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八十回 燕小六接到调职令 凌腾云夜袭同福店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八十回 燕小六接到调职令 凌腾云夜袭同福店【文字剧本】

第八十回 燕小六接到调职令 凌腾云夜袭同福店

参加演出

佟湘玉——闫妮
祝无双——倪虹洁
莫小贝——王莎莎
粉丝甲——王静
粉丝乙——綦小卉
郭芙蓉——姚晨
白展堂——沙溢
吕秀才——喻恩泰
李大嘴——姜超
燕小六——肖剑
凌腾云——凌萧肃
小 米——张青

【后院--日】

小贝拿稻草人练暗器。投中石子,兴奋中。老白在一旁劈柴。

小贝:耶,打中了,我打中了。
老白:(看了看)准是挺准的,就是力量不够。除了用上指力以外啊,还得用上腕力。(屏幕显示“某一日,燕小六接到调职令,即将调往京城”)

【大堂--日】

众人围坐在榆木桌钱前。

掌柜的:晚上给你摆酒送行。
小六:不用了,等过两天人到了以后再说。接风送行一块儿办,给你们省点钱。
小郭:谁要来?
小六:废话嘛,没有继任的谁敢走啊。你们知道下一任捕头是谁吗?
众人:谁啊?
小六:凌腾云呐。

【厨房--日】

无双贴在窗前似乎在听什么,大嘴走入厨房。

【大堂--日】

继续刚才的。老白,秀才伺候客人。

小六:(拍桌竖大拇指)那可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西安凌家,谁人不知哪人不晓啊。
掌柜的:额晓得,一家老小祖孙三代全都是捕快。(老白,秀才也来听)
小六:这个凌腾云呐,是他们家最小的一个。虽然说岁数小,但武功极高。十二岁的时候就跟人家围剿过盗圣,差点逮着,自打那以后,盗圣就没敢在陕西露过面。

【厨房--日】

大嘴也贴窗和无双在听。

【大堂--日】

小郭听到盗圣二字,吧嗒吧嗒嘴吧。

掌柜的:额知道,凌家确实很厉害,还救过额的命。(老白边擦酒坛子边听)
众人:(惊奇)啊?
掌柜的:十年前呀,额跟俺爹去西安看花灯。刚刚入夜,满街都是行人,额一不小心就被人群给冲散了,就哭着找俺爹,忽然一个蒙面的黑衣大汉冲了过来。一把将额

抱在怀里。
小郭:(奇怪的表情)哇噻。哎哎哎,不对呀,十年前你多大呀?
秀才:多大?
掌柜的:十二岁啊,(众人无语)十四岁。(众人沉默)也有可能十六岁,额记不太清楚了。
小六:真笨,把你现在的岁数减去十不就清楚了吗?
掌柜的:(急,起身)你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小六:(陪个笑脸)想想想,接着说接着说。
掌柜的:额当时吓的不行,(抓着老白的手)还没有来得及喊非礼呀,嘴就被那个人堵上了。(老白用手堵住掌柜的的嘴)额挣扎了两下,(老白锁住掌柜的的喉)就

这个样子。那个人就用他的拇指食指还有中指,(手比画着)按在了我的咽喉。
秀才:直接说锁喉不就得了吗?
掌柜的:就是锁喉,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嗖嗖两声,那个蒙面大汉一声惨嚎,捂着手就逃走了,后来额才知道,那是凌家兄弟在追捕盗贼,那个贼本来想拿额当人质

,凌家兄弟嗖嗖发射暗器,把额才救了下来。
小郭:哎呦,那你没想过以身相许什么的?
掌柜的:想许呀,人家倒是肯要啊。(老白将抹布摔在桌上)要也不给,平生最讨厌捕快。
小六:(拿刀)你嘛意思?
掌柜的:又没有说你,展堂你不会是吃醋吧?
老白:不会,我没事,跑堂了。
小郭:呜哇呜哇,呜哇呜哇。
掌柜的:就会添乱,啥事都不会干,干活去。
尚导:倒酒。

【掌柜的房间--日】

掌柜的正在化妆,老白推门进入。

老白:湘玉我想过了,这回咱必须得走。
掌柜的:(疑惑)上哪儿去啊?
老白:汉中,你不正想回家过年看看吗?我陪你。(老白坐下,二人神交)凌腾云这一来,我还怎么混呐?
掌柜的:俺们家一到过年就有好多捕快来拜年。(放个包裹入柜)留在这儿只需要对付一个,回到汉中呢就是一堆,俺爹肯定带着你到处显白。(模仿佟老爹语调)这

是额的女婿,哈哈……一身的武功,对咧,把你那个葵花点穴手耍一耍瞧一瞧。怎么办?
老白:耍就耍,在哪儿当猴耍也比在这儿担惊受怕的强。
掌柜的:(坐下)你咋忘了呢?咱有免罪金牌。
老白:(走来走去)免罪,但它免不了惊,一听到他的名字,我现在就出一身冷汗,一见着他我又得是一身冷汗,这大冬天的你忍心把我活活冻死吗?
掌柜的:好好吧,额先征求一下小贝的意见。
老白:你不用问了,小贝正收拾东西呢。你也赶紧收拾,马车我都准备好了,明儿一早咱就起程,啊。
掌柜的:啊。
老白:收拾,我看看小贝去。(老白出屋,掌柜的沉思)

【大堂--日】

鸡叫,榆木桌上全是行李,掌柜的走下楼。老白拉着小贝走到大堂。小贝还有些困意。

老白:走小贝,快点,楼上还有行李吗?
掌柜的:着啥急嘛?额还想洗个脸。
老白:路上再洗吧。
掌柜的:不。
老白:那好吧,我烧水去。(转头跑去厨房)
小贝:早说嘛,这么早叫人家,我先回屋睡个回龙觉。(老白跑回来把住小贝)
老白:别别别,孩子,上了路再睡。乖听话。(小贝用力试图争脱)
小贝:不行。
老白:上路了想睡多久睡多久。(客栈外传来多名女子的尖叫声,老白愣住。凌腾云推开门进客栈,老白掌柜的小贝三人团在一起)
凌腾云:(持刀行礼)小弟初来乍到请多关照。(贴着大门,冲门外)不要再追了,不要逼额翻脸。
小六:(拍门)开门开门开门,谁逼你翻脸了?赶紧开门啊。
凌腾云:你是谁呀?
掌柜的:小六,我们镇上的燕捕头。(掌柜的开门)
小六:(兴奋)我的个妈呀,胡同口站着一大帮女孩,全都十七八岁,手里拿着鲜花和荧光棒。(掌柜的朝凌腾云指,小六回头看看他)这人谁呀?
凌腾云:(行礼)在下凌腾云,拜见燕捕头。
小六:(满面笑容)欢迎欢迎,你怎么现在就来啦?来来来,坐坐坐。
凌腾云:不要再提咧,一路被人追额。
小六:谁追你?
凌腾云:(坐下)额是逃了三天三夜。日夜奔程才来到这儿,三天都没有合眼了。(外面有人高喊“腾云腾云我想你,每天晚上梦到你”凌冲门外)闭嘴。
小六:(走到门口)谁呀,吵吵嘛呢这是?谁呀这是?(外面有人高喊“腾云腾云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腾云腾云我想你,每天晚上梦到你”)
凌腾云:燕捕头,这可是你的地盘,(拉小六到一边)你一定要为额做主啊。就靠你了,谢谢你了。
小六:放心吧,这事儿包我身上了。这是谁呀这是?(出客栈)静一静,静一静,我是本镇的唯一捕头燕小六。
粉丝乙:走开啦,我们只要凌腾云。(外面有人高喊“腾云腾云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腾云腾云我想你,每天晚上梦到你”)
小六:我警告你们,安静,安静,赶紧回家,否则就跟我回衙门。再不散开就休怪本捕头不客气了。
粉丝乙:走开。(小六与众粉丝打起来,一段时间后,小六衣裳破破烂烂的推开门进入客栈)
老白:小六小六。
小六:我的妈呀,这帮小女生还真厉害。
老白:小六,快快快。(老白扶小六坐下)
小六:你放心,大部分已经撤了,还有小部分铁杆粉丝,咱们可以逐个击破。
凌腾云:(起身,行礼)燕捕头,小弟对不起你,以后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小六:(还礼)客气,客气。来来坐坐坐。(老白开门,粉丝甲手持一束鲜花进入客栈,老白关门)
粉丝甲:请问凌腾云在吗?(小六惊惧,喊叫着跑到楼梯附近)
凌腾云:你是谁啊?
粉丝甲:我听说他是个光芒万丈的大帅哥,失明的人只要看他一眼就能复明,所以我来试试。
老白:哎呀妈呀,真可怜。这是粉丝吗?(手在粉丝甲眼睛前比画)
粉丝甲:请问你是凌腾云吗?
老白:我……(凌腾云跑到老白跟前,示意老白不要说话)
凌腾云:就是他,就是他。
粉丝甲:这束花采了一上午了,送给你。
老白:谢谢啊。
粉丝甲:我能摸摸你吗?
老白:你……摸……(回头看看掌柜的)摸,摸。(粉丝甲摸摸老白)
粉丝甲:好象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帅嘛。
掌柜的:姑娘你还年轻,还没有成熟的审美观。
老白:哎,对。
粉丝甲:对不起,我是个盲人,也许这次我不该来,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奇迹。(转身摸门)
凌腾云:等等女子。
掌柜的:等一下。
凌腾云:女子,对不起啊,额刚才骗你咧,其实额才是凌腾云,你摸额吧。(走到粉丝甲面前)
老白:对,他是。
掌柜的:摸吧,摸吧。(粉丝甲摸摸凌)
粉丝甲:耶,你中计了,我终于摸到你了。(开门出客栈)
凌腾云:(关门)这都是啥人?这都是啥人?(走去柜台前,粉丝乙胸前挂个牌子开门而入,小六见状惊叫不止,粉丝乙蹦巅的到凌腾云面前)
粉丝乙:是我,腾云哥哥,是我呀。(凌绕着榆木桌走)你别走呀,你不会这么绝情吧?
老白:拦住。(老白和小六拉住粉丝乙,粉丝乙按住小六的头)
粉丝乙:走开呀,腾云哥哥。
凌腾云:你是谁呀?额认识你吗?
粉丝乙:你走开,(推开小六)我从西安一路跟你到这儿的,我只想问你两个问题。
凌腾云:问吧,问完赶紧回家。
粉丝甲:我回去以后我就要嫁人了。
凌腾云:恭喜。
粉丝甲:不过我在嫁人之前,我就想问你,你能娶我不?
凌腾云:不能,你可以回去了吗?
粉丝甲:等一下,能借个笔跟纸吗?
掌柜的:账台有,自己拿?(粉丝乙走去柜台)写啥呢?写啥呀?
粉丝乙:腾云哥哥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我都要记下来。你谁呀,我认识你吗?(边说边写)说吧,说完赶紧回家。恭喜,不能,你可以回去了吗?腾云哥哥

,这是二十七个字,你能再多送我一个字凑个吉利数行不?
凌腾云:滚……
粉丝乙:谢谢啊,腾云哥哥你放心,这二十八个字,我一定会牢记一辈子的,(冲小六)滚开。(冲凌)一辈子啊,腾云哥哥,谢谢。(走出门去,掌柜的关门)啊,

腾云哥哥给我签字了。
凌腾云:额对不起大家。
小六:太可怕了。(门外有人敲门)
小郭:开门开门,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凌开门,小郭一见有些吃惊)哎呦。
凌腾云:姑娘额求求你,你能不能自重一点。
掌柜的:凌捕头。
凌腾云:(冲掌柜的)你不用解释了。(冲小郭)额长的帅不是额的问题,但是你以貌取人就是你的问题了,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小郭:说什么呐你?这人谁呀?
凌腾云:好啦好啦,你不用装了,装啥呢在那儿装。
掌柜的:凌捕头。
凌腾云:额跟你说,你长的挺好看的,你就不能回去好好嫁个人嘛?咱俩没有戏。
掌柜的:凌捕头。
凌腾云:好了掌柜的,你不用再解释了。额也知道你同情他们,你心疼他们。但是额跟你说实话,你这样反而害了她们,知道吧?额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你,从哪儿

来回哪儿去。如果再敢纠缠不休的话,休怪额叫燕捕头带你回衙门。(老白在给小六擦伤口)
小六:爱谁带谁带,她我可不敢招。
掌柜的:这是小郭,俺们店里的。而且已经名花有主了你放心吧。
凌腾云:啊,噢。(冲小郭行礼)对不起冒犯了,在下凌腾云。
小郭:切。(走向后院)
掌柜的:凌捕头,你先在俺们店里住两天吧。免费,等你办完交接之后,你自己再找地方住,行吧?
凌腾云:太好了,多谢了啊。
掌柜的:没有关系。
凌腾云:哎,你不是单身吧?
掌柜的:不要误会嘛,额看你是乡党才想留你的。没有别的意思,这位是老白,我的男朋友。
老白:(行礼)白展堂。
凌腾云:额在哪儿见过你吧?
老白:(转身给小六擦伤口)不可能。(擦的小六喊疼)
凌腾云:你长得特别像额远房一个表舅。
老白:呵,真会说笑话,来,客官楼上请。(二人上楼)

【客房--日】

老白推开客房门,二人进客房。

老白:就是这间,来请进。
凌腾云:这儿装修的蛮有特点的啊。(老白关客房门)看着挺糙的外面,里头还是挺精细的。
老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需要您就说。对了,用不用烧点水洗个澡?
凌腾云:(坐下)不用了,额如果想洗的话自己打,谢谢啊。
老白:千万别太客气了,既然来了嘛,就是自己人了。(倒茶)以后啊,我们还仰仗着您多关照呢。
凌腾云:互相关照,白大哥你是哪儿人?
老白:江湖人,呵呵。我呀,生在关外,长大以后就四处的漂泊啊,所以说也谈不上是哪儿人了。
凌腾云:额是从小生在西安,长在西安。额这次是第一次出远门。(用刀在桌是一挥,茶杯掉落桌下,老白接住茶杯,凌见状)白大哥反应够快的。
老白:呵,跑堂的嘛,练的就是这个。
凌腾云:白大哥,额能不能看看你的手。(拉老白坐床上)来来来,坐。不要误会,额对手相很有研究。
老白:是不是?我这个手相他们帮我看过,说我事业线一般,生命线挺长,爱情线有点模糊。
凌腾云:额就是随便看看,你这么紧张干啥呢?
老白:我紧张了吗?(二人大笑)
凌腾云:白大哥,恕额直言啊,你这一辈子,要娶十八个老婆。
老白:哈哈,胡说呢,十八个,还有呢?
凌腾云:十八个还嫌不够,太贪了吧?
老白: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除了桃花运以外你还看到什么了?
凌腾云:其他的倒没有啥,不过呢,恐怕有牢狱之灾。开玩笑呢,你放心,四十岁以后大富大贵。
老白:哎呀,那我就借你的吉言了。你放心,我富贵了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凌腾云:真的?一言为定。
老白:(二人握手)一言为定。这样,您先歇着,我忙去了。
凌腾云:好,谢谢啊,白大哥,咱可说好了。发财归发财,但是最好不要不义之财。(老白挤出一个笑脸)呵呵,走好。(老白开客房门,出门,关客房门)

【后院--日】

掌柜的,无双,小贝三人收拾玉米,小郭从大堂进后院。

无双:小郭,见到凌捕头了,感觉怎么样?
小郭:两个字,无聊。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坐井上)
掌柜的:你不要胡说了,那是误会。额觉得凌捕头还是不错的。
无双:那跟小六比起来呢?
掌柜的:没有可比性。他俩根本就不是一个路子上的人。小六是只草鸡,人家就是孔雀。
小贝:哈哈,你别逗了嫂子,你说小六是只草鸡,这个我同意,这不假,那人最多也就是个芦花鸡。
小郭:小贝,就冲你这句话,这个月糖葫芦我包了。
小贝:(与小郭击掌)耶。
掌柜的:(对无双)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先接触一下再说嘛。
小郭:千万不要接触啊,无双你信我一句话,这个人就是一绣花枕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掌柜的:行了行了。(老白从大堂进后院)
老白:要真是那样的话就好了。湘玉赶紧收拾东西,快。
掌柜的:收拾啥呀?你咋还想走呢?
老白: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小贝收拾东西,快快。
小贝:干啥?
掌柜的:人家又没有认出来你,看把你吓的那个样子。
老白:我跟你说啊,这小子绝不是个善茬,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跟刀一样,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掌柜的:那是你的心理作用,(看老白渴望的眼神)行了行了,回屋再说,你这个人呐。(对无双三人)干活啊。
老白:快快,收拾东西,快。

【掌柜的房间--日】

掌柜的:(手拿牌子)这是免罪金牌,凌捕头要来纠缠就拿给他看。额不相信他还敢跟朝廷作对?(坐下)
老白:(起身)这小子肯定知道什么,湘玉你别忘了我们俩交过手。一想到这事,我就一身一身的汗。
掌柜的: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人家连你的长相都忘了。
老白:他绝对没忘,要不然他不能说这种话。什么远房表舅,你信吗?
掌柜的:我信,他要是想抓你刚才为啥不动手?
老白:他在观察,在判断,他看确定没有危险以后再动手。就像豹子捕食一样。别喝了,赶紧走,快点。
掌柜的:展堂,不是额不想走,要走随时可以走嘛,额也很想回家看一看。(坐床上)
老白:(急)那你赶紧走啊。
掌柜的:哎呀,你听额把话说完嘛。额之所以留下是因为咱俩没有做错事情。就没有必要躲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有啥事情咱俩一起面对,绝对不能再躲了,额

绝不。
老白:好吧,那我跟你说件事,但你保证听完以后不发脾气啊。
掌柜的:额保证,你说吧。
老白:你过来。(掌柜的起身,走到桌前坐下,老白也坐下)十年前你被一个黑衣大汉劫持过,对吧?
掌柜的:对呀。
老白:知道那人是谁吗?
掌柜的:谁呀?
老白:是我。

【跳绳记】

大嘴跳绳,小六见状也想来玩,大嘴不肯,小六拔刀逼得大嘴只能和小六一起跳,最后二人跳着跳着被绳子绑到一起,只好跳着走。

【掌柜的房间--日】

老白:十年前你又小又瘦,跟个瘟鸡一样。当时我就一米八,我绝对没有骗你。
掌柜的:(咬牙)白展堂.
老白:你说过不生气的啊。再说了,当时街上那么多人,我随手抓了一个又干又黑的。我哪知道那就是你呀。
掌柜的:那说明咱俩有缘分啊,见面的时候忽然就提前好几年。哦耶,(兴奋状)坐到床上。(努下嘴)
老白:(起身)你是气糊涂了,还是你还有后招啊?
掌柜的:额有啥好气的?那个时候咱俩又没有啥关系,你又没有杀额,对额已经够客气的了。
老白:(坐床上)我说的就是这个事,当时的情况你还记得多少?
掌柜的:额都记得啊,当时你把额擒住,然后用手堵着我的嘴,接着就嗖嗖两声,然后就捂着手逃走了。
老白:关键就在这嗖嗖两声上,第一声发出的是一个核桃,打的是你的左眼。
掌柜的:(闭左眼)我的左眼?
老白:对,打中你左眼之后,由于剧痛, 你会产生强烈的挣扎。这个时候,他再发出第二个核桃,这帮捕快,遇到劫持人质的时候都会这么做。
掌柜的:那个时候,我的左眼并没有受伤喔。
老白:受伤你就是独眼龙。
掌柜的:咋回事情嘛?
老白:那是因为第一个核桃发出来的时候,我用手接住了,就在这个时候,第二个核桃打中了我的手,看到这块疤没有?凌腾云说是看手相,其实他是在找这块疤。
掌柜的:会不会太敏感了?
老白:湘玉,那可是个捕快世家呀。就冲他对待人质这种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绝不是个善人。
掌柜的:那你是从贼堆里长大的,你又算哪种人呀?
老白: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具体该怎么办你自己看吧。

【大堂--日】

凌下楼,看到小郭端着两坛子酒,上前搭讪。

凌腾云:郭姑娘有礼了,郭姑娘额帮你吧。
小郭:用不着,我自己有手。(凌伸手想帮忙)干啥呀?我都说了用不着了。(小郭放下两坛子酒,回头看见凌哭泣)你哭什么呀?不哭不哭啊,坐坐坐。(拉凌坐下

,对食客)吃好喝好啊。(对凌)你哭什么?大白天的你注意一点影响好不好?你可是个捕头哎。(倒水)
凌腾云:郭姑娘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有两个人这么吼额。一个是俺妈还有一个就是你,你能明白额现在的心情吗?
小郭:好象不太明白。
凌腾云:所有的女人,都把额当成一个大帅哥。
小郭:我可没觉得你帅。
凌腾云:问题就在这里,你把额当成一个人。
小郭:(迷惑)人?
凌腾云:对,一个普普通通有血有肉的人,郭姑娘对于此,额只能说一声谢谢。希望你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千万不要给额好脸,也不要爱上额,不然的话额会很失望

的。
小郭:行行行,我尽量尽量啊。(小郭起身干活)
凌腾云:(扇扇子)郭姑娘,顺便问一下,你们附近有没有胭脂店啊?
小郭:从胡同口出去右拐。
凌腾云:胡同口右拐,你不要走嘛,姑娘。是这样,额呢想到胭脂店买一瓶爽肤水,你需要带什么不?
小郭:不用不用,我不讲究这个的。
凌腾云:你不讲究,郭姑娘额求你一件事好不好?你就让额帮你一回吧,好不好?
小郭:不用。(给食客倒水,走到柜台附近,凌一直跟在其后)
凌腾云:额曾经得罪过你,你就让额帮你一回成不成,额跟你说。如果不让额帮你的话,额这一天心情都会很糟糕。如果心情很糟糕的话,额的皮肤会很不好的,到时

候长上皱纹啊,抬头纹啊。
小郭:(不耐烦)行行行,你闭嘴吧你。(轻声)来来来,你要真想帮我啊,你能不能把那两坛酒,给我送到厨房去,谢谢你啊。
凌腾云:酒?
小郭:对对对,就那两坛。
凌腾云:没有问题,(走到酒缸旁,指着两坛酒)是这个吧?
小郭:是是是。
凌腾云:(抱起酒坛)好,那额去了。(走去厨房,唱着小调,楼上老白和掌柜的一直看着,凌放完酒后回大堂,小郭走去柜台)郭姑娘额把酒给你放好了,还有啥吩

咐没有?(小郭飞奔到后院)你不要走啊。恐怕是额长的太帅了吧。(小六一身便服无双拿着包袱进客栈)燕捕头。
小六:(行礼)凌捕头。
凌腾云: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小六:无双拿来,(接过包袱)这个官服我已经脱下来了。还有这把刀,以后就归你了。
凌腾云:恭喜晋升,恭喜晋升。
小六:无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凌捕头。以后就是你的头儿,听他的。
无双:(行礼)见过凌捕头。(小六坐下)
凌腾云:不要客气,以后叫额腾云吧。不要叫额凌捕头,见外,多大了?
无双:属虎。
凌腾云:(坐下)我问的是岁数又不是属相。
无双:你自己不会算啊?
小六:无双,怎么说话呢这是?
凌腾云:太好了,无双,额喜欢你这种态度,一定要保持下去,千万不要给额好脸,ok?(起身)额太喜欢这里了,这里比西安强多了,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让额轻

飘飘的。(唱着小调出客栈,老白和掌柜的下楼)
掌柜的:如果是装的那他的演技也太好了吧?
老白:没准人家就是个演技派呢?再看看。(过了一段时间凌从外头回客栈)
凌腾云:(正遇小郭)哎,小郭。(小郭扭头就跑)燕捕头,你怎么还没走啊?你不是等额吧?
小六:不等你等谁呀?哎,要不要先试刀?
凌腾云:等会儿,等会儿。(拨开小六)无双,这是额买的爽肤水的新牌子,你要不要试一下?
无双:对不起,我从来都不用护肤品,失陪了。
凌腾云:没事的。
小六:这小丫头骗子还反了教你看看。
凌腾云:没事,额就喜欢女孩子对额没有好脸。你刚才,你刚才说啥来着?(小六递过官刀)练刀,练刀。
小六:练刀,练刀。
凌腾云:额使的是关西无极刀。
小六:(拍桌)听说过,是不是北苑岭的俞白眉道长传下来的吧。
凌腾云:不错,这套刀法,讲究的是圆通自如,攻守兼备,看刀,呜呀打打打。(耍起刀,食客们跑出客栈外,却砍到自己的右小腿,众人吃惊,凌扔下官刀,小六来

扶凌,凌气喘吁吁)燕捕头,燕捕头,你看这能算是公伤不?(哭起来)
小六:(看看凌,看看众人,朝凌)呸。

【大嘴秀才房间--日】

凌躺在炕上,众人陪着,无双帮凌包扎伤口。

凌腾云: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
掌柜的:没有关系。
凌腾云:(一声惨叫)姑娘你能不能轻一点儿?额这是人腿,不是桌子腿。
无双:那你自己包吧。
凌腾云:你不要走嘛,额说啥了嘛。你不是会点穴吗?帮额麻醉一下,来来来。
无双:点穴只能止血。
凌腾云:止血也可以嘛,快点。谢谢啊。
无双:葵花点穴手,(凌似乎是更疼了)葵花点穴手,(又是一声惨叫)葵花点穴手。
凌腾云:不要点咧,不要点咧。
老白:好了,好了,你闪开。(拉开无双)葵花点穴手。
凌腾云:你要干啥?你要干啥?啊。不疼咧,(行礼)谢过白大哥。诶?你咋会点穴呢?
老白:我学过几天中医,治病还可以,跟人交手就不行了。
凌腾云:说到交手,额跟你说。是这样的,一样要像额这样有气势大喊一声,一般人当时就怂了。
大嘴:您说的一般人,是月课里的孩子吧?
凌腾云:(笑)这位大哥你太幽默了,额就喜欢这有幽默的人。(走上前几步,众人退后坐床上,掌柜的来扶凌坐下)你们咋不扶额呢?额看出来了,还是乡党对额好

。佟掌柜,谢谢你啊。
掌柜的:不用谢,自己人嘛,互相关照是应该的呀。
凌腾云:佟掌柜,额在家的时候听说关中地区总是土匪。但是来了以后一个都没有看见。
大嘴:那说明我们这儿治安好。
凌腾云:额听说,这个平谷一点红,还有姬无命还有公孙乌龙,都是在你们这儿落网滴,这是不简单呀。这些大人物,不要说在西安了,就是在京城也不定能见着啊。

不过有一天,额总会见到这些大盗的,额一定让他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迅雷刀法。(一个转身,脑袋直接撞到柱子上,众人吃惊)疼滴很,不好意思。(掌柜的以胳

膊捂头)
掌柜的:门在那边。
凌腾云:走了走了,不要送。(又撞到门上,开门,出门,关门)
掌柜的:他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担心什么呀?
老白:(起身)不知道,有可能是我的心魔吧。
【后院--日】

小贝拿稻草人练暗器,次次不中,有些着急,遂将一把石子全部扔出,恰巧凌从大堂来,接过一块。

凌腾云:小姑娘,这飞镖可不是这样练的。
小贝:(二人站在磨盘附近)那请您教教我,怎么才能把自己的腿砍成那样啊?
凌腾云:你很幽默嘛,小姑娘额陪你玩一会儿怎么样?
小贝:得,你还是找别人玩去吧,我还得练功呢。
凌腾云:小姑娘,额听说华山派的岳松涛,是你的手下败将?
小贝:(清清嗓子)那都是往事了,往事就不要提了嘛,那个面瓜,根本不在我的视线之内。(坐在井上,凌坐磨盘边上)
凌腾云:没有想到,你年纪虽小口气倒不小。额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比你谦虚多了。
小贝:那你小时候当过掌门吗?
凌腾云:没有。
小贝:(不屑)那你当过五岳盟主吗?
凌腾云:更没有,但是额围捕过盗圣,而且差一点额就得手了。
小贝:凌捕头,高手对决,哪怕就差那么一丁丁点,那可是生和死的区别喔,只有懦夫才会找这样的借口。
凌腾云:是滴。(甩出石子,打中不远处一个葫芦)
小贝:(兴奋)你……那个腕力好强哎。
凌腾云:不是腕力是指力,额跟你说,光靠腕力的话很容易打偏的。额小时候练这个功的时候经常挨打。
小贝:那你家人对你很凶吗?
凌腾云:小时候很凶,长大以后,就没人管额咧。
小贝:长大真好,我也想快点长大。
凌腾云:(起身)小姑娘,正所谓,(唱起来)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再回首天荒地老。(告白)有多少人,穷尽一生,想打中靶子,额曾经脱过一次靶,但是额

不想再脱第二次了。(抬手一镖正中稻草人脑袋)
小贝:哇噻。

【大堂--夜】

众人准备酒菜,小六扶凌到桌前。

掌柜的:小贝,小贝吃饭了。大嘴,不要坐着把酒热一下下。
凌腾云:不热,额喜欢喝凉酒。
大嘴:大冷天喝啥凉酒,把这坛先热了啊。(转身去厨房)
小郭:吃饭吃饭。
凌腾云:额亲自为大家倒酒。白大哥,咱俩把这瓶干了咋样?一滴也不许剩。
老白:行,远来的是客都听你的。(给老白倒酒)
凌腾云:来来来,干干干。(给小六倒酒)燕捕头,燕捕头。
小六:谢谢,谢谢。
凌腾云:哎呀,凌云到了这地方,给大家添了太多的麻烦。抱歉的话,额实在是没有脸说了。如果,如果大家肯原谅额,(给掌柜的倒酒)不嫌弃额的话,咱就把这酒

干了,咋样?
无双:谢谢凌捕头。
小郭:好好。
掌柜的:都把酒杯端起来。这顿酒呢,一是为小六饯行。二是为腾云接风,来,干。(众人碰杯)
小郭:吃菜,吃菜。
老白:来来来,吃。
凌腾云:白大哥,来,额单独敬你一杯。如果不是你点穴的话,额这腿恐怕早完咧。
老白:太夸张了。(凌给老白倒酒)
凌腾云:来,干。
老白:来,走着。(一饮而尽,大嘴从厨房来)
大嘴:掌柜的,咱这还有酒吗?我把酒给烫坏了。
掌柜的:胡说啥呢?酒咋会烫坏呢。
大嘴:那酒我拿开水一烫,它味儿就变了,骚的不行啊。
老白:(众人疑惑)把酒拿来我闻闻。
大嘴:闻啥啊,现在在厨房臭的跟茅房似的。
老白:还不快去。(朝桌上摔杯)
大嘴:行行行,那你等着。
凌腾云:喝呀,来,白大哥,倒上。
大嘴:谁爱闻谁闻。(众人捂鼻)
老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西安凌家秘制的杀青散。
凌腾云:(众人惊慌)盗圣果然是名不虚传呀。
小六:盗……盗圣,谁是盗圣?

【厨房--夜】

小贝进厨房。

【大堂--夜】

凌腾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位白爷就是传说中的盗圣——白玉汤。

【厨房--夜】

贴在靠近大堂的窗户偷听。

【大堂--夜】

众人相继倒下。

大嘴:掌柜的,六儿,老白怎么回事啊?
凌腾云:(一掌将大嘴打晕)本来没有想这么快就动手。但是没有办法,杀青散就是这样,一加热就有味道。
老白:你说吧,你到底想要啥?
凌腾云:当然想要你了,得知你是盗圣,额高兴的连手心都是痒的。本来想把你拿下,但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只好下药了,没有想到这个郭姑娘,警惕性这么滴差



老白:别碰她,他们都不是江湖中人。有什么事冲我来。
凌腾云:好,白大哥武功确实高强。他们喝了一杯就成这样子了,你竟然喝了两杯还能撑这么久。
老白:你不也撑到现在吗?据我所知,杀青散没有解药。
凌腾云:不错,所以额才把额的腿砍伤,咋?还不明白?额告诉你,这不是什么爽肤水,这是一瓶强效的辣椒油。(说罢,将辣椒油到在伤口上,一声惨叫)剧痛可以

使额清醒,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老白:你小子还够狠的。
凌腾云:当时叫你点额,是试试你的武功。没有想到你武功这么高,说句老实话,真过起招来,三五招额肯定打不过你。你咋还没倒呢?
老白:因为我压根就没喝。(凌软坐在板凳上)你脑子是不错,但是眼力差了点。
凌腾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额这次又是功亏一篑。
老白:我问你,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凌腾云: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额就觉得面熟,所以额进屋之后故意打翻了杯子。没有想到你武功确实高,但是额还是不确定,因为武功高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老白:直到你发现我手上这个疤。
凌腾云:不错。

【厨房--夜】

小贝在地上捡起个石头,胸有成竹的样子。

【大堂--夜】

凌腾云:十年了,额每天都在想你,不,应该说是每分钟都在想你。你害得额好苦啊。
老白:明明是你追我,怎么成了我害你了?啊?(走到凌身后)
凌腾云:额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只要能抓到贼,就不惜一切代价,那天,第一颗额先打她的左眼,你竟然接住了,一个贼,竟然能保护人质。而额一个捕快,竟然为了抓

贼伤害人质,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吗?
老白:(走到凌旁)我这也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
凌腾云:自从那次以后,额每次动手,都要好好想一想,这样对不对,合不合适,如果是盗圣,他会怎么做?于是额变的越来越犹豫,变得婆婆妈妈,拖拖拉拉,最终

成为一个绣花大枕头。
老白:我觉得你能怎么想挺好的。
凌腾云:你闭嘴,你已经把额前半生毁了。额要找回额自己。
掌柜的:但是你干掉他就能变回你自己吗?(众人原来都没有喝酒,一个个起来)
凌腾云:咋回事,你咋醒了?
小郭:(向凌挥手)睡了一大觉,早看出你小子心里有鬼了。姑奶奶的警惕性,没你想得那么差。(与老白击掌)耶。
凌腾云:这是咋回事?
掌柜的:凌捕头,你受够了以貌取人的苦,应该知道被人误会是什么感觉,展堂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呀。
凌腾云:(冷笑)好,他不是坏人,额是。(一把将掌柜的抓到身边,锁喉)
小贝:你放开我嫂子。(老白抓住小贝,说了几句悄悄话)
凌腾云:白展堂,额数三声,你自行把你点穴的指头断了,一二……
小贝:隔空打穴。(凌下意识的接住石子)
老白:葵花点穴手。(凌被点住)刚才的那颗石子,打的还她是左眼,同样的情况,你跟我做了同样的选择,这证明咱们俩之间根本没有差别。你命中注定是个好人,

认命吧。(众人点头)葵花解穴手。
掌柜的:凌捕头,武功再高,计谋再妙,也未必能当一个好的捕快,人在江湖,啥都能少一颗仁心不能少,你明白吗?
老白:(凌坐下,老白掏出金牌)这是我的免罪金牌,刑部颁发的。
凌腾云:(疑惑,接过金牌看了看)你咋不早说呢?
老白:如果这层窗户纸不让你自己捅破了,你这辈子能消停吗?
无双:做朋友,我们热烈欢迎。
小郭:做敌人,排山倒海伺候之,自己选吧。(比画)
凌腾云:(起身,行礼)凌腾云对不起大家。(老白还礼,大嘴醒了)
大嘴:咋的啦?我这落枕了?脖子咋这么疼呢?(众人帮他揉揉)

【屏幕】

告别的时候到了。

【客栈外--日】

众人为小六送行。

掌柜的:小六小六,这个棉袍送给你啊,额亲手缝的。(无双有些不高兴)
小六:甭管谁缝的,小六会记她一辈子的。来,凌捕头来来来。
凌腾云:燕捕头,还有啥吩咐?
小六:无双就交给你了,对她好一点啊。
老白:哪种好啊?(众人笑)
小六:反正巡街要带刀,进门三分笑。
无双:行了行了,赶紧赶马车,否则来不及了啦。(小米走来)
小米:你小子终于滚蛋啦。(小六找刀)这两天没干别的,光顾着给你凑盘缠了。六儿,回头到了京城可别动不动就拔刀,人家城里人,脾气大。
小六:谢谢,谢谢。那小六告辞了,各位保重啊。(众人挥手)
掌柜的:小六再见。
众人:再见。(小六走了)
凌腾云:为啥……为啥这里风气,跟额那儿不一样呢?
掌柜的:哎呀,你再住一阵子就习惯了,这个江湖并没有那么险恶。
凌腾云:哦,对了,你们几个是咋聚到一块的?
掌柜的:(众人傻笑)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从哪儿开始讲起呢?(众人向观众挥手)
小郭:再见。
大嘴:再见。
无双:(欲哭)再见。
秀才:再见。
小贝:再见。
老白:再见。(众人傻笑,同望同福客栈)

 

前八十回完。


经过大姨们许久的努力 财神版第81回剧本终于与大家见面了

此剧本已经过财神同意 以便买不到书的腐竹们观看

武林外传私服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