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武林网站logo 大嘴武林网站首页 大嘴武林账号注册 大嘴武林版本介绍 大嘴武林新手玩法 大嘴武林游戏指南 大嘴武林剧本介绍 大嘴武林爆率查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QQ】:2875407026 【联系我免费领取-新人给力狂喜大奖】【玩家在游戏中遇到什么问题,请咨询客服】
大嘴武林外传登陆器以及客户端下载地址【请点这里】

武林外传电视剧:第九回 佟湘玉煞费良苦心 莫小贝梦游影视城
【返回到武林外传电视剧目录页面,继续选集】

武林外传电视剧之第九回 佟湘玉煞费良苦心 莫小贝梦游影视城 【文字剧本】

第九回 佟湘玉煞费良苦心 莫小贝梦游影视城

本回友情出演:王庆饰王公子,刘向东饰曹先生,全权饰葛掌柜,刘旭饰郑公子,
俞白眉饰窦先生,张青饰小米
白展堂:把这个记上
佟湘玉:王公子你慢用啊,展堂,赶紧把曹先生的酒烫一下,小郭,叫大嘴把皮蛋瘦肉粥端上来,郑公子等了半天啦,不好意思再等一会啊,秀才,过来过来,赶紧把葛掌柜的帐结了
白展堂:酒烫好了,来王公子慢用啊
王公子:等会儿,我没要酒啊
白展堂:你看烫都烫好了,你说不要就不要啊
吕轻候:曹先生,一共是七百五十文钱
曹先生:开玩笑嘛,一盘花生米一壶酒,你要我七百文钱
吕轻候:是七百五十文
曹先生:你们这纯属是黑店
郭芙蓉:皮蛋瘦肉粥,葛掌柜你慢用啊
葛掌柜:哎,我没要粥啊
郑公子:那粥是我叫的
郭芙蓉:不可能,你都吃那么多了,哪儿还喝得下粥啊
郑公子:哎,这我吃多少要你管啊
吵起来啦~~~~~~
佟湘玉:好啦,粥是郑公子的,酒是曹先生的,账是葛掌柜结
曹先生:你说什么呢,什么呢,我到衙门告你们去
邢育森:吵什么?
葛掌柜:我们账没算呢
白展堂:快吃饭,拔刀了
邢育森:吵啊,接着吵啊,不像话
佟湘玉:老邢(感谢)
邢育森:本捕头正式宣布,本镇邱员外家的二少爷邱小冬,刚刚下赢了围棋国手,鼓掌!(众人鼓掌欢呼)虽然是五子棋
大家:(不屑)去!
邢育森:为了庆祝这一棋坛盛事,邱员外决定请大家到他家里吃鱼翅火锅
白展堂:啥时候?
邢育森:现在现在
葛掌柜:大家快走呀
佟湘玉:喂,你们还没结帐呢,喂喂喂,一分钱都没有结到
邢育森:你也别老喂喂喂了,你也去吧好不好
佟湘玉:额不去,鱼翅火锅,吃多了痛风
邢育森:痛风?
佟湘玉:(普通话)一般来说,食物中含有较高的嘌呤会导致痛风,调查证明,涮一次火锅比一顿正餐摄入的嘌呤多10倍,甚至数十倍,痛风发作起来,关节红肿,并伴以剧烈的疼痛,使患者难以忍受
邢育森:痛就痛呗,痛并快乐着嘛,痛吧,痛死我算了,我去痛去吃
佟湘玉:老邢!
邢育森:吃自己的,让别人说去吧
佟湘玉:还不干活愣着干啥?五子棋,又不是围棋,有什么了不起嘛,有本事下盘围棋赢人家呀,真是的!(莫小贝偷溜进来)站住,手里拿的什么呀?
莫小贝:没,没什么呀
佟湘玉:交出来
佟湘玉:这捏的泥人
莫小贝:这是我自己捏的,这个是张飞,那个是岳飞,那个是王菲
佟湘玉:哪个王菲呀?
食客甲:会唱歌的
佟湘玉:过来,自己照一照,美吗?
莫小贝:嫂子你坐下,坐下坐下,你是不是累了,我帮你捏捏肩,嫂子我错啦
佟湘玉:知道该做啥了?还不快去!
晚饭
郭芙蓉:掌柜的,你要不让小贝先垫补两口,要不胃饿坏了怎么办?
佟湘玉:可以啊,你帮她抄书,额就让她吃饭,三百遍论语,抄去吧
李大嘴:你去把,这给我吃了(抢小郭的馒头)
郭芙蓉:孩子不罚不行,否则不长记性,吃饭吃饭
邢育森:哟,吃着呐,这种菜也能吃啊?
李大嘴:这菜咋的啦?不爱吃你别吃,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吃
邢育森:大嘴,我对你的厨艺没意见,主要是这原料,你们知道鱼翅是什么味道吗?
吕轻侯:好像跟粉丝差不多吧?
邢育森:那你们接着吃粉丝吧,我接着痛并快乐着
佟湘玉:不吃了
莫小贝:嫂子你吃
佟湘玉:就是不吃,说啥也不吃
莫小贝:我不是说你吃,是我想吃,我全都抄完啦
佟湘玉:再抄三百遍
郭芙蓉:我帮她抄
佟湘玉:小郭!
郭芙蓉:不就是鱼翅吗,至于眼红成这个样子吗?
佟湘玉:额眼红?额确实眼红,但额眼红是人家邱小冬,那么小的年纪就有那么大的成就,你看看咱小贝
白展堂:小贝怎么啦?小贝是不想学,小贝要想学的话,别说五子棋,就连围棋……你们谁会下呀?
吕轻侯:我会,就是下的不好,入个门没问题
佟湘玉起身拿围棋


白展堂:你啥时候买的?
佟湘玉:起跑慢了没有关系,后来居上,去吧
莫小贝:去哪儿啊?
佟湘玉:跟秀才学围棋呀
莫小贝:我连晚饭都没吃呐
佟湘玉:好好好,边学边吃,笨鸟先飞,好好飞去吧,去吧去吧,小贝,一定要给嫂子争气呀
第二天
郭芙蓉:葛掌柜,花生来了,
佟湘玉:来了来了,小郭,给郑公子沏壶茉莉花,老邢,嗓子咋了?
邢育森:吃鱼翅上火,本捕头正式宣布,西街郝掌柜的三公子郝小虎,在平谷县举办的少年琴赛上,得了第二名,鼓掌(众人鼓掌)虽然只有三个人比赛,而且第三名还是个聋子
大家:去!
邢育森:为了庆祝这个乐坛盛事,郝掌柜请诸位到飞龙谷吃野味
王公子:什么时候?
邢育森:现在
王公子:那赶紧走啊,走走
佟湘玉:还没给钱呢,不要走,喂喂喂
白展堂:你在这儿免费吃
佟湘玉:又是一文钱都没有挣到
邢育森:别难受了,你也去吃野味吧
佟湘玉:额不去,野味吃多了容易得病
邢育森:得病?
佟湘玉:(普通话)经科学研究证明,野生动物得营养元素与家畜家禽病没有什么区别,而且野生动物大都没有经过卫生的检疫,食客在大饱口福的同时,很有可能被感染上疾病
邢育森:病就病呗,咱有牛黄解毒片,清热解毒消淤化痰,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佟湘玉:老邢老邢……不就是玩音乐吗,谁不会呀
白展堂:你也会呀
佟湘玉:额不会,但是你会呀
食客甲:他会吹箫
晚上,小贝屋
吕轻侯:这个子啊如果把它摆在这儿呢,它就是算死了
莫小贝:死了
吕轻侯:但是如果把它摆在这儿呢,它就又活过来了
莫小贝:活了
吕轻侯:那我问你啊,如果把它摆在这儿呢?
莫小贝:半死不活
秀才扇小贝耳光
莫小贝:啊?
秀才扇自己而耳光
吕轻侯:那你到底想不想学啊
莫小贝:你说呐?
吕轻侯:你要不想学,你装个样子吗,否则我怎么交得了差啊
莫小贝:你倒是交差了,我怎么办啊,这都两天了,我一顿热饭都没吃过,一个踏实觉都没睡着,她还让不让人家活了吗,她那么爱学,她自己咋不学呀?
佟湘玉:额学过,学了半年多,实在是入不了门儿
莫小贝:那我也入不了门
佟湘玉:胡说,嫂子脑子笨,你脑子也笨啊
莫小贝:我脑子就是笨,一篇课文就得背上好几天,三字经背了忘忘了背,到现在还没背全呐
佟湘玉:那说明你不用心,你身上的巨大潜力还没有被开发出来(拿出箫)
莫小贝:干吗?别打我
佟湘玉:不要怕不要怕,这是一根箫,利用你的精力,挖掘你的潜力,然后开发你的智力
莫小贝:累死额算咧
佟湘玉:想死也得学完再说,展堂
白展堂:到
佟湘玉:小贝就交给你了
白展堂:好
吕轻侯:那就没我啥事了
佟湘玉:谁说的,他一边教你也一边教
吕轻侯:那怎么教啊
佟湘玉:你管你教吗,教棋的同时让展堂先吹两曲,让小贝先熟悉一下旋律,等他吹完了,小贝跟着吹,然后你呢,就在旁边摆棋,让小贝熟悉一下棋局
白展堂:你先等一会儿,那还怎么吹呀?
佟湘玉:咋不能吹,一边吹箫,一边下棋,这才叫真正的双管齐下呐
莫小贝:下不了
佟湘玉:那这就不是一根箫了
莫小贝:也得下,放马过来吧
白展堂:一边吹箫
吕轻候:一边下棋
第二天
佟湘玉:小郭,给郑公子沏壶茉莉花,秀才,给曹先生沏壶茉莉花,展堂,给葛掌柜沏壶茉莉花
白展堂:怎么都是茉莉花呀
葛掌柜:没办法呀,这两天不是鱼翅就是猴脑,把我都给吃腻了
佟湘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那就点个清淡的
邢育森:清淡的来了
佟湘玉:老邢!你不会又是……
邢育森:哎哎哎,哪能整天的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呢
佟湘玉:可不是吗,他们不怕破财额还怕招灾呢?
邢育森:你招什么灾了?
佟湘玉:这几天让他们折腾的,额这店里的流水活活的少了一大半
邢育森:为此我深表同情,原谅我
佟湘玉:原谅你啥呀?额的神呀,又来了


邢育森:本捕头正式宣布,东街宋寡妇的千金在翰林院举办的书法大赛上得了第一名,鼓掌!(众人鼓掌)虽然是倒数的,
大家:去
邢育森:贵在参与嘛,能入围就不错啦,为了庆祝这个文坛盛事,宋寡妇决定请在座的各位到她家里吃豆腐,吃小葱拌豆腐咋啦?
曹先生: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走?跟我吃清淡的去
佟湘玉:去吧去吧,让他们都去吧,宋寡妇瓜得很,小葱拌豆腐还好意思请
邢育森:这豆腐可是地地道道的营养品哟
佟湘玉:那可未必,(普通话)过量食用豆腐,会危害健康,豆腐中含有极为丰富的蛋白质,一次食用过量不仅阻碍了人体对铁的吸收,而且容易引起蛋白质消化不良,出现腹胀腹泻等不适症状,还有可能促使肾功能衰竭,促使动脉硬化的形成,以及碘的缺乏以及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邢育森:你别等等等了,照你这么说,啥都不能吃了是吧
佟湘玉:能吃,除非额请
邢育森:你请,你有说法吗?你们家小贝又那个出息吗?在人生的起跑线上有她的身影吗?
食客甲:没有
邢育森:说得很对
佟湘玉:不就是书法嘛,谁不会呀,秀才!
吕轻侯:我正教她棋呢
佟湘玉:小郭
郭芙蓉:我那狗爬字儿
佟湘玉:总比额强,额相信你,上吧
白展堂:你同时让她学三样儿?
佟湘玉:这才叫真正的三位一体,去吧去吧,你们现在就去吧
小贝屋
吕轻侯:你能不能小点声啊
白展堂:不能
吕轻侯:这人怎么那么自私呢
郭芙蓉:我怎么自私了?
吕轻侯:我没说你
白展堂:来来来,把刚才那首曲子再吹一遍
吕轻侯:下棋要专心
大家抢着教小贝~
佟湘玉:哎呀,她是个娃,又不是个麻袋,揪来揪去干什么呀?
李大嘴:你再给薅坏了
大家七嘴八舌告状
莫小贝:啊!我不学啦,我什么都不学了,你们出去出去
白展堂:就等这句话呢
佟湘玉:都不许走,(大家又抢)不学也行,给额留下理由
莫小贝:我学不会
佟湘玉:学不会可以慢慢学,不要着急
莫小贝:那我也不想学
佟湘玉:不想学也得学,额的娃起来,人生的起跑线你已经落后了,再不抓紧,你这辈子就完啦
李大嘴:你这辈子就完了
白展堂:什么人呐
李大嘴:那你也不能让她一下子学这么些,你说谁学得会呀?
佟湘玉:就你那个脑子,学不会是正常的
郭芙蓉:我也学不会啊
吕轻侯:这么个学法,勉强学会了也没用啊
李大嘴:是,这就跟狗熊掰棒子一样,掰一个扔一个掰一个扔一个,到最后啥都没落下
白展堂:听听基层的呼声吧,独断专行是没有好处的
大家:没有好处的
佟湘玉:那好,待额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小贝,你跟嫂子说实话,一样一样学你愿意吗?
莫小贝:那得看学什么了
佟湘玉:想学什么呀
莫小贝:串糖葫芦
佟湘玉:除此之外呢?
莫小贝:做糖葫芦
佟湘玉:还有点儿别的吗
莫小贝:种红果,熬糖浆
佟湘玉:额想赏你两耳光
白展堂:也挺好的,手艺活
佟湘玉:额说的是高雅艺术
白展堂:那就朗诵
佟湘玉:琴棋书画,你给额选一样
莫小贝:必须选呐
佟湘玉:额的娃呀,人生的起跑线……
莫小贝:行行,别再絮叨了,我选,我选画画
佟湘玉:想画什么呀
莫小贝:画糖葫芦,我画其他的,我画其他的
白展堂:那行,那走吧,走走走
佟湘玉:你们躲啥呀
大家:我们不会画画啊
佟湘玉:那额就请先生,请最好的先生
大堂
窦先生:先看看娃再说
佟湘玉:小贝,
白展堂:小贝,来来来,先生看看
佟湘玉:先生看一下
窦先生:把手给我,手还挺有劲的,胳膊抬起来看看
郭芙蓉:她又不练武,看胳膊干吗
窦先生:画画是很辛苦的事情,握上笔一画就是一整天
莫小贝:啊……那我不学了
佟湘玉:额的娃呀,在漫长的人生起跑……
莫小贝:别嘚啵嘚啵,我学,我学还不行吗
窦先生:这样,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能回答上来我就收你

莫小贝:好,你说吧
窦先生:这个天空它为什么是蓝的
莫小贝:谁说是蓝的,明明是绿的,不信您自己瞧
窦先生:那按你这么说,草反而是蓝的啦
莫小贝:那当然啦,草是蓝的,天是绿的,树是红的,花是黑的
佟湘玉:额的神呀,她长得是什么眼睛
窦先生:很好,我把你收了,跟我装色盲,门儿都没有
莫小贝:你!
窦先生:画一张瞧瞧
莫小贝:画什么?
窦先生:啥拿手画啥
佟湘玉:快画快画
白展堂:画拿手的
莫小贝:画完了
窦先生:这是什么呀
莫小贝:王八
窦先生:胡说,这是乌龟,王八背上没有花纹,(先生修改画)这才是王八,添上两条水纹,怎么样?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小辈屋
窦先生:我的神呀,哎,这些泥人谁捏的?
莫小贝:我捏的呀,别动别动,我捏了一下午呐,碰坏了怎么办
窦先生:这个是李逵吧
莫小贝:那个是张飞
窦先生:那这个呢?
莫小贝:那个是岳飞
窦先生:你说是就是吧,那这个呢?
莫小贝:这个是王菲
窦先生:你这些是跟谁学的?
莫小贝:没跟谁学,就是照着画上自己捏下来的
窦先生:那还有旁的没有吗?
莫小贝:没啦,就那些还是背着我嫂子偷偷藏下来的,要是让我嫂子知道,又该罚我啦
窦先生:她为什么要罚你
莫小贝:因为我贪玩呗
窦先生:捏泥人算玩,画画就不算玩啦
莫小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啊
窦先生:走,咱到院子里挖点土去,走
莫小贝:干吗?
窦先生:玩吗,玩艺术吗,走
……
佟湘玉:额的神呀,这就是你俩一个下午的成果
窦先生:这四只乌龟
莫小贝:是忍者龟
窦先生:你说
莫小贝:第一只呢,它使得是峨嵋刺,在它旁边这一只呢,使得是双刀,再旁边这只呢……
佟湘玉:闭嘴!窦先生,额知道您是一个好先生,但您这种教法,额确实不太明白
窦先生:我问你个问题啊,你说你为啥要让娃学画
佟湘玉:为了不要让她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窦先生:那起跑线在这儿,那目的地在哪儿呢?
佟湘玉:额怎么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嘛
窦先生:既然都没有目的地,那设置起跑线还有啥意义吗,我觉得,叫娃学东西可以,但首先要搞清楚为啥要学,咱们为了兴趣,为了陶冶她的情操,那值得鼓励,你如果是为了虚荣,为了跟人家比,那还不如不学呢
佟湘玉:让孩子学点艺术总是有好处的吧
窦先生:我的神呀,这些泥人还不够艺术
佟湘玉:额的神呀,这就叫艺术
窦先生:你仔细看这些泥人,用心看,用心去感受
佟湘玉:感,感受个啥嘛
佟湘玉:你拿手摸,拿手摸,这些乌龟是活的
莫小贝:是忍者龟
窦先生:它们是有生命的呀,小贝用她的心和手,完成了一次杰出的艺术创造
佟湘玉:艺术?呵,这只还笑着呢,确实挺好玩的
窦先生:对嘛,不要因为玩儿,咱们就明令禁止,严防死堵,这样会扼杀娃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娃们就是要让玩呢
莫小贝:(鼓掌)对对对
窦先生:看见没有,只要有兴趣,每个娃儿都能创造奇迹,所谓你给她们一个机会,她们还你一个惊喜,就是这……
佟湘玉突然跑出门外
莫小贝:你上哪儿去
佟湘玉:挖泥巴
某日,大堂
邢育森:本捕头正式宣布,同福客栈佟掌柜的小姑子莫小贝,举办了本镇第一个个人艺术展,鼓掌
莫小贝:好好好
邢育森:虽然只是捏泥巴
佟湘玉:但是也是来之不易的胜利,再次鼓掌
邢育森:大家有兴趣可以到后院看看,不看也无所谓,为了庆祝这个伟大而隆重的艺坛盛事,佟掌柜决定,请大家,把前两天的账结了(众食客跑)你不能硬问人家要帐
佟湘玉:额没有问他要帐,问他回锅肉还上不上啊
食客甲:早上了
小贝哭,食客甲往后院走
白展堂:你干啥去
食客甲:看看小贝艺术展
莫小贝:哇噻,终于有人看我艺术展
杂耍记
晚上,大堂
白展堂:好了,别着急啊,小贝她不会有事的
佟湘玉:她要有事倒好了,有本事就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郭芙蓉:那你得少费多少心啊
佟湘玉:你说啥
郭芙蓉:你唬我干吗?又不是我夜不归宿
佟湘玉:这次她要是能够平安回来额就……
郭芙蓉:你就咋的
佟湘玉:活活的打死她
白展堂:你干啥去你
佟湘玉:拿擀面杖
莫小贝:我回来啦
白展堂:保护
郭芙蓉:你上哪儿疯去啦你
莫小贝:我去西凉河摸鱼了呀
李大嘴:鱼呢?
莫小贝:全淹死啦
佟湘玉:谁淹死了,是不是小贝
大家:不是不是
莫小贝:画什么?
窦先生:啥拿手画啥
佟湘玉:快画快画
白展堂:画拿手的
莫小贝:画完了
窦先生:这是什么呀
莫小贝:王八
窦先生:胡说,这是乌龟,王八背上没有花纹,(先生修改画)这才是王八,添上两条水纹,怎么样?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小辈屋
窦先生:我的神呀,哎,这些泥人谁捏的?
莫小贝:我捏的呀,别动别动,我捏了一下午呐,碰坏了怎么办
窦先生:这个是李逵吧
莫小贝:那个是张飞
窦先生:那这个呢?
莫小贝:那个是岳飞
窦先生:你说是就是吧,那这个呢?
莫小贝:这个是王菲
窦先生:你这些是跟谁学的?
莫小贝:没跟谁学,就是照着画上自己捏下来的
窦先生:那还有旁的没有吗?
莫小贝:没啦,就那些还是背着我嫂子偷偷藏下来的,要是让我嫂子知道,又该罚我啦
窦先生:她为什么要罚你
莫小贝:因为我贪玩呗
窦先生:捏泥人算玩,画画就不算玩啦
莫小贝: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啊
窦先生:走,咱到院子里挖点土去,走
莫小贝:干吗?
窦先生:玩吗,玩艺术吗,走
……
佟湘玉:额的神呀,这就是你俩一个下午的成果
窦先生:这四只乌龟
莫小贝:是忍者龟
窦先生:你说
莫小贝:第一只呢,它使得是峨嵋刺,在它旁边这一只呢,使得是双刀,再旁边这只呢……
佟湘玉:闭嘴!窦先生,额知道您是一个好先生,但您这种教法,额确实不太明白
窦先生:我问你个问题啊,你说你为啥要让娃学画
佟湘玉:为了不要让她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
窦先生:那起跑线在这儿,那目的地在哪儿呢?
佟湘玉:额怎么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嘛
窦先生:既然都没有目的地,那设置起跑线还有啥意义吗,我觉得,叫娃学东西可以,但首先要搞清楚为啥要学,咱们为了兴趣,为了陶冶她的情操,那值得鼓励,你如果是为了虚荣,为了跟人家比,那还不如不学呢
佟湘玉:让孩子学点艺术总是有好处的吧
窦先生:我的神呀,这些泥人还不够艺术
佟湘玉:额的神呀,这就叫艺术
窦先生:你仔细看这些泥人,用心看,用心去感受
佟湘玉:感,感受个啥嘛
佟湘玉:你拿手摸,拿手摸,这些乌龟是活的
莫小贝:是忍者龟
窦先生:它们是有生命的呀,小贝用她的心和手,完成了一次杰出的艺术创造
佟湘玉:艺术?呵,这只还笑着呢,确实挺好玩的
窦先生:对嘛,不要因为玩儿,咱们就明令禁止,严防死堵,这样会扼杀娃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娃们就是要让玩呢
莫小贝:(鼓掌)对对对
窦先生:看见没有,只要有兴趣,每个娃儿都能创造奇迹,所谓你给她们一个机会,她们还你一个惊喜,就是这……
佟湘玉突然跑出门外
莫小贝:你上哪儿去
佟湘玉:挖泥巴
某日,大堂
邢育森:本捕头正式宣布,同福客栈佟掌柜的小姑子莫小贝,举办了本镇第一个个人艺术展,鼓掌
莫小贝:好好好
邢育森:虽然只是捏泥巴
佟湘玉:但是也是来之不易的胜利,再次鼓掌
邢育森:大家有兴趣可以到后院看看,不看也无所谓,为了庆祝这个伟大而隆重的艺坛盛事,佟掌柜决定,请大家,把前两天的账结了(众食客跑)你不能硬问人家要帐
佟湘玉:额没有问他要帐,问他回锅肉还上不上啊
食客甲:早上了
小贝哭,食客甲往后院走
白展堂:你干啥去
食客甲:看看小贝艺术展
莫小贝:哇噻,终于有人看我艺术展
杂耍记
晚上,大堂
白展堂:好了,别着急啊,小贝她不会有事的


佟湘玉:她要有事倒好了,有本事就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郭芙蓉:那你得少费多少心啊
佟湘玉:你说啥
郭芙蓉:你唬我干吗?又不是我夜不归宿
佟湘玉:这次她要是能够平安回来额就……
郭芙蓉:你就咋的
佟湘玉:活活的打死她
白展堂:你干啥去你
佟湘玉:拿擀面杖
莫小贝:我回来啦
白展堂:保护
郭芙蓉:你上哪儿疯去啦你
莫小贝:我去西凉河摸鱼了呀
李大嘴:鱼呢?
莫小贝:全淹死啦
佟湘玉:谁淹死了,是不是小贝
大家:不是不是
佟湘玉:是不是,你们说话呀
莫小贝:嫂子!
佟湘玉:莫小贝!(拿擀面杖要打)
李大嘴:别别别(众人拦)
佟湘玉:可把额给担心死了,嫂子没有把你给照顾好,嫂子对不起你啊
小贝屋
莫小贝:就这样
白展堂:给我吃口儿
莫小贝:赏给你了
吕轻侯:都收拾好了,接下来干点啥
莫小贝:你说呢
吕轻侯:对,把它倒了去
莫小贝:没点眼力见儿
李大嘴:有扇子没,把火扇旺点儿好煎药
莫小贝:没扇子不会用嘴吹啊
李大嘴:噢
莫小贝:没脑子,你能不能轻点儿,当我是铁做的呀,换腿换腿,好好捶啊
郭芙蓉:汤圆好喽,趁热吃了
莫小贝:先搁那吧 ,给我唱首歌先
郭芙蓉:你想听哪出啊
莫小贝:(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郭芙蓉:找抽呢吧你
佟湘玉:说啥呢你这是
郭芙蓉:我跟她逗乐呢
佟湘玉:有这闲功夫,赶紧把那个湿衣服给晾了,额刚给她洗完,快去,展堂,不要捶了,你先回去,额跟小贝聊会天儿
白展堂:我谢谢你我!
佟湘玉:小贝啊,你是个聪明娃,今天的事情……
莫小贝:烦死了烦死了,每次就知道说这么两句话,能不能换点新鲜的,幸亏我哥死的早,否则迟早被你给活活烦死,打,朝这打,打
佟湘玉气走了
后院
佟湘玉:你们
郭吕白李:我们都听见啦
白展堂:掌柜的不能再这么宠下去了,以后还怎么管呐
郭芙蓉:听我的,先打一顿,打得她鬼哭狼嚎
莫小贝:我全都听见啦
大家:就是要让你听见
郭芙蓉:莫小贝我警告你,你以后再敢跟你嫂子犟嘴,你信不信我重出江湖
莫小贝:你打过那么多人,有一个真正练过武功的没有?
郭芙蓉:我……
吕轻侯:她不是没武功啊,她是没碰到,子曾经曰过的
莫小贝:跟子曰了那么多年,连个功名都没曰出来
吕轻侯:你,哼!
李大嘴:那个考功名跟读不读书没啥关系,最主要是门路,秀才别着急,这事儿包我身上了啊
莫小贝:身为一个大厨,连个鸡蛋都炒不熟,真羞
白展堂:熟,怎么不熟啊
莫小贝:你跟人家谁都熟,人家跟你可不熟,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谁认识你,谁搭理你呀
大家:我们搭理他
白展堂:瞧见没有
佟湘玉:对呀
莫小贝:你就会个对呀,身为掌柜的一点主见都没有,整天就知道对呀对呀,再这么下去,这店还怎么开呀
白展堂:你管不管,你不管我们管
莫小贝:哎哎哎,用不着你们管
佟湘玉:今天就管定了
莫小贝:我看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闪开
佟湘玉:你要去哪儿,要去哪儿?
莫小贝:浪迹天涯
佟湘玉:不要管她,让她走,永远都不要回来,把大门关上,睡觉,(哭)去看看
门外
莫小贝:小米哥哥,醒醒
小米:干啥呢
莫小贝:给我让个地儿吧
小米:凭啥
莫小贝:凭这个,买个烧饼当夜宵
小米:中中中,给你让,你沦落街头,看我咋收拾你
小贝做梦
现代 飞龙影视基地
李大嘴:哎哎哎,别跟这儿睡
莫小贝:干啥?
李大嘴:影响我业务,赶紧走赶紧走,该干嘛干嘛去,
莫小贝:哼
吕轻侯:这条明清老街保护得不错吧,有戏的时候拍戏,没戏的时候可以搞旅游
郭芙蓉:哇,好酷啊,连服务生都穿古装
莫小贝:你的头发呢,你的头发怎么会?
郭芙蓉:我这个是等离子烫,跟你的发套是不一样的喔
莫小贝:疼,讨厌
吕轻候:呦嗬,小孩子由个性啊,我喜欢的,这一百块钱拿着,买好吃的吧


郭芙蓉:拿着吧
莫小贝把钱收进衣服里
佟湘玉:哎呀,我走不动了
白展堂:前面的景更好,走
佟湘玉:就在这儿住下吧
白展堂:好,都听你的
莫小贝:嫂子?
佟湘玉:谁是你嫂子,瞎叫什么呀,这孩子真烦人,从法律意义上讲,我还是单身
吕轻候:你是不是电视上那个……
佟湘玉:健康快车,我演严文秀
吕轻候:我没看过,你看过吗?
郭芙蓉:看过,还有炊事班的故事
吕轻候:这个我知道
佟湘玉:真烦人,又让人认出来了,都是情景喜剧,花挺少的钱拍的但都赚了
吕轻候:想多投钱找我呀,一百万一集够不够
佟湘玉:一百万?
吕轻候:不够再加,一千万应该没问题了吧
白展堂:你说的那是六人行吧
吕轻候:六人行,只要有钱,六千人都行,记住缺钱找我
郭芙蓉:赶紧check in 吧,再晚就没有房间了
……
莫小贝:是梦,这绝对是梦
小米:哎,姜超,把你这个乞丐摊收拾了,这两天景区游客多,注意安全
李大嘴:哎,那孩子说你呢,你打哪儿来啊,那你爸妈呢?
莫小贝:早死了
李大嘴:怪可怜的啊,那你家里还有别的什么人没有
莫小贝:没啦
李大嘴:这么着,我这儿缺一伙计,你想干吗?
莫小贝:恩恩,那什么条件啊
李大嘴:包吃包住,每个月给你这个数
莫小贝:五文钱?
李大嘴:五分钱?不不不,乘以一百
莫小贝:乘以一百?发达啦发达啦
李大嘴:别别别,拎包去拎包去,五块钱她至于高兴成这样吗?
小米:哎,还有你们,各个景区都注意安全啊
客房
郭芙蓉:哇
小贝拎行李摔跤
吕轻候:轻点儿,摔坏了东西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郭芙蓉:小心一点儿啊
吕轻候:那有笤帚,把这屋归置归置,找出一根头发丝,你就别想要小费
郭芙蓉:快去快去
吕轻候:达令
郭芙蓉:你不要碰我
吕轻候:又又怎么啦?吃枪药啦
郭芙蓉:你知道人家跟你在一起,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呀
吕轻候:什么压力呀
郭芙蓉;每个人都说我傍大款
吕轻候:傍大款怎么了
郭芙蓉:那传出去名声有多不好听的呀
吕轻候:这怕什么,哟哟哟,可人儿,回北京给你换台新车,迷你宝马…
郭芙蓉:我不许你乱花钱,你随便买一辆奔驰小跑就行了呀
吕轻候:我就喜欢你节约
郭芙蓉:对了,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演员了
吕轻候:That’s impossible,不可能的,她那个长相,那个气质,长得跟个笑星似的,笑星晓得吧,喜剧演员啊,我怎么会看上她呢?(摆酷)
郭芙蓉:哇,酷
莫小贝:什么是笑星啊
吕轻候: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一边儿去
郭芙蓉:哎,小妹妹,快过来,给姐姐做碗汤圆好不好,要豆沙馅儿的,多放芝麻少放糖,姐姐怕胖
吕轻候:还不快去
莫小贝:快去
郭芙蓉:不要太凶吗
佟湘玉房
白展堂:我说你转悠什么呢啊
佟湘玉:这个屋我好像怎么来过
白展堂:你又不是不知道,古装戏都是这么布置的
佟湘玉:人家说人有前世,我前世会不会在这儿生活过
白展堂:要不说你们演员就是敏感
佟湘玉:那你们白领呢,就知道研究星座血型
白展堂:你要答应嫁给我,我还研究它干吗呀
佟湘玉:这你说的吗,一结婚就没感觉了
莫小贝:对,对不起啊,我送错房了
佟湘玉:没关系,拿过来吧
莫小贝:这个是隔壁那姐姐要的
佟湘玉:你就给姐姐重做一碗嘛,这碗就放这儿啊
莫小贝:喔
白展堂:哎,等等,别走,过来给我揉揉肩
莫小贝:轻重行吗
白展堂:就这样吧
莫小贝:那你能给我吃一个吗?
白展堂:恩,赏你了
莫小贝:这什么呀
白展堂:巧克力没吃过啊,刚才那土大款太逗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俩臭钱
佟湘玉:真是的
白展堂:看你这言不由衷
佟湘玉:你烦不烦?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白展堂:哎呦,没轻没重的,行了行了别揉了,过来捶腿,好好捶啊
莫小贝:喔
佟湘玉:烦不烦你啊,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就别上网啦


白展堂:玩一会儿
莫小贝:上网?你们是打鱼的吧
电话响
佟湘玉:喂?哎,是我啊,什么事儿啊
莫小贝:她跟谁说话呢
白展堂:嘘!
佟湘玉:老郝让我回去补戏
白展堂:钱都结了谁还搭理他呀
佟湘玉:哎呀,回不去,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明天不行,下个礼拜我也没空,我现在在……
白展堂:在香港
佟湘玉:我在香港呢,喂,我这儿信号不好,回头打给你啊。哎,过来,帮我吧这衣服洗了,全是真丝的,千万要用手洗,千万别用洗衣机洗,要洗不干净我可绝对不给钱,知道吗
莫小贝:喔
白展堂:哎,等等,看这孩子傻乖傻乖的,来,给你俩照张相
闪光灯一闪
莫小贝:哎呀……
白展堂:跑什么呀
佟湘玉:乡下孩子怕生
白展堂:一看还挺乖呢
佟湘玉:这小孩我怎么好像也在哪儿见过
白展堂:别神经过敏了,干嘛?干嘛呀?
佟湘玉:陪我躺一会
后院,小贝洗衣服
李大嘴:Good night welcome,Good night 谢谢,Good night sorry
莫小贝:哎哎哎,你姑奶不早入土了吗
李大嘴:你说什么呢你,干活去,哎,你干嘛呢你,你还不赶快把灶火给扇旺点儿
莫小贝:有扇子没有
李大嘴:没扇子你不会用嘴吹啊,没脑子!哎哎哎,先把衣服给我拧干了,再敢丢三拉四的我炒了你
莫小贝:吃人是犯法的
李大嘴:什么乱七八糟的,干……干活(小贝哭)Good night sorry,刚才的话说重了啊,别哭别哭,Good night welcome
吕轻候:喂,说你呢,叫碗汤圆怎么半天都不上来啊
莫小贝:对不起啊,我给忘了
李大嘴:重下一碗知道吧,喂郭小姐吃下去,少吃一个你晚上甭吃饭了,快去
莫小贝:好
李大嘴:什么脑子啊,Good night sorry,Good night welcome
大堂
莫小贝:来啦
吕轻候:怎么才来呀
莫小贝:对不起啊,我这就喂给您吃啊
郭芙蓉:哎呦……
吕轻候:怎么了,烫着啦?
郭芙蓉:烫
吕轻候:怎么回事啊?
推小贝,小贝摔
吕轻候:撞着没
莫小贝:没有
吕轻候:那好,跟你们老板说,今天晚上不许吃饭
莫小贝:不吃就不吃
吕轻候:哟嗬,小孩子挺有个性的,我喜欢的
郭芙蓉:我也喜欢的呀,来来来小妹妹,这个可乐给你润润嗓子
莫小贝:我不要
郭芙蓉:你不喝我可不心疼你了呀,来来来
莫小贝:我不要不要,我跟你说了我不要嘛(将可乐扔出去)
吕轻候:怎么着,捡回来,赶紧捡回来
郭芙蓉:算了算了,这小妮脾气大
吕轻候:没念过书都这样
莫小贝:你才没念过书呢
吕轻候:你念过书啊
莫小贝:啊
吕轻候:写两个字给我看看
莫小贝:写就写
小贝柜台写字
吕轻候:写得挺好,还是繁体字
白展堂:哎呀,我天呐,你这书法是跟谁学的啊
佟湘玉:这字儿算好吗
白展堂:严正工整,颇有古风,没个十年八年是练不出来
吕轻候:写得再好也是个小碎催
莫小贝:你再有钱也只是个土大款
吕轻候:你说什么?
莫小贝:(指展堂)他说的
白展堂:小姑娘,别听她胡说八道啊
郭芙蓉:小妮老实,可能是无心说的
佟湘玉:这孩子吧,就看着老实,其实……
莫小贝:你看着跟一笑星似的
佟湘玉:你说什么
莫小贝:(指秀才)他说的
佟湘玉:你什么意思啊
吕轻候:什么什么意思啊
白展堂:她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
郭芙蓉:哎,算了算了,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吗,开开心心的好了
白展堂:这么样怎么开心呐
吕轻候:你想怎么样啊你
郭芙蓉:算了
吕轻候:怎么回事啊你
开打~~~
李大嘴:别别别,这是我上街收集的假古董,别别别,怎么了怎么了,哥儿个
白吕:退房!
莫小贝: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李大嘴:厨房里谈去
……
李大嘴:给我惹这么大漏子,你还敢要什么钱啊,赶紧走赶紧走
门外,小贝喝可乐
莫小贝:什么药?
小米:哎呦,好可怜的孩子,孩子,买个烧饼吃啊
莫小贝:(哭)嫂子~~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啊
梦回
李大嘴:哎,醒醒,别在这儿睡啊,在这儿睡该着凉了,回家睡去吧
莫小贝: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请你不要开除我,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佟湘玉:这娃是不是发烧了?
莫小贝:那块牌子呢?
佟湘玉:小贝,你咋啦?
莫小贝:嫂子?我终于回家了,嫂子,我饿了
李大嘴:你饿了,那我给你做碗吃的去啊
莫小贝:哎,大嘴叔叔你等等
李大嘴:咋的啦?
莫小贝:Good night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瞎许诺
李大嘴:没事儿,我脸皮厚,你咋说我都行,那啥我给你弄碗鸡汤去啊
佟湘玉:快去快去,快点啊
莫小贝:还有小郭姐姐,Good night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欺凌弱小
郭芙蓉:哎呀没事儿的小贝,你随便说啊,姐姐已经退出江湖了,我去帮大嘴啊
莫小贝:还有白大哥,Good night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跟谁都假熟
白展堂:没事儿,你好好努力,等你有出息了,白大哥跟别人说咱俩真熟啊
莫小贝:还有吕先生,Good night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考不上功名
吕轻候:事实嘛
莫小贝:你别灰心,我相信你一定能考上的,我敢拿性命打包票
吕白:为什么呀
莫小贝:就我写字拿水平,随便换个地方,已经能横扫一大片了
白展堂:听不明白啊
佟湘玉:小贝,走走走,回屋休息了啊
小贝屋
莫小贝:嫂子,以后我再也不调皮了
佟湘玉:调皮倒没有关系,但是绝对不能伤害疼爱的人,虽然说童言无忌,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人家就要寒心了,五次六次人家就该说这个娃心地不好,也不值得额们大家对她好,对不对?
莫小贝:恩,我以后知道该怎么做啦
佟湘玉:就长话短说,你到底碰见啥事情了
莫小贝:恩,这个我也说不明白,反正我现在知道了,在这个世上嫂子才是最疼爱我的人,嫂子~
佟湘玉:行了,早点睡吧啊
莫小贝:(梦话)Good night
佟湘玉:姑奶?她咋管谁都叫姑奶,这不是差辈分了吗,这个娃脑子出问题了,咋回事情?
拿衣服给小贝盖上,掉出来100元人民币
佟湘玉:这是个啥吗,咋没有见过

本回完

武林外传SF

ICP备案图标 ICP备案 工商注册图标 工商注册 文明监督图标 文明监督