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七十九回 李大嘴遭遇老情敌 杨惠兰展开新人生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七十九回 李大嘴遭遇老情敌 杨惠兰展开新人生【文字剧本】

第七十九回 李大嘴遭遇老情敌 杨惠兰展开新人生

[大嘴屋]晚
燕(对杜子俊):我再问你,你跟杨惠闫,到底嘛关系?
杜:夫妻关系啊
老白,大嘴吃惊
杜(转头对老白):我和惠兰虽然没有举行过婚礼,可是我们两个喝过交杯酒,交换过定情信物,乡亲们都说我和惠兰有夫妻相啊
李(大怒):行啊,你信不信我一脚(过来就要踹杜子俊)
白:李大嘴,你什么意思,人家没招你没惹你你干啥呀这是。
李:姓白的,你向着他向着我你给我个准话!
杜:这位先生是不是姓李啊?
李:对,我姓李怎么的?
杜:你这个姓很倒霉啊。(李,白吃惊)李斯知道吧,秦国的宰相,多大的官啊,被干掉了,被腰斩呐。很倒霉啊
李(生气):我刀呢,我刀呢……(白劝阻)我刀呢
杜:你粗俗,你多么粗俗你!怪不得惠兰她不愿意搭理你
李大嘴暴怒,老白与小六劝阻:别拿刀,走走走

[天井]晚,大家都在等对杨惠兰的审问,小郭小贝出来
白:哎哎哎,审得咋样了?
莫:人家死活就是不肯说
燕:我去
郭:哎呀,没用的,甭管怎么问,(拍李大嘴)你们家惠兰就是一句‘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杜子俊,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听说过’
李(指嘴):姓杜的,你听见没有?人家根本不认识你连听都没听过你
白:葵花点穴手(点住大嘴)
莫:我嫂子啊,还在里边谈着呢,不过啊,我估计没什么用
祝:惠兰对我们好像有抵触情绪啊
郭:废话,把你莫名其妙捆起来,你不抵触?
白:事到如今,只能当面对质了,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了(对大嘴)葵花解穴手!

[小郭房]晚
老白把杜子俊带到杨惠兰一屋
杜:惠兰!
白:你们俩慢慢聊,我们就在外头,有事招呼,啊。(老白走)
杜:惠兰,你别动,我给你解开绳子。(惠兰挣扎)哎呀,你别闹了,行不行!你这么闹我怎么给你解绳子呀!来来来,我给你解开,来来来
杨:不许碰我,否则我喊非礼了啊
杜:哦,我明白了,肯定都是他们逼你这么干的。对不对啊,他们先把你绑架了,然后再问我要赎金,对不对啊
杨: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狂啊,他们是我朋友,又不是山贼
杜:你快拉倒吧,别开玩笑了,还朋友,朋友能把你绑起来?
杨:你还有别的问题吗?我不想再听你废话了,请你出去!
杜:我说惠兰,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呀,我可以改呀。惠兰,咱俩不是都已经商量好了吗?对不对啊
杨:好吧,那你坐这儿吧,过来(杜坐过去)近点,再近点
杜:哎呀,(杨用头打他,晕)我的娘唉
李,白,佟等入
李:姓杜的,这就是你瞎跟人套瓷的下场(过去欲抓住杜)
杨:别碰他!你们的戏还要唱多久啊,有什么后招,一并使出来吧
白(支吾):哎……(对小六——正在装思想者)燕捕头,人问你话呢,别在那儿装思想者,把眉毛再燎了。
燕:佟掌柜,这可是你的地头啊。
佟:那我说的话你肯听吗?
燕:听听
佟:先给她松绑,我想找她单独聊聊

[小郭屋]晚
佟:那个人是你的夫君呀
杨:我再重申一遍,我不认识他,我可以对天发誓
佟:你发吧,我听着呢
杨:我….如果我认识杜子俊,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佟:汉语里,认识包涵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认知,第二个意思是了解,你刚发的那个誓应该是第二个意思吧,你想告诉我你并不了解杜子俊
杨:是,我是认识他,那又怎么样?
佟:你没有偷他的钱
杨:你这是问句还是感叹句?
佟:感叹句呀,我知道虽然你很爱钱,但是你绝对不会去偷
杨:哼(笑),这些话,你可以告诉那个小捕头
佟:我会跟他说的,但是你必须先得告诉我,你跟那个杜子俊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佟掌柜,你的好奇心比想象力还丰富嘛
佟:这不是好奇心,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离开他。否则我很难决定是否应该帮你
杨:我离开他是因为,我本来就不应该认识他,他这个人花心成性,妻妾成群。十九个姨太太竟然还骗我说,他这辈子就我一个,我是他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原来这

些都是骗人的。

[客房]第二天,日
佟:醒醒,醒醒(杜突然醒过来,佟吓了一跳)你头还疼不疼了?
杜:还行,就是有点晕,哎哟哎哟,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佟:同福客栈呀(杜疑惑)关中,七侠镇,明代永历年间
杜:惠兰,惠兰在什么地方
莫:她呀,她已经走了
佟:这些银子和首饰是惠兰让我还给你的。
杜(查看):哎呀,这不是我的东西呀
莫:杜先生,您就省省吧,不管你怎么装。惠兰她呀,再也不会回来了
杜:装?什么意思?我装什么了我
佟:你都干了些什么呀,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杜:我干什么了我,你得跟我说清楚…….我干什么了!
莫大喊来人,老白跑进来:干什么!
佟吓得躲进老白怀里:展堂……
杜:白先生你曰啊,今天天气不错吧
白:你给我少废话,拿了东西滚蛋!
杜:白先生,这些东西真的不是我的呀,你想想看,我这个人就是再有钱,我不能和钱过不去吧
白:好,东西不是你的,案总是你报的吧
杜:报案,不是,我报什么案了?
白:装,给我接着装!要不怎么说无商不奸呢
莫:白大哥,你瞧瞧人家那演技,当着面撒谎人脸都不带红的
杜:等等等等等,哎呀,我好象有点明白了,是不是有人给惠兰这些东西,然后又报了案,告诉官府,说惠兰偷了我们家这些东西
佟:啊,终于想起来了,不容易啊
白:你这选择性失忆恢复得还挺快呀
杜:娘唉
佟:不要这样,我还没有那么老吧。
杜:哎呀我不是叫你,我是说,我那娘啊,这都是她的阴谋啊

[小郭屋]日
杨:阴谋?
佟:惠兰,我知道有些话轮不到我来说,但是如果换成是我,既然他说了这是阴谋,我总该了解一下吧

[大厅]日,杜从楼上下来,李正在给客人上菜
李:哎呀,这不是杜大财主吗?你们有钱人挺能睡的啊,一觉睡到大中午
杜:哈哈哈哈,你是谁啊,我不认得你呀,咱俩没话说(对郭)请问惠兰在什么地方?
郭:问我呀,我跟她也不熟,不认识
杜:这位大姐
祝:啊啊啊,对不起,我刚要出去巡街,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杜:哎哎,你不吃馒头了?(对莫)小妹妹
莫:你千万别问我哦,我得上学去,否则会迟到的。拜拜。
杜:这位兄台
吕:我就是一帐户,我不负责看犯人的
杜:惠兰她不是犯人!(小郭猛的一甩抹布)实在是对不起,这两天我这心里着急,有些失态,对不起对不起
李:行行行行,你也别解释了啊,你呢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我们这没功夫伺候你,走
杜:惠兰她就在这里,空气中有她的味道,我都闻出来了,惠兰,惠兰
李:喊喊喊啥啊,再喊我把你抓起来!
杜:你凭什么抓我,自家娘子我为什么不能喊啊,她是我老婆我为什么不能喊啊
李:这是我们店,要喊出去喊
郭:别妨碍我们做生意啊,走!
杜:惠兰,老婆,亲爱的,宝贝,甜心,老婆,宝贝……
厨房里佟与惠兰在观望
很久以后,杜还在门口喊:亲爱的,你在哪里呀,惠兰,(嗓子哑了)
李(边给他倒水):喊啊,你不挺痴情的吗
杜哇呜哇呜说话,李:说啥啊,大点声
杜还是哇 呜哇 呜说话,李凑过去听,杜拿起茶壶往口里倒,李:别别别!(喊晚了,杜烫得哇哇叫)真有不怕烫的啊,哥们你真想过瘾的话我锅里还有热油给你来一

勺?
杜:你不用这样对待我呀,我对你没有恶意啊
李:我对你可是充满了恶意啊
杜:我对惠兰那可是一心一意呀
李:我对惠兰也没有三心二意呀
杜:惠兰可到最后嫁给了我呀,你是白等一场啊
李:你说吧,说这没用了,她现在肯定不能见你了,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甜
杜:怪不得
李:怪不得啥啊
杜:怪不得惠兰在我面前老提起你呀
李:她都说我啥了
杜:她说你这个人很好啊(李陶醉:那是)很善良很正直,对她也很好(李继续陶醉:这她都看出来了?)她说要是这辈子碰不到我呀,也许就嫁给你了(李陶醉:真

的假的?)她说,等她熬到七老八十啊,如果再碰不到合适的,就凑合着嫁给你了吧。
李气得打杜
杨(跑出来):住手 住手!

杜:惠兰,惠兰,你终于肯见我了?

[天井]日
杨:啊
杜:啊
杨:全是水泡,你这人也真是的,喝水之前不会先试试水温呐
杜:我哪知道那是滚开的水呀(众人都在房里偷听)
杨:来,喝口凉水(杜接过,一口咽与此下去)别往下咽
杜:你早说啊
杨:再喝一口,等水变温了以后再吐出来啊,回头我让他们找点药给你擦擦啊

杜:不用了,咱家里有药
杨:那你就赶快回去,别给人家找麻烦了。
杜:那你呢,你就给我说实话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
杨: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吗?
杜:说,必须得说,你说了我马上就走,一分钟我都不耽误你
杨:上回你去广阳府查帐,你刚一走,你娘就领着人过来了
杜:哎呀,千躲万躲也没躲过她呀,没事,你说,你接着说。
杨:她一来就说,我是子俊的娘,我就赶紧道歉说我们还没来得及办喜事,所以没去拜会,可她说没必要了,你已经有十九个姨太太了,这个数字很吉利,没必要再多

了,说完就拿出首饰和银票,让我赶紧拿着钱滚蛋。连行李都不让收拾,多好的婆婆呀
杜:十九个?十九个?我的娘呐,我连想都不敢想啊,这种鬼话你也相信?
杨:我信,即使没这这么多,也不会少到哪儿去。
杜:我对天发誓,只有你一个呀。不错,我娘原先也给我特色过好多,都被我拒绝了,直到碰上你呀
杨:演技还挺不错啊,连眼睛都会骗人。
杜:我骗你干什么呀, 你为什么老不相信我呢?我说过,你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要说一句瞎话,天打雷劈!
李(在大嘴房里)他早该天打雷劈了!(众人忙捂着他的嘴巴)
他们听到这句话,换到另一间房里,众人跑出来,跟到房屋门口
杜:哎呀,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这些事都是我娘干的呀,我娘这个人呀,也许是不喜欢江湖中人,所以她才对你
杨:别说了,就算你没骗我,那你有什么打算?
杜:换个房子,咱去广阳府或者是十八里铺,只要离这铜岭远远的,她肯定找不着咱俩呀
杨:我又没做错事,干嘛要躲着她呀
杜:可她毕竟是我亲娘啊
杨:那又怎么样,她不喜欢我,你也不喜欢我吗?
杜:从小到在,我所有的事都是我娘一手包办的,包括生意也是她一手操持的,我看起来好象是很风光的样子,其实我除了听她的话,我是一点特长都没有啊
杨:你就没想过要反抗吗?
杜:我怎么没想过呀,我也反抗过呀,可是每次只要稍不遂她意,她就双哭双闹,骂我不孝顺啊
杨:也就是说,只要我躲起来,你就可以忠孝两全了。如果现在我让你选,要她还是要我,你一定会选她,我没有说错吧
大嘴憋不住了,不顾大家反对,跑进屋里
李:你要是个爷们就干点爷们该干的事儿,你不稀罕她,自然有人稀罕
杜:大哥,我亲哥
李:我没那么大
杜:我亲弟弟
李:你占谁便宜呢?
杜:你别闹了行不行,你别掺和了行不行?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李:名花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东躲西藏的
杨:哎呀,我们的事情你就别操心啦
杜:不,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呀,其实我早就想和我娘谈清楚了。 这么的吧,我现在就回去和我娘谈谈去
杨:等等,要是谈不拢那怎么办呢?
杜:你那里还有些钱吧,我想这些钱咱做个小生意。维持生计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能和你在一块,对我来说,什么都无所谓,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才真正的知道 ,什

么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
杨:俊……
杜:兰
杨:俊
杜:兰
大嘴在旁边傻了眼,他们望了望大嘴,后者长叹一声,知趣的走了。杜:把门带上,其实你这些朋友真是不错啊
片花[比拼记]
[大嘴屋]日 秀才与小郭在一旁安慰大嘴
李:有啥话就直说,没事,我又不是第一瓷失恋了
吕:这一次,跟以前真的不太一样
李:有啥不一样,惠兰以前不喜欢我,现在还是不喜欢我,你说她也是,你说她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骗,她还是不选择我,还是有钱好啊。
郭:这不是钱的问题吗
吕:人家呀,为了惠兰宁可什么都不要,过苦日子都行
李:那你说我跟杜子俊有啥区别?不就是钱吗?他有钱,他把钱放弃了过穷人日子,他多伟大呀,那我本身就是个穷人,我除了这条穷命……对呀,我可以拿命跟他

拼呐
郭:大嘴,你醒醒好不好,这回真的没戏了,你好好想想吧。
大嘴拿过枕头开始撞柱子:杜子俊,杜子俊,杜子俊,杜子俊
惠兰进:铁头功不是这么练的。
李:管你啥事?(醒悟)惠兰,来坐(杨拿出三根针)哎,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啊,这是三根金针,代表三个愿意,来送给你
李:啥意思 ?
杨:头先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对你是有亏欠的。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一根针就代表一个愿望?
杨:啊,以后尽管提啊
李:哎,惠兰。追出门去
李:哎,等一等,那个,我现在能许愿吗?
杨:可以啊
李:第一个愿望,你能再给我三十个愿望吗?(杨无可奈何)咋的啦,你不说可以随便提的吗?
杨:你听说过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吗?贪心的代价 ,就是一无所获啊
李:那,那我再换一个……你能抱我一下吗?
杨:不可以
李:就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达不到,你说我还有啥盼头啊。
杨:大嘴,你能现实一点吗?我们是不可能的啊。
李:我就要你抱一下没有让你抱一辈子,那行,那我再想想别的
杨:好吧,你慢慢想啊,我等着。
李:有了,你能一掌拍死我吗?拿刀砍,拿脚踹都行
杨:你能变得成熟一点吗?
李:不能,我能许愿你不能许
杨:看来呀,给你这三根金针真是个错误,不过你可以留着它,你可用它呀,补补衣服,缝缝被子。这是渡了金的,至少不会生锈,啊

[大厅]日,小郭正在忙
杨:我帮你吧
郭:不用不用,你在旁边休息吧,需要帮忙我会说话的。
杨:小郭啊,你说,大嘴他经常这样吗?
郭:哪样?
杨:笑着发脾气,有什么话也不当面说,还拿那个头撞柱子。
郭:你放心吧,有枕头垫着呢。他才不傻呢,你就把你自己的日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幸福。
杨:幸福,也未必是幸福的。
郭:一定是的,我能感觉得到,那个杜子俊对你不是一般的喜欢
杨:我知道,可情况太复杂了。
郭:复杂,那才好呢?不明白吧,我问你,什么叫做爱情?不光是卿卿我我吧,时间长了,再深的感情也会犯含糊。那到时候 ,靠什么来证明你们是真心相爱呢?外

部压力啊(杨若有所思:喔)外部压力越大,你们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就越多。在一起的动力也就会越强了。等以后回忆起来一想,当初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块儿,一

定要珍惜现在的日子,吵个小架算什么呢?转眼你们就和好了。所以你信我一句话,爱情来自压力
燕小六进:小郭,大嘴不在吧
郭:厨房
燕:杨惠兰,你被逮捕了!

[大厅]日大嘴在练拳脚
白:来来来,坐坐坐。急也没有用,这是上头特批的拘押令,连娄知县都没权力过问
李:那惠兰都干啥了,凭啥抓她呀
莫:肯定是那杜子俊捣的乱,我早就看出来,那东西,不是什么好家伙
佟:你不要胡说了,人家还等着娶媳妇呢。现在捣鬼,图啥啊
吕:没准他真有十九个姨太太呢?
李:我跟他拼了我(跑出去,大家各忙各的,大嘴又跑进来)你们咋不拦着我呢?
郭:拦着你有用吗?
白: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就知道的咧咧
李:那你们说怎么办,横不能咱劫狱去吧。咱咋就不能劫狱呢?
佟:好啊,你去劫呀,回头不要说认识我们啊,小郭,给他找点家伙,让他去。(小郭把酒勺给他)
李:去就去,不就一死吗?(看了看酒勺)这不行,起来起来起来,为了惠兰我跟他拼了我。
佟:傻家伙不会真的去了吧。
郭:他那个胆子比芝麻还小,放心吧
佟:那可是惠兰啊。展堂,你出去看看呀
杜: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李拿着凳子追着杜子俊进来。
李:有本事别躲,有本事别躲,你
佟:大嘴,没有完了还,(对杜)你谈得怎么样呢?
杜:失败了。我和我娘谈崩了。我娘她是大发雷霆啊,她还威胁说,要对惠兰下手啊
大家恍然大悟,郭:怪不得
杜:惠兰呢?我得马上带她走啊,惠兰,惠兰
李:别喊了,她不在这儿

[监狱]夜
杜:惠兰,惠兰
杨:俊
燕:你们俩长话短说,我在外面等着。最多一刻钟,马上就得结束啊
杨:俊,是你娘捣的鬼吧。她可真是手眼通天啊
杜:你不知道,我娘和徐知府她老婆是故交啊
杨:我有这么一个婆婆,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杜:你放心吧,惠兰,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杨:你说,咱们十几年以后还会吵架吗?
杜:吵架?咱俩怎么会吵架呢?
杨:每对夫妻都会吵架的,那些没经历过患难的夫妻,架吵多了,感情也就淡了,可咱们不一样,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想分开都舍不得,这些,都要谢谢你娘
杜:没想到,你的想法还很独特啊。
杨:我说的都是真的,小郭告诉我的。她说爱情需要压力,我想这些就是压力吧
杜:可是,可是你这次万一出不去可怎么办呀
杨:会吗?你娘不会那么狠吧
杜:你是不知道我娘是多么狠你呀,一提到你的名字牙根都痒痒了
李:哎呀,还废什么话呀,这是钥匙,赶紧走!
杨:我不走,我又没偷东西,我这一走,一辈子都不清白了。我总不能老当逃犯吧。
李:也只能这样了,小六刚才得到通知,他们要把你押到广阳府当街问斩呐,他们的人马上就到了,赶紧走,要不就来不及了(看到惠兰不愿意,拿出金针)第一个愿

望,赶紧走,越远越好。你不会连这个愿望都不能满足我吧,我去外面看着,快
杜:快走快走
刚准备走,燕小六进来,做超人状
燕:来吧,千万别打脸,还有肚子,都别打,赶紧快点啊
杨打晕了小六
杜:你们以前是怎么认识做朋友的?你怎么打他呢?

[大厅]夜,杨与杜跑回客栈
佟:总算回来了,小郭已经把车马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俩拿着行李,赶紧走,从后门走
杨:对不起,每次总是给你们添麻烦
白:别说废话了,赶紧把衣裳换了。
杜:换衣服干什么?
白:你穿得这么好一出门就得让人认出来,赶紧上楼换衣服
众人七嘴八舌,大嘴坐在门口,落魄
吕:大嘴,你没事吧
李:没事,走就走吧,反正不是我的,丢了也不心疼
莫:得了吧,你看那眼圈都红了。
李:你个小丫头片子你!
莫:你个大痴情种子
李:你说啥呢,我要真痴情的话我能让她走啊
祝:这才叫真情啊,为了她的幸福,你牺牲自己
李:其实,我对惠兰也就那么回事(大家嘘他)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逃犯呐,是不是,你说她从大牢里逃出来,我跟着她没吃没喝的,满世界乱跑……(杜子俊娘出

场)

[楼上]
杜子俊换好了衣服:快快。准备下楼,又折回来
杨:怎么了
杜:我娘,我娘

[大厅]
小郭扯过大嘴:杜子俊的老娘
李:你咋知道的?
郭:我猜的,他俩穿的衣服都是个料子,贵得吓死人啊
杜老娘丫环:请问……
白:不用问了,二位,我们打烊了,换个地住吧。
丫环:我们是来找人的
莫:我们这儿没你要找的人
丫环:呵呵,窝藏逃犯可是要判好多年的。
佟:对不起,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出去
丫环:见不到子俊少爷,我们是不会走的。
李:是吗,那行,那较量较量,来
白:看看再说,看看再说
杜娘:我知道你们有种,同福客栈,藏龙卧虎啊。可我不管你们是龙是蛇是猫是虎,不交出我儿子来,谁也甭想出这个门。我相信,我们帮他是出于江湖上的道义,冲

这一点,咱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
白:哎呀,您早说呀,吓我这一身汗
杜娘:你可别误会,我只是说放过你们,我可没说放过那个狐狸精。出来吧
杜:惠兰她不是狐狸精
杜娘:玲珑,把大少爷先给我带回去。
白:葵花点穴手!(点住玲珑)
杜娘:嗬,你这武功不错呀,你娘应该姓白吧,她没有告诉你,在江湖上如果遇到姓姜的,应该躲着走?
白:没说过呀
杜娘:那今天我来告诉你,你别以为这个点穴对每个人都管用
郭:排山倒海(力弹回来)我的手,我的手……
杜娘:孩子,这是脱臼,你要是再跟我来劲,我就真不客气了。
郭:谢谢阿姨
杜娘往楼上走,杜: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别上来,我不准我伤害惠兰。
杨:有什么事冲我来,子俊他是无辜的。
杜娘:瞧瞧瞧瞧,真不错,这才有点苦命鸳鸯的架式。
众人:是是是,阿姨,您就放过他们吧。
杜娘(对杨):走,我要找你单独谈话
白:葵花解穴手,来(众人扶丫环坐下,祝给倒水)

[客房]夜
杜娘:没想到他决心这么大
杨:我也没想到,您的武功这么高
杜娘:一般吧,我闯江湖那会,你可能还没出生呢。坐吧,咱们都是江湖中人,不必客气。
杨:用不着这么假惺惺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啊
杜娘:离开他!这不是建议是命令
杨: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那咱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凭什么我听你的命令
杜娘:你对我的敌意不小啊
杨:如果我给你钱,让你卷铺盖走人,一扭脸就报案,你会怎么想
杜娘:我的本意是让你清楚 ,一旦你出了事,他会怎么办
杨:子俊要比你想象的坚强得多
杜娘: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主意啊,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给自己拿主意,勇气可嘉
杨: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杜娘:我不恨你,我是很了解你,因为了解,所以讨厌。江湖上像你这种姑娘多得是,你以为,每只麻雀都能变成凤凰吗?
杨:可你自己不也是从这一步过来的嘛 。
杜娘:不不不,我跟你可不一样,至少我没做过亏心事。你忘了,比武招亲,爹是租来的。还真有你的,好像,你还卖过几天破菜刀。创意不错啊
杨:可那都是过去的事
杜娘:哦,过去犯了错,随便一句过去了。就没事了
杨:我跟子俊是真心的。
杜娘:我相信,也看得出来,但恕老身直言,你不配
杨: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的
杜娘:这我也相信,作为江湖前辈我祝你得到幸福,作为子俊的母亲,你知道我的选择呀。
杨:我只要一个机会
杜娘:他为了你这样的人,背一个忤逆不孝的骂名,不值

[大厅]夜
杨:你走吧,我以后再也不见你了
杜:惠兰,是不是我娘副你这么说的?我娘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呀
杜娘:你们俩好好演,想哭就多哭会儿。我到外边等着去,不着急。
杜: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呀
杜娘:一会儿她会告诉你的。你要恨我就只管恨吧,啊,反正咱有的是时间,惠兰啊,我把他交给你了啊。别让我失望,我相信你。
杜:惠兰,咱不是都说好了吗?咱到海南,造个小房子,你织网我打鱼,可是
杨:对不起,我食言了,你还是跟她回去吧
杜:惠兰
杨:再碰我就让你筋断骨折!
李:那啥,我能说两句吗?没事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杜:你站住 ,你要想趁火打劫的话,先把我撂倒
李(把杜掀到一边):我对你没兴趣,惠兰,这是我第二个愿望。
杨:改天好吗
李:不好,第二个愿望,你怎么想就怎么做,不要考虑任何人的想法,可以吗?
杨: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扯过杜):你喜欢他你就跟他走,你嫁的是他又不是他娘,当然,你要想嫁给我现在还来得及,开个玩笑,我说的是真心的,你好好想想
杨:先别高兴得太早,跟着我,逃亡一生。不是那么好玩的。
杜:不是逃亡,是旅行,杜夫人,你准备好了吗?咱可以启程了吗?
郭:快,跟我来。(到了天井)一直往北有辆马车接你,绿棚红边(杜娘在前面等着)你们快走,这儿有我呢,还不快走!
杜娘:真没想到啊,你还是做了个这么错误的决定
杜:对你来说,也许是个错误,可是对我来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杜娘:转折点?
杜:从小到大,我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手安排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你以为我很喜欢吗?娘,我已经快三十了娘,我跟你说实施吧,在碰到惠兰之前我就不知道什

么是快乐!
杜娘:我告诉什么是快乐!没有心事,不愁吃穿,永远不用考虑明天去哪儿,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追兵,这就是快乐
杜: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啊,我不希望大家我这几句话就能说服你,我只想告诉你,娘,你要是再不放我走,我将要做出第二个错误选择。
杜娘:你威胁我
杜(大喊):就算是吧,即使今天我和惠兰逃不出去,我们两个也要在一起,这是一个约定,即使被砍了头,也在所不辞
杜娘:好吧。
一步步走近他们,老白极力劝阻。
杜娘(笑):不用怕,你们两个已经通过了。(众人不解,杜娘大笑)哈哈,我不是给你讲过,麻雀变成凤凰的故事吗?我这只老麻雀啊,当年就是这么变成的凤凰,

不过我希望,将来你们的儿子长大了,想出点新招数来,至少别比我这个招数差。(从手上取下玉手镯)这个是我们杜家祖传的玉手镯,
众人欣喜,佟拿过手镯,戴到自己手上试一下,众人:掌柜的,错了,错了。戴到杨手上

[大厅]第二天,日
杜:朋友们,我们要走了啊,谢谢大家
众人送别,大嘴站在角落里
杨:稍等
走到大嘴面前:你不想跟我说再见吗?
李(腼腆):哎,再见
杨:你好象还有最后一根针吧
李:等我想起愿望的时候我会去找你的。
杨:现在呢,任何愿望都可以的(抱过大嘴)
众人尖叫
李:谢谢啊
众人:惠兰再见, 一路顺风…..
李:其实,刚才那不是我的愿望
白:行了,别装了,谁不知道你小子
李:真的,其实我,其实我就想跟他,我(声音小下去了)
佟:说啥,你大点声儿
李:就想跟他跳个舞。就我俩见面的时候跳的那个,恰恰
郭:啊,那还不乘简单,我们陪你跳啊
众从跳,唱:自从在同福客栈见到你,就像那春风吹进心窝里,我要轻轻告诉你,不要把我忘记,恰恰
莫:哇塞,你们都有伴儿,小米哥哥,跳支舞……

 

本回完,下回书
燕小六接到调职令 凌腾云夜袭同福店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