穴手。(掌柜的疯了似的打展堂)妈呀干啥呀,我点你疯穴了?
掌柜的:额问你,你为啥要给小贝教点穴?你是不是嫌场面还不够乱呀?
老白:情景喜剧有啥场面呐。
掌柜的:是不是嫌局面还不够乱呀?
老白:不是我教的,不信你问她。
小郭:(抬左手)我证明啊,确实不是老白教的。
掌柜的:那就是无双,她人呢?
老白:算了算了。(拦掌柜的)
掌柜的:你拦着额干啥,你闪开。无双。
老白:湘玉。
掌柜的:祝无双你给我出来。(三人进大堂,小贝趁乱回自己房间)祝无双。

【小贝小郭房间--日】

小贝翻箱倒柜,听见屋外有人说话,走到门口偷听。

掌柜的:好一个葵花点穴啊,无双,恭喜你啊,教了这么好的一个徒弟啊。

【后院--日】

众人齐聚后院。

无双:我错了嘛,那我也不想这样子。我不教他又哭又闹缠了我好几天,我没有办法。(推老白)
老白:我怎么跟你说的?你非不听的。
掌柜的:你不要说她,你也逃脱不了干系。
无双:不要怪我师兄,都是我的错,跟他一点关系没有,要罚就罚我好了。
掌柜的:当然要罚你,还有你。(指秀才)
秀才:我啊?跟我有啥关系啊。
掌柜的:她的书包监控权在你手里吧?书包里有冰刀,你难辞其咎。
秀才:我又不能二十四小时看着她了。再说那冰刀又不是我给她做的。
掌柜的:不是你还能是谁呀?(大嘴眼看着天,秀才把大嘴推到掌柜的面前)
大嘴:这事跟我没啥关系,真的我发誓,我就帮她找俩锈铁片子,是她自己一点点儿磨的。
掌柜的:我拜托诸位好不好?以后做事情之前,先过过你们的脑子好不好?(小郭瞎比画,被老白阻止)小贝是个孩子,说说不听打打不得,本来就很难管教,你们再

这么由着她的性子胡来,以后长大了谁还敢娶她过门呀,额准备了那么多的嫁妆,回头送不出去额给大家分了怎么样呀?
小郭:(傻忽忽的)那感情好啊,(众人鄙视)一定要吸取教训,绝不能滋长她这种任意妄为的歪风。
掌柜的:行了,少来,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郭:我是你这头的。
掌柜的:(不屑)额这头的,她要走你咋不抓住她呢?
小郭:大不了放学以后我到她门口去堵她呗。放学以后直接一顿暴打,打服为止。
掌柜的:不等放学,你现在就去,把她给额抓回来,先生要是问,你就说是额说的,还敢跟额动手,额就让她动个够。不爱上学就永远不要上了,(冲小郭)还不快去

?(小郭飞奔出客栈)

【小贝小郭房间--日】

小贝越听越害怕,索性将小郭的首饰全拿走。

小贝:小郭姐姐,我先拿你首饰应应急,等我有了钱,一定买双份的还给你。(拎着包出客栈)

【大堂--日】

无双拉着老白说事情。

无双:师兄。(老白甩胳膊,挨桌去伺候客人,无双紧跟着)师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嘛,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教她。
老白:过来,我问你,(拉无双到榆木桌旁)你都教到哪儿了?
无双:认穴和指法都教完了,身法教了一半,步法教了三分之一。
老白:心法呢?心法也教了?(拍无双的头)
无双:小贝学东西可快了,我随便一教她就会了。以她现在的武功,跟小六动手,她不出两招。
老白:完了,彻底完了,现在想废她武功都来不及了。
无双:那怎么办啊?(天真)要不我把她手指头给撅了。
老白:我把你手指头撅了。
无双:(委屈)那我这么糊涂,我现在怎么办嘛。(坐不安)
小郭:(进客栈)老白,快给我倒杯水。
老白:小贝呢?(无双倒水)
小郭:(坐下)小贝压根儿就没去书院。
老白:那她去哪儿了?我从东街转到西街,南亭找到北桥,我连西凉河我都去过了,连个人影都没有啊。但是我看到河面上有个大窟窿啊。(听得老白和无双直冒冷汗

)我开玩笑的。(小郭笑)
无双:(急)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思开玩笑啊?
老白:(怒)到底有没有窟窿?
小郭:(边说边笑)有有有,但人家那是为了钓鱼凿开的。外面都围着砖块呢。
无双:呀,小贝万一掉进去怎么办?冰刀这么快,她一时刹不住,然后就噗嗵。
老白:行行行,别胡说八道了,没事儿。(小郭喝水)外头没有,说不定上谁家玩去了。
小郭:大白天的,她不上学人家也不上学?你以为谁都跟咱家小孩一样?
老白:(看看楼上有没有动静,轻声道)我跟你们说啊,这件事千万别让湘玉知道,要不然都得完蛋。
小郭:你说得轻巧,那回头掌柜的问我要人,我拿谁给她去?
掌柜的:(从厨房来)哎,你啥时候回来的?小贝呢?
小郭:(呛水,拍老白)老白。
老白:(起身)小贝刚才回来了,然后我批评她几句,我看孩子挺虚心的,就让她上课去了,(掌柜的露出怀疑的眼神)那你要找她我现在就给你找去。(掌柜的坐下

)这样,你先上楼歇会儿消消气,(拉掌柜的上楼)来来来。
掌柜的:(上楼)找去啊。
老白:找找。(掌柜的走两步回头)你先上去。(掌柜的回屋)
无双:怎么办,怎么办。(过了一会,众人都到大堂)
老白:现在是紧急情况,天黑之前,务必把小贝给我找回来,咱们进行地毯式搜索。咱们四个分东南西北分头去找。
众人:好。
老白:无双,你留下陪湘玉。
无双:(摆手)不不,我还是去找吧,我又不会说谎。回头逼问起来,我要露馅儿的。
老白:那倒也是,咱这里谁最会撒谎?(众人看老白)好吧,我留下,你们快去快回。(众人出门)小心啊。

【客栈外--日】

四人刚出门,赫然见到有一飞刀插在门柱上,刀还钉着一封信。

小郭:(惊慌失措)这是……老白,老白快出来看啊。
老白:(出门)怎么了?
小郭:这是小贝的书包带,早上被掌柜的弄断的。
老白:(费力的拔出刀)不是绑架不是绑架不是绑架(众人也念叨着“不是绑架不是绑架”)。耶。
小郭:信里写的什么?
老白:首先声明这不是绑架。
大嘴:之后呢?
老白:莫小贝自愿留在我处,并享受贵宾级待遇,经过友好协商,她愿意有条件回家,具体条件,正在进一步友好协商中,请诸君梢安毋躁,静侯佳音。(众人面面相

觑,看看四周)

【小贝小郭房间--日】

小郭嗑着瓜子,众人坐的炕上。

老白:(关上门,拉小郭)别吃了,过来。
小郭:(懒洋洋的)哎呀,你们就信我一句话吧,这绝对是恶作剧。
大嘴:你咋看出来的呢?
小郭:还用问吗?咱这个小镇上,有几个人会武功啊?连小六都是不小贝的对手,谁能绑得了她呀?
大嘴:那如果是外面来的人呢?
小郭:人家吃饱撑的呀?小贝她再顽皮她也是个孩子,没招谁没惹谁,掌柜的人缘又那么好,寻仇啊基本是不可能。你说图钱吧,咱这儿又不富裕,没有犯罪动机他怎

么犯罪啊?
老白:我不同意这是恶作剧,首先这封信上的字体不是小贝的。
秀才:我同意,(接过信)这个字啊,结构饱满,下笔有力,应该是大人的笔迹,而且用的是左手。
大嘴:(磕瓜子)你说,会不会是谁跟小贝串通好的?
老白:不可能,你们想一下地形啊,前面有堵墙档着,旁边有人看着,总共不到十米的距离,能把刀插的那么深是何等的武功?
小郭:你别忘了,她跟你娘学过隔空打穴。
老白:扔石子靠的是指力,匕首靠的是腕力。能把刀插的这么深,别说是小贝了,就是我娘都不成。
大嘴:人家一开始都说不是绑架了。人家上来就说明白了。
老白:这个叫顺槽,又叫通斗。就是防止咱们报官的,像这封信往衙门上一送,不负责任的官员和捕快一看不是绑架,肯定会甩手不管,这个人绝对不是个新手,咱们

就乖乖等着人家来开价吧。
小郭:(起身)我,我去找掌柜的。
老白:(拉住小郭)我跟你说啊,这件事千万千万不能跟她说,她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咱还不够照顾她的呢。
无双:不告诉她,总会被发现的,我们总不能瞒她一辈子吧。
小郭:对对对。
老白:先瞒着,走一步看一步。这件事由我全权负责,如果她要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说的。
小郭:(说话哆嗦)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空等着吧。
老白:不能等着,咱先出去打听打听,看看江湖上有什么风声。
众人:走走走,打听打听。

【客栈外--日】

众人出客栈,围上小米。

小米:(有些意外)咋,这又大扫除不是?(刚要起身)
老白:不用起来,躺着说话就行。
小米:哦,求人呐,先给三文钱,打听事,每个问题三文谢绝还价啊。
小郭:(给小米三文)我问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过去?
小米:没有。
大嘴:那都有什么人经过这儿了?
小米:(三个指头)三文。(小郭又摸出三文)等我想想啊,刚才经过这儿的有米铺的葛掌柜,还有他的二老婆,还有那个胭脂店的小结巴,和他乡下来的小表妹,当

铺的皮二爷,还有娄知县的师爷,还有流云坊的小东瓜小西瓜。
老白:你别说那没用的,就说不认识的陌生人。
众人:对。
小米:没有,都认识,基本上都是咱镇上的。
无双:那你有没有见过小贝呀。
小米:三文。(无双立刻掏出三文)没有。
秀才:那小贝她有没有从这儿经过?
小米:(三指头)三问,(秀才也掏三文给小米)没有。
老白:葵花……(抢过饭碗将那十二文倒进怀中)
小米:有有有,就今天早上,她背个小书包上学去了,从此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咋了?出事儿了?
小郭:每个问题三文。
小米:我还不稀罕听呢,你们还有事没有?没有事别挡哥们儿晒太阳啊。
老白:(蹲下)跟你说可以,但你要保证保密。
小米:保密。
老白:小贝有可能被绑架了。
小米:真的假的?
大嘴:我说,你要真是朋友的话,就帮我们打听打听。
老白:丐帮人面广,消息也灵通,(轻声)最关键的是我们有可能被盯上了。目标太大,现在出去的话,容易打草惊蛇。(手指小米)我再次重申一遍,这不是玩笑。
小米:我有数了,我马上去打听打听,你等我消息啊。(起身,奔小道去)

【大堂--日】

掌柜的算帐。

掌柜的:展堂。(老白转脸不让掌柜的)呀,你地脸色咋这么差的呀?
老白:没事,昨晚上没睡好补一觉就好了。
掌柜的:(摸摸老白脸)今天上午还好好的,咋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惨白惨白的。真成小白脸了。(小米跑进客栈,老白拉小米出去)呦,你们俩商量啥呢,神神

秘秘的。
小米:老白让我打听的事我打听清楚了。(一把将小米推倒)
掌柜的:啥事情?
老白:没事。我们俩私事。
掌柜的:你跟额还有私事情啊?小米。
小米:没事,没事。(起身,拍拍屁股)
掌柜的:无所谓,不想说算了。你们俩继续啊。(上楼)
小米:(轻声)现在可以继续说了吧?
老白:说吧。
小米:有人在街上见过小贝。
老白:什么时候?
小米:今天上午。在东街她先看了一会捏糖人,然后在当铺口转了半天,等开门之后她就进去了。
老白:然后呢?
小米:然后又出来了。出来之后呀,又去了一趟西街,转进一条小巷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她了,我特意留意了一下,那是个死胡同。
老白:(夺步)看来次人果然是高手。
尚导:倒茶。
老白:(不耐烦)等会儿。
小米:你咋知道的?
老白:你想啊,死胡同怎么出去?只能跳墙吧,他一个人跳了不算还背着一个孩子,说明他轻功了得啊。
小米:(笑)那也未必,兴许是个普通的小贼。
老白:你不知道,现在小贝会点穴了,就你这熊样的,绝对过不了两招。
大嘴:(从后院跑来)来了来了,第二封信。(老白指着大嘴)你看我干啥呀?我啥都不知道。我刚到院子里就看这封信在地上了。
老白:走,(奔后院,转身对小米)你别跟着啊,你在这儿看店。有事我通知你,记着啊,千万别告诉湘玉。
尚导:倒茶。(小米去倒茶)

【小贝小郭房间--日】

众人坐在炕上,老白关上门。

老白:(拿着信)奇怪,这封信上的字体怎么跟第一封信上不大一样啊。(坐炕上)
小郭:这说明什么呢?
老白:不知道,秀才给大家念念。
秀才:(接过信)尊敬的朋友们,你们好。
大嘴:还挺客气啊。(众人鄙视)典型的笑里藏刀。
秀才:经过新一轮的友好协商,我们决定。
老白:听见了吧,这肯定是个团伙。
大嘴;咋看出来的?
老白:信上说的我们。
大嘴:(比比画画)我们咋的?不兴人家虚张声势啊?那我要是一个人帮人绑了,我也说我们呐。(小郭无双比画给大嘴两嘴巴)
老白:你接着念。
秀才:我们决定,向您借银一千两整。请于今晚之前,在西凉河小石桥下的河面上,凿一个两尺见方的冰洞,然后将银两抛入水中。待河水重新结冰之后,我们将亲自

护送莫小贝回家。
小郭:这算什么意思啊,等河水结冰了以后,他们怎么把银两往外捞呢?
大嘴:是啊是啊。
老白:(起身,想了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从西域传过来的流沙法。
秀才:(众人不解)流沙法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白:(坐桌前)这本来是河盗的伎俩,原本是对付官府追赃的,先在河底埋下鱼网,等我凿开冰洞,把银子扔下去,银子就会落入鱼网中,然后他们再把银子和鱼网

,拖到另一处,打捞上岸。
大嘴:那咱们怎么追踪呢?
老白:没法追,就算追上了也只能逮到肚白。
众人:肚白,肚白是什么?
老白:就是来取钱的人,相当于敢死队队员,如果他没有按时回去,小贝就面临着被撕票的危险。
大嘴:那咱要是死活就不给钱呢?
老白:那他就撕票呗,你以为他说话客气就真不忍心下手?
秀才:他哪儿说了要撕票啊?
老白:(拿起信)亲自护送小贝回家,这个回家有两层含义,一真正的回家,二回老家。小贝能不能活着回来,就看咱们怎么应付了。

【习武记】

大嘴拿石墩练臂力,小六也来凑热闹,大嘴扔石墩给小六,小六承受不起,倒下,大嘴潇洒的走着。

【大堂--日】

老白等从后院进大堂,小米坐在榆木桌旁,喝着小酒。

小郭:行了行了,别喝了,小米,没你啥事了,出去吧出去吧,别影响我们做生意啊。
小米:我就想知道第二封信到底写的啥呀?
大嘴:(推小米出门)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跟你有啥关系呀?
小米:再咋说,小贝也是衡山掌门,五岳盟主呀。她要出了事,俺可以不管,俺丐帮可不能不顾,回头俺帮中长老怪下来,我吃不了兜着走。
老白:行,给他看看,反正他也不认字。
小米:(接过信)谁说我不认字?不认字我能升四袋?小贝上课我旁听半年多了。(惊)一千两银子?
老白:嘘嘘,小点声,怕湘玉听不着是怎么着?
小米:老白,你们真想给人家钱啊?
大嘴:不给咋办呐?眼瞅着小贝被人撕票啊?
小米:说你傻你就不聪明,咱回头拿点假银子往河里一扔,往旁边一躲,谁过来拿钱就拿他嘛。
老白:不行,他们是一个犯罪团伙。
秀才:我跟你讲,出来拿钱的那个叫肚白,晚回去一会儿,小贝就面临着被撕票的危险。(干活去)
小米:行啊,秀才,连肚白都知道了。
老白:行了别废话了,信看完了拿过来。还是那句话。
小米:保密,那你们上哪儿去弄这么多钱啊?(老白示意)好好好,算我没说过,你随便。(走到门口,回头看看,又想想)
尚导:倒酒。
小郭:我觉得小米说的也没错,咱上哪儿弄那么多钱啊。
老白:包大仁走的时候留下三千两银子,买人参花了一千两,还剩下两千两。
小郭:对对对。
无双:那你赶紧的,我给他们送过去。
老白:不在我这儿,湘玉不允许我藏私房钱。湘玉去哪儿了?
小郭:她到西街收账去了。
老白:这样,等她回来的时候,你们俩想办法拖住她。我现在上她房里找找去啊。(跑上楼)
小郭:行行,你动作快点啊。

【掌柜的房间--日】

老白翻箱倒柜,四处搜搜。

【大堂--日】
小郭看着门口,见掌柜的回来,挥手招无双。

小郭:来了来了。(无双上前)掌柜的,你回来了。
掌柜的:咋了?
小郭:哇噻,掌柜的,你现在越来越会保养了,你看你这个脸色,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绿。
掌柜的:(摸摸脸蛋)红里透绿,你是不是色盲呀?
小郭:反正就是夸你皮肤好嘛。(拉掌柜的坐下)咱俩一比呀,(大嘴倒水)你就是剥了壳的荔枝,我就是遭了霜的菠萝,还有无双就是那刚下地的红毛丹。(众人附

和)
掌柜的:小郭,你是不是又把什么贵重的瓷器给打了?
小郭:没有啊,自家姐妹,(众人附和)说两句真心的恭维话都不行啊。
掌柜的:别人说额有可能相信,(话头一转)但是你说,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双:(小郭拉无双)不怪小郭,是我问她平时怎么保养,我们就说到你了。
小郭:对呀对呀,你真的很会保养。你看你这个脸色,感觉都能捏出水来。(掌柜的脸被小郭捏的扭曲了)
掌柜的:(高兴,揉揉脸)不要再捏了,胡说啥呢?(得意)也怎么这么保养过呀,就是睡觉前拿鸡蛋清敷过几回。
小郭:拍桌子,就是鸡蛋清,回头咱连试试。
无双小郭:试试,试试。
小郭:(身体后倾)掌柜的,现在你知道吗?远看你就十九,(贴近掌柜的)近看,十七八都说老了。(众人笑)
掌柜的:(妩媚腼腆,起身)胡说啥呢?(奔楼上去,众人拉住)
小郭:你去哪儿啊?
掌柜的:叫你们夸的有点心虚了,额回屋照个镜子去。
小郭:(拉掌柜的坐下)你坐你先坐。
无双:你不知道,镜子不能多照,越照越显拉哦。
掌柜的:没有关系,看上去才十七八嘛,照到二十就停。看的太年轻了对你们俩也不太公平。(转身准备上楼)
秀才:(众人拉住掌柜的)等会儿,我呢新写了首诗,送给风华正茂的您。
掌柜的:(妩媚的笑)先写下来啊,要是好呢,额就贴到额屋里去没有关系。
大嘴:(冲到掌柜的前面)掌柜的,掌柜的,我犯了个大错啊,掌柜的,掌柜的你挽救我吧。(众人附和)
掌柜的:没有关系,是个人就会犯错额原谅你,有什么事回头再说。(直奔上楼)
众人:掌柜的。

【掌柜的房间--日】

掌柜的屋里被老白翻的乱七八糟,老白正翻床底。

掌柜的:(一看)呀,咋回事情?
老白:(起身)你这屋咋这么乱呢?还有耗子。好好收拾收拾啊,晚上我过来检查。(欲出门)
掌柜的:站住,到底咋回事情?你在找什么东西啊?
老白:我找首饰。(走到梳妆台,打开首饰盒,拿出首饰)找胭脂呢,(掌柜的又拿出胭脂)找古董花瓶,找啥都忘了。(掌柜的拿起花瓶)
掌柜的:展堂,咱俩以前是怎么约定的?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欺骗对方吧?这是相处的底线,咱俩之间难道连这点默契都没有了吗?
老白:湘玉,我真没想骗你,那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掌柜的:你先说嘛。
老白:(恳求状)我需要一千两银子有急用。
掌柜的:用途,你不说我是不可能给你的。
老白:好我说,这一千两银子啊,(二人坐在桌旁)我打算买商票。
掌柜的:商市都快崩盘了,你还敢买商票?
老白:内部消息,大户坐庄一天赚三倍。当天进出,一千直接变三千。
掌柜的:全是蒙人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咱们这些小虾米,就不要做那个发财的梦了。行了行了,看这个屋子乱的,(厉声)以后你再敢乱翻小心我翻脸啊。
老白:(再次恳求)湘玉我真没想骗你,这钱我有急用。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不是用在歪道上。你先把钱借给我,回头有时间,我原原本本一个

字都不落的,给你解释清楚,行吗?

【大堂--日】

老白下楼。

老白:大家放心吧,银子我拿到了,这样我先去,你们等我消息啊。在我回来之前千万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众人:行了行了。(老白飞奔出客栈,掌柜的下楼)掌柜的。
掌柜的:你们……
众人:(腼腆)我们……
掌柜的:你们也都知道啦。
大嘴:咋的,你也知道了?
掌柜的:(坐)废话,否则我会把银票给他吗?那件事情还确实挺麻烦的喔。

大嘴:可不咋地,早知道这样。(小郭打断大嘴说话)
小郭:掌柜的,你觉得那件事情它麻烦在哪儿呢?
掌柜的:你觉得呢?
小郭:(傻笑)我问你呢,你问我?
掌柜的:不说算了,大嘴你头先说你犯了个错误。
大嘴:你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阿巴阿巴阿巴巴……
掌柜的:秀才你送给我的那首风华正茂的诗呢?
秀才:阿巴阿巴,阿里巴巴和爸爸。
掌柜的:无双,你可是这个屋里唯一不会骗人的人,额相信你。
无双:我有权保持沉默,对不起啊。
尚导:倒酒。
小六:(进客栈)你们都在呢?佟掌柜,小贝找着没有?(众人示意“嘘”)嘴,嘴怎么的了?食指,吹口哨?这也吹不响啊这个。
小郭:行了行了,我说实话吧掌柜的,小贝在学校闯了点小祸。
秀才:对对对,先生他留堂不让小贝回家。说是要做一宿作业,晚饭就在书院吃了。(众人附和)
小六:(拍桌子)这死小米,非说小贝被人绑架了,瞧我急着一身汗呐。
掌柜的:(起身)啥?你刚才说小贝被绑架了?
小六:不是我说的,是小米说的,还说那绑架信被飞刀钉在柱子上。
众人:掌柜的,掌柜的……没这事儿。(掌柜的跑出客栈)

【客栈外--日】

掌柜的在柱子旁看到了小贝的书包带,昏倒。

众人:掌柜的掌柜的。(扶掌柜的回客栈)

【大堂--日】

小六将食客们赶出客栈,众人扶掌柜的坐下。

小郭:小六快倒水。
大嘴:(冲食客)对不住啊,打烊了,再来再来。

【掌柜的房间--日】

过了一段时间,掌柜的醒了。

无双:别着急啊,他们说了,只要银子一到,马上就把小贝送回来。
小六:那也未必,这绑架过程当中,万一露相,匪徒那就的撕票,小贝。(比画杀人动作,小郭掐小六)你掐我干嘛?
小郭:少说两句你会死啊你?
小六:佟掌柜你放心,只要有我和无双在,再狠的绑匪横竖就是一死啊。
掌柜的:(痛心)贼死不死跟额没有关系,额只要小贝,额的小贝。
秀才:你放心吧,小贝绝对不可能有事的。
大嘴:是啊掌柜的,小贝的左右手生命线都已经长通了,她活不到一百岁你找我。
小六:(活动手腕)生命线又不包括意外,(众人死盯着小六)这种事你们就应该提早报案。事儿拖的越久越麻烦,前些日子衡阳有一户人家,孩子遭人绑架了,家里

交赎金才晚了半天,人家直接就送来一撮头发。
小郭:什么意思啊?
小六:吓唬家里人,让他交钱呐。这事儿多亏了人家谢捕头把案子给破了。
小郭:哪个谢捕头?
小六:谢步东,关中总捕头……的候选人,专破绑架案。
小郭:行了行了,小六这也没你啥事了,你该干嘛去干嘛去。慢走不送拉。
小六:不送了。哎?你们叫我走就走,你们算老几啊?
众人:你算老几个?
小六:(拔刀)我是本镇的唯一捕头,这个这个,这件事情很是棘手,所以我们不能任着性子胡来,再说绑架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行为,我们绝不能等闲视之,为了

争取最终的胜利,我们必须要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孤注一掷,反戈一击。
众人:闭嘴。
小六:吓我一跳,你们一分钟之内,说了好几个闭嘴,你们能不能换点别的,你们。
无双:好啊,葵花点穴手。
小六:别别别,我走走走还不行吗?我就不信了,没有你们,我还就破不成案子了。(出门)
小郭:记得关门啊。
掌柜的:(挥手)你们不要说了,你们先出去吧。无双你留下,额有话跟你说。
大嘴:那我们先走了,掌柜的。

【大堂--黄昏】

众人翘首期盼老白的归来。

小郭:老白老白,怎么样,银子交过去了吗?小贝呢?小贝。(老白坐,大嘴倒水,小郭还在看门外)
老白:先不说这个,掌柜的怎么样了?
大嘴:他已经知道了,是小六说的。
老白:小六是怎么知道?(大嘴看门口方向,老白回头,只见小米,小米想跑)站住,过来,(拉小米)我还有事儿问你呢。
小米:问吧,这次免费。
老白:我问你,这事儿你除了告诉小六还告诉谁了?
小米:没了就小六,(老白瞪眼)还有大周,我托人打听事总得给事说清楚吧。
小郭:怎么了老白,出什么事了?
老白:我拿着银子去了西凉河,在小石桥底下发现了第三封信。(把信递给秀才)
小郭:快念念。
秀才:尊敬的朋友们,这件事本来很好解决,但你们竟然私自报了官。
大嘴:谁报,不是我们报的呀。
秀才:你们既然不仁,那就休怪我们不义了。
小郭:(掐住秀才脖子)你们想干什么?
秀才:不是我们,是他们,这一千两银子,已经不能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了。经过再次协商,我们决定把赎金提高一倍,时间和地点,另行通知。若再有报官之举,一

切后果自负。
小米:坐地起价,这不是抢钱吗?
小郭:(打小米)你还好意思说,都怪你,你要不告诉小六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米:(无奈)我,我不是想帮个忙吗?再说人家小六是个捕头啊。
老白:行啦,净说那没用的。你好好回忆回忆,你都跟谁说了?一个都不许落下。
小米:让我想想,(数手指头)大周,胖洪,帅胡,小姜老高小毛,还有汤姆杰瑞,米老鼠,唐老鸦,苏青青,丐帮的兄弟只要在附近的我全通知到了。
大嘴:(老白以拳顶头)也就是说,绑匪就在其中了。
小米:李大嘴,那可都是自家兄弟啊。
小郭:那是你兄弟,跟我们没关系。
老白:行了,小米也是一番好意,别老拿他撒气啊。
小郭:他本来就是嘛,要不是跟小六多嘴,掌柜的能知道吗?就算小贝回来了,掌柜的这次也得大病一场,不信你就等着瞧好了。(走向后院)
大嘴:你就说吧你。(去后院)
小米:我先走了。(出门,老白上楼)

【掌柜的房间--黄昏】

老白与掌柜的一见二人拥抱在一起。

掌柜的:展堂,小贝呢?
老白: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跟你解释。(示意无双出去,无双出门)来,你放心,小贝迟早回回来的。
掌柜的:(二人坐下)迟早是多早呀?
老白:我用性命跟你保证,最多三天,她肯定平安回来你相信我。
掌柜的:啥都不跟额说,让额怎么相信你啊。
老白:湘玉,咱们风风雨雨走过了那么多,(握住掌柜的手)每次不都能逢凶化吉嘛?这次也不能例外啊,再说小贝是个好孩子,老天爷不忍心把她夺走,你不是说还

要看着小贝出嫁吗?嫁妆不都准备好了吗?
掌柜的: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都是额的错,(走到床边坐下)如果当初额不跟她吵架,她也不回出门。
老白:她出门是为了上学,跟你没啥关系。你别啥事都往自己身上大包大揽的。
掌柜的:额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去上学。请个先生回家来教,太太平平的,不知道有多好。
老白:湘玉,自责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后悔也改变不了事实。咱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挺住,哪怕是世界末日咱们也得挺住。
掌柜的:世界末日?
无双:(冲进门)不好了不好了,外面。
老白:湘玉,你呆着,外面的事儿我解决。
掌柜的:(拉住无双的手)我不,无双,你老实告诉额。是不是小贝出了?是不是啊?
无双:不是小贝,是小六和小米。
老白:看看去。(三人出门,下楼)

【大堂--夜】

小六将小米铐上。

小六:别动老实点,跟我走听见没有。
老白:怎么回事?
小六:(得意)哈哈,绑匪已经落网了。
小米:我不是绑匪。
小六:你不是绑匪?你怎么解释第一封信的内容?
小米:(无助)我……
小六:(咄咄逼人)我我我,你刚才不挺横的吗?现在怎么结巴上了,说说说。
老白:不对呀,第一封信咱不给他看过吗?
小郭:咱给他看的是第二封,第一封就咱们几个看过。
掌柜的:小米。
小米:我绝不是绑匪,咱都是街坊邻居的,我绑谁不中非得绑小贝呀。再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掌柜的:(走上前)小六,你除了这个还有别的证据吗?
小六:(掏出张纸)大家伙上眼啊,看看这封信,注意笔迹喔。
老白:(看了看)跟第一封的笔迹一模一样,你怎么拿到这封信的?
小六:说来话长,我开始想到街上打听一下,突然看见几个乞丐鬼鬼祟祟的,我就想过去问一下,哪知道见到我掉头就跑,我这一追不要紧,他们吓得连布袋子都不要

了,我捡起这布袋子一看,这封信就藏在里面,落款小米。
小郭:(掐小米脖子)小米你把小贝弄哪里去了?
小米:这是一封求救信,是让帮中长老帮我留意小贝的事儿。
小六:那你为嘛见了我就要跑?
小米:那毕竟是帮中的密信,让官府搜去了不好啊。佟掌柜,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掌柜的:你不说,额怎么能相信你啊。
众人:说,说。
小米:好吧,第一封信确实是我写的。(众人欲动手)但绝不是一封绑架信。
小六:哼……你不说是吧,好,跟我回衙门走一趟,打到你说为止。(拉小米)
老白:等等,小米,我相信这事不是你干的。
小米:(哭)老白。
老白:但是你必须把你知道原原本本,清清楚楚每一个细节都给我交代清楚,否则谁都帮不了你。
众人:说,说。
小米:今天早上,小贝和佟掌柜抄了一架,非常害怕,所以就准备离家出走。

【客栈外--日】

小米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小米:这么着急往哪里去呀?
小贝:管得着么你?(小米拉住小贝)干啥呢你。
小米:废话,我那三文钱呢?你不是让我注意你嫂子的动向吗?
小贝:用不着了,我嫂子已经五级愤怒了,眼看就要转六级了。
小米:怎么还有六级啊?啥症状?
小贝:火山爆发,我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撤。(转身要走)
小米:等等等等。(拉小贝)
小贝:干啥?
小米: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小贝:浪迹天涯,小米你过来,(与小米坐地上)你有啥好去处吗?
小米:好去处倒不是没有,问题是你有盘缠吗?
小贝:(打开包,全是首饰)管得着吗你?没钱我敢往外跑啊?
小米:小贝,你嫂子呀也就是一时生气,等气儿一消就没事了。
小贝:你不知道,我把我嫂子给点了,
小米:这个,要不你先到城东的城隍庙躲一下?我观察一下,要没啥事我过来叫你。
小贝:得了吧,你会有那么好心吗?
小米:你爱信不信,想去哪儿去哪儿没人管你。
小贝:(拉小米)好好好,我信你还不行吗?小米,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啊?
小米:那得看你嫂子啥时候气消了,啥时候气消了啥时候去找你。
小贝:可我怕黑,万一到天黑你还不来,我一个人在破庙里,又冷又饿又害怕,运气不好再遇上一帮坏人,到时候你帮我收尸啊。
小米:这也是,要不这样,我帮你写封恐吓信,试试你嫂子的态度,如果她着急那就好办了,她只要一开口,咱马上借坡下驴,皆大欢喜,咋样?
小贝:可她要不着急呢,我横不能一直等着吧。
小米:你放心吧,你嫂子的心是肉做的,她不是铁打的,来,笔墨伺候。(小贝掏笔墨)

【大堂--夜】

回忆结束。

小米:我写完那封信之后,我就偷偷的给它楔到了柱子上了。
老白:(皱眉)不对啊,小米你练过飞刀?
小米:那不是飞刀,我趁大家不注意,我用板砖一下一下给砸进去的。
老白:我说怎么插那么深呢,坐下接着交代。
小六:坐下坐下坐下。
小米:后边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我真是冤枉的。
掌柜的:(叹气)先不要管信了,小贝在哪儿啊。
小米:我以为她会去城隍庙,后来我去看了,没有人影,我一打听才知道,她根本没出城。本来以为吧,孩子贪玩,后来一看第二封信,这才知道真出事了,(声泪俱

下)我赶快去通知小六,要不我绑的,我还跟你说啥说,我还不溜了。
小六:哼,还敢狡辩,先跟我回衙门再说,走。(拉小米出门)
老白:放开他。
小六:干嘛?
老白:我相信这事不是小米干的。
小六:(拔倒)你凭嘛相信他?
老白:丐帮虽然不是名门正派,但他们毕竟是侠义之道,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们不会干的。
小六:那就不许他自己个儿单干?
小米:我自己单干我得有那胆儿,(众人“恩?”)我有那胆我得有那心呐我。(众人“恩?”)我有那心,我,我还是闭嘴吧我。(蹲下)
掌柜的;额觉得也不大可能,小米虽然嘴贱人懒,心肠倒也不坏,否则咱们也不会容他这么久呀。
小米:(起身)佟掌柜。
老白:嘘,房顶有人。(众人惊慌)这样,你们接着说话别停,我上去看看。(众人开始谈天说地,房顶传来老白的声音“葵花点穴手”,众人上屋顶,小米带着铐子

跑出客栈)

 

本回完

下回书

谢捕头盘查店中人 钱夫人巧取同福店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